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對啊,這裏沒有別人啊,我低頭一看。萌萌正艱難地擡着頭,手一點點努力地伸過來抓扯我,我連忙蹲了下去。

“說,我要怎麼做,才能救你啊?”

“我是沒救了。魂也破了,**也快停止呼吸了。所以你不要管我,而是他!快去把他弄上來,他的元體已經很虛了,快啊!”

我這時纔想起一直被我忽略的小陽,還掛在窗邊呢,我連忙撲了過去,可是他搖搖晃晃的,我老抓不住他的身子啊。

“怎麼辦啊?怎麼救?”

“快,用我臉上的針去把他挑起來,挑他的頭就行。”

我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連忙拔下萌萌臉上的針,使勁往小陽的頭上插。

頓時小陽有了反應,轉過臉來了,接着我一提,啊,居然把小陽提起來了,原來魂魄竟是這麼輕的。

小陽落到地面後,馬上往萌萌的位置飛奔過去,我知道他們此刻肯定有很多話要說。

咦?另外的人呢?李大姐和中年男人呢?不是剛剛還在牆角處對峙嗎?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呢?

我愣了愣,最終還是決定去找他們,說不定可以助李大姐一臂之力呢。這裏暫時沒有危險了,就給這對苦命鴛鴦留一個空間,讓他們好好說說心裏話。

我剛到門口,忽然一聲大喝響起,“曉曉!過來,萌萌有話跟你說!”

我驚訝地轉身走了過去,這才發現萌萌的身形已經很淡了,淡的幾乎看不見了。

“曉曉。你聽我說,我馬上要走了!趁我還有一口氣時,剝離我的魂魄拿去覆命,不然我**死了就變成沒意識的魂魄了。”

我心裏一驚,是啊。我千方百計來趟這渾水,還不是爲了通過黃泉村的考驗嗎?萌萌的魂魄要是沒有得到的話,我就不可能完成任務了,因爲時間根本不夠了。

“可是,他們,他們跑哪兒去了?”

“你不用在意那麼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責任,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李大姐記憶恢復後,這股反噬的力量是很強大的,這個空間根本容不下那麼大的怨氣。他們應該是去停屍間搏鬥了,你無需去,因爲你根本幫不上任何忙的。”

我點點頭,萌萌吹了一口紅的氣體出來,“用那根針接住,這是我的魂體。剛纔這上面已經有了小陽的,你可以拿回去覆命。”

說完,她目光轉向小陽,“親愛的,我們沒有緣分走到一起。但好歹魂魄相依過,這也算是一種安慰。”

小陽頓時嚎啕大哭起來,“不要!我不要你走,老天爺爲什麼這麼殘忍,我們剛剛聚首卻要分離。而且還是生離死別。”

“別這樣,有緣還是會再見的,說不定以後我會成爲你的女兒也說不定呢。所以呢,人只要活着就是希望啊,我的一生雖然短暫,雖然身不由已,但我起碼愛過啊,有你的愛陪伴,我去那邊了是永遠不會孤單的。也請你忘掉我,等曉曉完成任務後,所有的魂體都將復位,那時就是你的新生,你壓根不會記得自己曾經愛過一個叫龍小萌的女孩,以後你會娶妻生子,過上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小陽拼命搖着頭,此時已哭得不行了,我心中也被一股悲傷的情緒感染着,要是我也有和愛人這樣生離死別的時候,肯定會哭得比他還慘。

突然,手掌裏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我攤開一看,差點沒跳起來。

我的手掌上什麼時候有了一個計時器啊,上面顯示已經4350,這是什麼啊?難道是有人在我手上下了蠱,可是沒人接觸過我啊。猛地我想起了按在那血紅大門上的指紋。莫非這是我接下這個任務時,他們給我設定好的計時器。那麼說,距離規定時間只有五個小時了,我的天哪,我這才感到了時間的寶貴。我必須馬上走了。

我揚揚手朝二位說再見,可是沒一個搭理我,萌萌或許已經落氣了,小陽正伏在她身上一動不動。

就這樣我帶着滿心的疑問,跋山涉水終於又回到了那座亂墳崗。哼,要不是時間不允許的話,我是絕對要去看看李大姐他們怎麼樣了?還沒到結局我就走了,真是讓人怪難受的啊,不過以後肯定會有機會的,先救佳芳要緊。

我對着那堆亂墳崗,大聲喊着口令,那扇血紅的門頓時顯現了。

我連忙跑上前去,拿出針大聲說道,“你看,三個沒有意識的魂魄我已經給你帶來了。這下可以放我表妹了。”

