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兩個魔法都是輔助魔法,根本沒有什麼傷害,只是配合的好,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諸神趁機大殺一通,很快把相對弱小的提坦神殘殺殆盡,只剩下五個最強大者。

「伊阿佩托斯,你們贏不了的,若是現在投降,我可以勸說神王饒你們一命。」雅典娜高聲道。

「我呸!爺爺就是死也不會投降你們這幫小人。」

墨諾提俄斯大怒,大叫一聲沖向宿敵哈迪斯,卻不小心被夜之女神一道暗之束縛困住身形,然後被阿波羅、阿爾忒彌斯和赫拉克勒斯三人各射一箭射死當場,神魂也被古爾薇格隨後揮出的凈世之炎焚毀。

四大提坦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都是站在那裡傻了一般地哈哈大笑起來。雅典娜再次道:「各位爺爺,投降吧,你們沒有勝算的。而且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絕不會再去無盡深淵受苦。」

「哈~!」四大提坦神回應一個嘲弄的笑聲,然後頗為默契地一起引動神魂。

「快逃!」赫拉克勒斯見過赫梯諸神自爆,所以見四神身體一脹就知道不妙,立即大喝一聲縱身逃命。其他神靈無論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一看再不停留,如喪家之犬一般不顧一切地向神界入口逃去。

「嘭!」一聲毀天滅地的巨響,寬廣的天宇在在巨大的爆炸中搖動呻吟,下面的大地如同發生了十二級大地震一般砰然震顫,山川易景,建築毀壞,山石崩塌,地形劇烈變化,就是遠處無邊的海洋也引動狂暴的海嘯。整個奧林波斯神界因因四大提坦自爆被炸得千瘡百孔,那劇烈的爆炸聲甚至能傳到陰暗的無盡深淵塔耳塔羅斯。

「哈哈!好,果然不愧是提坦神。既然你們這麼剛烈,我堤豐若是再逃下去也就不配做你們的神王了。」正在逃命的堤豐聽到那毀天滅地的一聲巨響,立即停下逃命的腳步,回頭找宙斯拚命。

可惜他雖然有戰鬥的勇氣,卻沒有戰鬥的智慧,現在只有被動挨打的命,不久又被宙斯一番雷電下去砸得頭顱破碎、遍體鱗傷。

「老子和你拼了!」暴怒的堤豐拔起身邊一座巨大的山嶽,照著宙斯所在的太陽車就拋了過去。只是堤豐似乎忘了一點,這時的宙斯正在他上方,而根據重力定律,這個山嶽落下來后必然還是要砸向他自己的。

「蠢貨!」宙斯一看大笑,抬手一個霹靂打出,正打在向上高飛的山嶽上。那巨大的山嶽瞬間調轉方向,飛速向下打去,堤豐躲避不及,被結結實實地砸在身上。宙斯趁機又是幾道雷電發出,打得堤豐是眼冒金星,血水橫流。

堤豐無奈,現在自爆都傷不了宙斯分毫,只得繼續逃命。只是他也是慌了神了,若是變身逃走說不定還有戲,現在這麼大的體型根本就是個活靶子,如何逃得掉。

就這樣堤豐一路亡命奔逃,宙斯坐在太陽神戰車上悠閑地追敢,看他逃得慢了再來幾道霹靂閃電,就如同切糕黨碰到了個狠心賊,一直跑到了高加索山脈。

「笨蛋!你這麼大的身體就是個活靶子,逃八百年你也逃不掉。」堤豐正逃命中,耳中突然傳來一個恨鐵不成鋼的聲音。

堤豐一聽這才發現問題所在,趕緊縮小身形,變成一個人類的模樣在山間和堤豐捉起了迷藏。宙斯拆了大半個高加索山脈都找不到堤豐的身影,這才不甘地返回神界去了。

「多謝前輩指點,堤豐他日若能再有出頭之日,定當報答今日的救命之恩。」堤豐見宙斯已經走遠,這才慢慢從地下爬出來,向著之前聲音的來源方向施禮道。

「廢物,今日之仇為何要明日再報,我看也就是個懦夫罷了。」那聲音不屑地道。

「前輩,不是我不想報仇,可我實在近不了宙斯的身啊,只能被動挨打。」堤豐苦笑道。被人叫笨蛋和廢物,堤豐還是第一次,但按照剛才那情形,這兩個稱呼還真沒錯。

這時就見人影一閃,一人瞬間落在堤豐面前。堤豐見他能在不自覺間出現在眼前已經很詫異了,又見這人生得仙風道骨,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而且身上似乎一點神威都沒有,心中不自然地又佩服了幾分,心說想必和老爹一樣都是不問世事的上古大神了。

