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跡 ,一拍桌子,道:「想要交代是吧?好,我現在就給你們一個交代!瘋狗,把他們搜一下,看看有幾個人帶了武器。帶武器的,一人卸下一條胳膊,扔出去!」

此言一出,福幫眾人頓時愣了。他們來這裡,身上都帶了武器,這要是搜下去那還得了?

「葉青,我警告你,你不要欺人太甚!」矮個咬牙怒道:「你敢動我們,就是跟福幫徹底結下樑子。葉青,我勸你想清楚了,別以為有幾個人給你撐腰就可以無法無天。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你要真的想欺負我們福幫,我們也絕對不會跟你善罷甘休的!」

「我欺負你們福幫?」葉青冷冷一笑,道:「我看是你們福幫欺負我才對吧,我當中間人,請你們過來開會。結果,你們接連犯我的規矩,還說我欺負你們,這是什麼道理!」

福幫眾人頓時語結,那矮個子也說不過葉青,只能轉頭祈求地看著上官青,想讓上官青出面。

上官青現在也有些懵了,葉青的強勢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他這麼做,難道是想保陳老九嗎?可是,他如果保了陳老九,那就徹底跟福幫結仇了啊。以葉青現在的實力,李文元一聲令下,福幫所有人出動,就能把葉青的場子全部踩平了,他竟然還敢跟李文元結仇?

陳老九等人卻激動地看著葉青,葉青的強勢讓他們很是敬佩。尤其葉青現在還保著他們,這讓這些人心中不由狂跳起來。眾人面面相覷,每個人心中都有同一個念頭:這才是真正大哥該有的氣魄啊,比那皮俊超強太多了!


他們這麼想,皮俊超身後那些人又何嘗不是這麼想的呢?不知不覺中,這些人的心已經動搖了。天青幫和福幫搶了他們的場子,跟他們結仇,他們肯定是不會投靠天青幫和福幫了。而皮俊超又是個廢物,保不住他們不說,關鍵時刻還把他們推出去背黑鍋,這讓眾人對皮俊超很是失望。而現在,葉青強勢出現,不僅有能力朝天青幫和福幫叫板,最關鍵的是葉青能夠為他們撐腰,這讓眾人頓時有種想要投靠葉青的感覺!

而這,便正是今晚葉青想要的結果。想吞掉猛虎幫,不難。但是,吞掉猛虎幫之後,猛虎幫那麼多人,究竟誰做主,可是一件麻煩事。葉青今晚這一招,為的便是讓皮俊超眾叛親離,猛虎幫那些小勢力全部投誠葉青,葉青的實力就能增強很多,而猛虎幫的實力也被分化不少。這樣,葉青再想吞掉猛虎幫,那可就是易如反掌了!

可憐皮俊超現在還看不懂葉青的真正目的,反而在為自己擺脫了這件事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他已經失去了人心了!

眼看瘋狗等人把福幫眾人圍了起來,上官青知道,自己再不出面,以後出去就沒法跟福幫李文元交代了。

「葉先生!」上官青站起身,道:「雖然福幫做事有很多不對的地方,但是,岳副幫主都已經死了。你現在不為岳副幫主報仇也就算了,反而追究他手下這些人的事情,這也未免太讓死者心寒了吧!」

葉青瞥了上官青一眼,道:「我按規矩做事,上官幫主,你那邊也有點犯規了!」

上官青心中一怒,但是,在這裡,他還真的不敢跟葉青叫板。畢竟,岳高陽都死在這裡了,他不想自己也躺在地上。

上官青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道:「今晚的事情,是我們大意了。不過,岳副幫主都已經死了,葉先生,還是以岳副幫主的事情為重吧!」

葉青和上官青對視一眼,上官青眼神有些畏縮,他現在心裡對葉青很是忌憚。

「好,那我就給上官幫主一個面子!」葉青轉身坐下,道:「今晚你們犯規的事情,我不追究。但是,岳高陽的死,錯不在陳老九。所以,這件事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忘掉,不再找陳老九的麻煩!」