“哈哈,不錯,第一次執行就能有這個成績真的很不錯啊,孺子可教!”幽幽的聲音從鐵門後傳來。

“少廢話,不稀罕你誇我,本姑娘有本事不用你說都知道。我表妹呢?你們要說話算話啊,不要顧左右而言他。”

“切,誰說了完成任務放你表妹啊,你年紀輕輕地咋耳朵不好使呢?這個只是你進入別墅的誠意罷了,更大。更艱難地考驗還在後頭呢。”

我頓時氣結,合着這遊戲規則都是他們定啊,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想好久放人就好久放人。

忽然,耳旁傳來一陣響動。血紅的大門緩緩上升,露出了一個大洞出來。

“好了,你過關了,可以進去了。黃泉村別墅村歡迎你,尊貴的客人!”

我連忙跳了進去。哎呀,這可是堅硬的水泥地啊,頓時疼得我齜牙咧嘴的。我回頭望望跳下來的高度,居然有一層樓那麼高,這時身後的門猛地合上了,出路封死了,是不是代表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呢,管它呢,先進去看看再說。

我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居然是一個非常廣闊的空地。不遠處依稀可以看見一排別墅的影子。

我連忙朝前方奔去,並大聲喊着,“佳芳!佳芳!姐姐來救你了。”

我就這樣邊走邊喊,期間就沒遇到過一個人,不。一個鬼,我喊得喉嚨發乾,也沒一個人搭理我。

這是啥玩意啊?這麼大一個別墅就沒一個接待啊,合着只有進門那裏有關卡,進入後就自由活動啊?

這時,我穿過空地,來到了別墅前的噴泉池,一束束水流從海豚嘴裏噴涌而下。 呀!我最喜歡噴泉了,還居然是小海豚這麼可愛的造型,這別墅主人看來也挺有童趣的。

我不由自主走近了一些,這時我才發現每個小海豚身上都趴着一個人,不,是一個人形。

我心裏驚慌極了,天哪,這是一種懲罰嗎?把它們束縛到海豚背上,接受日曬雨淋,永世不得超生嗎?

對了。佳芳不會也在這上面吧,我連忙順着噴泉池走了一圈,這上面足足有十個小海豚呢,走到最後一個時,終於看到了佳芳正微微合着眼,趴那上面一動不動呢。

“佳芳! 掠愛總裁:億萬契約老婆 佳芳!你怎麼了?我是曉曉姐啊!”我激動地大叫起來,可佳芳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踩上噴泉池邊,想伸手去抓佳芳,可惜差了一點夠不着,我踮起腳跟使勁往前伸。

“撲通”一聲我栽在了池裏。幸好水不深,我掙扎幾下站了起來。

一隻手猛地出現在我眼前,我嚇了一跳,擡頭一看,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正對我微微笑。

“姐姐,來,我拽你出來吧。”我伸手抓着他的手,終於跳出了池子,我低頭一看,衣服已然溼透了。樣子一定狼狽極了。

“你是誰啊?你怎麼在這裏啊?”我好奇地盯着眼前的小孩,他的相貌相當俊俏,但臉色發白,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似的。

“我叫小皮,我一直跟着爺爺在這兒啊。這是我的家啊!姐姐,你來幹什麼啊?我好久沒看到生面孔了。”

我一聽,有戲!這小孩肯定對這裏熟悉,說不定還能助我一臂之力呢。

我蹲下來,很和藹地說,“小皮啊,你真可愛,姐姐想跟你交個朋友,好不好啊?”

小皮的眼睛一下亮了,欣喜地點點頭,真是一個寂寞的孩子啊。

“那你告訴姐姐,要怎麼才能救海豚上的人啊,姐姐的妹妹來這裏打工,被扣押了,姐姐想救她回去。”

話音剛落,小皮的臉色一下變了,眼睛裏充滿了敵意,我嚇得不禁後退了一步。

“你,你是說你是來找妹妹的?而她就在這上面?”

我點點頭,一時搞不懂爲什麼他的情緒如此變化之大!

“哼!你是她的姐姐,你也不是上面好東西。這上面的人都是犯錯後接受懲罰的,明天她們將會被割舌!”

“你你說什麼?割舌頭?他們犯了上面錯啊?你們憑什麼動用私刑啊?還有沒有王法了!”我又驚又氣,大聲吼道。

“王法?我就是王法!所有遊戲規則都是我定的,解釋權歸我一人所有!”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我轉身看見一個面色紅潤的中年男人正站在我背後。

“爺爺!爺爺!這個姐姐想救海豚上的人呢。我還以爲她是好人,把她從噴泉池拉了起來呢。哼,真是人不可貌相!”小皮撲到男人懷裏,嘟着嘴撒嬌。

“好了,小皮乖。回房間吧。以後少出來,外面的世界很複雜的,看見了嗎?”男人拍拍小皮的頭,臉上充滿了溺愛的神情。

啥?我是壞人,這兩爺孫左一句,右一句,就把我定罪了啊!

