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陽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的壓力,爲了救他心愛的女人,已經把所有能快來錢的辦法試了一遍,就差去銀行搶錢了。

“啊,那個姑娘好可憐啊,我們捐點錢吧。”柳傾城沒怎麼喝酒,雖然有點困,但精神方面還是相當活躍的。

“你的心地挺善良的,但是捐錢這種事情呢可不能隨便,我們又不是那種大慈善家,我們也是要吃飯的。”程陽很理智。

柳傾城點點頭,她在M國見過很多這樣的事情,但是她最後都還是會選擇捐款,因爲她太善良了。

“如果有個乞丐向我乞討,我會給他錢。”

“如果他是個真的乞丐,那我很高興自己能夠幫一個無家可歸的人讓他晚上能吃一頓好的。”

“如果他是個假的,那我很慶幸原來這個世界上又少了一個可憐人。”

柳傾城慢慢地說道,她這樣的價值觀無疑的偉大無私的,這種境界不是程陽能夠達到的,在這個充滿欺騙的世界裏,這樣可愛善良的人真的太少見了。

“我待會兒去找找班長,借他一點錢就是了,反正我是捨不得捐款的,這個世界你的善良可能是不變的,但是人心確實難以預測的,白眼狼很多。”程陽還是覺得幫助別人需要理智,不能太過於衝動。

“好哦。”柳傾城表現得挺高興的。

在周博說完捐款的事情之後,全場都安靜了下來,事實上知道這件事的人其實並不少,來之前也是做好了準備的,作爲同學,多多少少還是要捐一點的,但是到了真正要捐的時候卻有點不捨得了。

“社會上那麼多人不去找,來壓榨我們這些老同學,這班長,真無語。”有人小聲說道。

“捐款就算了,借點錢幫幫忙我還是願意的。”也有人懷着像程陽的一樣的想法。

“大家能借點錢也是可以的,瑤瑤現在真的很需要錢,她再過一個月就要動手術了,真的很缺錢。” 假戲真婚,老婆休想逃

最後還是有一部分轉賬給了周博的,其他沒有借錢也沒有捐款的人就摸了個魚最後偷偷跑走了,估計也就是來這裏蹭點酒喝的。

到最後酒局散了,大家似乎因爲這件事產生了一點點小情緒的,都跑去酒店睡覺去了,最後只有周博一個人坐在房間的沙發上,聽着k機裏面放着《一剪梅》。

程陽坐在椅子.上面,看着陷入沉思的周博,他靠了過去,看了一眼他收到的錢,也不過才幾千塊錢而已,幾乎是微乎其微的。

“班長,你真的很需要這筆錢嗎?”程陽態度很親切,誠懇地問道,眼睛直視着周博。

“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啊,瑤瑤還差二十多萬纔可以動手術。”周博真的很愁。

李瑤瑤家裏的情況並不好,她來自農村,父母也都是農村人,基本上就沒有什麼資產,李瑤瑤得病的這一臉裏,基本上就是周博在照顧着她。

周博的條件其實還是不錯的,雖然說不上是富人家庭,但也算是個中產階級,他自己經營着父母的飯館,一年的收入也還算可觀,但爲了讓李瑤瑤活下去,他幾乎花光了自己的所有錢。 “才二十萬?”程陽見過大錢之後感覺對錢的概念就是不一樣了,現在感覺二十萬真的很少很少。

“什麼叫才啊?這可是我飯店一年的收入了。”周博對於程陽的這句話明顯有些不太樂意。

如果才二十萬的話,程陽覺得自己捐過去也還可以,就當賣周博一份人情了。

“我都忘了班長你家是開飯店的,其實李瑤瑤這筆醫藥費我可以幫班長你付了,就當賣你一個人情,但是班長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程陽說道。

“你說就是了。”周博的眼睛裏冒出了希望的火光。

“我過一段時間可能會開一家大酒店,至少是四星級以上的,班長你是開飯店的,廚子應該也還過得去,到時候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融融資。”程陽其實也是想幫周博一把。

