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嫣輕輕地扯了扯楊非凡的衣袖,輕聲問道:“楊非凡,怎麼辦?這裏的糖水不衛生,我們還喝不喝?”

楊非凡開啓天目,凝望着中年漢子十秒後,笑道:“糖水沒有問題,是這個中年漢子的心有問題。”

“什麼?心有問題?莫非他有心臟病?”陳嫣不解地問道。 楊非凡聽到陳嫣這番話後,差點就要笑出聲來。

他輕輕地颳了一下陳嫣的鼻子,嘿嘿笑道:“傻丫頭,他這麼壯,你看他像有心臟病的人麼?你也是學醫的人,難道連這樣的情況,都看不出來?”

有沒有心臟病,學醫的人就可以看出來?望診,有這麼厲害?

這麼厲害的人,恐怕,除了楊非凡外,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陳嫣只不過是一個護士,學的主要是護理學,她自問也做不到。

“經你這麼一說,他還真的不太像有心臟病的人,呵!”陳嫣打蛇隨棍上,訕訕笑道:“我明白了,他不是有心臟病,而是,心腸有問題,他的心實在太壞了,想詐病來騙糖水店老闆的錢。”

“算你聰明!”楊非凡輕輕地颳了一下陳嫣的鼻子,大聲道:“對啊,他的心實在太壞了,想詐病來騙糖水店老闆的錢。”

聞言,正要求糖水店老闆賠他十萬塊錢作爲醫療費,以及,精神損失費的中年漢子,立刻怒道:“臭小子,你說誰了?”


楊非凡對着陳嫣眨了眨眼,故作驚訝地問道:“小嫣嫣,我剛纔說誰了?”

“什麼小嫣嫣?嫣你的大頭鬼!”陳嫣壓低聲音,重重地捏了楊非凡的大腿一下,然後,指着中年漢子,高聲道:“大凡凡,你剛纔在說他啊!”

楊非凡故作糊塗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哦哦,我記起來了,對,就是說他!”

中年漢子勃然大怒,怒氣衝衝地走到楊非凡的面前,指着楊非凡,警告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試試?”

楊非凡輕咳兩聲:“好話不說第二遍。”

中年漢子冷哼一聲:“哼!諒你也不敢!”

“咦,你剛纔不是肚子痛得要生要死,很想拿小刀來刺自己的大腿麼?怎麼現在沒事了呢?”楊非凡故作驚訝地道:“莫非,你真的是想詐病來騙糖水店老闆的錢?”

中年漢子吼道:“詐你妹!你再亂說,信不信老子揍你?”

楊非凡對着陳嫣擠眉弄眼,嘿嘿笑道:“他想揍我,小嫣嫣,你怎麼看?”

陳嫣再次重重地捏了楊非凡的大腿一下,然後,笑道:“我看他啊,根本就不是喝了糖水後得了腸胃炎肚子痛。要是他真的肚子痛,哪裏還有力氣打人,對吧?”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陳嫣這一番話,使得糖水店的老闆,立刻怒視着中年漢子。

其他在糖水店中喝着糖水、看着熱鬧的顧客,立刻議論紛紛。

楊非凡一拍大腿,笑道:“對啊,他要是因爲喝了糖水得了腸胃炎,那麼,就不是肚子痛那麼簡單了,必定瀉得他渾身無力。你看,他不但不瀉,而且,還特麼的精神想打人,不是騙人,又是什麼?”

“你……”中年漢子氣得無言以對。

“你什麼你?要不要我賞你兩包蒙脫石散,那是專治腸胃炎引起的泄瀉良藥哦,呵!”

楊非凡弄了弄鼻子,繼續道:“不怕告訴你,腸胃炎通常是由於暴吃暴喝、飲食不當,所致的胃粘膜和腸粘膜發炎,臨牀表現爲食慾下降、噁心嘔吐、腹瀉腹痛、口乾脫水和腹部不適等症狀。”

陳嫣附和着說:“對,我的大凡凡說得很對!”

楊非凡輕咳兩聲,狠狠地瞪了中年漢子一眼,道:“你除了裝出來的腹痛外,就連其他的症狀都沒有,你這個騙子,你還敢口口聲聲地說自己喝了糖水後,得了腸胃炎?”

