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剛纔做了什麼,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話我會考慮讓你知道我以後會做什麼。”陳婦女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個油頭粉面的男子,沒有擺動身子,而是眯着眼睛說道。

“是嗎?那我倒是要看看。”那個男子一手抓住陳凡的衣領,紫色的長袍已經是被他攥得褶皺起來,右手也是伸了過來。

陳凡見此眼中寒光一閃。

這個衣服可以說是他最喜歡的一件衣服了,讓這個傢伙這樣褻瀆真是讓他有些痛心。

最讓他受不了的就是男人的另一隻手。

陳凡當然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眼睛猛然的張開,肩膀一動,一股鬥氣從他的身子重暴涌而出。

“嘭”

男人應聲而飛。

“我還是警告過你的,不過你居然是這麼沒腦筋,真的不知道你是則麼出來的,是不是從馬桶裏面出來的。”陳凡鄙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正捂着身子不住咳血的男子鄙夷的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無禮。”一個有些冷淡的女聲傳來。

陳凡看過去,有些不屑的搖了搖頭。

又是一個自命清高的傢伙,大概是看她身邊的跟屁蟲被自己打壞了要找自己討賬把。

“哼。我怎麼不講理了,你難道看不到他剛纔要幹什麼,你的眼睛是瞎了嗎,還是你根本就是沒有眼睛。”陳凡冷哼了一聲,接着說道:“向你們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傢伙我見的多了。最好不要再來找我麻煩。”陳凡深吸了一口氣,伸出手指着那個有些囂張的女人狠狠的說道。

一股寒意滲透到了在場的每一人的身上。

陳凡的殺氣蔓延。

“怎麼還不走,都給我滾。”陳凡瞪着眼睛,看了在場沒動動彈的傢伙們一眼,大聲喝道。

“哼,找死。”突然陳凡的眼睛瞥到了一個身影、

“啪”

一個男人呆呆的站立在原地哦,原本是衝向陳凡的腳步也是停頓住了,沒有絲毫的移動。

直見他原本有些英俊的臉蛋此時已經似乎難看的和豬頭一樣了。

左半邊臉已經是中的不成樣子了。

而且嘴裏面還是掉落這幾顆帶着鮮血的牙齒。

應聲掉落在地上的還有一個匕首。


寒光滲人的匕首上有這一點不尋常的東西。

陳凡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已經是清楚了一切。

這個是一把餵了毒的匕首。

而且看樣子絕對不是一般的毒藥。

應該是見血封喉的毒藥。

想到這裏,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這些歌還沒有長大的傢伙居然心計這麼歹毒。

“說,你用這把匕首害過多少人。”陳凡走上前去,拍打着男人腫脹的臉蛋,一下一下的拍打着。

不是打耳光,因爲陳凡覺得這個傢伙還不配讓他打耳光。

也不是普通的嬉鬧,因爲陳婦女絕對不會去和這種人成爲朋友。

不輕不重的拍打着男人的兩彈,看着男人求饒的目光,陳凡的嘴角上閃過一抹鄙夷。

“說啊。”男人聽了陳凡的話之後,不住的顫抖。

“沒有,你……是第一…..第一個。”男人不住的打量着冷戰說道。

“哼,滾吧。”陳凡冷冷的哼了一聲,便是手掌一用力,將這個豬頭一樣的男人拋到了店門外面。

“你……無賴。”女人指着陳凡口不擇言的說道。

“我只是讓他走,沒有說讓你走,如果你在試圖激怒我的話,我想你的下場也是一樣。”陳凡摸了摸鼻子,撇着嘴巴對着女子說道。

“好,好。你給我等着,我們走。”女連說了兩個好,心中的氣憤可想而知。

看着女人臨走時的語氣,陳凡知道她一定是去找幫手去了,陳凡對此只是任由她去找。

畢竟他的實力似乎是已經陷入了瓶頸,需要更多的實戰來提升。

如果那個丫頭真的能夠找來好的人選的話,他不介意再刺激她一下。

“好了,沒事就跟我走。”女人對着倒在地面上的兩個個男人說道。

兩個男人聞言都是艱難地站了起來。

臨走時很是默契的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一抹不同尋常的意味。

陳凡看着幾個人遠走的背影,心中一驚被漸漸淡忘的記憶有事被重新勾勒起來。

剛纔那個女人的性格很像華軒兒呢。

“好了,小子他們都走了,你把我的顧客趕跑了你說你要怎麼賠償我。”一個腦滿腸肥的傢伙提着一個算盤走了出來。

“呵呵。”陳凡只是笑了幾聲,便是對着那個傢伙說道:“我先看一看這裏離有什麼好東西沒有,放心,我是一定會補償你的。”

聞言,腦滿腸肥的傢伙也是嘿嘿一笑,但是旋即看着陳凡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身子不禁是一愣,旋即冷汗從腦門上,後背上流了下來。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剛纔的那個高手啊。