頓時我拉長了臉,“你是這裏的主人吧?我是來找我表妹的,她被你們騙到這裏打工,結果還被綁在了海豚上,請問你是依據什麼給她定罪的,總有個判決準繩吧!”

“我叫萬,是這裏的主人,萬家堡第五十代傳人,接管黃泉村別墅兩年了。這上面的人都是待罪在身。她們犯的都是一個罪行,所以集中在這兒受罰。”

呸!咋說話比老太婆還更囉嗦啊,說了半天就沒說到點上。

“所犯何罪你倒是說啊?”

“撒謊,明天下割舌地獄!”

我的頭一下炸了,割舌地獄?那不是十八層地獄的一種嗎?專門懲罰那些生前多嘴多舌。愛嚼舌根的人。佳芳不會是這樣的人啊,一定是搞錯了?

“不,不可能,我表妹在生人面前沒有多少話的,更不會去搬弄是非。你一定搞錯了。”

萬拍拍手,轉動的海豚一下停住了,噴泉也不噴水了。

“你不信,可以親自問她!佳芳,下來!”

話音剛落,我看見佳芳救直挺挺從海豚上跳了下來,畢恭畢敬站在萬面前,自始至終居然沒有看過我一眼。

“佳芳,佳芳,我是曉曉姐啊。你不認識我了啊?我是來救你的!”我連忙抓住佳芳的肩膀搖晃,可是手卻穿過了她的身體,啊,她是魂體的存在!

“別搖了,她是沒有意識的,這是她的魂體,她的身體在別的地方。現在她只會聽命於我,所以你還是省省吧,懶得白費力氣。”

“佳芳,告訴她,你所犯何罪,造成什麼後果,該接受什麼樣的懲罰啊?”

“撒謊,虛構生辰八字混進別墅,以此給小主人造成了頭暈的不適,明天接受割舌懲罰!”佳芳的聲音聽上去好空虛啊,整個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情感。

“等等,你說,你冒充我八字混進來,結果造成了小主人的頭暈?難道這個八字真的那麼大的重要性嗎?不合就會有如此大的危害?”

“你說,她冒充的八字是你的,那個至陰的生辰八字真的是你的啊?”萬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一陣痛感頓時襲來。

“是又怎麼樣?你那麼兇幹什麼?快放手啊,痛死我了!”我使勁擺脫,但他卻越抓越緊。

“哈哈。我終於把你引來了,這下小皮有救了。”我一聽更是摸不着頭腦,咋了?要把我辦了不成!

“現在給你一個選擇,如果你想救她的話,代替她照顧小皮。她純粹是個廢物。留在這裏完全沒有一點價值,我會安排她回去的。並徹底清除這段記憶,對她的人生沒有一點影響的。”

我閉上眼睛,唉,又是要用我來換,怎麼那麼多人都衝着我來啊!這個啥至陰八字,果真有那麼好嗎?咋感覺像是唐僧肉啊,處處有人爭取着。

我點點頭,“好!成交,希望你說話算數!”

萬點點頭。在佳芳面前揮舞了一下,佳芳的身體一下就有了形,不再那麼透明瞭。萬不斷叨唸着,佳芳使勁搖晃起來,我一度以爲佳芳會摔倒。想伸手攙扶一把,結果被萬的眼神瞪得縮了回去。

好一會兒,萬恢復了平靜,佳芳也一臉呆滯地不動了,萬拍拍手。

“走吧。走吧,往前走吧!”

佳芳立刻頭也不回往前走去,我只能眼睜睜看着,因爲她完全沒有知覺,也不知道我是誰了,直到佳芳的身影在門前消失,我才轉身望向萬。

“說吧,要我做什麼?期限?”我開門見山,不想和他繞圈子了。

“夠爽快!走吧,進去和你慢慢說。”

接着。萬把我帶到了別墅裏,這簡直是我見過最美輪美奐的地方,好似人間仙境啊。

我跟着萬來到大廳,在沙發上落座後,他開口了,“我家小皮自幼身體不好,需要一個至陰命格的人陪着,這也就是我四處發帖,物色保姆的原因。佳芳利用了你的八字過關了,但是她本身是沒有陰氣的,這讓她在第二天就犯下了一個大錯,險些把小皮給毀了!”