現在這個社會像周博這樣癡情的男人已經不多了。

他是知道李瑤瑤的,這個姑娘在相貌上是真的說不上太漂亮,很普通的一個姑娘,家境也一般,但是周博依舊能看上人家,並且如此無微不至,在人品這方面程陽沒有理由懷疑人家

“這個沒問題啊,對了,小程,你發了啊?你哪來的那麼多錢?”周博才意識到自己心目中的程陽人設已經崩塌了。

他記憶裏的程陽是一個孤兒,平時也都是省吃儉用,有時候後還會在食堂打兼職,很努力的一個人,性格也非常孤僻。

“我攤牌了,其實我是個富二代,我父母都是有錢人。”程陽開玩笑道。

但是周博就信以爲真的,或許這就是有錢人教育子女的方式吧,裝成孤兒去磨鍊心智,這種教育方式他的父母是學不來的。

“班長把銀行卡賬號給我吧,我回頭給你打過去,我們之間約定的事情你也別忘了哈,我的酒店到時候可會是整個天海最盛大,最牛逼的酒店。”程陽的話語裏面有着一種跟着我混不用愁的老大風範。

周博壓抑的心情也算是好了很多,至少現在心裏的大石頭已經放下來了。

“程老闆,這是女朋友嗎?”周博看着柳傾城問道。

他看得出柳傾城肯定是出身豪門的那種大千金,他能夠感受到那種有錢人的氣質,像柳傾城在玩的時候,就真的只是單純在玩,根本不會多看任何人一眼。


而這裏的人其實心思大多數都是在觀察某些人衣着打扮和說話語氣,然後在腦裏腦補他過去經歷的事情。


柳傾城聽到這句話有些含羞:“纔不是呢。”

程陽就不一樣了:“你覺得是就是咯,我不介意的。”

能多佔美女一個便宜,何樂而不爲呢。

“哈哈,你們還挺有默契的。”周博被兩人逗樂了,這種曖昧的關係其實挺微妙的,他覺得兩人離真正的男女朋友關係估計也不遠了。

“其實我一直挺好奇的,酒吧外面停着一輛保時捷,我看王福也開的也不過是一輛路虎而已,我們班有誰開得起保時捷呢?”王福也就是那個班上倒數第一,也是班裏最有錢的那位。

周博現在覺得那輛保時捷就是程陽的。

“算是我的吧,是她爹借我開的,我都快把她家車庫的車開完了,希望她表哥表弟什麼發現之後不會把我弄死。”程陽無形之間又裝了次逼。

周博不禁感慨,原來真正的大佬都是低調不說話的。

程陽在整個聚會裏面說話的次數都沒有超過五次,但是坐在角落你就是有一種高深莫測氣質在那裏,現在看來,是真的大佬啊。

“放心,這保時捷他們都開膩了,他們倆現在都研究改裝車去了,你就放心開吧。”柳傾城對自己家裏人還是非常瞭解的。阿東在旁邊是聽得挺有意思的,他本來就是個小透明,他其實開着攝像機在錄vlog,想着如果班長實在是需要幫助的話,他可以讓自己的粉絲募捐募捐。

他有五十多萬粉絲,就算是每人捐一塊錢,也能救下李瑤瑤了。


傲嬌總裁,霸上癮! ,實在是有些不太符合之前那種悲情的氣氛,但是轉念一想,要是取個什麼“今日同學聚會,靜看千萬富翁裝逼”這樣的題目,那肯定能爆火。

所以阿東最後還是沒刪,想着今晚就回去剪視頻,明天早上就趁熱發出去。

“程哥,我把這場聚會都錄了下來,你不介意吧,沒露臉的你放心,基本上就只有音軌。”阿東還是問了一下程陽的意見。”

