三個守護者還有山崩和布蘭德利互相對望一眼,然後同時說道:“沒問題,不過,希望逐日島的強者們能夠幫忙地獄惡魔族的進攻,就在我們來之前,惡魔族的試探進攻已經發動了。”

當下,山崩把埃辛大陸的詳細情況一一告訴雷雲衆人,其實他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要找回雷雲,英雄王埃辛目前還是受傷未愈,在現在的大陸上來說,英雄王繼承者雷雲就是大家的精神支柱。

山崩很擔心現在的狀況,據說,他們來之前,大部分的聯軍分別聚集在埃辛大陸四處易守難攻的地方,分別是南方大陸的聖山,聖索菲亞魔武學院,北方大陸的獸人帝國,巴爾雅迪斯帝國。

由於惡魔族變態的數量以及後續高級惡魔的強大,他們希望得到逐日島強者的支援也合情合理。

“這當然沒問題,”靜香也緩緩的跟上來,她很痛快的答應這個請求,除了雷嘯風之外,靜香在賢者議會的威望應該是最高的了。

“既然你們願意接納我們,那麼埃辛大陸也是我們的家了,我們賢者議會願意帶領逐日島的強者來抵抗惡魔族。”

“那就這樣吧,”星遙接着靜香的話說道:“就由我和高川來組織逐日島的人民,當然,還有一些靈獸,雷雲,你帶着大家抓緊時間先回去吧,也許,惡魔族已經兵臨城下,我想現在的你應該能輕鬆的打開空間通道,至於我們,兩個大賢者合力也完全可以打開。不必擔心。”

“等等,你剛纔說靈獸?”雷雲忽然問道。

“嗯,畢竟,它們也是無辜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疾風,你認爲呢?”雷雲轉向疾風,開口問道。

疾風口中冷冷吐出一個字:“殺!”

衆人都不明白雷雲和疾風話中的意思,直到雷雲把有一個惡魔尊者在暗之半島,代替了獸主潛伏了數千年,並且還曾經擊傷過疾風,導致疾風的失蹤,這些事情說完,衆人這才明白,這個惡魔尊者竟然是上次大戰的漏網之魚。

“糟糕!”星遙忽然驚叫道。

“怎麼了?”

“特瑞,就是你見過的那個光頭應該去暗之半島了,這次他就是去挑釁的,如果你們說的是真的,那麼幾千年來,惡魔尊者的實力一定大大進化了,我怕特瑞會遭到不測!”睿智緊接着說出一個驚人消息。

雷雲低着頭思考了一下,既然同有大賢者的實力,只是面對惡魔尊者的話,那麼特瑞應該不會輕易的被殺死,不過要是惡魔尊者進化到一定層次就不好說了,比如大惡魔王,甚至……進化出主宰之力?

已經得知時空主宰,也就是他的岳父殘留的意識體的信息,對於主宰體系有了一定的瞭解,雖然某一領域中的主宰只有一人,但是修煉出主宰之力的人可沒有數量上的限制。

想到這一點,雷雲立刻說道:“事不宜遲,星遙,你繼續安排逐日島的人們快速集中,包括哪些願意走的靈獸,其他人,嗯,山崩和布蘭德利,三位守護者,還有靜香你們大賢者,你們先行前去協助聖山的防守,我和我的團員們隨後就趕回去,我們先去幫助聖索菲亞魔武學院。”

雷雲說完,不等衆人回答,直接閉上眼睛,他正在尋找精神印記……

“找到了!”

下一刻,雷雲雙手一揮,一道藍色氣旋組成的傳送門出現在身前,這個傳送門正是通向埃辛大陸。 第二百七十二章 帶回希望

雷雲在達到第四階段創造後,理論上所有的時空能力都可以使用,雖然還不能熟練運用,但這種空間傳送門卻是能輕鬆的使用。他閉上眼睛就是在搜索曾經在聖山上與之戰鬥過人的精神印記,當時她只在聖光一人身上留下了精神印記,沒想到搜索成功。

“我聯繫了曾經與我戰鬥過的守護者聖光的精神印記,這個傳送門可以直接到聖光的身邊,也許,出現就是戰場,大家要小心。好了,大家快去吧……靜香,幫我照顧妮可兒和小靈還有大家,拜託了!”

