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響桌上紅色的鈴,宋橋的臉色很不好。尤其是他臉上的巴掌印,通紅一片,看起來就像是腫了一塊。

相親桌子上是有兩個顏色的鈴。紅色代表不成功,藍色代表成功。整個相親廣場還沒有誰能這麼快按下鈴的!宋橋也不想,但是沒能找到個女朋友,他在兄弟面前多沒面子?

儘管頂著個巴掌印,宋橋還是硬著頭皮按下了紅色的鈴,等待系統重新給他隨機匹配。

混世小神棍 而另一邊的袁安生,過程比之宋橋,更糟糕! 「你能保證以後生出來的孩子是兒子嗎?」袁安生開口第一句話直接讓對面的女人臉色黑了下來。

儘管妮坦婭國與其他國家不同,男子地位在某些地方的確不如女人地位,但這也是妮坦婭國的因環境影響的因素。

況且,除此以外,男女平等的思想,已經在這個國度普遍接受。

只是,對方開口問的第一個問題,不但語氣讓女子感到氣憤,而且還感到可笑。

「抱歉,你剛剛說什麼,我沒清楚。」

女子以為是自己的耳朵有問題,看對方的樣子應該是國外來旅遊的。居住在妮坦婭國幾天,除了脾氣和身材外貌與本土男子不像,他們的膚色已經細膩許多,越來越接近本土男子的柔弱。

「我說,你能保證你以後生的孩子是兒子嗎?」袁安生不疾不徐又重複一遍。

得到的只有對方的嘲笑。

「你是從附近國家的……農村偷渡過來的?」女子一笑,眼裡流露的嫵媚都帶上了風情,可就是這種眼神,做起嘲諷來比其他類型的女人殺傷力都要大!

袁安生的臉色一僵,直覺告訴他對方接下來說的不是什麼好話。

果然,女子笑如銀鈴,話若尖刺,一點點挑開袁安生一直保護的尊嚴:

「你沒上過學吧?知道生物這兩個字什麼意思嗎?」

笑話!

有點文化的人都知道,生男生女不是由女人來決定的!這種愚蠢的問題也能問出來。她要說對方是沒文化呢還是封建迷信?

袁安生放在桌子上的手握成了一個拳頭。

他是沒讀過書,因為父親是中了彩票暴富,又順應時代建立起一家挖煤公司,這幾年都挺火的,聽說過幾年賺錢的產業就要轉移了,他的父親才想著公司轉型。

反正他都是要繼承父業,他媽媽說了,這些都不重要,有錢賺就行了。

所以這一次三個人旅遊的經費,他爸爸起碼承擔了一半。

「你!」

看到袁安生這模樣,女子大概也知道了他的學識,「抱歉,雖然我也沒上大學,但是我好歹知道什麼叫常識。你這個連常識都沒有的男人……嘖嘖。」

「我看不上你。」

輕飄飄的一句「我看不上你」,對於袁安生是多大的諷刺!

他媽媽一直教育他,女人就是要在家裡相夫教子,男人才是頂天立地。可是今天,他卻被一個女人嫌棄,說看不上他!

他的面子!

他的尊嚴!

都在這一刻化作了風煙飄散!

「你敢!」起到腦子混亂一片,袁安生咬牙切齒吐出這麼兩個字,更讓女人看不起他。

「醒醒,你可不是皇帝,我們女王在皇宮裡待著呢。」

說著,對方滿面笑容,好像根本不是來相親,而是來看了一場笑話。

她輕飄飄的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卻讓袁安生差點把桌子上的鈴鐺摔下去!

可惡!

臉色黑如鍋底,深呼吸好幾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為了不讓宋橋和凌賀看低他,他的手伸向了紅色鈴鐺,按下去。

今天,他要是沒找到讓自己心滿意足的女人,他就不走了! 「你是處嗎?」凌賀坐在位子上,打量了一番對面的女人,看起來是個成熟溫柔型的。

畫著淡妝,穿的衣服不裸露,剛才跟對方交談了幾句,發現對方很有學識,談吐得當。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

「我坦白跟你說吧,」凌賀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小口,「我不是處,但是我希望我未來的媳婦是處。」

對面的女子眼神漸漸泛冷,出於禮貌,只是習慣性的微笑,示意他繼續說。

「我是很注重第一次的男人。」凌賀完全沒覺得有什麼不對,「我上一個女朋友,就因為這件事跟我分手了。」

「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是對你未來丈夫的不尊重嗎?」

「稍等。」女人大概覺得自己跟凌賀是完全兩個世界的人,尤其是剛才他說的那番話,簡直是她從小到大聽過的最好笑的概念。

「我想請問,你跟你前女友恩愛,是你提起的還是她提起的?」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對方到底擁有了一個怎樣的腦迴路。