你隨便啊,你們vlog圈子的該怎麼錄就怎麼錄嘛,別侵犯肖像權就行了,我沒什麼意見的。”程陽對這些東西都不是很瞭解,他都好久沒有上網了。


“對了,傾城,我今晚去你家睡吧,我之前的房間你爹應該還沒有撤掉。”程陽突然轉頭對柳傾城說道。

“我沒意見。”柳傾城攤手。

阿東和周博兩人面面相覷,還說沒什麼關係,都發展到去對方家裏睡覺了,這就離譜。

“怎麼,你倆也想去柳家玩一玩?”程陽挑眉看着兩個蒙圈的男人。

“柳家?嫂子是柳家人啊?那之前柳小小不也是柳家人嗎?”阿東是見過柳小小的,也是知道程陽一直在扶持着柳家。

如果把柳家比作三國時期的蜀國的話,那程陽就是蜀國的宰相諸葛亮了,以一人之力救國。

阿東現在是真的迷茫了,程陽是什麼操作,難道是準備姐妹通吃嗎?不愧是我程哥,悶聲發大財啊。

“咳咳,這就是柳小小的姐姐,柳傾城,說了那麼久我都忘記介紹了,她是剛從國外回來,我帶她到處玩一玩,不是最近恰好有個同學聚會嘛,就帶過來了。”程陽解釋道。

不過兩人明顯是不信。

周博的驚訝比阿東更多,柳家啊,天海老霸主了,整個天海半個產業鏈是柳家掌權的,他想過柳傾城可能是五個豪門裏面的某個,但是沒想到居然是柳家的千金,那程陽的本事確實大,要是做了柳家的女婿,那真的就是人生巔峯了。 他們這些外行人其實不太瞭解這些家族裏面的鬥爭,只知道這段時間柳家從落魄再次崛起,而且打得其他家族一點脾氣都沒有,葉家甚至直接離開了天海。

這樣看來,程陽的背景確實不簡單。

…..

程陽在天海玩得不亦樂乎,準備進軍商業的時候,陳鳳天這邊可算是吃到了不少苦頭,這幾天因爲尋找離門這件事他們和不少古武者打了架,這些古武者雖然都不是離門的人,但是態度很堅決,在江滬,找誰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去找離門。

陳鳳天問他們願意你,他們也不回答,屬實是神祕無比,每次問到點子.上的時候就開始了打架,問題是那些人的實力還很強,而每次龍飛海都不在身邊,基本上都是他和柳小小擺平的。

龍飛海和龍玉似乎是喜歡上了常青會,很長一段時間都待在常青會裏,也在調集人力在尋找着關於離門的信息。

好在龍飛海的效率並不低,最後居然還真到找到了二號天堂,二號天堂是一個小飯店,飯店的面積曉得可憐,也怪不得在整個江滬都找不到。

當衆人過去的時候,卻發現二號天堂的老闆居然跑了。

這讓他們感到很蹊蹺,這裏面肯定是有什麼東西的啊,不然這個老闆爲什麼會那麼慌張的逃走。

而沒有過多久,和以前的狀況一樣,五六個古武者把他們包圍了,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把他們解決掉,估計這就是離門對於他們的打壓手段,爲了讓他們最後不調查到真相。

越是這樣柳小小就越好奇,她也很想知道這麼一個見首不見尾的傢伙究竟有着怎樣的能量,居然舉手之間就是五六個古武者,這比起一般的黑幫簡直不是一個階層的。

“你們都是離門的人?”陳鳳天依舊是那一套老套的問話。結果也和他現象中的一樣,這羣戴着面罩的黑衣人並沒有多廢話,直接朝着四人就開始動手,每個人的實力至少都在黃階四段以上,對於陳鳳天來說是非常棘手的。

但是龍飛海這樣的實力擔當在場,這五個古武者沒有撐過五個回合就被龍飛海給解決了,這也是陳鳳天等人第一次成功擒獲活着的離門人。

就當衆人準備問話的時候,這五個傢伙居然齊刷刷地全部七竅流血暴斃而亡。

“啊這。”陳鳳天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那麼專業,保密手段未免也太嚴苛了,而且這些人的忠誠度也不是一般的古武者能夠媲美的。

“這個組織背後的祕密估計不小。不然完全沒有必要那麼殘忍。”柳小小現在依舊有了一丟丟程陽的風範了,至少做簡單的分析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些天的鍛鍊讓她本來不太靈光的腦袋開竅了很多。

“那現在怎麼辦?繼續找三號天堂嗎?我估計着這些天堂的老闆們都有着不爲人知的祕密,我記得在常青會大清洗的時候,一號天堂的老闆就已經逃走了,那裏的新老闆也是我們常青會的人。”龍飛海突然說道。

