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場的時候需要吊威亞,動作能不能做?不行就說,我安排替身完成!」

梁耀明一臉冷漠的說道。

何勁看了看威亞,點了點頭。

「我應該可以自己來。」

聞言,梁耀明看了看他,隨後點頭。

「場務,場務,給何勁套威亞!」

說實話,何勁自己也沒譜自己能不能完成。

不過,他實在受不了梁耀明那副你不行的表情。

這傢伙,因為何勁頂了林俊賢,對他的臉色就完全不一樣。

沒一會,何勁在一塊圓石後面站定,他腰間捆着威亞繩子。

梁耀明走到何勁旁邊說道:「等下我會讓他們旋轉繩子,你需要做的就是升空期間動作不要變形,能做到嗎?

如果可以,那就開始。」

「可以!」

何勁點了點頭。

「OK,3,2,1,開始!」

隨着梁耀明一聲令下,何勁立刻感覺整個身體被繩子提了起來。

然後某一刻,繩子突然旋轉,連帶着他整個人都旋轉了起來。

這種三百六十度的高強度旋轉,真的很暈人,不過幾圈,何勁就感覺腦袋暈得要死。

不過,他一直咬牙堅持,讓自己的身體動作沒有變形。

「咔!好!」

就在何勁快要受不了的時候,梁耀明終於喊咔了。

落地后,何勁整個人都是暈的,往前走一步,差點就摔倒。

旁邊的場務見此,急忙過來把他扶住。

「你先休息幾分鐘!」

梁耀明交代了一句,又讓劇組人員開始佈置場地,開始拍攝其他戲份。

何勁暈暈沉沉的來到旁邊的休息處。

這裏已經搭建了幾個帳篷。

這些帳篷都是劇組放東西的地方,另外,還有人休息的地方。

「你其實不用自己上的,劇組有專門的武替。」

剛坐下,坐在他旁邊位置還沒戲份的周惠敏說道。

「我沒試過威亞,所以想試一試,沒想到這麼暈。」

何勁苦笑道。

「當然暈了,你整整轉了幾十圈,還是高速旋轉,下來后沒吐已經算好的了。」

周惠敏帶着笑容說道。

「你要不要喝口水!」

說着,她遞了個水杯過來。

「謝謝!」

何勁道謝後接過來就咕咕咕的把裏面的水全喝了。

PS:第一章改了一些主角的來歷問題,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然後主角的來歷。

主角其實就是個重生失敗的撲街,除了在特定情況下想到一些後世的文藝作品外,其他都想不起來。

然後又因為90年代,根本沒有什麼重生之類的說法,所以主角自己並不會認為他是重生穿越者。

他只會將這一切歸於自己是靠靈感寫出來的歌曲。

也就是說,他只會把自己當天才,而不是什麼穿越之類的。《重生敗家子宋三喜》第1016章《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233章:銀光奇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個都不要想走。」奧丁森一人一戰矛,直接將一尊戰神給洞穿,緊接著冷哼一聲,朝著這個方向的以為戰尊追了上去。

「大家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與其被他一一擊殺,不如我們一起聯手,我們這裡足足四位戰尊,大不了跟他拼了。」眼看著奧丁森追了上來。

其中一位戰尊一咬牙大聲吼道。

「對,跟他拼了。」

四位逃跑的戰尊,紛紛站住腳步,一臉決然,轉身朝著奧丁森撲了上去。

正如同說的那樣,跑是死,不跑也是死,跟他拼了。

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願望是美好的,接過卻是殘酷的。

面對四位戰尊的反抗,奧丁森很是不屑,直接身形一閃,出現在一尊戰尊面前,雷霆戰矛直接攻擊了過去。

四尊戰尊,一尊第三階段戰尊,三尊第二階段戰尊。

四人都是來自不同的組織,談何配合。

一交手,直接就擊殺一尊戰尊,這一下,另外三尊戰尊嚇得魂飛魄散,之前的決然瞬間蕩然無存,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跑的越遠越好。

