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羅殿內一片狼藉,整個大殿的穹頂都被掀飛,那被李浩然刺死的神羅,死不瞑目的看著前方,胸口雖然被刀刺破,可身上的血液卻沒有流淌出一滴。

「快!以你的精血為引,將神羅之血引出,晚了這血會變化為極陰之血!」

紅毛也從地面走出,看著李浩然急切的喊道。

李浩然也不遲疑,抬手一揮拿出了一個大缸,引動自身精血,將神羅的一隻手腕割破,滴落在了這割破的手腕之上。

滴答!滴答!

頓時之間,從神羅體內有一股如火如陽般的力量從手腕的割裂傷口處涌動而出,在嘀噠嘀的滴了幾滴之後,化作一道血注湧入了大缸裡面。

不遠處,紅毛三兩步走到跟前,也將自己的手指咬破,耗費精血在此大缸之上繪刻上了一個個李浩然看不明白的血符。

嗡!

不多時,神羅之血被李浩然放干,紅毛的血符也書寫完畢,在此時大缸上面流動出了一道力量,將此缸的缸口封印。

「哈哈!主人,我這血符只能保持血液一年的新鮮,這一年期間你可要將這些血都煉化了啊!」

紅毛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略顯出了疲倦的眼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浩然點了點頭,將大缸收入了小寒之內,扭頭正欲拔刀之時,卻忽然發現眼前的神羅赫然變成了一堆腥臭的皮囊。

正氣刀懸浮半空之中,內中隱隱有一股強橫的靈之力綻放出來,似乎內中的刀靈正在不斷的變強一般。

「嗯?難道是正氣刀吞噬了神羅的一切……」

李浩然眉頭皺起,一把握住了正氣刀。

頓時之間一股濃濃的生命之力,化作了一團暖流湧入了李浩然的心間,最終消失在了他的體內。

在這一刻,李浩然忽然覺得自己變得年輕起來,似乎又年輕了十多歲,精神一下子被補充滿了。

「果然!……」

瞬間李浩然心中有了想法,正氣刀果然將神羅的生機、精神和精華都吸收一空,並將一部分回傳給了他。

先前在李浩然將刀刺入神羅體內的時候,刀靈似乎有感李浩然對於神羅之血的需要,這才沒有立馬吸收,直到李浩然將神羅之血放干之後,這才吸幹了神羅的一切。

這種感覺雖然美好,可李浩然卻適時給自己敲響了警鐘:「這種力量固然獲得的輕鬆美妙,可終究不是自己修鍊出來的,以後切不可沉入這種感覺而忘記了自我的修鍊!」

嗡!

正氣刀被李浩然送入了刀鞘,他大步走上的神台,將神羅的皮囊踢開,抬腳將神台跺裂。

嗖!嗖!嗖!

也在此刻,正在墓界之中,一個個欣喜若狂,劫後餘生的眾人,還沒有聊夠,休息夠的時候,從墓界之中傳遞出了一道道的光芒,這些光芒一掃而過,將墓界之中所有的武者盡數送出了墓界之內。

而身處在神羅殿中的李浩然,等待了許久,都未曾被傳送出去,眉頭漸漸的黑了下來:「靠!陳影這傢伙不會騙我吧?」

「不是吧!我看他那眼神,不像是做假……難道他沒有說明白?他難道是想要我們將這裡得到一切都毀滅了?」

紅毛眼中光芒流轉,喃喃的說道。

李浩然心頭一動,豁然開朗:「紅毛,教給你了!」

「哈哈!太好了,牛爺爺最喜歡干破壞的事兒了!」

紅毛哈哈一笑,身影快速變大,瞬間撐破了頭頂擦破的瓦礫,轉而揮動巨大的拳頭,將神羅殿的牆壁一切統統毀滅。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不斷響起,在神羅殿被毀滅的時候,外面的血肉壁壘也漸漸的鼓動起來,上面的力量正在一點點的流逝。

「還不行?毀了整座院子!」

來到外面的李浩然仍舊沒有感受到傳送之力,眼神一動,又一次對著紅毛喝道。

紅毛大喜,說正想要做這事呢,也沒有猶豫,不斷的亂跳著,將神帝廟的圍牆和地板統統踩碎。

啪噠!

「主人,就剩下了這兩面匾額了!」

毀了一切之後,整座神廟變成了一片廢墟,可李浩然仍舊留在原地,正在他緊皺眉頭,思索出路的時候,紅毛出手將兩面牌匾扔到了李浩然的身前。

李浩然抬頭一看,不在意的問道:「為何不毀了?」

「我毀不了!上面纏繞著陰邪之力,唯有用你的刀才能夠斬破!」

紅毛嘆了口氣,變化為了原先的大小,站在了李浩然的面前。

李浩然眉頭皺起,低頭看了眼這兩面牌匾,只覺得一股涼氣撲面而來,似有一股陰邪的力量在牌匾上面流動一般。

他不由抬頭朝著周圍看去,但見周圍的一切都變得腐朽起來,尤其是周圍的血霧更是淡化了許多,讓他可以模糊的看到遠處的一切。

在遠處,有一片狹長且豎直向下的世界,這個世界正纏繞著一股死氣,死氣之中依稀可以看到血肉為土,斷骨為山,黑色的膿液混合著淡淡的血水為河……

「這是墓界么?」

李浩然看了一會兒,心頭震撼的說著,他低頭看了眼眼前的兩面牌匾,沒有任何猶豫的抽刀砍下。

咔!

轟!