“那就有意思了。找,必須找,而且要加大力度,必須把他們逼出來,現在的話,我們去這個店子裏面搜一搜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陳鳳天說話很有領頭人的風範。

程陽不在,他差不多就是第二個老大了,但是在地位方面,其實比柳小小還要低上一層,但是他非常有主見和行動力,所以其他人倒也比較願意聽他的。

於是衆人進到了這個小飯館裏面,飯館裏面很空蕩,除了簡單的幾張吃飯用的桌子和凳子就沒有什麼了,走進廚房,很乾淨,沒有什麼油污,都是些再正常不過的廚具。

但是越正常陳鳳天就覺得越不正常,他覺得在這個飯館的某一個角落肯定藏着一個機關,這個機關能夠打開某個密室,而那個密室裏面肯定就藏着一些髒東西。

事實上他的猜想是正確的,他還真的在廚房的後面發現了一個神祕的機關,按下這個機關之後,整個廚房的牆壁就慢慢往上拉,引入眼簾的玩意絕對是觸目驚心的。

無數的屍體,用塑料膜包裹着,有的屍體還算完整,有的不完整的就是條腿,一隻手就這樣隨意包裹着,就好像超市裏面的那些冷凍鮮肉一樣。

柳小小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差點沒有吐出來,但是龍玉沒有什麼感覺,因爲在她眼裏,人和豬本來就沒有什麼區別,那兩個大男人也還算好,只是心裏在發麻。

這密密麻麻的屍體,得是殺了多少人才能夠積累出來的,而且這些屍體最終的目的又是做什麼的?

等等,這二號天堂似乎是一家飯店,有沒有可能這老闆用人肉作爲菜品賣出去了,想到這裏,幾人都全身冰冷,這未免太喪心病狂了。

陳鳳天強忍着胃裏面的不適感慢慢靠近了一具屍體,他發現這些屍體都很乾癟,看上去裏面的鮮血都已經被抽乾了,而且被抽乾的手段也很特殊,.似…似乎就是被憑空抽完的。

看到這些屍體的樣子,龍飛海腦中突然蹦出來了一個可怕的名詞:嗜血術。

這是一種極其可怕的修煉方式,就是通過吸取大量人血進行修煉的一種邪法,他在家族中的古典中看到過這種邪法的記載,他當時看到的時候印象就極其深刻,因爲這種邪法的修行條件就很讓感到害怕。

修煉嗜血術,首先修煉者就要放幹自己全身的血液,變成一具乾屍,然後通過功法在別人的身體裏面進行抽取,補充生機,而且是大量的鮮血。

這種功法一旦修煉完成,只要有一滴血存在,修煉者都不會死亡,幾乎就是一種長生不老的法術,但是因爲太不人道而被封禁,早在四百年前嗜血一族就已經徹底絕種了。

龍飛海是沒有想到今天在這裏居然能夠再次看到這樣的功法痕跡,他只能寄希望於這並不是嗜血術留下來的屍體,如果是的話,那整個江滬市都可能面臨着巨大的危機。 “怎麼,你是發現什麼不對勁了嗎?”柳小小問道。

她能夠感受到龍飛海這個傢伙的面色飛速的變化着,就知道這件事後肯定更有着不簡單的內幕,但是估計也就只有龍飛海一個人知道。

確實是這樣的,雖然龍玉也是龍家的人,但是龍玉平時並不怎麼喜歡看書,所以並不知道世界上還有着如此狠毒的功法。

“告訴你們,這些人是被人吸成人乾的,而且這些人都是修煉了極其可怕的嗜血術,就像是西方電影裏面的吸血鬼一樣,只要一直吞噬鮮血就可以實現永生和不老。”龍飛海解釋道,臉色很不好。

陳鳳天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也算是半隻腳踏進古武界1的人了,但是對於這些事情確實是一點都不瞭解,他的記憶還停留在陳家的時候教着那些古武者。

“那你是說有着一大批人在修煉這種邪惡的功法?”柳小小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