那人看著堤豐沉聲道:「你真想報仇?」 堤豐聽那人問他願不願復仇,恨恨地道:「自然想,若能抱得此仇,就是死了也甘心。¢£」

那人臉色一沉,來回走了一陣,似乎在遲疑該不該做某個決定。堤豐一見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道:「大神若是能讓堤豐報了今日之仇,無論付出何種代價我都願意。」

「不行,那果子副作用太大,你吃過之後若是報不了仇,反而會對你很不利,還是算了吧。」那人想了一陣,最後還是搖頭道。

「大神,只要能報這被羞辱之仇,就是再大的代價我也願意。」堤豐依然堅持道。

那人見他如此堅持,拿出兩粒金色的果子道:「這果子叫一日果,是經過特殊秘法繁育出的一種神果,吃過之後能短時間內爆發出身體內的最大潛能,變得強大十百倍。只是這東西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沒有解決掉,所以我不想讓你冒險。」

「什麼弱點?」堤豐一聽這果子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功效,哪裡願意輕易放過。

「此果子只能讓人神力增加一日,一日之後功力反而會大降。」那人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道:「宙斯及其黨羽眾多,你若是一日之內報不了仇,很可能會遭到更猛烈的報復,所以我看還是算了吧。」

「不報仇,毋寧死!」堤豐說著上前一步,一把接過那兩粒金色果子。冷笑道:「若是真能爆發出十百倍的潛能,一天之內我縱使抓不住宙斯,也能把神界砸碎,把諸神殺個乾淨。」

「唉!那你自己好自為之,吃過半日之後就立即逃命,否則藥效過後實力將會大損。」

那人說著轉身就要閃人,堤豐縱身堵在他身前,再次執禮甚恭地道:「大神對我堤豐有莫大的恩情,還望賜下姓名,他日堤豐也好相報。」

「我的姓名眾多,而且大多也都不用了,就是說出來世間也沒人知道,你就叫我元始天王吧!」那人說完嘆息一聲,想了想又道:「你若是報得了仇自然更好,若是報不了仇,就一直向西行,那裡有一塊全新的大陸,就當是我送你的禮物吧。」

「謝天王。若一日後還能保住殘軀,我必然去西行。另外我再求天王一件事。」堤豐道。

「但說無妨。」元始天王淡然道。

「我有一些東西放在黃金國度,若我報不了仇反被抓,求大王把這個消息告訴我的朋友卓越,讓他把那些東西取出來,算是我對他的一些補償。」堤丰神情黯淡地道。

元始天王神色一震,又看了看堤豐道:「這仇我看你未必報得了,你何不現在就去那個新大陸呢?」

「一切終究要有個了斷的,要麼他死,要麼我忘,沒有第二條路可供選擇。」堤豐說完再不停留,縱身向西南奧林波斯神界入口趕去。

「大爺的,我現在都有些討厭我自己了。」「元始天王」咕噥一句,然後隨手開啟一個異空間,慢慢走了進去,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堤豐飛了一陣,想了想在一座山頭上停下,抬手抓住一隻正在偷嘴的山鼠,把一顆一日果給它吃下。

那山鼠吃下一日果後身形飛速脹大,一直到十倍有餘才停下,滿眼血絲,口中喘著粗氣,一縱十來米高,嘶叫一聲迅速向它的宿敵——一隻大花貓衝去。那貓沒反應過來就被它兩口咬死,然後沒半分鐘就被吞下肚子。

山鼠吃掉大貓后似乎信心大增,不停地在山頭林間追狐逐鹿,驅蛇吞狼,看得堤豐再沒有任何疑慮,仰首把另一粒一日果吞下。


「宙斯、赫拉、潘多拉,你們這些賤人等著,今日我一定把你們全都千刀萬剮,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堤豐吃過一日果后妖力大盛,咆哮一聲變回本體,飛速向奧林波斯神界趕去。

