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化境大圓滿的實力面前,太陽宮的衛士,雖然人多,卻形同虛設,不堪一擊。

而此刻。

巴比亞城北部傳來的爆炸聲,絡繹不絕,那邊的戰鬥似乎異常激烈。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中掠過几絲犀利的冰寒。

「好激烈的戰鬥!」

「看來,大壯帶領東皇小隊在城北的突圍並不順利……」

石大壯和東皇小隊雖然是夏國精銳,但是他們畢竟缺乏實戰經驗,而且這裡是太陽宮的地盤兒,他們未必能輕易突圍出去。

秦穆然勁氣外放,化出無形雙翼,衝天而起,朝北部夜空,御風而去。

此時的巴比亞城北部。

醫者子苓 在出城的跨河大橋上。

石大壯帶領東皇小隊,正在撕裂太陽宮的最後一道防線,然而進展並不順利。

面對曲天馳和東皇小隊的內外夾擊,太陽宮殘餘勢力,憑藉一座大橋的有利地形負隅頑抗,讓東皇小隊寸步難行。

在一道殘牆后,石大壯被對方強大火力死死壓制,稍微露頭,都有危險。

「副隊長,對方有兩個重火力點,形成了交叉火力網,我們很難靠近……」

蜘蛛焦急說道。

「猴子呢?讓他給俺炸掉那兩個火力點!」

石大壯語氣鏗鏘有力說道。

對於東皇小隊而言,現在最寶貴的就是時間,如果在預定時間不能突圍,一旦等到太陽宮主力前來支援,東皇小隊和科研小組都將陷入危險當中。

「猴子,去幹掉那兩個火力點!」

一聲令下。

在夜色籠罩下的橋頭,一道身影快速穿梭而至,朝橋頭兩處火力點靠近而去。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火器聲后,猴子被密集的子彈,壓的連頭都抬不起來!

「該死!」

「猴子雖然速度快,但這個橋頭太窄,而且沒有遮擋物,猴子很難衝上去……」

蜘蛛焦急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一道身影,在夜色下冒著槍林彈雨沖了上來。

這人是肖戰,看到肖戰,石大壯驚訝道:「老肖,你不在後面保護科研小隊,怎麼也親自上來了!」

肖戰陪同石大壯一起突圍,因為受了傷,所以石大壯安排他斷後。

砰!

身旁一發炮彈落下,炸起的泥土,濺射幾人一身。

呸!

肖戰吐了口嘴裡的土渣子,緊緊依託在斷牆后,言道:「石兄弟,不好了,太陽宮的援兵到了!」

「什麼?特娘的,太陽宮這群傢伙還挺快!」

石大壯臉色一沉,這樣一來,自己和科研小隊就等於陷入了兩面受敵,進退兩難的境界。

看著眼前被太陽宮封鎖的橋面,石大壯有些束手無策。

「拼了!」

石大壯言罷,立刻飛身而出,親自朝橋面沖了出去。

「石兄弟,小心……」

肖戰竭力喊道。

噠噠噠……

在一陣急促的火藥爆裂聲中,幾發子彈,幾乎是貼著石大壯臉頰擦過去的。

秦穆然將掩護科研隊的任務交給自己,萬一突圍失敗,自己還有什麼臉面和東皇交代?

石大壯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就在石大壯勉強衝進幾十米后,太陽宮的兩個火力點,已經將全部火力,都瞄準了石大壯。

在一陣密集的火器聲中,石大壯感到腹部一痛,鮮血四溢。

「不好,石兄弟受傷了,大家掩護!」

肖戰喊道。

話音落下,東皇小隊立刻進行火力掩護,與此同時,肖戰和猴子快速朝石大壯靠近過去,準備援救石大壯,但是面對太陽宮的火力壓制,他們的行動受到了極大限制。

渣受救攻記 此刻。

身後阿波羅帶領的太陽宮增援衛士,已經隱隱可見,他們正在全速朝這裡趕來!