靜香點點頭,她認識前兩人,當然知道這兩個人沒什麼戰鬥力,但卻有着特殊能力……

山崩和布蘭德利深深的看了一眼雷雲,當先走入傳送門,接着,埃辛大陸遠征小隊一一進入,然後是靜香帶領的妮可兒,小靈和大賢者們。

說起來,大賢者只有安吉拉一人,萬變被靜香,星遙和高川三人聯合擊殺,疾風卻要留在雷雲身邊,至於百靈,估計她沒什麼翻身的機會了。

“薔薇,鐵山?你們爲什麼留下?”衆人走後,雷雲怔怔的看着這熟悉的人。

薔薇上前幾步當先說道:“我也是綠葉傭兵團的一員!”

“我也是,怎麼能少得了我!我老子回去幫忙就行了,我要跟在你身邊!”鐵山也附和道。

雷雲感覺胸中多了些什麼東西,他看了看千斬和毀玉,還有夜妖,三女同時點點頭。

“好吧,就這樣了,星遙,你們快速的組織吧,至於特瑞,如果他沒事的話我會讓他幫忙組織靈獸,那麼,疾風,給我目標!”

說着,雷雲把手搭向了疾風的肩膀,然後對後者點點頭。

疾風只覺得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傳進自己體內,他當即明白雷雲的想法,然後他開始努力的激活身體中的惡魔之種,沒錯,用它可以直接找到種下它的惡魔尊者具體位置……

當綠葉傭兵團全體成員都進入雷雲打開的傳送門時,星遙和高川對望一眼,然後悠悠的說道:“是的,靜香說的沒錯,他是我們的未來,只是……對他來說有些殘酷了,但願他能完全的挺過來。”

這時候,逐日島上竟然下起了小雨,綿綿的小雨似乎再清洗整個大地的痛苦,還有悲哀。

站在雨中,看着面前無窮無盡的惡魔族大軍,聖光已經顧不得形象,他破口大罵道:“嗎的!我們的未來在哪裏?”

“聖光,我們該怎麼辦?”老布里埃爾有些絕望的問道。

“怎麼辦?我他嗎怎麼知道怎麼辦,我們已經殺了整整兩天兩夜了,已經殺退了十四批,不,也許是十五批惡魔大軍了,可是他們就像是燒不盡的野草,源源不斷,你說我們該怎麼辦?”聖光向着蒼天咆哮着。

聖山一役已經持續了整整兩天兩夜,惡魔族大軍從最開始的以低級的惡魔戰士爲主力,現在變成了以惡魔行者爲主力,整整十五批進攻,已經消耗了聖山內聯軍的八成戰力,就算是個體比對方強大,但在羣狼戰術下,卻顯得那麼的無力。

甚至是惡魔族的軍隊排好隊讓他們殺,也能將他們活活累死。

戰鬥還在進行,但明顯已經進入了尾聲,戰場上的聯軍已經不足一萬,這一萬人的實力都在黃金級別以上,但是,大部分人已經快要脫力了。

別說他們,就算是像聖光這樣真神級的強者,在連續兩天兩夜高強度的戰鬥過後,也已經力不從心了。他的魔法已經不在犀利,他的治療也是杯水車薪,他現在甚至連一個禁咒都釋放不出了。

許多戰士的鬥氣都已經無法發出,沒有了鬥氣護體,哪怕是面對比他們實力稍弱的惡魔行者,往往被對方一擊秒殺,魔法師們已經只能施放一些低級的攻擊魔法了,用不了多久,可能連這些低級的魔法都無法釋放。

“報!”

“嗎的!怎麼了?”聖光大吼道。

“八大修士全滅,戰場最後方出現……出現……”來報的人是光明教會的白金騎士,此刻竟然聲音顫抖,顯然他即將說的是一個恐怖的消息。

“嗎的,出現了什麼,快說!”聖光已經完全沒有了往日的形象,相比於最大教會,光明教會的元老,供奉,此刻的他倒更像是被敵人逼到絕境的將軍。

修士們全滅?聖光的心中已經出現一個不好的預兆,如果他猜測的是真的,那麼,聖山很可能要滅亡了……就算是埃辛大陸,也許要不了多久就完全淪陷。

“出現了惡魔尊者!”

