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這時,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突然之間發現這件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那麼簡單。

甚至於就連周圍的地面似乎都已經開始震顫了起來,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整個人直接就急了。

下一秒鐘便看到於樑猛然間趴在了地上,用自己的耳朵貼在了沙漠上。

只不過短短几秒鐘的時間,於樑大概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連忙站起身來,下意識蠕動了一下自己的嘴脣。


接着於樑拔腿就跑,而且是朝着反向方跑去的。

“主播,你跑什麼呀!”

“就是就是……你還沒告訴我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雖然此時於樑並不想多說什麼,但這確實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黑沙暴。

“我告訴你們這東西是黑沙暴,傳說在沙漠中如果要是碰到黑沙暴的話,基本上可以判定必死無疑了,因爲這種沙暴刮起來暗無天日,根本沒有哪塊石頭能夠將整個黑沙暴全部都阻隔!”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額頭上的冷汗已經流了下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着急了。

如果說一開始直播間裏還有人在調侃這件事情,那麼看到於樑臉上的表情之後,一個個也都沒有了這種心思。

“我靠,主播如果真是真的,那你接下來怎麼辦!”

“我也只是聽說過,但是卻從來都沒有見過,或者準確點來說,很少有人見過黑沙暴,一般情況來說,見到過黑沙暴的人幾乎都已經沒命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我們現在只有盡力的先往過跑,只能祈禱不要吹到我那裏,要不然就徹底完犢子了。”

“我靠,我靠,有你說的這麼邪門嗎?”

“就是啊,現在還沒怎麼樣呢,怎麼就突然之間沒命了,我說主播你能不能不要嚇唬我們呀!”

此時此刻於樑連叫罵出來的心思都有了,這羣傢伙一個個簡直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也就是他現在沒有任何條件,要是稍微有點條件的話,於樑都不會放過這些傢伙。

“你們到底知道個錘子!我告訴你們黑沙暴的方式就好像龍捲風一樣,等到黑沙暴真的席捲天地的時候,你們就知道這玩意兒到底有多麼恐怖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整個人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就流了下來。

“而且黑沙漠會將整個人的身體直接刮到空中,永遠都下不來,最重要的是這種黑沙暴到底會持續多久,誰都不知道,有些時候會持續幾個小時,可有些時候會持續好幾天,現在剛剛好是罕見的風季,所以這個時候進來沙漠確實太過於危險了。”

於樑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些話。

當他講完這些話之後,似乎直播間也沒有人再開始質疑什麼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使勁地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的心裏非常清楚,如果說自己現在不能站穩腳跟的話,估計一切的一切就徹底完犢子了。

不過好在自己此次來到沙漠之中是輕裝上陣,所以自己身上根本就沒有多少負重,跑起來也不算太累。

……

最強龍寵

至於原因非常簡單,因爲黑沙暴距離自己已經很近很近了。

“我靠,主播你還在等什麼呀?還不趕緊去跑!”

“就是就是,趕緊撤離那裏呀!”

“你要是再不跑的話,就會徹底被黑沙暴給淹沒了!”

此時此刻於樑,只覺得自己心中一陣涼爽,甚至於在這大熱天氣的沙漠之中,他也覺得自己快頂不住了,至於原因非常簡單。

因爲看到這漫無邊際的黑砂,直接朝着自己涌了過來,尤其是這種黑色的沙塵暴,對於自己的恐懼是太過於片面了。

“跑不了了,兄弟們是真的跑不了了!”


“我靠,你別呀,別告訴我真的會出事啊!”

“該不會真的會死人吧!主播你快點撤啊。”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一架飛機,兄弟趕緊快點兒跑,現在要是再不跑的話就沒有機會了!”

此時此刻於樑深吸了一口氣,他心裏大概明白,這次怕是徹底躲不過去了。

她怎麼着都沒有想到,來到沙漠第一次竟然能夠遇到絕世罕見的黑沙暴,這不是中頭彩了嗎? 現在要是想撤離這裏的話,那簡直難比登天。

而且看着黑沙暴的行頭還是蠻高的。

只不過就在這時,彈幕直接就刷了起來,而且甚至於已經有人着急的買了彩色彈幕,一條彩色彈幕是一塊錢。

“主播快點看你的身後,你身後有一個入口!”

“樑爺,你快點轉過頭看啊!過來看電腦屏幕,別他媽看那些沙暴了!”


此時此刻於樑甚至於已經閉上了眼睛,因爲倒是真已經有些頂不住了,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卻突然之間看到直播間似乎有什麼其他的心思。

接着於樑下意識轉過頭。

當他看清楚彈幕之後,整個人微微一愣,下一秒鐘於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轉過頭,果然在自己斜後方的位置,確實有一個矮小的洞口!