「這裡是天盛,我們不會找他的麻煩!」矮個子大聲道:「但是,離開天盛,就不是葉先生的地盤了。該怎麼做,那是我們的事情了吧!」

「我說了,這件事錯不在陳老九。你們出去找他尋仇,那就是覺得我判的不對了?」葉青冷冷看著那矮個子,沉聲道:「回去告訴李文元,從今天開始,若是讓我知道,福幫有人找陳老九報仇,就是不給我葉青面子。葉某做人很公道,你們殺陳老九幾個人,葉某必定十倍奉還。不相信,可以試試!」

眾人都愣住了,他們都沒想到,葉青竟然會這樣支持陳老九。陳老九等人當然是激動萬分,而上官青和皮俊超兩人卻是心裡突地一跳,直到此刻,他們終於知道葉青的真正目的了,根本就是為了,拉攏人心啊!

可是,此刻才知道這個,已經太晚了。岳高陽死在了這裡,上官青沒能力跟葉青叫板,皮俊超更是失去了人心,而陳老九等人已經徹底對葉青心悅誠服了。這個時候,他們再想挽回局勢,已經完全是不可能的了!

「葉青,你……你未免太霸道了吧!」矮個子看著葉青,怒道:「不在你的地盤上了,你還要管?」

「葉某做事講道理講規矩,這就是我的道理和規矩!」葉青瞥了矮個子一眼,道:「你們應該感到慶幸,如果不是今晚岳副幫主死在這裡,我一定卸了你們的胳膊!」

說著,葉青站起身,一擺手,道:「好了,你們可以走了。記住,把我的話轉告李文元。有什麼疑問,可以讓他來問我。如果他不服,隨時可以來找我,隨時奉陪!」

福幫眾人憤怒無比,卻又改變不了什麼,只能將岳高陽的屍體抬起來,憤憤地離開了天盛。

「看樣子,今晚這和談會也談不了了!」上官青站起身,道:「葉先生,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打擾了,先告辭了!」

上官青根本不等葉青回答,直接帶著手下便離開了。他現在也感覺有些心慌,只怕葉青也像對付岳高陽那樣對付他,他可不願意死在這裡。

天青幫和福幫的人都離開了,皮俊超當然也沒有坐下去的意思了。他站起身,沉聲道:「陳老九,你們幾個,跟我回去!」

「皮俊超,你他媽吃豬油蒙住心了啊?」一男子憤然道:「我們憑什麼跟你回去?靠,什麼玩意,真以為自己是老大啊!」

皮俊超大怒,咬牙道:「你們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

「皮大哥……」葉青淡笑打斷皮俊超的話,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書籍

即可快速直達

… 這句話,葉青對福幫的人說過,對天青幫的人說過,現在又終於對猛虎幫的人說了。

但是,不管對誰說,他都絕對不敢小覷葉青這句話,皮俊超也是一樣。他知道,葉青就是在暗示他,這裡是葉青的地盤,還輪不到他在這裡耀武揚威。

皮俊超緊皺眉頭,沉聲道:「葉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我們猛虎幫內部事務,你不會是想連我們猛虎幫內部的事情都想管吧?」

葉青淡淡一笑,道:「我當然不會管你們猛虎幫內部的事情了,不過,我還是有兩點疑問。第一,你能否代表猛虎幫?第二,你能否命令他們?」


「對呀,皮俊超,你他媽算什麼東西,你又不是幫主,憑什麼對我們吆五喝六的!」一男子憤然喝道。

「滾你媽的皮俊超,有事的時候沒說幫我們撐腰,現在事情解決了,倒想指揮我們了。你他媽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們?」

陳老九眾人叫嚷連連,這些人現在已經徹底跟皮俊超撕破臉了。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如皮俊超,但是,現在葉青擺明是在給他們撐腰,他們根本不會怕皮俊超。

「你們他媽的有種再說一遍!」皮俊超大怒,道:「你們不是忘了吧,天青幫和福幫搶了你們場子的時候,是誰保護了你們。現在他媽的說我沒資格命令你們,之前你們怎麼不說這話呢?」


「皮俊超,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陳老九怒道:「你那算是保護我們嗎?只是讓我們投靠你,你根本就沒怎麼出手,抵抗天青幫和福幫的,還是我們自己的人,你派了多少人出去?還有剛才那件事,你他媽把我當兄弟了嗎?出了事我來抗,沒事了你還是老大,憑什麼啊?」