最不願意聽到的消息出現了,聖光怔怔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戰團,每一秒都有聯軍的戰士慘死在惡魔行者的利爪或者光線攻擊之下,這個時候,實力強大的惡魔尊者出現……

“教皇大人請神如何,快說!”聖光忽然抓住來報的騎士的領口,他的吼聲幾乎震聾對方的耳朵。

“失……失敗了,完全感應不到光明神大人的意願……教皇大人說,偉大的光明神……拋棄了我們!”


“啊!”聖光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力竭的他得知修士全滅再加上被光明神拋棄,此刻再也堅持不住,就這麼向後倒去。幸虧老布里埃爾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沒希望了,沒希望了……”

不管聖光的喃喃自語,老布里埃爾果斷的命令道:“通知全軍撤退,不然我們就會被消耗光,依靠光明城來進行防守!”

只是,老布里埃爾對這個命令也不抱希望,就算依靠光明城,面對無窮無盡殺不光的敵人,也只是拖延了毀滅的時間罷了,結果,仍然一樣。

“你們誰都走不了!哼哼!”

命令還沒有下達,那個傳令的騎士就被瞬間分屍,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惡魔的身影。

“看起來,你們兩個的實力不弱!就讓我弗里曼來吞噬你們吧!哼哼!”這個自稱弗里曼的惡魔噁心的舔了一下嘴脣冷哼道。

“惡魔尊者?”聖光和老布里埃爾臉色大變,能夠在這戰場上無聲無息出現在他們身邊並殺死一個白金騎士的只可能是惡魔尊者。

“聰明,記住我的名字,偉大的惡魔尊者弗里曼!你們將成爲我進化的能量,惡魔衝擊破!”惡魔尊者弗里曼的話音剛落,他的手中就發出紅色的光柱,直直射向兩人。

“絕對守護!”聖光大吼一聲,全身剩下的所有魔力釋放了這一擊魔法護罩籠罩了兩人。

“裁決之箭!”老布里埃爾在第一時間就發動自己的最強攻擊,一隻帶着強烈鬥氣的箭射向惡魔尊者,箭嘯聲非常刺耳,兩人經常配合,竟在這危機時刻一攻一守,絲毫沒有驚慌。

只可惜,實力上的差距是巨大的,惡魔尊者另一隻手輕輕一抓,老布里埃爾渾身一擊射出的鬥氣箭就輕易被抓住,同時,聖光的絕對守護也被紅色光柱不停的壓縮,現在已經接近身體了,下一秒,聖光和老布里埃爾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嗯?”

猛然間,惡魔尊者弗里曼驚疑的看向對方,一瞬間,對手那快要被打破的魔法護罩又加強了起來。

聖光卻是一臉的問號,在他已經放棄的時候,他只感覺自己身體充滿了無盡的光明之力。

“光明神?光明神沒有拋棄我們!”聖光大叫道。

“不,我不是你的光明神,認真對敵,對手是惡魔尊者!”一個很近的聲音果斷的打斷了聖光的話,隨聲望去,卻看見不遠處一大批人憑空出現。

“山崩大人,多謝出手相助,布蘭德利大人!太好了,你們終於回來了!”老布里埃爾激動萬分,這些人正是逐日島援助雷雲的遠征軍,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回來了,只是,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看上去很強的樣子。



靜香出現的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戰場的激烈程度,惡魔族大軍明顯佔盡優勢,而聯軍卻是傷亡不斷。靜香毫不猶豫的取出神楽鈴,接着飄飛到戰場的上方,雙手不停的搖着,口中也吟唱着飄渺的歌聲。

“靈歌祝詞!”靜香猛的一擡頭,嘴裏喊出了四個字。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聯軍的所有人只感覺道一股暖洋洋的光芒照耀着自己,一瞬間,失去的體力,鬥氣,魔力等等全都快速恢復着,並且那幾近絕望的心態已經恢復明鏡。

不知道誰大喊一聲!“我們的救世主來了,我們的力量都回來了,殺啊!爲了守護,殺光這些惡魔!”