啊!什麼錯誤啊?給小皮造成什麼傷害了?腦海裏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往外冒,我剛要出聲詢問時,萬卻起身走開了。

喂,有你這樣吊胃口的嗎?快說啊!不說拉倒!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我低頭一看來電者名字,眼睛一下瞪大了。機 手機屏幕上“佳芳”兩個字正在飛快跳躍着,我卻遲遲不敢按下接聽鍵。

她不是剛纔還神志不清嗎?這才幾分鐘啊就恢復了嗎?居然會給我打電話了。

鈴聲在頑強地響着,我狠狠心接了起來,“喂!曉曉姐,我是佳芳啊,就是你大舅的小女兒,還記得我嗎?算算我們也有好些年沒見過面了,曉曉姐肯定長得更漂亮了。”

我一下懵了。這哪跟哪啊,我們好些年沒見過?不是才見不久嗎?會不會是被這裏摧殘傻了啊?

我騰地站了起來,剛要大聲反駁,佳芳的大嗓門又傳來了,“曉曉姐,這個月十來號我想上你們那裏,出來打打工,想見見世面。你可要接待我啊?”

十來號?今天不是都十三號了嗎?佳芳說得話咋稀裏糊塗的!

猛地,我腦子裏靈光一閃,反應過來了。

她是被送回了老家,她來這裏找我及誤入這個別墅的記憶全被消除了,所以我們現在根本不在一個時間點上。

想到這,我心裏有了主意,“佳芳啊,曉曉姐最近要出遠門,要不你以後再來吧。先在老家呆着吧,大城市也不是你們好混的,來了有你叫苦的。”

我是不能讓佳芳來的,悲劇不能再次重演啊,還是打發她好好在家裏呆着吧。

“好了。不要說了,不願意就不願意唄,哪那麼多借口!我以後不認識你這個富親戚,我們農村人高攀不起!”隨即電話被掛斷了,我苦笑起來,佳芳啊佳芳,你肯定不知道,你犯下的錯,我如今正在給你受過呢。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我擡起了頭,只見萬抱着一個小瓶子過來了。

“你看,這裏面是什麼?”我連忙站起來,細細端詳着瓶子。

猛地,我連連往後退,只見瓶子裏全是血紅色的水,一隻腫脹的眼睛在裏面盯着我,眼神露出清冷的光。

“快拿開!你變態啊!這麼噁心的玩意哪來的啊?”我雙手遮住眼睛,實在沒有勇氣再開第二眼。

“哼!你也知道駭人吧?這就是你那好表妹乾的好事,這筆賬我非算你頭上不可!你知道這是誰的眼睛嗎?小皮的!本來他的眼神是無比清澈的。飽含了少年的純真,是你那表妹用謊言讓它變得陰冷了。你說,這罪過是不是應該你來補償,不過你的陰體。養亮這雙眼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哈哈!”

我頓時懵了,這裏面裝的是小皮的眼睛,那他臉上的是什麼?

萬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緩緩嘆口氣說道,“佳芳來別墅的當天,我就安排她伺候小皮,其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爲小皮養眼睛。具體步驟是每天在鹽水裏泡十分鐘眼睛,然後催出眼淚,滴在剛纔的瓶子裏。佳芳本來也做得很認真的,可以說是一絲不苟,但是假的是永遠都真不了的,她的八字不對。體內根本不具備陰氣。這樣一來,我很快就發現了這裏面的水變得更紅了,散發出的眼神也更陰冷了。

我知道大事不妙,連夜審查佳芳。她終於說出了假冒你的生辰八字之事。我氣得當即把她的魂魄抽離出來,綁在了小海豚上,準備實施割舌懲罰。可是佳芳卻說能把你引來,讓你養眼睛。希望我能放她一馬。我同意了,於是她給你打了那個電話,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我已經聽呆了,這世間竟有如此稀奇古怪的事啊,養眼睛是啥啊?只聽說過養小鬼之類的,居然眼睛也能養啊?

“好吧,我明白了。只是小皮的眼睛爲什麼會泡在這裏面啊?他的眼睛到底怎麼了?”

“小皮的父母死得早,這孩子自打一出世就跟着我,經過了這些年的靈啊魂啊魔啊的侵蝕,這孩子的眼睛一天不如一天了,後來幾乎看不到了。我着急啊,知道是不該讓孩子過多地看到這些髒東西的。這就是報應啊!

我四處翻閱古書,終於找到了一個方子,以眼養眼,但是難度卻很大。因爲必須要至陰的體質的人才行。爲小皮養眼的人,換了不下十個,但是都沒多久陰氣就用完了。所以我不得不四處去招保姆,明裏是照顧小皮。實際就是用淚爲其養眼。讓他的的眼睛慢慢清澈起來,最後能完全恢復健康。你表妹一來把這一切全都毀了,她的八字和小皮不合,淚水一下把眼睛還原到最初的狀態了。這就預示着之前的人的淚都白費軟了你說我能不氣嗎?”