「陳老九,你這算什麼態度!」皮俊超惱怒至極,指著陳老九怒喝道:「你別忘了,猛虎幫可是我爸一手創建起來的。你信不信……」

「少廢話!」陳老九瞪眼道:「現在你不是幫主,說什麼都沒用。你要走自己走,我們幾個想怎麼樣,你管不著!」

皮俊超肺都快氣炸了,怒喝一聲便要去打陳老九,卻被葉青直接攔住了。

「皮大哥,這裡是天盛,不是你們猛虎幫。在我這裡,最好還是按我的規矩做事!」葉青平靜地看著皮俊超,雖然沒有任何錶情,但卻讓皮俊超感到無限的壓力。

皮俊超瞪眼怒道:「葉青,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想要收買人心嘛,哼,什麼和談,全他媽是幌子,你就是想吞掉我們猛虎幫。陳老九,你們幾個廢物,你們還不明白嗎,這根本就是葉青一手設的局,想讓你們投靠他,你們幾個還他媽真的上當啊!」

「皮俊超,你少給我說這些廢話!」陳老九道:「我不知道什麼叫收買人心,我就知道,今晚你讓我出去給人抵命,是葉大哥保住了我這條命。既然這條命是葉大哥給我的,那從今以後,我就把這條命交給葉大哥了!」

「老九,說得好!」旁邊幾人紛紛點頭,已是表明要過來投靠葉青了。

皮俊超驚愕地看著眾人,大張著嘴卻說不出話。過了許久,他憤然朝葉青豎了豎大拇指,惡狠狠地道:「葉青,算你狠,咱們走著瞧!」

說完,皮俊超一擺手,怒道:「咱們走!」

皮俊超帶著剩下幾人離開了,他來的時候,帶了十個人過來。走的時候,卻連五個都不剩下了。走到天盛門口,又少了兩個,只剩下三個人跟著他。

看著身邊剩下這三人,皮俊超肺都快氣炸了。他知道,這些人算是徹底被葉青收服了,他以後是休想把這些人再收入麾下了。而這些人,基本代表了猛虎幫三成的實力,這一次他損失慘重,葉青卻藉機發展壯大了啊!

皮俊超等人剛離開,陳老九等人便立刻轉向葉青,紛紛表示要投靠葉青。他們這邊還沒說清楚呢,門口又跑進來兩人,也是想要過來跟著葉青的。他們今晚是見到了葉青的手段和葉青的強勢,覺得跟著葉青才會有發展。而且,他們的場子都沒了,失去了經濟來源,他們也想找個靠山來護住自己,現在崛起的葉青正是最佳選擇了。

葉青今晚這一場,為的便是讓這些人投靠自己。他沒有直接把猛虎幫吞併,因為他知道自己消化不了。這樣一點一點把猛虎幫分化了,然後再一點一點消化,才是最好的辦法。等葉青把這批人全部消化了,再去吞併皮俊超剩下那些人,就容易多了!

見陳老九等人真的來投靠自己,葉青嘴角抹過一絲輕笑,一切都在他的計劃當中。不過,他並沒有直接接收陳老九等人,而是讓李連山來處理這件事。

葉青自己無心當什麼老大,他只是想賺錢,供養自己的孤兒院,供養那些孩子們。只不過,在深川市想要安安穩穩地賺錢,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天青幫和福幫一直虎視眈眈地看著,葉青想要安穩,就必須擁有足夠的實力,能夠壓制住天青幫和福幫,所以他必須吞併猛虎幫。

不過,當老大的事情,葉青自己卻不準備去做,而是交給李連山來做。一來李連山比較有經驗一些,二來,李連山也真的很熱衷於這些事。

聽說葉青把猛虎幫近三成的人都收服過來了,李連山對葉青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匆忙趕過來處理陳老九等人的事情了。

葉青陪著李連山,將陳老九等人安排在包間里,足足在一起談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其實陳老九佩服的是葉青,不過,既然葉青和李連山是一伙人,那究竟誰來當老大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夠保護他們,還能讓他們賺錢發展。