眼看馬上就可以利用詐病來騙得糖水店老闆的賠款,豈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破壞了他的好事,中年漢子氣得暴跳如雷。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臭小子,你敢多管閒事?”中年漢子大吼一聲,揮舞着拳頭,狠狠地砸向楊非凡的腦袋。

楊非凡冷哼一聲,很是淡定地坐着,喝下了一口綠豆沙後,朝着中年漢子的臉上狠狠地噴去。

與此同時,楊非凡舉起左掌,只是輕輕地格擋,就已經將中年漢子打過來的拳頭擋住。

嘭!

拳掌相碰的一瞬間,發出了一聲悶響。

中年漢子被噴了滿臉糖水的同時,身體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五六步,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然而,楊非凡卻穩如泰山、紋絲不動!

“臭小子,老子和你拼了!”中年漢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弄了弄摔得發痛的屁股,然後,隨手拿起糖水店中的一張椅子,像發了瘋一樣,衝向楊非凡。

楊非凡冷哼一聲,右手一拳砸向中年漢子打過來的椅子,椅子立刻應聲而碎。

椅子碎裂的一瞬間,中年漢子的身體,也被楊非凡直擊而來的拳頭,打得橫飛而去。

落地時,已經口噴鮮血,暈倒過去。

“老闆,剩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來處理了!”說完,楊非凡將糖水錢擺在檯面上,然後,與陳嫣快步往着糖水店的門口而去。


糖水店老闆連忙快步走到楊非凡和陳嫣的身邊,將他們攔住。

楊非凡愣了愣,有點不太明白糖水店老闆,到底想幹嘛?


“帥哥、美女,請留步!剛纔,多虧有你們的出言相助,才使本店避免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糖水店老闆感激地道:“爲了感謝你們,所以,糖水錢就免了。”

說完,糖水店老闆將剛纔楊非凡擺下來的錢,全部退回給楊非凡。

不過,楊非凡並沒有將錢接住,而是,笑道:“我只不過是以醫生的身份,證明了這個中年漢子並非得了腸胃炎,舉手之勞而已!”

聞言,所有正在糖水店中喝糖水的人,紛紛向楊非凡投來了敬佩的眼神。

“原來這個帥哥是醫生,難怪他一眼就看出這個中年漢子是詐病!”

“這個醫生也太厲害了吧?只是通過望診,就看出了別人到底是真病,還是假病,神醫啊!”

“他的功夫更神,只是一拳,就可以將椅子打碎,真強!”

“醫生懂武術,無賴站不住,呵!”

一時之間,糖水店中喝糖水的人,衆說紛紜。

就在他們衆說紛紜,糖水店老闆愕然的時候,楊非凡和陳嫣已經離開了糖水店。

離開了糖水店,楊非凡和陳嫣來到了羅源大橋旁的一個小涼亭裏。

“小嫣嫣啊,如此良辰美景,你說,我們該幹些什麼好呢?”楊非凡坐在一張小石凳上,眯起雙眼,大有深意地笑看着陳嫣那曼妙的身軀。

“還說,還說?”陳嫣的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她喵喵嘴,揚起芊芊玉手重重地敲了一下楊非凡的額頭,微慍道:“以後不准你再亂叫。什麼小嫣嫣?多難聽!”

“我覺得,這樣稱呼你很好啊,多親切,哈!”楊非凡聳了聳肩,嘿嘿笑道。

“親你妹!”陳嫣再次重重地敲了一下楊非凡的額頭。

“親我妹幹嘛?我又沒有妹,咳咳,還是親我臉比較好些,哈!”楊非凡指了指他的俊臉,無恥地笑了起來。


“不跟你說了,老是欺負本小姐。”陳嫣喵喵嘴,故作生氣地白了楊非凡一眼。

“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楊非凡輕咳兩聲,弱弱地道:“說吧,這次約我出來,到底想幹嘛?不會是想幹那些事吧?”

“幹什麼?” 許你一世順風 ,唰的一下子,又再紅了起來。

“男女之間該乾的事情啊!”楊非凡壞笑道。

“幹你妹!”陳嫣的嬌臉更紅了。

“都說我沒有妹咯,你怎麼老是想着我妹呢?”楊非凡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陳嫣從揹包中取出了一個小錦盒,遞到楊非凡的面前,嬌聲道:“送給你。”

“送給我?”楊非凡毫不客氣地接過小錦盒,迫不及待地打開盒子。

“我曾經誤會你是花心大蘿蔔,爲表歉意,我專門爲你準備了一份禮物,小小心意,請你務必收下。”陳嫣紅着臉,繼續道:“其實,送禮物給你,同樣也是爲了感謝你。”

“感謝我?”