「久違了,堤豐。」眼看就到了神界入口,堤豐猛聽得宙斯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扭頭開動鷹眼一看,只見宙斯正坐在太陽神戰車上,一臉譏諷地看著自己。

「宙斯,我們再一決雌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堤豐大吼一聲道,「你若是再敢逃走,我必然砸碎整個神界,殺光所有的神靈。」

「那就來吧!」宙斯說著一晃手中的雷霆,瞬間又是一道閃電向堤豐當頭打去。

堤豐輕蔑地一笑,抬手擋下那道閃電,然後百首一張,瞬間噴出陣陣濃煙烈火,這可怕的龐大熱力灼燒著天空,整個天宇都似乎要被熔化,變得紅彤彤的如同日落時的晚霞,就是埃癸斯神盾發動後下起的如注暴雨也熄滅不了這種烈焰。四風神一看遮擋不住,立即驅動太陽戰車閃避到一邊。

「哈哈!宙斯啊,我把這整個天空都燃燒起來,看你還往哪兒躲。」堤豐大笑一聲,百張巨口如同一個個巨大的火焰噴射器,不停地向外噴射烈焰。

只是噴了數十秒就不大對了,堤豐突然感覺妖力不濟,神魂也有被鎖定的感覺,心頭不禁大驚。

「唉!你這廢物,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呢,現在知道我那時為什麼不再尋找你了吧?」宙斯搖了搖頭,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太過差勁,給人索然無味的感覺,還不如痛痛快快地戰一場。

「那元始天王是你的人?」堤豐驚道。

「他也是你的老朋友啊,你不會到現在還沒有一點發現吧?」眾神這時都從神界出來,倪克斯嘲諷道。

「卓越,你說他是卓越?」堤豐這才知道為什麼在那傢伙身上感受不到一點神魔之力了,想了想又搖頭道:「不可能,他的本體、分身我都見過,和那人完全不是一個模樣。他就是再精通變形易容之術,又豈能逃過我的眼睛。」

「哈哈!真是蠢材,受死吧。」宙斯不耐地一揮手中的雷霆,堤豐躲避不及,瞬間被一道閃電砸在中間那個龍首上,那巨大的龍頭被打落在地,卻再沒有妖力生長出新的來。

其他諸神也都紛紛各施法力,不停地向堤豐打去。堤豐妖力大失,現在比個一流神靈也強不了多少,想要引爆自身的妖魂,卻發現妖力散亂,怎麼也凝聚不到一起,很快眾多的頭顱都被打落在地,只剩下中間那個人頭還在脖子上。

「堤豐,你若是把我的皮、筋都還回來,我可以給你個痛快。」宙斯看著下面已經奄奄一息的堤豐道。

「哈哈!宙斯,那些東西放在一個誰也不可能找到的地方,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堤豐輸人不輸陣,不屑地看著宙斯道。

宙斯於是奪過堤豐手中的金剛石鐮刀,把他的身形且個七八十段,然後把各截身軀押往各處鎮壓起來,把那個人頭連同妖魂都壓在西西里島的愛特納火山之下。

堤豐妖力慢慢恢復,又變得很是強大,在山底左右掙扎,帶來大地震動,魔焰神煙衝出山頭,造成火山噴發。宙斯於是讓火神赫斐斯托斯離開皮羅島,專門在山上鎮壓堤豐的妖魂,順便用那烈焰打鐵。 「不凡,你也別內疚,你不這麼做會更麻煩。※%」意識海里,武什卡特見卓越良久不語,害怕他有什麼想不開的舉動,不禁在那裡勸說起來。「堤豐這樣的大妖巨魔若是逃走,對新世界和你自己都是一個莫大的威脅,所以把他抓住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道理我都知道,只是心裡還是很不爽,我沒想到堤豐竟然把他的那些東西託付給我。」卓越苦笑。

「勢窮而已。」武什卡特冷笑,「當日他摧毀你的洞府,殺光至聖島所有生靈,把你像孫子一樣追逐的時候,怎麼不想你卓越的好。若是那時被他捉住,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嗎?」