陳老九等人的場子都沒了,空有一群手下,現在就是空殼。投奔過來,對李連山和葉青的壓力也不小,畢竟他們的場子也不多。李連山和葉青分別拿出三個場子,以供陳老九他們落腳。還好南郊狗場開業的情況不錯,錢的方面暫時沒有問題,但以後肯定還得多發展一些場子,才能夠讓他們的規模提起來。


李連山很有經驗,跟眾人談了一番之後,眾人對他也有了些佩服和信任,終於算是認可了這個大哥。之後,眾人立馬回去,把所有的兄弟召集起來,直接過來投奔了葉青和李連山。

這幾個人,實力比較強的,手底下有一百來號人。實力弱一些的,也有六七十人,加一起四五百人,直接讓葉青和李連山的實力翻了一倍多。

接下來,李連山便是安排陳老九他們以後的職務問題,這傢伙看樣子是有心想要成立一個幫派,竟然安排的井井有條的。他自己之前的手下,和猛虎幫的這些人,互不衝突,安排的非常妥當。

陳老九被安排到葉青這裡,他的命是葉青救的,所以他對葉青也極為佩服和忠誠。葉青讓大飛帶著他去各個場子轉一轉,以後都是自己人了,也讓他熟悉一下環境。

陳老九現在跟大飛關係也很好,一來兩人談的就不錯,二來他投靠葉青,當然要結識幾個葉青身邊的心腹來提升自己的地位了,大飛便是最佳人選。在這種情況下,他跟大飛的相處極其融洽,轉了一圈下來,竟然有種相見恨晚,差點結拜了兄弟。

葉青這邊,陳老九報了仇,猛虎幫眾人找到了靠山和經濟來源,自然是一片和睦。不過,福幫那邊,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啪」的一聲巨響,李文元把手裡的紫砂壺重重摔在了地上,摔得粉身碎骨,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樣,已經怒到了極點。

「葉青,你這個跳樑小丑!」李文元咬牙切齒地怒喝:「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嗎?」

旁邊站著幾人,都低著頭不敢說話。岳高陽是跟李文元一起打江山的人,是李文元最信任的左膀右臂了。結果,今晚岳高陽死在了葉青的地盤上,他們連兇手都沒能帶回來,難怪李文元會如此生氣了。

「我在深川市混了這麼多年,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風浪沒有經歷過。 大明祥瑞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跟我對著干,還殺了我的兄弟。這筆賬,我若不讓你百倍千倍奉還,我李文元就跟你姓!」李文元咬牙切齒地好好罵了一番,直到氣消了一些,這才抬頭看著面前幾人,怒道:「你們幾個廢物,跟著老岳去了葉青的場子,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殺了副幫主,我要你們還有何用!」

幾人面面相覷,每個人都很尷尬,卻又無言以對。岳高陽那時候出去上廁所,本來是有幾個人在外面等著的。結果,到了大廳之後,過來了兩個長相妖嬈的女孩子,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走了,根本沒有注意到洗手間那邊的情況。發生了這樣的事,他們也真的無言以對了。

見手下眾人不說話,李文元更是憤怒,拍著桌子破口罵道:「廢物,一幫廢物!」

… 李文元罵了好一會,這才消了一些怒火,瞪眼道:「都他媽給我滾出去,別在這裡讓我看了心煩!」

眾人匆忙跑了出去,不敢在這房間再逗留分毫。

李文元咬牙切齒地坐在桌邊,心情沉到了谷底。他派岳高陽過去,就是想看看葉青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沒想到,岳高陽竟然把命送到了那裡,早知如此,他就根本不派人去了啊。

「葉青,葉青,你敢坑我!」李文元咬著牙,眼中寒芒閃爍不停。但是,最後他還是忍下了這口氣,拿起桌上手機,撥了上官天的電話。

半個小時之後,上官天趕到了李文元這裡。上官天的面色也很難看,因為他已經知道猛虎幫那些人投靠葉青的事情了。也就是說,葉青的實力已經大增,他們再想對付葉青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容易了。

上官天和李文元分兩邊坐下,李文元單刀直入,沉聲問道:「上官幫主,天盛發生的事情,想必你都知道了。這件事,你怎麼看?」

上官天緩緩點頭,道:「咱們都上了葉青的當了,他開這個什麼和談會,根本就是為了給他自己樹名聲。我剛接到消息,猛虎幫有三成的人都跑去跟了葉青,現在葉青和李連山的實力擴大了一倍還要多了。」

