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東西,腿兒夠快的!”

想到這裏他連忙也來到了門外,看到周圍空空蕩蕩的,雖然是晚上,可是整個文家到處都掛着照明用的燈籠,而且府庫的這個附近相對還是比較寬敞的,甭說是個小孩子,就是一個大人貌似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跑過去啊。

大個子在心裏隱約的感到有點不對勁兒,就在這個時候,一波巡邏的護院經過了廚房的方向走過了這裏,漢子對那個巡邏隊的頭領招了招手:

“你們看到了新來的帳房中的一個小孩子了麼?”

“帳房?新來的。蕭爺,您開什麼玩笑,帳房裏的那幾個人我都認識,哪有什麼新來的?再說了,這黑燈瞎火的,哪裏有人的影子啊?”

“帳房沒有新來的人?”

大個子瞪大了眼睛,他感覺到,自己應該是被騙了……

(本章完) 第3017章

這才發現之前跟在華銘瑋身邊的兩個華族客卿長老和一群華族護院,一個個跟死人似的,堆在大街上,周圍一群人圍觀的指指點點!

瞬間,一群華族人的臉色難看無比!

站在灰袍老者身後的華族族長,也就是華銘瑋的父親,立即對著身後的幾個人使了個眼色,這才有人出去把外面的華族人帶走了……

「就算是我孫兒傷人在先,你們傷了我們華族那麼多人,難道不應該扯平了?」灰袍老者聞言臉色難看的瞪著墨九狸問道。

「是可以扯平的,但是他不願意啊,你不是看到了,我們可一點都沒打傷他,他的傷都是因為他不願意滾蛋,自己召喚出來一個怪物最後反噬成這樣的!」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強詞奪理,既然你們害我孫兒至此,今天我如果輕易放過你們,我華族顏面何存?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交出引起事情的僕人,用他的命補償我孫兒的傷,而你們兩人自行廢掉修為,這件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否則,我華然把話放在這裡,你們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百變城!」華然冷冷的說道。

「呵呵……巧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我也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讓他給我跪地道歉,發誓以後會安分守己,好好做人,要麼,我也讓百變城從今以後再無華族!」墨九狸聞言直接看著華然說道。

華然聞言眯起眼睛盯著墨九狸,似乎在想墨九狸憑藉什麼,敢說如此大話!

他們華族在百變城除了城主府之外,那是百變城的第一家族,得罪了他們華族,就等於得罪了大半個百變城的家族差不多!

對方到底依仗著什麼,如此囂張,竟然敢揚言讓他們華族消失?難道她真的以為憑藉她身邊的強者,就能滅掉他們整個華族不成?

「賤人,你大言不慚,還讓我們華族消失在百變城,我看你是急著去投胎吧你,我告訴你,就算你全家都死了,我們華族也不消……」

「啊……啊……好痛啊,爹……救我啊……好痛啊……」華銘瑋的話還沒說完,忽然間慘叫起來。

「小瑋,你怎麼了?哪裡痛?快給爹說,你到底哪裡痛啊?」華族的族長驚慌的來到華銘瑋身邊問道。

可是華銘瑋疼得汗水狂飆,身體扭曲,完全說不出話來了,他很想告訴自己爹爹,他哪裡疼死了啊!

簡直太痛了,他是不是廢了啊!

華然也被華銘瑋給嚇了一跳,華族煉丹師過來急忙給華銘瑋查看,最後看了眼華然道:「老族長,少主他體內中毒了,而且少主的子孫根已經廢了,現在想保住性命,除非有解藥,否則少主活不過今天了……」

「是你們下的毒?」華然聞言驟然轉身盯著墨九狸問道。

「是!」墨九狸直接承認道。

「交出解藥!」華然冷聲道。

「你這要解藥的態度,不太好吧!」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第3018章

「交出解藥,今天的事情就算了!」華然盯著墨九狸猶豫了片刻,陰狠的說道。

「想要解藥可以,讓他跪地給我道歉!否則,解藥我是不會給的!」墨九狸看了眼地上早就因為痛處,被華族煉丹師餵了迷.葯,昏死過去的華銘瑋說道。

「你……你別太過分了!」華然聞言怒道。

誰都能看到,從頭到尾對方只是傷了一個僕人而已,可是他的孫子眼看著命都要沒了,剛才還那麼一群華族的護院和客卿長老,被當眾帶回去不說,一個個還被全城的人當笑話看了半天。

現在對方還敢讓已經因為疼痛昏死過去的孫兒起來,跪地給她道歉,簡直就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顧及一邊臉色不好,身上氣息強大的安老,華然早就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墨九狸了!

