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賀千雪嘟了嘟嘴,但還是聽話地轉過頭。

林漠取出三根銀針,伸手在病人胸腹處按了按。

他的皮膚下面,好像是一層水似的,不斷地滾動。

林漠並沒有急着下針,而是慢慢地這樣按啊按。

按了差不多三分鐘的時間,這人的肩膀處突然動了一下。

林漠迅速下針,三根銀針,同時鎖住這個位置。

只見這個地方的皮膚出現了一個凸起,彷彿是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了似的。

林漠伸手猛地壓了下去,將這個東西硬生生按住。

然後,他又取出七根銀針,將這個封鎖的範圍擴大了一倍。

這一下,這個東西終於不再折騰了。

林漠拿出一把匕首,輕輕一挑,那塊皮直接破開。

沒有流血,也沒有膿水出來。

這皮膚下面,什麼都沒有,彷彿是一層空殼。

而在這空殼裏面,則有一個如同章魚一般的東西,被幾根銀針牢牢釘著!

林漠用匕首刺住這章魚,直接將它取了出來。

這章魚的觸手很長,雖然看上去不大,但每個觸手,都差不多一米多長。

隨着這章魚出來,這個人的傷口直接開始冒氣,就好像是氣球破了個洞似的。

而這個人的皮膚也逐漸恢復,腫脹全都消失,好像沒有生病似的。

隨着最後一點氣體排出來,那個傷口開始流血了。

林漠看着那血流了一會兒,起初的血液有些發黑,後面變得鮮紅,他才出手止血。

他把章魚收在一個瓷瓶里,轉頭道:「好了,你可以轉過來了。」

賀千雪這才轉過頭,看了病人一眼,她頓時愣住了。搜公眾號丨秀美閱讀丨,無彈窗無廣告,更多好免費閱讀。

「天吶,林哥哥,這……這病人沒事了?」

「你這麼快就把他治好了?」

林漠擺手:「差不多了。」

「不過,他傷了元氣,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你去叫醫生進來,先把他的傷口包紮了。」

「回頭我寫個藥方,讓他按著藥方吃三劑葯就可以了!」

賀千雪一臉的敬佩,立馬推開門去叫人。

科室主任不在門口,她繞到拐角,發現科室主任正在跟幾個人說話。

「那倆人,直接就把我趕出來,說什麼要給病人治病。」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所以,我把你們叫來,得跟你們通知一下。」

「畢竟,那倆人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真要出什麼事了,我們醫院可不承擔責任啊!」

科室主任說道。

為首一個女人頓時惱了:「那怎麼能行?」

「我老公都成那樣了,怎麼隨便讓兩個人進去亂動他呢?」

「這要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我跟你們沒完!」

科室主任擺手:「這事,我管不了。」

「這倆人是院長安排過來的,我也攔不住他們啊。」

「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情況,比較特殊的病例,會被帶走研究的。」

「要不,你們先過去看看吧。」

那女人憤然道:「什麼?他們敢把我老公當實驗品?」

「他們要敢傷害我老公,我……我非打死他們不可!」

後面倆人也氣憤地嚷嚷:「爸要是有什麼事,我非跟他們拼了!」

「走,過去看看!」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八月二十五日這一天,在全京城百姓的矚目中姍姍來遲。

這一日,東方的天際才剛剛放亮,整個京都就不同以往的整個喧騰起來。

秦王府門前,一隊隊身姿氣場筆挺,身着銀色鎧甲,腰懸秀春刀、面容英武俊朗的秦王府心腹侍衛們,冷著面孔,動作麻利而敏捷的忙碌著一應事宜。

旭日初升,逆着噴薄的朝陽,一張紅毯宛若出閘的洪水一樣,「唰」一下整個從秦王府恢弘擴大的朱門前,往秦家巷的出口處蔓延而去。

盔甲和刀劍碰撞發出霍霍的聲響,整個秦家巷中,現在除了這種鐵血剛硬,讓人熱血沸騰的硬武器碰撞聲,寂靜的再沒有別的聲音。

一切都在緊張而有序的進行着,當墨甲、墨乙,以及包括秦伯在內的秦王府三個管家都出來巡視時,一應事宜都已經準備妥當。

鮮花紅毯鋪路,身材高矮胖瘦全都一致的秦家軍門護在紅毯兩側,每隔十步便站立一人,他們面上帶着頭盔,只露出鼻子和兩隻滿是血腥和警惕的眼睛,其餘渾身上下,俱都被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

手執帶着紅纓、泛著銳光的銀槍,腰懸刀劍,這些都把秦王當神敬仰的秦王府心腹侍衛,此刻凝神屏息,一聲不發,整個秦家巷中,亦因之寂靜的沒有一絲聲音。

他們卻都緊繃着身軀,嚴正以待着。背脊比任何時候挺的都直,眼睛瞪的比任何時候都大,雙眸一眨不眨的緊盯着自己面前的一畝三分地。生恐有找死或不長眼的東西,闖到他們面前來。

