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便看到,一股股星光忽然凝聚起來,變成一個透明的保護殼,將石柱和大歡天主二人給籠罩起來。

「諸位,此刻這二人已經去了天外,前去尋寶了!」

「煩請諸位在此等待一段時間,稍後他們就會帶著寶物回來。」

「到時候結果如何,就請各位支持誰了!」

諸葛巡天看向場中眾人,拱手說道。

「諸葛家主客氣了!」

眾賓客都是笑臉相迎,滿口答應了下來。

「嘖嘖嘖,這諸葛世家真是太厲害了,居然能夠帶人魂魄上天尋找寶物!」

「這麼一來,那諸葛世家豈不是有很多從天外帶回來的寶物了嗎?」

白驚仙看著被保護起來的石柱,忍不住酸酸道。

「白門主,此刻盟主命懸一線,就不要在這個時候開玩笑了!」

白驚仙這話,引來了陳文琴的不滿,她直接開口輕喝道。

「殿下所言甚是,是我失言了!」

「我認罰,我認罰!」

白驚仙被嚇了一跳,急忙認錯,然後自己罰酒三杯!

「陳老,你說他會有危險嗎?」

陳文琴沒有理會白驚仙,而是看向身旁陳老,一臉擔憂的問道。

「殿下請恕罪!老夫雖然懂得一些相人之術,但對於諸葛家所涉獵的東西實在是知之甚微!」

「不過我觀盟主不是短命之人,這一次或許是他的機會也說不定!」陳老是心疼自己徒兒,故而對陳文琴安慰道。

「但願吧!」陳文琴有些失望地點點頭。 天外。

石柱以魂魄代軀殼,藉助星力快速往上飛,很快就穿過重重屏障,一下子就進入了天外。

天外,是另一片浩瀚的天地。

無邊無際的星辰,散發出深藍色海洋的光芒,猶如一片看不到盡頭的大海,將石柱和大歡天主二人包圍在中間。

第一眼看上去,這浩瀚星辰的確非常美麗!

可是看多了,就會讓人升起一種猶如面對深淵一般的恐懼。

這種感覺一湧上心頭,石柱就知道,這是敬畏,對面前這片浩瀚星辰的敬畏!

就在石柱還沉浸在茫茫星辰之中的時候,大歡天主早已帶著他的魂魄飛走了。

「天外很大,能否活下來就看你的運氣了!」

「祝你好運,希望本座再回去的時候,還能看到你!」

「哈哈哈哈……」

大笑中,大歡天主朝著一片深淵死寂飛去。

石柱看去,那裡充滿了一股氣死,給他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這大歡天主也真是有病,這裡有這麼多充滿生機的星辰不去,偏偏要去尋找那種死氣沉沉的地方!」

石柱看了眼大歡天主離去的方向,腦子裡冒出來這麼一句。

事實上,石柱只看到了這片浩瀚星辰的生機無限,卻沒有看到那生機之下的無窮危險。

大歡天主可不是石柱這種菜鳥,也不是第一次來天外了,自然知道哪裡有危險,哪裡有寶貝。

石柱看不上的這些死星,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這些星辰雖然已經暗淡地沒有一絲生機,但卻很有可能藏有一些珍貴的寶物。

試問能夠從星辰湮滅之中保存下來的寶物,那該是何等的強大?

總裁的天價契約 就算是天神所用的神器,也不過如此吧!

面對這片浩瀚的星辰,石柱就像是第一次上集市買菜的小姑娘。

這些星辰,他看著哪一顆都覺得好,卻偏偏不知道該選擇哪一顆好!

「算了,就選擇這一顆好了!」

終於,石柱在經過一番「痛苦」地選擇之後,做出了決定,挑選了一顆星辰。

這是一顆明黃黃的星辰,看上去猶如一顆縮小版的太陽一般,釋放出閃耀奪目地光芒。

石柱從億萬星辰之中看到它的時候,第一看就被它身上那種耀眼地光芒給吸引住了,以致於將他心中其他選項都給拋諸腦後。

「這顆星辰是我看到的最有生機的了,相必這上面應該蘊有非常強大的寶物!」

「只要我能夠將寶物取出來帶回去,應該就能夠勝過那大歡天主了吧!」

就這樣,石柱滿心期待地朝著那顆猶如太陽一般耀眼地星辰飛了過去。

沒多久,石柱就穿入星辰之中,消失不見了。

石柱落地之後,在地面上抓捕了一些模樣奇異地異獸之後,很快便對這顆星辰有了初步地了解。

原來這顆星辰叫穢土星,這裡的人一落地就開始了修鍊。

等到長大成人之後,基本上都有了不錯的實力。

若是運氣好,碰上一些前人留下的神功秘籍、寶藏的話,便能在短時間做到實力飛躍,一躍成為高手之列。

只因這穢土星上的天地靈氣太過濃郁了,就算是一頭豬只要能夠一直活下去,也能夠成長為一方霸主。

穢土星上,只有一片溝通整個星辰的大陸,沒有一片海!