兩個聲音在李浩然的耳邊響起,緊接著一道光芒閃爍而出,徑直將李浩然和紅毛籠罩在內,在眨眼之間將李浩然和紅毛送出了這一個莫名之地。

給讀者的話:



墓界篇章寫完了,接下來將是整個玄黃界風氣雲涌的時候,玄黃界能夠颳起多大的風,就看兄弟們有多麼熱情了!請兄弟們多多支持! 第一百五十一章天朝追兵

「李浩然,你逃不了的!」



蒼瀾山茫茫深山之中,一隊穿著甲胄的士兵,正在夏九幽的帶領下,追著前方負傷逃遁的李浩然瘋狂追擊。

李浩然一言不吭的逃亡著,他眼中帶著一抹平靜,身上的氣息亂作一團,衣服更是猶如被鮮血侵染了一般。

自從那一日他斬斷雙匾,被送出之後,就被蹲守在外的夏海天和天朝將士圍困。

正待李浩然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隱藏九墓之門的山壁轟然裂碎,天空灑下了血雨,更有殘破的山石、碎裂的斷骨不斷砸落。

整片山谷搖晃崩潰,那一刻宛若是天崩地裂,山谷周圍的山在那一瞬間崩塌了十幾座之多。

李浩然借著這個機會,轉身逃遁,神風步的極速讓李浩然瞬間脫困,逃亡了周圍的大山之中。

他本以為就此海闊天空,卻不料半路上遇到了一隊正整頓的天朝甲胄,在一番廝殺之後,李浩然連殺百人,逃出五十多里,才算是闖入了莽莽叢林。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他遇到了陰陽殿的陽九,陽九帶著泣血神行門和五行神皇宮的幾個人通過秘法推演出了李浩然的位置,然後合力重傷了李浩然。

幸而夏九幽的突然闖入,才讓李浩然找到了一線生機逃離了陽九布置的陷阱。

不過,李浩然卻中了陽九的一擊,讓他體內的元氣混亂不已,根本無法發揮出作用。

接著李浩然又逃了十幾天,漸感體力不支,正待躲在一處樹洞裡面盤坐將體內這股異種力量排出體外的時候,夏九幽悄然趕到。

幸虧李浩然的精神較為強大,要不然這一次又要是深陷重重包圍之中。

瘋狂的飛奔,李浩然已經飛奔出了數百里之遙,他不顧一切的瘋狂跑著,任憑濃密樹林中的枝條打在身上。

「主人,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你好像被人標記了印記!」

紅毛幻甲已經被李浩然穿在了身上,它感受著李浩然體內流動的那一股異種力量,凝重的說著。

「只要找到了河,我們也就有救了!」

李浩然輕聲說著,他的腳步越來越慢,只覺得雙腿猶如灌注了鉛水一般。

身後越來越近的吵雜聲,讓李浩然眉頭不由得皺起。

又追上來了!

每一次在李浩然將要甩掉這些追兵的時候,不管是天朝的人,還是宗門的人,總是能夠輕易的尋到他。

嘩啦!

忽地,正在李浩然狂奔的時候,一震如雷聲般的水流聲忽然響起,聽的李浩然眼神一亮。

轟!

可這個時候,一道道的轟鳴聲不斷的響起,在他側面正有一隊穿著不一的武者,他們揮動著手中的一道道符文,朝著李浩然這邊投擲過來。

是陽九他們!

不用去想,李浩然也能從這些人的氣味之中感受出來,這些人正人尾追不斷的陽九他們。

李浩然不明白,泣血神行門和五行神皇宮的殺他是因為宗門恩怨,可這陽九又為何如此的賣力?

難道是其他兩門的弟子,許給了他許多好處不成?

可這也說不過去啊!

這是李浩然唯一想不明白的因有,奔跑中的他被一道黃符擊中,狂暴的力量被幻甲擋住,可李浩然卻被掀飛了出去。

砰!

李浩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從滿是枯枝腐葉的地上爬起,掙扎著朝著前方跑去。

他並非是沒有感受到疼痛,而是因為他知道,他若是慢上半步,就會被後面的追兵抓住,不管是落到哪一方的手上,他的下場都是一死。

強忍著疼痛,強忍著心中的怒火,李浩然咬牙起身又一次跑了起來。

前方的水聲越來越大,更有一團清新的水汽從前方傳來,這是一股濃厚的水汽,讓李浩然心頭一喜。

嘩啦!

不多時,李浩然停在了一塊山石前,他的身後是一個瀑布,瀑布下方是一片滾動的湖泊,湖泊後面又連著一個瀑布,如此往複,總共有三道瀑布,三處水潭。

站在這裡朝著遠處看去,好似這一片連環瀑布,猶如是人工設計好的一般,狂嘯的水流洶湧不斷,在這一片綿延連環的區域之中,泛起了一團濃濃的水汽。

「哈哈!跑啊,怎麼不跑了?」

正待此刻,陽九等人從一側的林中走來,看著李浩然譏笑的說著。


也在這個時候,夏九幽帶著人來到了這裡,他扭頭看了眼陽九,又將目光看向了李浩然:「李浩然,跟我回去吧!」

「哼!一丘之貉!莫要以為這樣,你們就可以抓到我!」

李浩然抬腳踏上了山石,看著兩撥人沉聲說道。

夏九幽一嘆,也不管陽九那邊的人,沉聲說道:「我知道你精通水遁之能!可這一處地方並非是普通的地方,這水也非是尋常之水,你落入內中絕無存活的可能!」

「是啊!李浩然,這水乃是弱水,內中更是生存著一隻弱水逆龍,此龍最喜活物,卻出不來這弱水,我敢保證只要你跳下去,這老龍定第一時間吞了你!你只要到我們這邊來,我保證給你一條生路!」

陽九哈哈一笑,拋出了誘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