這樣的貴族高手自己居然是忘了。

暗罵了自己一聲之後,商人滿臉媚笑的看着陳凡說道:“公子,你看看你剛纔說的實話說呢麼話啊,我只是逗逗你罷了,這裏的東西你隨便看,我給你…..免費。”

聞言,陳凡一愣,轉過頭去,看了一眼商人緊張的申請,抿嘴一笑,搖了搖頭。

他想他大概是知道了這個好像肥豬一樣傢伙的想法。

“恩,說一說你這裏都是有什麼好東西,記住我要活的。”陳凡微微一笑,眼神中閃過一絲精明,他早就聽過這家商鋪有着很多不尋常的東西,他這次來就是想看一看到底是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商人挺了陳凡的話之後,臉色一變,說道:“公子,我們這裏的東西都是在店面上擺着的,你隨便看看就可以了。”說完之後,趁着陳凡的眼睛扛箱那些個東西的時候,不經意的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

看到這些,陳凡的嘴角優勢上揚,一排潔白的羊齒出現。 “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們的店裏面就沒有一些比較特別得東西了?”陳凡問道、

商人擦了擦汗,硬着頭皮答道:“對呀,我們是隻有這點東西,不由如果工資需要的話,我們還是有着不少得存貨的,所以公子隨便挑。”

聞言,陳凡點了點頭。

既然這個南滿場飛的傢伙不願意說,這就說明他一定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看了商人一眼,陳凡到:“你這裏有什麼水裏的生物嗎?我要可以養的。”

商人聽了之後,略微思索了一下,旋即便是快速的走到一個房間去,倒騰了半天。

當然依然沒有忘記讓夥計盯着陳凡。

陳凡自然是知道這個傢伙的意圖。

也不着急,只是隨手拿了一個椅子坐了下去。

半響過後,商人滿頭大汗的過來了。

身後還跟着四五個黑衣大漢,都是擡着一個大玻璃櫃。

透過玻璃櫃陳凡可以看到裏面的水生生物的確是不少。

商人走到陳凡的面前,笑道:“這就是我精心挑選的東西,不知道公子可是看上了那些。”

說完之後,給身後的幾個大漢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將玻璃櫃放下。

見到玻璃櫃放下之後,竟然是沒有一絲兒的聲響。

陳凡不禁是對這個商人另眼相看。

能夠請得到這麼厲害的黑衣大漢,而且還是一個巴掌的數目,這樣的財力可是不少的。

陳凡可以感受到大漢身上的氣息,氣息基本上都是低於陳凡的,但是有一個大漢的氣息卻是和陳凡相差不多。

走上前去,趁反彈着腦袋看了看,玻璃櫃裏面的生物都被他看了過來。

玻璃櫃不算大,但是也是有着長寬各一丈的長度的。

玻璃櫃裏面裝滿着水,陳凡可以感覺得到這個誰絕對不是一般的水。

因爲他可以感受的到。

他的能力還沒有那麼強。

但是他有一個常人都沒有辦法比擬的東西。

感覺。

也就是女人經常誇耀的直覺,雖然到最後事實證明女人的直覺宗師不管用。

但是陳凡卻是相信他的感覺。

因爲他幾乎沒有感覺錯過。


在水池裏面打量了一週之後,陳凡感覺索然無味,裏面的生物大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小魚和別的水生生物,這樣的東西拿回去根本就沒有什麼用。

皺着眉頭,轉過身去,車費南擡着延期對着商人說道:“老闆,難道你就只有這些東西嗎。我要的是生物,不是需要我成天供着的傢伙。”

聞言,商人嘿嘿一笑,將陳凡拉到一邊,神祕兮兮的說:“公子,我們這裏大都是買賣一些這些歌具有觀賞性價值的東西,至於你所說的東西我們沒有,但是我可以讓你找到。”

聞言,陳凡錦州的眉頭舒展開開了,既然商人說有地方可以賣自己需要的東西,那麼自然是可以找得到了,沒有必要取勝那些個不必要的氣。

見陳凡的眉頭送展開來,商人又是一笑,道:“這樣,公子明天再來,我保證能夠讓你看到您需要的東西。”

聽了傷人的話陳凡拱了拱手,便是告別了。

商人看着陳凡的背影笑了笑,看明天的貨物還不讓你滿意,那我可就是白混了。

在這個熱鬧點地方走着,陳凡又是感覺到了自己那時候的感覺。

走着走着,陳凡發現了一個頗有趣味的東西。

目光落在人羣密集處,陳凡邁開步子也是走了過去。

漸漸地一聲很是有些滑稽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中,讓他有些感興趣了。

代替走上前去,見到眼前的景象和他所料的不出啊,呵呵一笑。

前方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花白的頭髮下是一雙精明的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