救世主!沒有人再去相信神靈,因爲在最爲難的時刻,他們拋棄了信徒,救世主正是大家心中的希望,所以,他們再次努力的喊殺起來,一時間竟將惡魔軍團殺的節節敗退,大有力挽狂瀾的趨勢。

“什麼?那是什麼力量,我從沒見過,好強大!”惡魔尊者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那籠罩在聯軍每個人頭上淡淡的光芒讓他有着說不去的敬畏和厭惡。

“布蘭德利!”同一時間,山崩大吼道。

“明白!”布蘭德利坐騎出現,騎士槍已經對準了惡魔尊者弗里曼,兩人準備聯合攻擊了。

“我來吧!就讓這個惡魔的頭顱作爲我們給埃辛大陸的見面禮吧!”安吉拉搶先一步說道,緊接着,她雙手虛空平伸向惡魔尊者,背後美麗的羽翼完全張開。

“萬丈光牢!”

立刻,許多錐形兩頭尖的小光柱包圍了惡魔尊者,並把他牢牢的固定住。這正是安吉拉最強的攻擊殺招,萬丈光牢,不久前,疾風差點死在這一招之下,若不是靜香她們及時趕到的話。

惡魔尊者終於感覺到了恐懼,甚至是絕望,不同於低級的惡魔戰士,小惡魔,高級的惡魔尊者在進化出智慧後一樣有着痛苦,害怕等情緒,相比之下,他們的意志還不如低級的惡魔戰士。

安吉拉冷哼一聲,伸出的手緩緩轉動,手掌正面向前……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惡魔王

“不!”惡魔尊者已經感覺到對方的殺意,他甚至感覺到了死亡。

砰!

隨着安吉拉手掌用力合上,惡魔尊者的身體被那些光柱同時貫穿,直接變成了個人型刺蝟……

安吉拉的手段不光是附近的聯軍看傻了眼,就連聖光和老布里埃爾同樣目瞪口呆,甚至連山崩和布蘭德利也微微變色,山崩能感覺到,逐日島上所謂的大賢者們,就實力而言真的比自己兩人實力都強,一對一,他們必敗,二對一,也沒什麼機會。

此時,山崩和布蘭德利對大賢者的看法改變了,強大的實力總會得到別人的尊敬。

不過安吉拉在殺死惡那個倒黴的魔尊者之後,下一步的行動更是博得了聯軍所有戰士們的好感。只見她像靜香一樣升到空中,雙手伸向天空,口中小聲的念着什麼。

不一會兒,她雙手猛的一壓,身上把潔白的羽翼也同時打開,就像是純潔的天使那樣美麗。

“白羽的憐憫!”

天空中開始飄起了大量的雪花,不,那些是白色的羽毛。每當聯軍的戰士被羽毛觸碰後,身上的輕傷立刻痊癒,就算是致命的重傷也恢復到不致命狀態。

反觀惡魔陣營,他們就比較倒黴了,凡是被白色羽毛接觸到身體,惡魔們都大聲嚎叫,被接觸的部位迅速腐蝕着,綠色的血液不停的流出,雖然不是頭部被接觸還不致命,但也足以影響到它們的戰鬥力了。

這個技能治療自己人,又能傷害敵人的大範圍技能正是安吉拉的稱號能力,白羽的憐憫!

“耶!”

“殺啊,這些惡魔們不行了!”

“嗎的,別和我搶,我要把這個惡魔的頭掛在家裏牆上!”

“啊!弄死他們,爲我們的戰友,親人報仇!”

一時間,聯軍的士氣達到了一個頂點,惡魔行者的生命不停的被收割着,由於還有一些少量的惡魔王者,惡魔近衛在指揮,那些有了智慧的惡魔行者也不敢逃走,但是面對實力信心都猛然暴漲的聯軍,他們的鬥志卻已經沒有了,等待他們的命運就是滅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