從頭到尾巡視完畢。躬著腰身,鬚髮已經皆白的秦伯,才心滿意足的撫著長須點點頭,說了聲,「可」。

墨甲和墨乙聞言,也不著痕迹的鬆了口氣,看着萬丈金光照耀下,眼前這肅殺而威嚴肅穆的一切。贊同的點頭,一冰冷一溫潤的面孔上,卻不由都控制不住的,浮現出類似亢.奮和激動的神情來。

今天是他們主子的好日子,任何一點差錯,他們都容不得。

加冠禮,這標誌着古代男子正式成年的禮節,和女子的及笄禮同樣貴重。

女子及笄,便可出嫁為人婦,男子加冠。才會擁有治人、為國效力、參加祭祀等權力。

雖說他們主子因為先秦王突然薨逝,秦王府中留下的爛攤子,不得不早早襲了爵。小小年紀也已經在朝中和整個大魏有了絕對恐怖的威名,但早先為防惹來君王忌諱,加之主子到底年少,秦王府淡出京城的交際圈,與任何勛貴府邸都保持近乎淡漠的關係,主子在朝政事宜上,更是鮮少開口,仔細說來,到有幾分被逼無奈、退求自保、向君主投誠的架勢。

如今。主子成年,身體康泰。這樣一個正當青年、行事處事愈發穩重內斂的秦王,無疑會引來更多的追隨者和擁泵;秦王府幾百年的聲威。也會一掃先秦王秦瓊突然暴斃留下來的頹唐、惶恐和諸多陰霾,會因為秦王府的繼承人愈加強大,更加接近權力中心,在朝中的話語權越來越重,而更上一籌。

一想到主子此番加冠禮所代表的各項意義,哪怕是素來鐵面冷硬的墨甲,都忍不住激動的嘴唇微顫起來;墨乙面上,雖然還是掛着標準到分離不差的交際式笑容,然他那雙素來平靜溫潤的眸子中,此刻也出現了難以抑制的亢奮。

不僅墨甲和墨乙激動的不能自已,跟在秦伯身後的兩個管家,同樣激動的血液整個都沸騰起來。

只是,這些人到底都是有見識,又是被精心訓練調教過的,哪怕心裏知道再多念想,此刻再怎樣亢奮,在興奮過後,他們也都又瞬間恢復如常。

秦伯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幾個小子,見幾人此番做派,面上點滴情緒不外露,心裏卻愈發滿意。

他站在秦王府高高的朱門前,微眯著閃著精光灼灼的眸子,看着初生的朝陽,就如同見到了秦王府愈加輝煌絢爛的未來一般,想想二十年前那個幾乎毀於一旦的秦王府,再看看現如今秦王府威名赫赫、兵強馬壯,秦伯胸中一股激蕩之氣翻湧開來。

「報,惠郡王,江閣老,吳太傅府的馬車已經到了秦家巷口。」

「鳴禮樂,迎客——」

伴隨着一道蒼老洪亮的唱和聲向四周宣揚開來,鐘鼓齊鳴,秦王的加冠禮,在此時正式拉開了帷幕。

喧天的禮樂聲傳到致遠齋中時,池玲瓏早已經起了身。

放在平時,她最少都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會起床,然而今天這日子到底不同尋常,池玲瓏雖然昨天照舊被某個男人狠狠的折騰了一番,因為心裏惦記着事兒,今日一早也是扶著酸痛的小腰,早早從床上爬了起來。

秦承嗣不過才起身完畢,輕手輕腳去了練武場,池玲瓏已經瞬間挺腰擁著薄被坐在了床上,拉了鈴,讓幾個丫頭進來侍候她起床更衣。

等秦承嗣頂着初生的朝陽,渾身冒着水汽,從練武場回到致遠齋,準備喚某個女人起床時,見到的便是池玲瓏正捧著一碗滾燙燙的長壽麵,笑靨如花的出現在他面前。

秦承嗣看着那個為他洗手作羹湯,偏卻還笑的一臉滿足和討好的小女人,聽着她撒著嬌,眉梢眼角俱是喜氣的對他說,「秦承嗣祝你生辰快樂。這是長壽麵,我親手做的,你要全部吃光光哦。」

小兒在此時也不知道從哪裏跑出來了,伊伊呀呀的伸著藕節似地白胖小胳膊,也不找母親,竟是罕見的讓他抱,秦承嗣看着這場景,只覺得心頭忽動。好似有一把無形的手攥緊了他的心臟一般,一時之間,竟讓他練呼吸都覺得困難。

秦承嗣和妻兒一道用完長壽麵。吃過早膳后,時間還早的很。然而,這時間,秦王府中早已經來了半數客人。

池玲瓏抱着小兒坐在內室中,雙目灼灼的看着某個身材極其正點的男人換錦衣,笑的眉眼彎彎,「聽說惠郡王,江閣老,莫閣老幾人都已經過來了。你到現在還不露面,會不會有些說不過去?」