可惜的是,他們註定跑不掉了。

既然敢征伐他們人王殿,豈能讓他們活著離開。

人王殿不是神州,人王殿從來都不要俘虜,帶來的只有死亡。

「給我殺。」

強大的殺意,在每一個人王殿麾下身上瀰漫開來。

「轟。」

又是一戰矛,又是一尊戰尊被殺,這簡直就是屠殺,奧丁森每一次揮舞著戰矛總有一位組織成員被殺,一路行走,血流成河,屍橫片野。

嚇得這些組織成員,哪裡還有心思大戰一場,紛紛丟下武器,四處逃竄。

隨著組織大軍徹底潰敗,局面呈現出一面倒的屠殺。

不要俘虜。

人王殿的政策。

時間飛逝。

八大組織聯軍,就這樣被一一擊潰,數十萬大軍,十多位戰尊,幾十位戰神,能夠活著逃走的寥寥無幾。

而反觀人王殿這邊,越戰越勇,這樣的戰爭他們經歷了不少,但是如同今天這樣,酣暢淋漓卻很少很少。

因為今天他們面對的是組織成員,一直高高在上,自認為自己屬於一個強大的組織就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可以不把人王殿這些勢力放在眼裡,今天,人王殿是狠狠的給他們上了一課。

讓他們知道,你們所謂的組織,在人王殿面前狗屁不是。

生而為王,萬古獨尊,這就是人王殿。

不但說的是人王姜天,也同樣說的是他們。

透過衛星看到這一切的各大組織領袖此刻立馬召集緊急會議,臉色鐵青,面如死灰?

「人王殿,他們怎麼敢,你們給我聯繫人王殿,讓他們停止對我們戰士的屠殺,要不然我們組織必將把人王殿列入剿滅名單。」

一個個領袖氣急敗壞,瘋狂的嘶吼著。

他們怕了,他們膽寒了,就是因為他們的一個決定,經受不住來自a組織的誘惑,他們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讓自己組織的戰士們危在旦夕,隨時可能戰死沙場。

這可是數萬大軍,好幾尊戰尊戰神。

他們不必a組織家大業大,他們傷不起啊。

就算是a組織,這一戰,恐怕也會元氣大傷,自顧不暇了。

「還愣著幹什麼?給我聯繫人王殿,聯繫人王殿。」八大組織的領袖連忙吩咐下去,務必聯繫人王殿。

。 深水湖內,一條條灰黑色的觸手在水中延伸,攪動的湖面上出現一陣陣黑色波紋。

四周狂風大作,在內空間與外空間的交界處,一隻巨大的章魚虛影緩緩出現,綠油油的眼睛掃視着周圍的一切,似乎在打算著如何報復這個世界。

「到了。」園清方丈看着黑色風暴中央的巨大觸手道。

「那中央的怪物就是克蘇古?」張格問道。

園清方丈搖了搖頭,抬手將手掌豎起,一扇金色的大門出現在眾人面前,園清方丈推開大門,在門的另一邊,是另一片深水湖。

「那孽畜還在突破內外空間的過程中,我們只有在內空間才能找到它的本體。」

園清方丈率先踏入門中,沈燕翎隨後跟上。

內空間的深水湖顯得格外的陰森恐怖,沈燕翎獃獃的看着面前巨大的土山上面被貫穿的巨大孔洞,亮光透過孔洞照在湖面之上,誰也無法想像這居然是B級之間的戰鬥,就算是A級的戰鬥也不過如此了。

張格更是驚訝的合不攏嘴,他從袖口中掏出魔杖,輕聲念道:「熒光閃爍。」

魔杖上散發出一圈圈亮光,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停留在張格身前,照亮了眾人周圍的景象。

光禿禿的樹枝,焦黑的樹榦,地面上隔幾米就會出現的巨大坑洞。

張格有些頭皮發麻,即使他走過世界上許多的國家,但這樣的戰場依舊少見。

李玖也皺了皺眉,他也沒有想到,兩個B級之間的戰鬥居然能夠到達這種地步,或許當年的事情還存在着許多內幕。

園清方丈這些年來不知道來過多少次這裏,早已見怪不怪,目光一直盯着漆黑的湖面上,那裏藏着此次出行最危險的目標。

沈燕翎警惕的從兜中抽出一張護體符貼在身上,金光凝實。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張格捏緊手中的魔杖。

園清方丈踏前一步道:「除惡鎮魔。那孽畜已經發現我們了,只不過在忌憚我們修行者的身份罷了。」

說完,園清方丈雙腿用力,袈裟上金光震顫,整個人騰空而起,金光照亮湖面,在湖面下藏着一對綠油油的眼睛正充滿敵意的看着園清方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