「算了,不扯這些了。」卓越搖了搖頭,擺脫這些紛雜的念頭,疑惑地道「老武,我發覺許多事情似乎和我記憶中的結局有很大的不同啊?」

「那是通過你的努力改變的,證明了你存在這個世界的意義,也證明了諸神交給你的任務你最終有可能完成。」武什卡特豈能不知卓越什麼意思。在卓越前世的記憶中,奧丁在「諸神之黃昏」中並沒死,阿喀琉斯的靈魂也應該永囚冥域,而所謂的新世界聯盟更不可能存在。

「那我告訴宙斯、荷魯斯等神,讓他們想辦法幹掉安神,這個任務不就結束了嗎?」卓越突發奇想道。

「嘿嘿!咱們暫且就認為他們相信你的話,可你覺得他們能真正合作起來,不計後果地去和強大的巴比倫神界拼殺嗎?」武什卡特嘲諷道。

「是啊,的確是不可能,就是讓他們相信都難。」卓越搖頭苦笑,馬爾杜克實力超群,恩利爾、恩基也都強橫無比,還有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安神,再加上星辰三聯神和日輪戰神阿淑爾,巴比倫神界依然是西方諸界中實力最強大的一界。沒有人會不自量力找他們的麻煩。

他不是沒想過帶著幾位大神突襲迦南,把安神幹掉一了百了。可那傢伙謹慎異常,每次去以色列時卓越都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根本不知道他的真身在不在,這種算計自然也不可能實現。

「安神正處在積蓄實力的階段,所以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隱藏,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還是等以後暴露出來再說吧!」武什卡特也沒什麼好的辦法。

「怕只怕一旦蓄力完成,將呈席捲之勢,到時候想要對他們圍剿,諸界也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最終被他各個擊破。」卓越知道後世那兩個教會的厲害,其他異神統統都被他們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這就是你要做的工作了。」武什卡特笑道。

「算了,我去黃金國度看看堤豐藏起來的是什麼鬼東西,然後立即東行,這個鬼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了。」卓越說著從異空間出來,發現忒提絲根本不在這裡,說是到內米森林看卡利斯托母子去了。於是和密特拉等諸神道別,帶著卓焱、維德尼爾向那些北地人聚居的地方趕去。

齊格弗里德和布倫希爾德現在的工作就是照顧那些南遷的北地人,一見師父到來趕緊相見。卓越把東行的事一說,齊格弗里德道:「師父,這裡許多人根本不習慣這種炎熱的生活,聽說北地已經平定下來,正想著遷回去。我得一路上看護,就不陪您去了。」

「呀!好可惜,我還想讓布倫希爾德跟我一起做個伴呢。」齊格弗里德不去,布倫希爾德自然也不會走,斯露德看著兩人頗為失望。

「嘿!你小子倒是盡職盡責。」古爾薇格和海尼爾要重建北地,對這些人只會持歡迎態度,應該也不會再為難齊格弗里德他們。卓越也不勉強,勉勵了幾句后又向黃金國度趕去。

來到黃金國度發現烏拉諾斯還在專心致志地搞他的藝術創作,似乎對外面的事全無感受一般。蓋亞以及克羅諾斯夫婦還是不見影蹤,看來仍然在宙斯手裡。卓越暗暗搖頭,苦笑道:「老爺子,你是不是有些冷血,一點都不關心自己的妻子兒女嗎?」

「我倒是想關心,可你覺得有用嗎?」老傢伙頭都沒抬,依然手不停息地做著各種模型,雲淡風輕地道:「你敢來這裡,說明外面的事已經了結,而且應該也證明了我事先的推測,堤豐不是做神王的料。」


「沒錯,這種情況下都被宙斯翻盤,堤豐的確不是個合格的領導者。」宙斯為了翻盤,所有的牌都打了個遍,甚至連女人都能送給堤豐,看著她在自己面前給自己戴綠帽,卓越想不佩服都不行。

「你是為了堤豐的那些東西來的吧?」烏拉諾斯道。

卓越有些臉紅,默然地點了點頭。烏拉諾斯一指卓越做的那個大雁塔模樣的建築道:「你自己去拿吧,在那裡的頂層尖閣內。」


這建築就是卓越做的模型,他自然熟悉,於是來到塔樓頂層,打開那個雙層小尖閣,一個黑色的包裹放在裡面。打開一看,裡面倒沒其他東西,只有一張皮,四條筋,正是宙斯的神皮神筋。