「他就算實力擴大兩倍又能怎麼樣,深川市就這麼多人,他就算吞掉猛虎幫,也最多跟咱們實力相當罷了。」李文元皺起眉頭,沉聲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葉青這個人的野心,他現在敢殺了我們福幫的副幫主,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做的呢?今天他殺了岳高陽,明天就有可能來殺了我,後天,說不定就殺到上官幫主你的家門口了!」

上官天也皺起了眉頭,他心裡也在擔心這一點。

「李幫主,我知道你的意思。趁他現在羽翼未豐,一舉將他消滅,這是斬草除根的最好辦法。」上官天頓了一下,沉聲道:「不過,現在咱們該怎麼對付他呢?就不說態度不是很明顯的茶樓了,鐵永文肯定是要護著他的。還有東州毒螳螂和西口火蝴蝶,這兩人的態度也很不明顯。如果咱們殺了葉青,誰知道會不會引來這兩人報復?再者便是那西杭沈家,我聽說,上次沈千越在形意武館放言,若是西省的人敢朝葉青出手,沈家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連沈家都在給葉青撐腰,咱們要是再殺了葉青,你覺得這些人會不會放過咱們呢?」

上官天擔憂的,也正是李文元擔憂的。之前他是絕對不願跟葉青正面相對的,之所以吞掉猛虎幫的場子,為的便是限制葉青的發展。但是,現在葉青卻殺了他的副幫主,一下子把他推到了檯面上。如果不給岳高陽報仇,那他這個幫主的面子也就徹底完蛋了,以後怎麼帶下面的兄弟們呢?可是,真要找葉青報仇的話,先不說能不能解決葉青。就算能夠殺了葉青,他們也過不了葉青背後那些人的關啊!

「那咱們難不成還要坐以待斃嗎?」李文元皺著眉頭,沉聲道:「葉青野心很大,擺明就是要徹底把猛虎幫吞下去。皮俊超那個廢物,他根本不是葉青的對手,我估計用不了多久,猛虎幫就會被葉青徹底吞下消化。到那時,咱們再想對付葉青,那可就難了。上官幫主,就算咱們現在能夠忍下這口氣,等葉青翅膀硬了之後,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咱們的!」

上官天不由陷入沉默,現在事情最麻煩的便在這裡。究竟是趁著葉青翅膀未硬先下手為強呢,還是苟且偷生,等待葉青發展起來再來找他們呢?

李文元的心情和上官天是一樣的,南郊狗場一戰,葉青的底牌幾乎全部出來,他們也算是徹底知道葉青的能耐。若是在南郊狗場開業之前,他們還敢跟葉青拚命。但是現在,他們卻沒這個膽量了!

便在兩人沉默的時候,李成興從門口走了進來,低聲道:「大伯,外面來了個人想見您!」

「沒看我跟上官幫主談正事呢!」李文元一瞪眼,道:「什麼人啊?」

「我也不認識……」李成興道:「不過,他說,他是專門來拜訪您和上官幫主的。而且,他有辦法幫你們解決眼前的難題!」


李文元和上官天互視一眼,沉默了一會,上官天朝李文元點了點頭。

「叫他進來!」李文元道。

李成興走了出去,李文元看著上官天,沉聲道:「解決眼前的難題,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管他什麼意思,見面問一問不就清楚了!」上官天回道。

沒多久,李成興帶了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走了進來。若是沈千越在這裡,一定能夠認出這男子,正是逼迫了林雅清,主導林雅清去欺騙沈百川的那個男子。

男子走進房間,淡笑朝上官天和李文元彎了彎腰,道:「李幫主,上官幫主,兩位好啊!」

「嗯!」李文元輕輕哼了一聲,道:「這位朋友很面生啊,你認識我們?」

男子淡淡一笑,道:「李幫主和上官幫主在深川市這麼大的名聲,有幾個人不認識您呢?」

男子這拍馬屁的話並沒有獲得李文元和上官天的好感,兩人互視一眼,李文元道:「行了,廢話少說。你到底是什麼人?來這裡有什麼事,直說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