東皇小隊和科研隊,陷入一片絕望當中。

「完犢子了,老子還沒娶媳婦而,難道就要客死異鄉,為國捐軀了嗎?」

石大壯嘟囔說道。

「石兄弟,你沒事吧!」

肖戰大聲喊道。

石大壯回頭看了眼肖戰,布滿烏黑的臉頰上,浮現出一絲不以為然的笑意。

「俺沒事,你們別管俺,趕緊回去……」

石大壯大聲喊道。

喊話間,一顆子彈穿過石大壯鎖骨,濺起一片血債。

「副隊長……」

東皇小隊的成員,此刻個個雙眼布滿血絲,看到昔日戰友在自己眼前受傷,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他們的心情,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石大壯將身體,緊緊貼在橋面,死死咬牙忍痛,一步步朝太陽宮兩個火力點匍匐強行。

狼性總裁強索歡 作為東皇的戰士,他們從進入東皇小隊那一刻起,就已經立下了錚錚誓言,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衝鋒的道路上!

「石兄弟,別再沖了,你沖不過去的……」

肖戰無力喊道。

此刻。

東皇小隊幾乎已經人人帶傷,雖然雷凱在城南的襲擊,已經吸引了太陽宮大樹主力,可即便如此,城北依舊有不少太陽宮衛士防衛。

這時候,林海和孔博士帶領科研隊,也紛紛趕到。

「敵人從後面追過來了!」

「完了,我們這次是死定了。」

在眾人身後幾百米外,太陽宮的車隊,已經停下。

在艾琳莎和艾琳娜姐妹陪同下,太陽宮百十餘名武裝人員,紛紛下車,朝前方逼近過來。

肖戰眉頭一皺,雙拳一握。

「跟他們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肖戰毅然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夜空之上,一道身影,在橋頭掠過。

「那是什麼?」

「不知道,好像是一道人影……」

在一片驚愕聲中,一道身影,落在橋面太陽宮兩個火力點后,一團強大勁氣劃過。

砰!

砰!

兩聲巨大爆裂聲后,阻擋東皇小隊的兩個火力點,被瞬間夷為平地。

一道身影,穿梭而來。

「隊長,是你,太好了……」

石大壯喜極而泣說道。

見到秦穆然後,所有人臉上都露出無與倫比的喜悅,絕境逢生,所有人再次燃起了心中的希望。

「你們走,我留下斷後!」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言罷,身影一閃,瞬間擋在了橋頭中央。

橫刀立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康惠傷的太重了,我需要一個地方給她療傷!”

賈志文抱起康惠,站立在趙小川面前說道。

“療傷?”

“沒錯,我體內的龍神之力可以幫她!”

聽到賈志文的話,趙小川沒有絲毫猶豫,轉頭對着吳莧道:“給他們兩個找一件房間!”

“王平,你帶他們兩人去吧!”吳莧淡淡道。

王平帶帶頭,向着遠處走去,三人漸漸消失在蜂巢。

一時間,蜂巢中只剩下了奪舍了始皇帝的第二世,面無表情的趙小川,以及臉上掛着一絲微笑的吳莧。

三人無人說話,氣氛變得有些沉默。

“你這地方不錯!”

竟然是第二世率先打破了氣氛。

吳莧神情一震,隨即笑道:“多謝誇獎!”

“誇獎?我不會做那麼無聊的事情,我說不錯,那這裏便是不錯!”第二世霸道地說道:“雖然你說這些人都是試驗品,但是這個地方卻將所有人魂魄都連接在了一起,而且轉化爲生命力!”

吳莧有些警戒地看着第二世,第二世彷彿沒有看到。

他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想想,需要這麼龐大的生命力,應該是有人受傷了吧?而這裏在我們之前的主人有三位!始皇帝是不可能了,王平又是你的手下,想必應該是你吧!”

吳莧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趙小川不說話,他雖然融合了其他輪迴者的記憶,懂得一些陣法,也知道陣法是做什麼的,可是類似第二世這樣的精準的推敲他還是做不到的。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吳莧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我說什麼?不,現在不應該我說了,而是他!”第二世指着趙小川道:“第十世,這女人是人是鬼你應該分的清吧?她說過她曾經用方法將自己完美的轉化爲了人體,可現在卻要用如此龐大的生命力來療傷,你說她的方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話語一出,吳莧的整張臉都黑了下來,很顯然被第二世說中了心事。

趙小川的臉色也不好看,若是真用吳莧的方法復活了李若曦,而李若曦變成了想吳莧一樣的魔頭那該怎麼辦?