我點點頭。對他的憤怒表示理解,佳芳也是,步步錯一直錯,在明知自己揹負着拯救眼睛的使命時,就應該把事情說清,就不會有這後面的事了。

“好!她犯的錯我來彌補,不就是每天泡眼睛,然後流淚嗎?我應該能做好的。不過這得有個期限吧,我還要上班呢。”

“上班的事你不要擔心,我可以爲你做一個替身,代替你去做任何事。你就放心呆在這兒吧。”萬臉上露出喜色,估計是沒料到我答應得這麼直爽。

“不是,我,反正你要說個期限。這樣我心裏纔有底。”其實此刻我腦海裏浮現的是絃樂的影子,不是說了我通過別墅的考驗後,就可以正式成爲他們的一員嗎?好像和他一起並肩打江湖啊!

萬愣了愣,“你雖然人在這裏,但是魂靈卻沒有受到一絲的束縛,你可以去任何地方。難道你不想去看看那些被你引魂的人,他們現在怎麼樣了?魂魄有沒有歸位啊?”

這句話頓時提醒了我,是啊。姍姍,小陽,他們有沒有從悲痛中走出來,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呢?還有那個李大姐。她最後和中年男人在停屍間對掐着,到底有沒有分出勝負呢?

保鏢媽咪:總裁爹地別賴賬 “可是,我上班怎麼辦啊?我不能再請假耽擱了!”

“你在哪裏上班?做什麼的?”

“殯儀館啊,給死人化妝的。不,是高級美容師!”我連忙改口,擡出了這個雅緻的稱號。

話音剛落,萬臉上露出了喜色,“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的陰氣是不會用完的,因爲你工作時會源源不斷地供給你。你每天只需要晚上來這裏,白天還是去正常工作吧。”

我點點頭,隨即搖搖頭,“不對啊,我感覺自己一個人就能完成養眼任務,不需要你煞費苦心去尋找有緣人了。這,這抵消佳芳犯的錯,應該綽綽有餘吧,你還應該嘉獎我啊!”

萬愣了一下,“嚯嚯,你還挺會討價還價的啊!好吧,就獎勵你一次真心話大揭祕吧!”

啥?真心話大獎勵?這是什麼東東!

“意思就是你提出一個問題,我來告訴你答案,可以是你最迷惑的,也可以是關於未來的。但只能問一個哈,因爲做這個太消耗靈力了。”萬觀察着我臉色,看出了我的不解,自顧解釋了。

“好!再附加一個驚喜炫不停!就是你隨意點撥一句以後在我身上發生的事,就當是買一贈一吧!”我嘻嘻笑着,和萬討價還價起來。

“哈哈!好吧,先說這個驚喜炫不停吧!這個月之內你生命裏最重要的那個男人將會出現,你的人生會迎來新的巔峯,猶如開了掛似得往前衝!”

我一怔,難道不是絃樂啊?是韓景明還是另有其人啊?

“好!現在該我問問題了,你要聽好喔。”

“不,這個問題要留到事成以後才能問,現在不忙!”

我剛要辯駁,忽然萬手裏的瓶子開始猛烈振動起來! “快去小皮房間,時間差不多了!他的眼睛開始痛了,這是強烈的排外反應。”看見萬這麼焦急,我也緊張起來,跟着他跑了起來。

很快我們來到了一個佈置得很溫馨的房間,小皮此時正躺在地上翻滾,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小皮,小皮,爺爺來了!別哭啊,讓我看看!”萬焦急地抱起小皮,他拼命用手擋着眼睛,萬撥弄開他的手。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頓時露了出來。

啊!我不由往後退了好幾步,這雙眼睛真是太駭人了,彷彿和電視裏看到的那些吸血鬼一樣。

小皮猛地看見我,臉色一變。“誰叫她進來的?叫她滾出去,我不要她看到我這個模樣!”

“小皮,你不要生氣,她是爺爺特地帶來給你治眼睛的。很快你就能用自己的眼睛了。不用這種假體維持了。”

“哼!原來是你給我找來養眼睛的啊?可是有用嗎,之前的還不是一個個沒撐多久就失敗了。”

“小皮,你要相信爺爺,這次一定可以的!絕不會讓你再受你受苦的。她是至陰體質,先前那個保姆就是借她的八字才混進來的…;…;”萬的喋喋不休猛地中止了,因爲小皮忽然做出了一個駭人的動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