無論是人還是異獸修鍊所用的靈氣,都來自於地下。

這片大陸上的土地,實在是太過肥沃,靈氣濃郁地都從地下冒出來了。

石柱此時就站在一片土地上,目光盯著地面。

果然,他看到了一團朦朧地黃色氣體從地面冒出來,想必這就是這兒的靈氣了。

石柱探手抓了一把,煉化了一下,發現這兒的靈氣果然不錯。

「嗯?」

就在這時,石柱地目光穿過地面,看到了地下埋著的一塊特殊晶石。

那是一塊體型像游魚,身長大約三尺左右的白色晶石。

「咔嚓嚓…」

石柱手掌對著白色晶石,口中輕喝一聲。

頓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從石柱掌中傳來,那塊白色晶石當場就被他給吸得破體而出,落在了他的掌中。

「這是水晶石!」

「天吶,三尺長的水晶石啊,足夠我用提升一個境界了!」

總裁,這不正常 「前輩…」

此時,一隻趴在石柱身旁的貓型異獸看著石柱手中那塊水晶石,忍不住流出口水。

「貓喜歡吃魚,看來這種習慣到哪裡都不會改變的!」

石柱看著這口水直流的吃貨,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異樣地感覺,然後將手中這塊水晶石丟給它。

「多謝前輩賞賜!」

「啊嗚、啊嗚…」

貓型異獸捧著這塊魚型的水晶石,直接就張嘴啃了起來。

不久,一股突破的氣息從貓型異獸身上傳來。

比起剛才,這貓型異獸的實力增強了大概有一成!

幸福來得太突然,貓型異獸嘚瑟了一小會,很快就收斂起心神,看向石柱。

「前輩莫非也是地師,能夠辨地勢、尋晶石?」貓型異獸看向石柱,好奇問道。

在它眼中,石柱這一手可比它曾經看到的那些地師厲害多了。

只不過除了地師之外,這貓型異獸也想不到其他替代詞了。

「地師,倒是一個比較貼切的名字!」

石柱念了兩遍,點頭說道。

「你對地師似乎有些了解,可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地方能夠尋找到寶物?」石柱看向貓型異獸問道。

「寶物?不知道前輩,說的是什麼樣的寶物?」貓型異獸一雙微醺地眼睛看向石柱,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寶物嘛,自然是越強大越好!」石柱說道。

越強大越好?貓型異獸一愣,覺得這位前輩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啊!

「我曾聽聞人族之中,將這大陸上的寶物進行了一次搜集,並製作了一個榜!」

「凡是大陸上曾經出現過的強大寶物,都有列出,而且做出了排名和詳細介紹!」

貓型異獸想了想,對石柱說道。

「哦?那榜單嗎?」石柱緊接著問道。

「前輩你眼睛可真毒辣,一眼就看出我身上有這種東西!」

「佩服、佩服!」

貓型異獸張口一吐,吐出了那榜單。

這張榜單,還是它從一個地師手中得到的,一直珍藏至今。

直到現在,才派上了用上。

石柱抓起榜單,細細查看了起來。

這一看之下,發現榜單上羅列出來的寶物的確種類繁多,每一種寶物後面幾乎都做了詳細的介紹。

「這個排名第五的穢土是什麼東西,為何沒有它的相關戰力記載?」

石柱看完之後,看向貓型異獸問道。

「這個…」

「前輩恕罪,我也不知道啊!」

貓型異獸低著頭,小聲說道。

「…………」

這麼有名的寶物,你居然跟我說不知道?

石柱看向貓型異獸,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穢土星,大陸中央,地勢最高的那片土地上,此刻石柱帶著貓型異獸剛剛落地。

在石柱一番威逼之下,貓型異獸才將穢土的消息全部告訴了他。

此刻他們腳下所站的這片高地,就是穢土藏身之所。

只不過這千萬年來,幾乎從未有人見過它的真面目。

有關穢土的記載,一直都在傳說中,就連這寶物的樣子也是想象出來的。

因此,大路上許多人都認為這是別人虛構出來的一種寶物,事實上根本就沒有。

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這片高地早已被人給翻爛了,變成一片土黃色的沙漠。

每當有狂風亂卷之時,便會颳起無數的黃沙,將附近弄得烏煙瘴氣。

故而方圓數百里之內,人畜罕至。

「前輩,這裡實在是太荒涼了,咱們還是走吧!」

貓型異獸看向一臉認真尋找地石柱,忍不住開口勸道。

在這怪貓的心中,其實穢土這種寶物根本就是假的。

若是真的言之有物的話,相信也已經早就被人挖走了,又豈會讓你得逞!

偏偏石柱不信這個邪,一直站在高地上,看著這片黃色沙漠。

「嗅、嗅、嗅」

「什麼東西,好臭啊!」

「哎呀,真是臭氣熏天、臭不可聞啊!」

「臭死了、臭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