至於這下面到底是什麼,於樑自己心裏也不清楚。

不管這下面到底是野獸還是毒蟲,可最起碼自己如果再不下去躲避風暴的話,就會被徹徹底底活埋到這裏。

這些黑沙暴極度恐怖,如果自己躺在這裏混跡了,估計最多也就是10分鐘的時間,沙子就會徹底將自己掩埋。

而這片沙漠也會徹徹底底變成自己的墳墓,到時候許久以後他就會變成一具乾屍,在未來會變成別人去研究的對象。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下一秒鐘他再也忍不住了,猛然間一用力。

接下來便看到於樑整個人的身體直接衝了出去。


甚至於當他來到那個洞門口時,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身後直接傳來了一陣如撕裂一般的風聲。

甚至於這種黑色的風暴掛在自己的後背之上,都能夠感覺到一股如利劍穿透一般的刺骨之感。

於樑沒有絲毫猶豫,要知道此時此刻那洞裏伸手不見五指,這黑色風暴過來之後就連天都已經變得昏暗了下來,所以裏面特別特別黑暗。

甚至於他都看不清楚裏面到底有什麼。

但是現在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去考證了,如果自己要是再繼續待一會的話,搞不好自己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會徹底被風沙給腐蝕掉。

於樑整個人縱身一躍,下一秒鐘便看到他直接就衝進了山洞裏,當於樑衝進山洞的那一瞬間,一腳就給踏空了。


整個人撲通一聲,就成自由落體趨勢給下降了。

……

大概飛躍了得有一秒鐘左右,於樑整個人直接撲通一聲就給摔倒在了地上。

甚至於自己的腦袋還墊上了一塊石頭,那種痛苦的感覺簡直有些難以忍受。

“我靠,主播你沒事兒吧?你剛剛是不是摔倒了!”

“就是就是,我也聽到了咣噹一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許久之後,於樑這才猛然間咳嗽了一聲。

“咳咳,沒什麼,只不過剛剛不小心呼吸到了沙子而已,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快要散架了一樣,不過還好,有這個地方陪着,要不然待會兒我就會徹底被風沙給侵蝕掉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呵呵一笑,似乎還真的有一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感覺。

……

“我靠,你真的是嚇死我們了!”

“就是就是,主播你以後千萬不能做這種缺德的事情了,你知不知道差點就把我們兄弟給嚇死了!”

於樑嘿嘿一笑。

“首先我必須得感謝一下你們大家的支持,如果沒有你們大家,恐怕我現在也就徹底完犢子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啊?怎麼會在沙漠之中出現呢?”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才感覺渾身上下都變得正常了不少。

下一秒鐘於樑連忙站起身來,直接將金屬球拿在了自己手裏,金屬球發出的光芒,此時此刻能夠讓於樑安心不少。

……

這裏看起來是一個房間,而且這房間的四周到處都是用木板架成的,上面鋪了一層茅草,看起來倒是挺簡陋的,也不知道這地方爲什麼會在沙漠之中。

而此時此刻自己腳底下到處都是沙子,可能也是因爲這裏常年遭受着風沙的侵蝕,所以這些沙子直接鑽到了房子裏面。

自己距離頭頂大概也就是一米半左右。

不過這房樑可的確夠高的。

這房子原本就不大於樑直接,把金屬球的亮度調到了最高下一秒鐘,就能夠十分清楚地看到這間房子的整體趨勢。

不得不說這房子雖說不大,不過看起來這房樑倒還是挺結實的,如果自己要是一直呆在這裏,說不定還真的能夠躲過這次的沙暴。

“主播,這地方你覺得怎麼樣,你趕緊跟我們說一說!”

“就是就是,這個小地方能不能夠躲過這次的風沙侵襲?”

很明顯看到彈幕之後,於樑能夠從大家的話語之中感覺到一股絕絕對對的親切。

此時他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一下子就變得溫暖了不少。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直播間笑呵呵地點了點頭,順勢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你們大家放心好吧,我這裏並沒有任何問題,之前確實也把我給嚇壞了,如果要是在沙暴之中待在外面的話,那基本上就可以判定必死無疑了,只不過老天爺還是比較眷顧我的,竟然讓我在這種關鍵時刻發現了這麼一間房子。”

將門閨秀

“主播666!”

“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就是就是……我去,這種感覺還是很不錯的呀。”

“只不過這個房子我看着怎麼有點恐怖呀?”

“我說樓上的能不能把你的烏鴉嘴給閉上,怎麼哪兒都有你呢!”

“就是主播好不容易纔死裏逃生,你能不能不要再營造這種緊張的氣氛了,信不信我這就給你一坨!”

……

而此時此刻於樑長出了一口氣,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渾身上下似乎都有些虛脫的感覺。

他連忙將自己腰上的水囊給拿了出來,一口氣就喝下了一小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