對於華然殺人般的目光墨九狸絲毫不懼,華銘瑋傷了晚上,就必須付出加倍的代價,就算今天華族的人全都來了,就算華族有強者安老也無法抵擋,她也絕對不會讓華銘瑋活著離開的!

她的人,除了她誰也不能欺負,否則她不介意加倍奉還,只要對方能承受,大可以試試來動她的人!

「我再說最後一次,交出解藥!」華然怒道。

「讓他醒來跪地道歉,否則他死定了!」墨九狸直接道。

「你找死!」華然被逼的實在無法忍受道,忽然間對著墨九狸出手。

但是卻被安老一揮衣袖,就把華然給拍飛了出去,如果不是華然身後站著一群華族長老們,看到不好急忙接住了華然,華然這會兒已經飛出去了!

華然站穩后,不敢置信的看向站在原地的安老,自己剛才的攻擊不僅是突然出手,而且用了他六成的功力,但是卻被對方揮揮衣袖擋住了不說,還讓自己被傷了!

如果不是對手沒想殺自己,這時怕是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想到這裡華然心驚不已!

心裡對華銘瑋再疼愛,再不甘,現在也不敢表現出來了!

現在,他終於相信墨九狸剛才為什麼如此囂張的說,讓他們華族在百變城消失了!

剛才他覺得墨九狸是在挑釁,但是現在跟安老交手過之後,華然可以肯定,哪怕墨九狸身邊只有一個安老,也足以滅掉整個華族的!

就算他們狐族的老祖宗一起上,估計也不夠安老一巴掌拍飛的!

華然心裡驚濤駭浪,但是面上卻是沒露出分豪,更是狠狠壓下了安老那揮袖間帶來的一股猩甜,他不能在人前丟了身為華族老族長的面子!

華然站穩后,心疼的看著地上狼狽不已的華銘瑋,最後一咬牙對著身邊的兒子華族族長道:「讓人把他給我弄醒,跪下給他們道歉!」

「什麼?爹,這怎麼可以……」華族族長聞言震驚的看著華然道。

「族長,老族長說的沒說,少主性子紈絝,在百變城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引得百變城內百姓十分不滿,如果族長再放任少主如此下去,日後少主如何接任族長之位啊!」 巡邏的護院走開了,大個子瞪着眼睛站在院子的中央,像左右巡視着,忽然他的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樹林中,慢慢的向前走了幾步,來到小樹林的旁邊,聲音並不是很高:

“出來吧,別藏在那裏了,難道要讓我把你抓出來麼?”

齊天躲在一棵大樹的後面一陣的叫苦,看來自己今天晚上是在劫難逃了。暗自埋怨自己的,運氣怎麼就這麼差啊,好像在他的印象中,自己號稱是神偷,可是在歷史的幾次偷盜生涯中,好像很多重要的時候都是以被人發現而告終。

偷孟落日,成功了,可是讓自己老爹給壞了好事兒,不過也好,撿了個便宜師傅,重新找到了生活的目標和希望。去李打鐵那裏頭匕首,結果被人家抓了個正着,運氣還算不錯,最後龍刃還是落到了自己的手裏,老爺子一高興還把一對兒匕首都送給了他,也算是送一個再搭一個了。去王昭君那裏偷珠子沒偷成,還把自己的兵刃讓人家給偷了去。

不過以往都是吉人天相,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化險爲夷了。

在樹林外面的男子第二次低聲的催促的時候,齊天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只好低着頭從樹林中走出來,依舊是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齊天剛要說幾句軟話求情,忽然大個子好像一陣風一樣的衝到了他的身邊,大手好像蒲扇一樣,一把就抓住了齊天的脖領子,好像拎着一隻小雞一樣的把他拎回到了府庫中。

本來齊天也是想要掙扎一下的,但是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雙腳已經離地了。既然沒有機會,索性他將可憐裝到底吧。

砰的一聲府庫的門關上了,大個子一下將齊天扔了出去,齊天故意裝作一個立足未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個子饒有興致的看着齊天:

“小子,你騙我啊,呵呵,說說,你到底是什麼人吧?”