莫怪池玲瓏會有此一問,實在是,哪怕秦承嗣再怎麼位高權重,惠郡王和江閣老等人,比他也毫不遜色。

惠郡王等人,畢竟都是弘遠帝手下的心腹重臣,且論起輩分來,都是秦承嗣的長輩,他們又都是此番秦承嗣加冠禮上的正賓和有司。不管於公還是於私,按理,那些人到府。秦承嗣必定要親自過去迎接招待,以全禮節,以示對君王敬重的。

偏這人稀奇的很,也淡定的出乎尋常,一大早起身竟還按部就班的去練武場訓練,完事兒后竟還有閑心陪着妻兒一道用早膳?!!

這事情若果真讓外人知道了,不安她一個狐媚或主的名頭,也定要有御史上皺摺批帛秦王不敬綱禮、無視宗祠祖先,這樣一個不敬不孝大不義之人。簡直都可以被豎立成為整個大魏國少年們的反面警戒典型了,偏偏哪怕是到了現在。秦承嗣還一副雲淡風輕、不緊不慢的模樣,他這態度。說好聽點就是一切盡在掌握中,運籌帷幄盡在一念之間;說不好聽了,怎麼都有點中二少年欠扁的狂傲酷霸拽呢。

池玲瓏問出話后,再想想秦承嗣這副優哉游哉,宛若無事的模樣,還是覺得很可樂。

小兒不知道母親在笑什麼,只是,他素來和母親親厚,是母親的貼心小棉襖,母親既然樂開懷,他自然也沒有不捧場的。

小傢伙也齜著兩顆小米粒般的奶牙,咧著小嘴,留着透明的小口水,呀呀呀呀的歡叫起來,那副呆萌萌的模樣哦,更惹的池玲瓏好笑歡喜的抱着兒子,怎麼親都親不夠。

秦承嗣換好衣飾,走到這沒心沒肺的母子兩面前,一手抱起小兒,鐵臂一攬就將笑的不能抑制的池玲瓏緊緊擁在懷裏。

看着她笑的亮晶晶的眸子彎成月牙狀,花瓣形的嘴唇還翹啊翹的,秦承嗣無奈,性感的薄唇卻已經寵溺的微抿起來,也又掐一下她吹彈可破的小臉,輕笑着說道:「且莫笑了,再不過去就遲了。」

微一挑眉,又道:「你可是不想過去了?」

池玲瓏瞪眼,這人怎麼可以這麼無賴,說好的讓她過去圍觀的,臨時反悔這是在逗她玩么?她才不願意呢。

「才不是,說好的我要去呢,你可別耍賴。快走了走了,時間不早了,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去太晚了你臉面上不好看,對惠郡王和江閣老他們也不好交代。咱們快些過去吧。」

池玲瓏挽著秦承嗣的胳膊,好一番拉拉扯扯,實在不成體統,看的六月七月以及碧雲碧月幾個丫頭都不忍直視,俱都偏過頭去,佯作沒看見如此沒氣質沒規矩的王妃,偏秦承嗣卻完全對此視而不見,不僅不想着趁機糾正妻子很膩歪的小毛病,仔細看起來,他英俊的天-怒人怨的面孔上,神情反倒享受的很,甚至樂在其中。

這個縱妻和秀恩愛的程度啊,讓幾個丫頭牙都酸倒了。(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默默的更新鳥~~說好的請假七天,結果阿扇一磨蹭,足足十天沒更新,羞愧ing,都覺得沒臉見大家了。對不起各位一直等文的親們,勞你們久等了,阿扇道歉,鞠躬,以後定不會再有這樣長時間的請假的,大家相信我。嘻嘻,另外也多謝在阿扇沒有更新期間,給阿扇打賞和投粉紅票的各位親們,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愛你們,么么么。最後,從今天開始,阿扇就又恢復更新了,不敢保證每天會兩更三更,基本上一更還是可以保證的。嗯,今天三更,哈哈,阿扇在彌補了。

… 黑光病毒可怕的吞噬同化能力。

正如其名,這種能力可以吸收其他生物用來補充自己。

吸收過程中,羅森甚至可以選擇吸收的程度,比如單純吸收生物能量和基因代碼,或是更進一步獲得他們的記憶,經驗技能。

前者可以迅速補充生物能量,恢復傷勢,以及補充基因庫,掠奪優秀基因,促進加速自己的進化。

例如羅森設想中的飛行能力。

如果可以吸收一些對他有決定性作用的飛行類生物,或許就能將幾十天的進化時間和耗費的生物能量再次縮少幾十倍,甚至是數百倍。

而更進一步的後者則可以將被吸收者的關鍵記憶和經驗技能儲存下來,甚至是可以利用擬態偽裝成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