「當然是我。」凌賀滿臉的表情都是「這有什麼不對嗎?」

「你問這個做什麼,我現在說的是你們女人……」

「等等!」女人打斷了他,「你是說,是你提起來的?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責怪女方在結婚前做呢?」

「當然,女人就是為了傳宗接代,相夫教子。如果身子不幹凈,誰會知道她婚內會不會出軌?」凌賀覺得對方問的問題太無知,眼神裡帶上了些輕蔑。

「呵呵……」對面的女人忍不住笑出聲,一點兒也沒有誠意地跟他道歉,「抱歉,我忍不住。」

「那麼我想問你,你對男人出軌怎麼看?」

「男人出軌?」凌賀彷彿聽到了什麼白痴問題,「男人出軌不都是正常的嗎?外面有個紅顏知己也屬常態。」

「常態?那我以為女人在外面有藍顏知己也沒錯啊。男女平等,這沒什麼問題吧?」

「那叫犯賤!」凌賀毫不留情的批評,「一個女人嫁了人,怎麼能不守婦道紅杏出牆?」

「是這樣啊……」女人深呼吸一口氣,眼裡抑制著怒火,眉眼彎彎向侍者詢問一杯滾燙的熱水,「我想用熱水泡些茶葉,請幫我拿一小壺過來,謝謝。」

侍者很快將滾燙的熱水拿來。

「我覺得我們還有話可以聊,不如我先泡杯茶,再接著說?」女人溫柔淺笑,完全遮蓋她眼底的怒火。

凌賀眼前一亮,「看來你跟我有很多共同話題,我覺得我們應該可以在一起。」

「呵呵……」

女人笑著站起身,從自己包里拿出一小袋茶葉放到凌賀的杯子里,隨後……

盡數把滾燙的熱水往凌賀褲襠之間的地方淋去!

「啊!」

「啊啊!」

慘烈的大叫驚擾了整個相親廣場上空,凌賀一下子跳起來,連忙用桌子上涼爽的水往自己被燙到的部位潑!

他的臉色漲得通紅,險些暈過去!

這一聲慘叫,讓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凌賀那邊,女人慢悠悠放下茶杯離開,剩下凌賀倒在地上不斷給自己褲子中央扇風。

「救、救護車……」 場面一片混亂,救護車很快就來了,直接把凌賀抬到車上,一邊給他做簡單的急救,一邊開往附近的醫院。

而另外一邊,他們三人隔的位置還算遠,加上一處事兒,眾人就圍起來看熱鬧了,宋橋和袁安生誰也不知道出事的是凌賀。

在他們看來,只有那些八婆和女人,才最喜歡湊熱鬧,他們還要相親呢,沒空看熱鬧。

故而,兩人不約而同做出了旁觀態度。

廣場上騷動了一會兒,隨著救護車的離開,再加上經辦人的安撫,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宋橋已經是第二次失敗了,原因是來相親的女孩兒看到他臉上的巴掌印,詢問了緣由以後,主動幫他按下的紅色鈴,自己離開。

袁安生自覺說話要循序漸進,到目前為止,兩人已經把基本情況都互相了解完畢。

女孩兒看起來是個乖乖巧巧的,看起來像個可愛的小學妹,其實她是個大學教授,擁有雙學位,真是名副其實的「人不可貌相」。

袁安生有點兒疑惑,「你為什麼要讀這麼多書,還當教授?」

女孩子很自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讀書使我開闊眼界,我在其中找到很多樂趣。」

袁安生則是一臉的不認同。

「可是你讀這麼多書有什麼用,到頭來不還是要嫁人?」

「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嗎?」女孩子皺起秀眉,「我嫁人並不影響我讀書啊。」

「嫁人才是女人的最終歸宿,就算你考上了博士后,領了諾貝爾獎,你最終還是要在家裡相夫教子,這才是女人的天職。」袁安生努力喚醒對方身為女人的「責任感」。

女孩子黑了臉,覺得袁安生腦子真的是有病,但是她還算文雅,只是起身,小小的個子也比!其他人有震懾力。

「我讀書,就是為了避免跟你這種人結婚。還有,在我們國家裡,是男人嫁妻,女人娶夫。」

她連紅鈴都不想幫對方按,直接走到相親廣場的負責人那裡,把袁安生說的話,如數告知對方。

相信,負責人應該是很樂意聽到這種噁心反胃的言論的。

重生之盛世醫女 因為妮坦婭國以女人總數最多、美女生產量大而出名,不說宋橋三人,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也有很多男人慕名而來。

相親廣場上就有不少金髮碧眼的西方人。

為了避免本國與他國文化差異而造成的不同觀念糾紛,在進入相親廣場以前就有規定:

無論是本國人還是他國人相親,若非抱有男女平等的觀念,禁止入內,以避免發生矛盾衝突。

其他人是被宋橋三人的腦迴路氣到了,這個女孩子卻牢記了相親廣場的規矩,她直接就來到負責人這裡舉報了!