“……”

齊天低着頭,就是不說話,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被人抓了個現行,現在滿腦子的就是想着怎

麼逃走了。

大個子看到齊天低着頭,只是在眼睛中偶爾閃出一道光來,就猜到了他的小心思:

“呵呵,甭琢磨着怎麼逃走,告訴你,還沒有人能夠從我蕭達的手裏溜走。”

“這樣說你的身法很好啊?”

齊天忽然擡起頭,兩眼中閃着崇拜的光芒,雖然在他的心中,這傢伙就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蠻牛而已。蕭達聽到了齊天的話,哈哈一笑:

“那還用說,在文府中,還沒有人是我的對手,尤其是在比鬥身法的時候。”

“那可未必,我應該就能夠比你快一點,至於我師傅就更不用說了,就是和我師姑比起來,你恐怕都不是對手。”

他可是直接將蕭達說的在文府中的這個前提直接給忽略了。蕭達向來比較自負,也沒有注意到齊天話中的漏洞,不屑的看着眼前和自己大腿高度差不多的小孩子,撇了撇嘴:

“人不大,口氣還不小,要不我們比試比試?”

這下這個大個子在齊天心目中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這個標籤算是徹底的拍實了,自己就是琢磨着怎麼能夠讓蕭達和自己比試,然後自己找機會開溜呢。立刻在他的眼睛中爍爍放光:

“此話當真?”

“當然了,比試比試?”

“好,你劃出道兒來,我接着!”

齊天裝出了一副小大人的樣子,蕭達哈哈一笑,這兩年他一直就被安排看護着這個府庫,在這裏想要逮個人聊天都費勁,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送上門來了,這也讓他精神百倍:

“這樣,哈哈,從現在開始,在你離開這個房間之前,我如果抓不住你,就算我輸,如果我成功的把你抓住了,你並沒有離開這裏,就算我贏怎麼樣?”

齊天看了看這個府庫,在心中暗笑。雖然這個房間夠大,但是到處都擺滿了箱子櫃子的,空餘出來的空間並不是很多,想要離開,對於他來說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甭說自己的身法夠快,就是一般人大概

也沒幾步就可以跑出去了,這個蕭達還真是狂妄。

有這樣的好事兒,齊天當然不會拒絕了,嘻嘻一笑: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

說完作勢就要走,蕭達忽然說道:

“等等!”

齊天疑惑的看着這個大個子,擔心他要反悔。蕭達呵呵一笑:

“說是賭注,總要添點彩頭吧,如果我贏了怎麼辦?”

齊天想了半天,還是認爲自己贏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想要給自己找個輸掉比賽的彩頭,還真是有點困難。

蕭達是負責看守府庫的,文家能夠把他放在這個位置,說明他對於錢財這種東西還真的未必會多上心,應該也不是個貪財的人。用金銀恐怕不行,可是除了金銀之外,齊天還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可以和人家對賭的:

“如果我贏了怎麼辦?”

“你偷偷的離開文家,我保證不舉報你!”

蕭達可不是傻子,他還沒有忘記這小東西並不是文家的人,而是趁着黑夜潛入到文家的一個小偷。不追究他,已經是對他最好的關照了。

齊天吧嗒吧嗒嘴,人家的這個彩頭還真的沒話說,自己也頭疼了:

“我也不知道我輸了要怎麼樣,呃,如果我輸了,我就任憑你處置怎麼樣?”

“難道你現在不是任由我處置麼?”