「這…堤豐把這東西給我什麼意思,嫁禍於我?」卓越很是不解。

「嫁什麼禍,他這是送你一個人情。」武什卡特苦笑道,「誰現在把這些皮、筋交給宙斯,都會被他當做恩人對待。我之前倒是沒想到堤豐還有為他人考慮的心思,還真有些錯怪他了。」

「那你說我是給宙斯,還是不給?」卓越想了想,還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留這些東西也沒有大用,我覺得你還是還給宙斯為好,這樣以後對付安神的時候,他也能賣你個面子。」武什卡特想了想道。

「奶奶的,那混蛋數次加害於我,我還要把這東西還給他,真是不甘心,讓他整天穿著他爹的一身皮出來獻醜,也能解解心頭之恨。」卓越恨恨地道。

「損人不利己的事,做它又有什麼意義。」武什卡特幾乎全程見證了宙斯和卓越的恩怨,知道他心中的憤恨,嘆息一聲道。

「算了,給他就給他。我一直不能得成大道,就是放不下這份執念,從今天起我就放下這些執念。」卓越一念至此,猛然感覺體內的各種力量完全不受控制似得來回輪轉,而且變得也越來越強大,趕緊安定心神,讓思維隨著力量的運作來回閃動。

就見天花飛墜,地涌金蓮,周圍祥光萬道,瑞氣千條。又見無極神光,化為一片紅光,恰似赫赫日輪,從太虛玄關竅內一涌而出,崩開分散,燦爛彌滿,無邊無量。內外之光彼此交匯,合併一體,然後化作萬道金光護在體外,整個人都變得如同一個金人一般。

「老爸,你…你真煉成丈六金身,成就仙道啦?」卓焱哪見過這種景象,倒是在卓越平時吹牛時,聽他說過什麼無邊法力、丈六金身的神仙,站在那裡結結巴巴地道。


「呵呵!所以你也該上心練習我教的那些東西了,不然終歸還是個妖怪,成不了歷劫不敗之體,最終還要經過生與死的輪迴。」卓越收起護體金光,看著一臉驚奇的兩人,淡然一笑道。

「老爸,我練了也能像你這樣有萬道護體金光嗎?」卓焱的壽命有百千年,暫時對生死還沒什麼感觸,倒是對卓越身體發出的金色祥光很感興趣。

「那是當然。」卓越成就仙道仍然不忘忽悠,在那裡笑著鬼扯起來:「東方有一佛母孔雀大明王,形象優雅、慈藹可親,其實她本就是一隻得道的孔雀,尾羽一展能放出五色神光。你若是修成仙道,放出的光比她還多兩道,變成七彩神光。」

「真的?那我回頭一定好好煉。」卓焱一聽大喜,第一次有了修道的上進心。


「仙佛都不妄語,你小子倒好,剛成就仙道又開始胡說,小心被打落凡間。」武什卡特苦笑道。

「嘿嘿!誰敢,老爺我是西方仙界第一人,只有我管別人的份。」卓越又和武什卡特扯了幾句蛋,和烏拉諾斯告別一聲,出了黃金國度直向內米森林飛去。

過去一看卻有些愣住了,只見內米森林已經大變樣,原來的月神行宮被一大片潔白的建築代替,一行十來人正在前面的一個花園裡玩耍,不光有忒提絲和卡利斯托,本來南返的夜月也趕了回來,旁邊還有一個卓越怎麼也想不到的神靈——愛神阿佛洛狄忒。

「你們怎麼聚到了一起?」卓越奇道。

「姐姐說你要東行,就讓卓瑪去巴比倫把我接來了。」夜月笑道。

「我嘛,現在和卡利斯托是鄰居了,以後還要你這大人物多多照顧才行。」阿佛洛狄忒溫然一笑道。

「鄰居?」卓越更是驚奇,阿佛洛狄忒不居住在神界不稀奇,可凡間也不應該居住在這裡啊,她的第一落腳點一直是塞普勒斯島,那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當地的人類對她更是尊崇有加。

「不凡,還記得特洛伊城的埃涅阿斯嗎,他現在和那些特洛伊人就定居在西邊的平原地帶。」卡利斯托見卓越一臉的迷惑,索性揭破謎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