像這種帶著嚴重歧視的顧客,負責人是有必要將他們「請」出去的。

他們剛要離開去往袁安生所在的位置,又是一個打扮妍麗的女人來舉報。

她舉報的人名字叫宋橋,也是個腦迴路奇葩的傢伙。

負責人又叫上另一個人跟對方前去,她也是跟著教授女孩子一起去瞧瞧這所謂的「奇葩」。 「你們憑什麼趕我走!我是客人,我交了錢的!」

袁安生聽到負責人說要請他離開的時候,他還一臉憤怒,「顧客是上帝你不懂嗎?」

「抱歉,我們這的規定已經很清楚了,況且我們這兒的錄音鈴也已經清楚記錄了您抱有歧視思想,所以您必須離開。」

儘管對方是男人,負責人也沒有要輕慢的意思,說的還是比較客氣的拒絕。

錄音鈴就是桌子上兩個鈴,輪流錄音,就是為了避免想袁安生這種死不認賬的情況發生。

可袁安生怎麼甘心!

這的相親廣場這麼大,一天下來最少也有幾百號人參加相親。這麼多人里,難道他還找不到一個合自己心意的嗎?

「我管你什麼錄音鈴,我已經交了錢的!你們明文規定只要交錢不離開,想要多少場相親都可以,是不是不認賬啊?!」

袁安生青筋暴起,總覺得這個國家跟自己八字不合,處處跟他作對!

「明文規定也有寫了,帶著各種各樣歧視的人不得入內。」負責人連表情都沒變過,迅速把話接下去。

異能小村長 「我歧視誰了?」袁安生甩手,想要藉機脫離對方的掌控。

「您帶有嚴重的男女歧視,已經遭到了舉報,並且錄音鈴查實不假。」現在可是認證物證具在,就這麼的對方還能睜著眼說瞎話嗎?

然而……

負責人還是太低估袁安生的奇葩程度了。

「這叫歧視?你們國家才帶著嚴重的歧視吧!什麼男人嫁妻女人娶夫,這不符合常理!要我看女人就該在家裡帶孩子,什麼去外面工作,那是女人呆的地方嗎?」

「……」

「你看,我說的不錯吧?」教授女孩子一直在旁邊笑,「要我看來,你這麼勸說他肯定是不會走的,必須得採取一些非常手段。」

「這位客人,這是您的500仕姆,原數奉還,請您離開。」負責人深呼吸一口氣,決定再給袁安生一個機會,免得待會兒讓他下不來台。

「這是500仕姆的問題嗎?你們這才叫歧視!不把顧客當上帝!」袁安生憤然甩開500仕姆,這在他國家才相當於50元,這麼點錢誰稀罕?

負責人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之前如果說是好言相勸,那麼袁安生的做法完全屬於給臉不要臉。

沒等他開口,手機鈴聲先響起來了。

「隊長,對方不肯離開,我請求採取非常手段。」

負責人這才想起來,那邊還有一個人也是被人舉報的,「好。」

她重重說了一個字,同時給安保隊發去了信息。

不到兩分鐘,兩個身材爆滿勁瘦的女人,整齊劃一穿著制服過來了。

「把他給我扔出去。」負責人指向袁安生的方向,兩個女人一左一右,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袁安生擒住,提溜著跟扔垃圾一般,把袁安生重重摔在相親廣場的範圍之外。

連帶著他的500仕姆一起扔出來,還給他!

嘭!

又是一聲重物落地,在掙扎和不甘心的聲音由慘叫發揮,同樣是500仕姆漫天飛舞,宋橋還在地上罵罵咧咧。 「行了……」袁安生狼狽著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在看到宋橋同樣是被人丟出來以後,他的心裡就平衡許多。

至少他不是唯一丟臉的那個。

「這群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總有一天我會讓她們後悔的!」袁安生拉起宋橋時,宋橋還在憤憤咬牙。

「你的臉……」袁安生不經意看到他還沒有消腫的臉,上面還印著淡淡的巴掌痕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