щшш _тtkan _¢ 〇

蕭達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對於這個小滑頭,他還真是升起了一股好感,已經有心思放過他了。

在文家的這幾年,他就是躲在這裏避難的,雖然做事也是兢兢業業的,可是還是感到生活中缺少了點什麼。自己當年的豪情壯志一直在他的心中,好像是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可是沒有辦法,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只有躲藏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來忍受着這種煎熬。

看到了齊天,他忽然被齊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自由和那種骨子裏就存在的快樂所感染。

放了他吧,不要讓他像我一樣的活着……

(本章完) 第3019章

華然冷著臉沒有說話,但是華族的一個老者卻看著華族族長好心勸慰道。

「就算如此,爹也不能讓我們華族少主,在眾人面前給他們跪地道歉啊?這樣我兒以後接任族長之位,今天的事情豈不是會被人詬病啊!」華族族長看著墨九狸十分憤怒的說道。

「比起丟人,難道你要看著他丟掉性命?你沒聽剛才三長老說他只有一天的時間了嗎?你能解開他體內的毒嗎?」華然瞪著自己的兒子質問道。

雖然自己的兒子是華族的族長,但是眼力見還是差了很多,剛才自己被安老逼退受傷的事情,也只有大長老發現了,這個兒子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明白,自己這是在救整個華族,真是讓他生氣!

「可是爹……」

「行了,三長老把小瑋給我弄醒,讓他跪地道歉之後,再把他給我弄昏過去!」華然直接打斷兒子的話,對著華銘瑋身邊的華族三長老說道。

華族三長老聞言看了眼族長,最後還是聽華然的話,給華銘瑋服下了一顆解藥,沒過多久,華銘瑋就醒來了!

剛醒來,華銘瑋就感覺到渾身刺骨的疼痛,特別是某個地方絲毫感覺都沒有,想到之前哪種生不如死的痛處,華銘瑋瞬間淚流滿面的看著身邊的華族族長和華然。

「爹,祖父,你們快點幫我報仇啊,我被廢了啊,我以後再也不能為華族傳宗接代了啊,我要殺了那個賤人,我要把她讓萬人騎啊,我要殺了她啊……」華銘瑋淚水鼻涕滿臉的瘋狂對著華然等人喊道。

華然看到華銘瑋這幅模樣,微微皺眉,覺得自己一直以來的疼愛和縱然,看樣子真的是讓他變成廢物了!如果他不仗著華族少主的身份,在外面惹是生非,也不會落得今天的下場!

華銘瑋是華族唯一的少主,也是華族族長唯一的兒子,華銘瑋被廢,等於華族眼看著就無後了!

但是比起華族暫時無後,眼前重要的是華族如何不被滅族更重要!

華銘瑋的狼狽,讓華然後悔溺愛的同時,看著華銘瑋也越來越不順眼了,冷冷的看著地上的華銘瑋道:「閉嘴,不想死的話,就給我過來跪地道歉,以後給我長點眼睛,不要什麼人都招惹!」

華銘瑋聞言一愣,不敢置信的看向向來疼愛自己的祖父,是在跟自己說話嗎?震驚的讓華銘瑋連身上的疼都忘記了,就那樣滿臉鼻涕淚水的看著眼前的華然!

而一邊的華族族長,看到兒子這幅模樣,也是覺得有些不滿,何況這個兒子還廢了,這華族少主之位定然是不能再傳給他了!

雖然他一直縱容疼愛這個兒子,那也不過是因為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而已,如今這個兒子被廢了,大不了他再生一個就是了,大家族的親情向來淺薄!

哪怕再多的疼愛,當對方失去價值的時候,那麼一起的親情和疼愛都會瞬間消失的!

「過來給他們跪地道歉,否則你別想活著離開這裡!」華然不耐煩的說道。 想破了齊天的小腦袋瓜,最後他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爲賭注了,狠狠心,咬咬牙,從自己的腰裏拿出了一把匕首,這可是他視若珍寶的龍刃,如果不是真的把他逼急了,大概怎麼也不會拿出來的。

之前已經將剛剛從帳房中偷出來的那一袋子銅錢拿出來了,可是事實證明,大人和小孩子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蕭達直接將他無視了。

“又拿你小孩子的那些東西來逗我呢吧!”

