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沒什麼。”顧靈兒還在擠眉弄眼,被秋楓抓了個現行,連忙搖頭,“我肚子好餓,就在對面隨便吃一頓吧?下午你可還要陪我逛街呢!”

嚴小婷會意,說道:“也對,上了半天課,肚子早就餓了,趕緊坐下來吃飯最要緊。”

這小妮子,真會替別人着想。

秋楓揉了揉顧靈兒的腦袋,寵溺的笑笑:“按理說,今天你最大,應該聽你的安排,不過楓哥哥另有打算。不是說要追一個女生,必須要討好她的閨蜜嗎?怎麼,你是想提前拒絕我嗎?”

聽着秋楓半開玩笑的話,顧靈兒咬着嘴脣拼命搖頭,她哪裏會拒絕。

“既然楓哥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見好友感動的說不出話,嚴小婷連忙接過了話頭。

沈小雅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秋楓微微一笑:“那就委屈你們多餓一會兒了。”

說着,掏出他那個看不到任何標誌的手機,撥通了毒蛇的電話。


“我是秋楓。” “楓爺?有何吩咐?”那邊的毒蛇還在忙着接收獒犬其他的店面和手下,聽到秋楓的聲音連忙示意其他人保持安靜。

“你手裏有什麼好的餐廳嗎?環境舒適而且口味頂級的那種。”

毒蛇想了想,道:“是有這麼一家,是獒犬以前招待貴客用的,不過我還沒接管那兒的勢力。”

“把地址給我就行,我這有人過生日,吃頓飯而已。”

“好嘞。”

Wωω◆ тTk án◆ ¢ o

秋楓掛了手機,淡淡一笑:“走吧,找到地方了。”

多了兩個人,自行車就只能扔一邊了。

攔了一輛出租車,秋楓坐進了副駕:“師傅,水雲間,方便不?”

“哪有什麼方便不方便,顧客就是上帝,幾位坐好。”司機師傅是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鬍子有些拉碴,還有兩個淡淡的黑眼圈。

“這年頭,出租車生意不好做吧?”秋楓看了一眼,挑起了一個話題。

水雲間不算近,十幾分鍾車程,要是堵個車,二十幾分鍾是要的,車上還有三個女生在場,可不能一路悶過去。

“誰說不是呢!最近幾年推出了一個叫什麼嘀嘀打車的,搶了很多生意。以前一天跑十二個小時就能養家餬口,現在得跑十六個小時才勉強混個溫飽。”司機師傅深深的嘆息。

“嘀嘀?”秋楓詫異,“那是什麼?”

“你不知道嘀嘀?”嚴小婷驚奇道。

秋楓聳聳肩道:“早些年一直在國外,半年前纔回的國,也不怎麼出門,確實不瞭解。”

“原來楓哥還是海歸啊!”嚴小婷驚歎。

“哈哈,算不上。”

秋楓摸了摸鼻子,人家海歸都是留學生,自己在國外這些年,盡殺人了。

“嘀嘀這些年可火了,也方便的很,網上預約一下,就有私家車來接你,不像出租車,有時候半天都攔不到一輛。”嚴小婷解釋。

“私家車?主意不錯啊,不需要花什麼成本,提供一個平臺就能賺錢。”秋楓感嘆,這可比在國外出生入死拿命換錢來的舒服。

“哼!”司機師傅冷笑一聲,“賺錢是賺錢了,安全卻沒有保障。這段時間嘀嘀司機犯下的罪還少嗎?”

“哦?打個車還會出事?”秋楓不解。

“可不是嘛,尤其現在的人都顧着玩手機,根本不看自己到哪了,拉到荒郊野嶺的,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看得出來,司機師傅對嘀嘀還是很有怨言的,也就是有女生在場,措辭還算收斂。

“不是還有法律約束嗎?”秋楓眉頭微蹙,似乎是在哪裏看到過這樣的新聞。


“有是有,不過人家登記註冊的信息全是朋友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人!要不是警察上門的時候,兩個人還在一塊喝酒,否則連誰是罪犯估計都會弄錯!”

“還有這種事?”

秋楓挑着眉頭,回頭叮囑幾人:“你們以後可別打嘀嘀車。”

“放心放心。”嚴小婷擺擺手,“嘀嘀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有些地方確實沒有出租車,嘀嘀就派上用場了,而且只要我們兩三個人結伴出行,不會出事的。”

“那就行。”秋楓點着頭,換了個話題。

一路聊着,很快抵達了目的地。

付錢下車,一座藍白相間的獨立餐廳呈現在四人面前,獨特的造型,以及恰到好處的裝飾點綴,確實給人一種水天相連、清風拂面的錯覺。

“還算不錯。”秋楓稱讚,沒想到那個獒犬手下不僅有黃金宮那等銷金庫,還有水雲間這樣上檔次的餐廳。

“聽說這裏的消費着實高昂。”嚴小婷吐了吐舌頭。

顧靈兒則是稍稍擔憂的看着秋楓。

秋楓微微一笑,拉着顧靈兒的小手率先走向水雲間的門口。

“站住!你們是做什麼的!”突然,一個保安突然出現,出聲喝道。

看了眼周圍,沒有其他人,秋楓停下了腳步:“你是在叫我們?”

“沒錯!”保安上前,沉着臉道,“說的就是你們。”


秋楓笑了:“站在這裏,自然是來吃飯的,難道我們還能是來看電影的嗎?”