他不願意看到李若曦要靠吞噬別人的魂魄而活下去,而他相信李若曦本身也不願意。

“穆皇后,你老是告訴我若用你的方法,有幾分把握可讓若曦復活?”

趙小川面色不善,沉聲問道。

“生死有命,輪迴在天,這復活我也說不好,畢竟是有風險的,還有……”

“幾分把握?”

“五五開吧!”

“幾分?

“四分,不,兩分把握!”

趙小川沒質問一聲,身上散發的威壓便大上幾分。

吳莧在轉化爲人身時,靈魂受到了重創,如何能抵得住趙小川的威壓?

在趙小川的逼問下,她滿頭大汗,血液彷彿要凝固一般,最後終於說出了他的把握。

“只有兩分麼?”趙小川喃喃道,口中有些苦澀。

第二世呵呵一笑,道:“只有兩分把握?第十世你當真要冒這種險麼?雖然我不知道她的具體方法是什麼,但肯定離不看凝魂這個過程,而這個過程若是失敗,未凝聚的靈魂變回魂飛魄散,到時候想要救你的小情人可再沒機會了。”

“他說的是真的麼?”趙小川身體一顫,看向穆皇后。

穆皇后咬了咬嘴脣,道:“是!當初我由鬼體轉化成人身,幾乎也可以說是就是一生,但這也不是沒有實現的可能性,畢竟現在我活的好好地,不是麼?”

趙小川眼神一黯,事關李若曦的生命,他不敢輕易做決定。

然而就在此時,穆皇后開口道:“趙小川,我知道你不想冒險,但是我有一點要告訴你,若是再拖下去,你以後就算想要救活李若曦也沒可能了!”

“什麼意思?”趙小川眼神銳利地看着她。

穆皇后道:“我不知道這幾年你是在什麼地方度過的,但是我通過這幾年的觀察,發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這世間的那些孤魂野鬼正在慢慢消失?”

“消失?”

“沒錯,這種現象很反常!”穆皇后道:“而且是全世界範圍內的,弱小的靈體被強大的靈體吞噬,強大的靈體越來越強大,但卻最後無影無蹤,彷彿消失在世間,我懷疑有一隻黑手在無形中控制着這一切。”

“嗯?”第二世冷聲道:“莫非是仙!”

穆皇后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之前也在懷疑是仙,也做過一些調查,不過仙那邊似乎也有很多靈體無聲無息的消失掉了,對此仙並沒有任何反應,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切。”

“也不是仙?”第二世疑惑。

趙小川皺眉道:“那和若曦有什麼關係?”

“不要忘了李若曦不過是一個凡人!”穆皇后道:“她曾經的靈體被打碎了,散落在那裏我們都不知道,若是被那些強大的靈體吞噬了,那麼……”

穆皇后沒有說下去,但趙小川的臉色卻陰沉了下來,道:“你怎麼確若曦的靈魂沒有完全毀滅?”

“我曾經捕捉過她的一道幽魂,而且你體內不是曾經凝聚過她的靈體,作爲你的御鬼麼?”穆皇后反問道。

趙小川一愣,點頭道:“確實有着一件事情!”

“結合着一絲幽魂和你體內的凝聚的靈體,我們可以尋找到她其他的靈魂碎片,而這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而且我要告訴你!”

穆皇后深吸一口氣,道:“如果拖得久了,恐怕李若曦就真的消散在這個世界了!因爲我手中的那一縷幽魂已經開始慢慢消散了!”

趙小川臉上變了幾變,陰晴不定,過了好久才苦澀地說道:“你讓我再想想!”

穆皇后心中暗暗搖搖頭,她並沒有看不起趙小川,而是感慨趙小川這麼多年那麼重感情。

第二世冷笑一聲,道:“婦人之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