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屁,根本就沒來法醫,直接把屍體給裝走了。”

“那我也沒辦法幫你伸冤啊,畢竟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普通人,我在你背上趴了那麼久你都沒事,還能說你自己是普通人。”

“我怎麼會知道啊,我的確就是普通人。”

“管不了那麼多了,頭七回魂夜的時候我會回來,如果你們倆不能幫我伸冤,那就給我墊背吧。”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說完燈突然亮了,轉頭看到鏡子上有一行血字。“血債血償”

我愣了還就才說出來一句話:“你特麼倒是給我個提示啊,這麼多人我怎麼查。”

無奈的回到牀上,揉揉剛纔被攥的有些生疼的手脖子。

怪不得剛纔感覺後脊樑上涼颼颼的,原來這貨一直趴我背上呢。

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幫她伸冤,我和曉敏還有雯雯怎麼幫她。曉敏是懂得多一點,可是她懂得都是醫學方面的知識。

屍體已經被帶走了,死無對證,我們根本就無從查起啊。

坐在牀上想了很久都沒有個頭緒,最後歪着頭睡着了。

“上課了,趕緊起來上課了,你快要遲到了。”

我立馬從牀上爬起來,胡亂的抹了一把臉然後和曉敏一起往教學樓飛奔。邊跑邊說:“今天誰的課?”

曉敏對我說:“解剖課,李莫愁的。”

我驚訝的說:“你怎麼不早把我叫起來。”

曉敏說:“我也起晚了。”

剛好趕在李莫愁的前腳早一步進了教室,雯雯早就在等我們了。看見我們倆着急忙慌的跑進來生氣的說:“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晚啊?”

我說:“起晚了,睡得太死了。”

李莫愁走進來以後所有人都安靜了。雯雯趴在我耳邊上說:“聽說昨晚有人跳樓了,你們去看了嗎?”

我小聲說:“看了,不過曉敏推斷那是他殺,不是自殺。”

雯雯驚訝的說:“真的假的,是他殺,那咱們是不是得去調查一下。”

我在就知道雯雯這個不安分的人肯定野心的了不得,所以刷=耍了個心眼子。沒辦法,如果不這麼做我和曉敏就性命難保了。

等事後再給她道歉吧,畢竟上來我就直接說我們被鬼纏了她可能不信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雯雯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和曉敏就來到了出事的宿舍樓。

這個宿舍樓只有六樓,上到樓頂是由一個小的方洞,然後再往裏豎一根梯子。

按常識來說,我們推斷一個方案出來。假設有兩種可能,第一是多人做案。那麼就能說明第一案發現場不在樓頂,有可能在下面。

先被兇手打死之後再運到樓頂然後拋屍下樓,這裏作案需要用到繩子。這個樓層還沒喲裝修完沒有什麼人入住,他們有充分的作案時間。

第二條就是單人作案,這裏就說明有可能兇手把死者給騙到樓頂,然後用兇器將其打昏或者打死。最後拋屍下樓。

之前曉敏說過,屍體在樓頂最起碼滯留了一個小時。因爲那個時候屍體頭上的傷口血小板已經凝結了。

替身王妃 也就是說明兇手一直在掙扎該怎麼辦?後來很有可能又折回來時拋屍的。如果這樣的話樓頂上有可能會有兇手藏匿的兇器。

或者說會有血跡,因爲死者有可能是因爲推搡而頭部受到撞 擊造成昏厥或者死亡。

所以當務之急是上去看看再說,說不準能找到什麼線索。

雯雯頭一個上去,剛上去就“哎呦”了一聲。 “怎麼了你?”我轉頭問雯雯。

“真倒黴,碰到頭了。”雯雯揉着頭說道。

我和雯雯正在說話突然覺得後脖頸子一涼,整個人直接就飄了起來。

然後身體重重的落下,感覺渾身都散了架了。

我這是怎麼了?

從樓上掉了下來嗎?

爲什麼身上這麼疼?

我想擦去臉上的血,可是胳膊卻無論如何都擡不起來。

血蓋在眼睛上面,一片血紅什麼都看不見。

“小北,你快醒醒啊,快睜眼啊?”

這是雯雯的聲音,她在我旁邊。

“小北,你別死,我這就叫救護車,你堅持住啊。”

這是曉敏的聲音。

諸葛十三去哪了?

他剛纔不是也在上面嗎?

爲什麼不下來看看我,難道真的把我忘了嗎?

頭好痛啊,有沒有人可以幫我快點死啊?

我這樣真的好難受啊?

爸媽,諸葛十三。

原來人死之前眼前真的會放電影啊,從我出生開始,那時候的我還是那麼的可愛,我媽媽還是那麼的年輕漂亮。

可是我笑不出來,因爲我好疼啊。

“你們都閃開,這是我學生。小北,小北,你說話啊?你說話啊?我是你導員啊。”

這個是導員的聲音。

我真非常想跟你們說話,可是我說不出口啊。

“心跳,心跳,小北還有心跳,快心肺復甦。”導員聲嘶力竭的喊道。

一股氣吹進我的嘴裏,可是已經咽不下去了。

一雙巨大的手在我胸口按壓着,可是我已經沒有多少感覺了。

突然感覺好冷啊,渾身冰涼。就跟掉在冰窖子一樣,這個應該是失血過多產生的。

好睏啊,好想睡覺。

“小北,小北,小北,小北,小北。”

對不起,我真的困了。

這又是一個夢嗎?