“吃飯?”

保安打量了一番,帶上了冷笑:“就你這樣的,來這吃飯?”

保安叫包路人,看上去不過二十三四歲,職高畢業之後一直遊手好閒,在家混吃等死了幾年,終於早幾天父母拜託了一個遠方親戚,據說那個親戚在道上也有點名氣,最近又向上爬了一步,三言兩語就給他尋了一個差事。

包路人瞬間就感覺自己時來運轉,幸運女神降臨,從此鹹魚翻身,走上逆天改命的道路。

儘管這份工作只是一個保安,可是,那麼多小說,講的不都是如何從一個保安化身超級高手,然後一路狂踩打臉,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峯的嗎!

而且,小說裏主角都叫這個凡那個凡的,卻一點都不平凡!按照這個理論,自己叫路人,是不是意味着,很有可能其實自己是主角?

他感覺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

尤其到了水雲間之後,他跟其他保安混了個臉熟,知道他們竟然都是赫赫有名的黑虎幫成員,頓時就激動了,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真正接觸到地下勢力,還是整個羊城數一數二的大幫派。

而這個水雲間,更是不得了,不僅有許多上流社會的人物光顧,據說就連黑虎幫的老大虎王都經常前來,要是有幸能入得了他的法眼,簡直前途無量啊。

他彷彿看到金錢、美女、地位已經在向他招手。

所以爲了好好表現,爭取早點上位,這兩天他盡忠職守,老老實實守着水雲間的大門,就是爲了找到一個機會表現自己的不凡。

今天包路人仍舊頂着巨大的太陽堅守着崗位,兩隻眼睛像掃描器一樣不斷掃視着過往的人,有從各色豪車上下來的,他就一陣風一樣的跑過去開門、問好,然後接過車鑰匙去停車,大爺們出手闊綽一點,他就有不少小費進賬,這幾天攢下來,差不多抵得上他十天半個月的工資。

這樣的日子十分滋潤,他覺得這就是成功的味道,如果,還能踩那麼一兩個不開眼的傢伙,那他和小說裏的主角又有什麼區別?

剛停完一輛車,正悠哉悠哉的往大門走的時候,他眼睛倏地一亮。

一個年輕人帶着三個學生妹從一輛出租車上下來,這是……要進水雲間?

那個男的,一身地攤貨,消費的起?難不成是那幾個學生妹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我艹,那個姑娘好漂亮,難道這就是上天說的緣分?我的後宮養成就從她開始嗎?

這麼美麗的可人兒,不知道她姓什麼?要是我跟她生了孩子,我們的小孩必須取一個吊炸天的名字!

真的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連孩子明都想好了。

包路人嚥了咽口水,快步上前。

我要淡定!要冷靜!

即便只是穿着保安的衣服,也可以表現出氣質和內涵!你可以的,加油!

怎麼開口比較霸氣側漏呢?

別動?不行不行。

放開她們讓我來?也不好,顯得我好色!

站住?嗯?好像可以。

於是,出現了剛纔的一幕。 “我們這樣,有什麼問題?”嚴小婷喝道。

“你們幾個,還是學生吧?”包路人擺出一個自以爲帥氣的姿勢,苦口婆心道,“我說的是‘你’,不是‘你們’,你們三個當然沒問題,但是這個人,就大大的有問題了。”

包路人一指秋楓。

“我?我有什麼問題?”秋楓挑了挑眉。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包路人昂起了頭。

“我眼睛不瞎,‘水雲間’三個字,我還是認識的。”

“……我說的是,你知道這裏面的消費水平有多高嗎?”包路人心裏暗暗不爽,媽個粑子,我的意思又不是指你不識字。

“不知道啊。”秋楓明白了,敢情這傢伙是瞧不起自己這一身地攤貨啊,不過他還真是不知道水雲間具體消費有多高,只知道這是以前獒犬底下最好的高檔餐廳,不過估計今天之後就得姓毒蛇了。

“不知道?”包路人瞬間笑了,“小子,不是我打擊你,月薪過萬的白領,在這也只敢點最便宜的菜!”

“這麼貴!”嚴小婷低聲驚呼。

哼!知道怕了吧?包路人暗自得意。


“謝謝提醒。”秋楓點點頭,擡腳便要走。

靈兒餓肚子了,他可沒時間在這耗着。

“誒誒誒,你幹嘛?”包路人攔住了他。

“沒聽懂我的話嗎,就你這一身破爛,加起來也值不了兩百,敢進這地方吃飯?我告訴你,要是想吃霸王餐,雙手雙腳都能給你打折了扔出來!”

秋楓眉頭一皺,有點不耐煩了:“關你什麼事?”

關我什麼事?我艹!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

包路人冷笑連連:“你到底明不明白,就你這種窮要飯的,根本沒資格踏進水雲間的大門!就算這三個學生家裏有錢有勢,你就騙她們來這麼貴的地方吃飯?同爲男人,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吃軟飯的!”

窮要飯的?吃軟飯的?

聽到有人這麼說秋楓,顧靈兒頓時氣的小臉通紅,上前就想打這個保安一耳光。

秋楓發覺,按住了她的肩膀。

出門遇小人吶,這到底哪來的奇葩?

“和我沒關係……和你就有關係了?你又算哪根蔥!”

秋楓面沉似水,眼中閃爍着冷厲的寒芒。

包路人感覺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