“感謝你爲我治病啊!”

“哦!”楊非凡一拍腦袋,恍然大悟,有一種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感覺!

不過,當楊非凡打開小錦盒,看到裏面放着一塊鑲嵌着十八粒細小鑽石的勞力士手錶,一張銀行卡和一串車匙時,就連眼珠都快要掉了下來。

通常,送手錶,都是男生送給心儀的女神纔會做的事情,很少見女神送手錶給男生。

送手錶,寓意着向心儀的人表白。送表、送表,也就是送上自己的表白。

陳嫣送勞力士手錶,令楊非凡想到了陳嫣想向他表白。

至於送銀行卡和車匙,楊非凡就真是有點費解了。

“你這麼急找我,就是爲了送這些東西?”楊非凡感到震驚異常!

“怎麼,還不夠誠意麼?”陳嫣笑道。

“傻丫頭,怎麼會不夠誠意呢?簡直就是誠意拳拳,哈!”楊非凡試探地問道:“小嫣嫣,莫非,你想向哥表白?”

“你想多了。”陳嫣重重地敲了一下楊非凡的額頭,嬌聲嗔道:“我去!本小姐纔沒有你那麼無聊呢!”

“送手錶,我還可以接受,不過,你送銀行卡和車匙這麼貴重的東西給我,我就真的不能接受。”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人,對於陳嫣的否認,楊非凡只是一笑置之。

楊非凡並非貪財和喜歡吃軟飯的人,他不想被女人養,就算是養,也要男人來養女人,哪有女人養男人的道理?

要是真的被女人養,楊非凡會覺得,他和小白臉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區別。

陳嫣喵喵嘴,道:“我說楊非凡啊,你就接受吧!禮多人不怪嘛!其實,本小姐真的沒有其它的意思。送表,只不過向你表達我的歉意;送銀行卡和車匙,只不過是多謝你幫我治病。”

“禮多人不怪?禮貌和禮物根本就是兩碼事,好不好?我說陳嫣啊,區區小事,你又何足掛齒?”楊非凡對待朋友可謂情真意切,根本就不會將這些小事放在心上。

更何況,他是醫生,醫生的天職就是幫人治病!不管是幫誰治病,楊非凡都一視同仁,不會隨便收取別人的禮物作爲報酬。

幫窮人治病,他會分文不取。不過,幫富人治病,他會視情況來收取診金。 自從獲得了異能,修煉了醫武傳承的功法後,楊非凡就一直都沒有忘記發揚醫武傳承懸壺濟世、普度女神的宗旨。

他更沒有忘記未來小精靈的千叮萬囑,他是未來小精靈的宿主,發揚醫武傳承宗旨的同時,更要孕養未來小精靈的神魂。

這些,不但是他要發揚的宗旨,而且,還是他要完成的使命!

所以,楊非凡幫陳嫣這個女神治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私心。

既然是沒有任何的私心,那麼,楊非凡又怎麼會隨便接受陳嫣這麼貴重的饋贈呢?

“本小姐不管,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反正,本小姐送出的禮物是不會收回來。”陳嫣嘟起了迷人的嘴巴,乾脆耍起小孩子的脾氣。

陳嫣補充了一句:“假如你不要,那麼,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

“啊?這麼嚴重?”楊非凡弄了弄鼻子,很是詫異地看着陳嫣,弱弱地問道:“你不會是開玩笑吧?”

“誰和你開玩笑?” 家有靈鬼渡千劫 :“本小姐數三聲,你再敢推卻,立刻絕交。”

“好吧,好吧!我的陳大小姐,算我怕了你。”楊非凡看到陳嫣一臉嚴肅認真的表情,知道拗不過她,只好輕嘆一聲,無奈地接受。

“那還差不多!”陳嫣嫣然一笑,笑得讓人着迷。

“我想問一下,這張銀行卡中一共有多少存款?還有,這串車匙是用在什麼牌子的車身上?”楊非凡揚了揚手中的銀行卡和車匙,神色凝重地看着陳嫣。

“這張金卡里面不是太多錢,只不過是區區一百萬而已!密碼六個八;至於送給你的車子,也不是什麼名車,只不過是白色的寶馬M6而已,跟路虎、悍馬這些名車相比,差得遠呢,哈!”

陳嫣伸出芊芊玉手,輕輕地將被風吹得散落於眼角的萬縷千絲彎到耳朵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