好熟悉的感覺啊。

又是一片黑暗,我記得學校裏面發生了兇殺案,我們一起去查案子。

可是爲什麼又來的了一片黑暗之中。

“你是不是在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黑暗中一個聲音響起。

“你是誰?”我大聲問道。

“他們都叫我命運。”那個聲音說道。

“命運,爲什麼我看不見你?”

“如果你能看的見我,那我還是命運嗎?你的時間很短,有什麼想問的就趕緊問吧。我可以解答你所有的疑惑,是所有的。”

“之前發生的事情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那些都是這真的,從你夢醒過來開始你就在做夢。”

“那諸葛十三現在在哪裏?”

“諸葛十三現在還在小七的家裏的等着你們回去。”

“七寶到底可不可以幫諸葛十三重塑肉身?”

“這個可以也不可以。”

“爲什麼是可以也不可以呢?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

“有些事情是有很大的不穩定因素的,理論上是可以的,可是如果你們在整個祭祀上出現任何一點的差錯,就會灰飛煙滅。”

“那如果順利集齊了七寶,我們在祭祀的時候會不會出問題?”

“這個我不想告訴你。”

“爲什麼?”

“因爲沒有發生的過的事情我可以不解答。”

“爲什麼不解答?難道你也不知道嗎?”

“人類,激將法是沒有用的,我不會告訴你的。”

“好吧,我想知道諸葛十三是不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愛我。”

“女人,總是如此的不自信,許多年以前我也愛過那麼一個女人,她也是總會問我是不是真的愛她,可惜後來。”

“後來怎麼了?”

“那是我的事情,我們還是來說說你的事情吧。諸葛十三是愛你的,他等了你一千多年,愛你是毋庸置疑的。”

“那你知道他以前還有別的女人嗎?”

“沒有,他到死都是個處男。”

“那我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到他?”

“可能你以後見不到他了吧,因爲他之前來過這裏,我告訴他你會死。他用自己的命運和我交換,讓你繼續活下去。”

“爲什麼我會死?”

“這是你的命運。”

“爲什麼諸葛十三會救我?”

“這也是你的命運。”

“我是怎麼死的?”

“被跳樓的那個厲鬼殺死的。”

“那不是一場夢嗎?”

“人活着不就是一場夢嗎?”

“她怎麼可以在夢裏殺死我?”

“她就是可以,這個不用解釋。”

“那我可以用我的命運換諸葛十三變成人嗎?”

“不可以,因爲他交代過了,如果你要是想犧牲自己去救他,絕對不可以。他說要你好好活下去,再說了我這裏又不是慈善機構。”

“他沒有了命運回去哪裏?”

“沒有了命運就會跌進混沌空間,就如同這裏一樣,漆黑一片,沒有光明也沒有時間,永遠無法出來。”

“我可以去陪他嗎?”

“就算你進去也見不到他。”

“爲什麼?”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因爲那是混沌空間。”

“你剛纔說我可能見不到他,也就是說並不一定就見不到了對不對。”

“這個,這是我說話的一種習慣,你肯定見不到他了,因爲混沌空間這麼多年沒有一個人能出來過。就算他能出來也只能見你一面,因爲他沒有命運,如果出來就打破了平衡,這樣以一來就會死一個人。”

“死誰啊?”

“你。”

“那你讓他見我一面吧。”

“你願意付出生命?”

“我願意。”

“願意也沒用,我不知道怎麼把他找回來。”

“沒有辦法了嗎?”

“沒有。”

“他既然爲你犧牲了,你就好好活下去吧,不要讓他白白犧牲。”

“沒有他我該怎麼度過這一生?”

“時間會打磨掉一切的,不要讓太多的明天佔據你的今天和明天。”

“謝謝你,命運。”

國民男神變女生:冷少,泥奏凱 “時間到了,我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

“你會等着諸葛十三嗎?”

“諸葛十三等了我一千年,你覺得呢?”

“可是你的壽命只有不到一百年。”

“那又能如何呢?”

身體已經遠不如前幾年了,有些事只能回憶起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

躺在門口的搖椅上曬着初春有些醉人的太陽,戴着老花鏡翻看着這一輩子積攢下來的照片。

有小七和婷婷(導員),羅大舌頭和海棠還有他那個可愛的兒子。對了小七和婷婷結婚了,生了一個閨女。大舌頭天天吆喝着要兩家指腹爲婚,婷婷死都不願意。

因爲羅大舌頭的兒子是個羅小 舌頭,從小就跟羅大舌頭說話一個味。 仙心求道 我記得小七的閨女最後還是嫁給了羅大舌頭的兒子,有一回羅大舌頭一家從海南來內地遊玩,剛好兩個人不期而遇。

最後就走到一起了,兩個人直接跑進深山支教去了,一年纔回來一次。

婷婷一直想把閨女拴在身邊,可是她越是想方設法的留,閨女越是想方設法的跑。

還有曉敏和雯雯,曉敏最後還真的就當了一個法醫,還跟一個挺帥的刑警結婚了。日子過的有滋有味,後來移居到了別的地方。偶爾回來的時候會和我還有雯雯碰上一面。

雯雯繼承了她老爸的意願去公司工作準備當她的接班人,過着女強人般的生活。

後來招了一個上門女婿,她依然非常的強勢,後來有了孩子漸漸的就變得柔弱了。

最奇葩的是龍爺還有朱爺竟然見到了自己的重孫子的孫子,他們倆老不羞的不甘心只有一個重孫女,天天催着小七和婷婷生孩子,後來想了一個絕招把小七的保護傘戳了幾個洞 洞。

陰謀得逞之後天天跟個老太太一樣在家奶孩子,一人奶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