蕭達一邊說着,一邊從齊天的手上把匕首接過來,在匕首入手的剎那,蕭達就立刻瞪大了眼睛。他可不是不識貨的人,想當初他也是名門望族,老爹是在大漢朝赫赫有名的蕭望之。

蕭望之是漢元帝的師傅,可是大漢朝名揚四海的大儒。曾經輔佐着漢元帝治理國家,是當之無愧的大漢朝實權派人物之一。可是也不知道這個名滿天下的老頭是不是和漢成帝天生就相剋。在漢元帝二年的時候,劉鰲做了太子,而蕭望之因爲和漢元帝出現了不和,而自殺了。蕭家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落魄。

蕭望之在世的時候,就有不少在政治上的對頭,蕭望之一死,很多人都是牆倒衆人推。蕭達一氣之下,棄文從武,和兄弟分了家產,並將自己得到的家產悉數揮霍出去,就是爲了能夠學到一些本領。

功夫不負有心人,蕭達的本領還真是非常的出衆,就是說打遍天下無敵手也不爲過,然而當他重新回到自己的家之後,發現這裏早就已經不屬於他了,所有人看着他都像是看着敵人一樣,因此再次離家出走,漢成帝繼位,王家總攬大權,當初蕭達還曾經和王家鬧過矛盾,現在王家已經得勢,焉能放過他,所以百般無奈之下,四處流浪。最後纔到了文家安身,但是自始至終他也沒說過他自己是蕭望之的後人。

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不敢說。王家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清除異己的機會。另一個原因是他不想說,自己的老爹名滿四海,

可是自己的這個後人卻落到了現在的這幅天地,說出去他自己都感到丟人。

龍刃放到了他的手中,入手的這種感覺和在匕首的鋒刃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寒氣,立刻就讓他察覺到,這可不是一件尋常的兵器。不由得細細的在手裏打量着。

齊天本來就覺得把這個匕首拿出來,自己都感到肉疼,一把將在蕭達手裏的匕首搶回來:

“什麼叫小孩子的東西,不行算了,我還真捨不得呢。”

匕首忽然被奪回去,蕭達愣了一下,呵呵一笑:

“小子,你這個東西是從哪裏偷出來的?”

“什麼叫偷啊,這是人家送給我的,可是赫赫有名的李打鐵嘔心瀝血之作。”

他自己也不知道嘔心瀝血是什麼意思,反正聽師傅說過,現在也照搬過來:

“要不是我和師傅整天在他身邊墨跡,估計這玩意現在也不會到我的手裏,我再想想,有沒有其他的東西作爲賭注,如果實在沒有,那你就和我去找我師傅去怎麼樣,我師傅的東西多。”

“不用麻煩了,就這個匕首吧!”

蕭達笑着說道,入手的時候,他就已經喜歡上龍刃這個匕首了。雖然匕首比較短,不適合自己這樣的一個大男人使用,可是那種令人感到刺骨的寒意,還真的是讓他從心底裏感到喜歡,從齊天的話裏,他聽出來,好像打造這個兵器的人還在這個世上,假如自己賭贏了,一定要讓這個小東西將能夠打造出這樣的兵刃的人介紹給自己。

本來齊天還想要反悔,可是看了看近在咫尺的眼前的府庫的門,認爲自己怎麼也沒有輸掉這個賭注的可能,所以嚥了口吐沫,也把心一橫:

“好吧!”

在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的時候,人已經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影子衝向了門口。他就是想要在出其不意中逃之夭夭。可是在他的腳剛剛到了門口,還沒有來得及跨出門檻的時候,忽然感到後

脖子一緊,脖子就被一隻大手給抓住了,接着一陣的凌空飛翔身體失重的感覺,重重的摔倒在了一堆裝着金銀的箱子中間。

“哎呦我的媽呀!”

小傢伙一聲大喊,屁股被摔的生疼,喊聲也驚動了正好經過門口的護院,其中的一個人大聲的說道:

“怎麼回事?”

蕭達從門裏露出了一個腦袋,嘻嘻一笑:

“沒事,沒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