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副我早就看透了一切的樣子。

“趙姐就是趙姐,厲害,厲害。”另一名服務員拍馬屁道,“我看着男的也挺不錯的啊,昨天晚上完了,今天這麼早就能下來,嘖!”

趙姐聽到這話,捏着這人的臉,調戲道“我們的小可愛的春天也到了,開始思春了!”

“……”

兩人開始打鬧起來,一時間鶯鶯燕燕,春光乍泄,可惜周圍並沒有人欣賞。

吱呀!

楚若霞坐在沙發上玩手機,聽到門響之後立刻站起身子,看向門所在的位置,來人正是馮陽光。

“來來來!是不是餓壞了?”馮陽光提着吃點放在楚若霞面前的桌子上。

馮陽光注意到楚若霞已經換回了她的洛麗塔裙子,不過他還是忘不掉早上的大白腿。 “咳咳!”馮陽光趕緊從對方身上收回目光,他接着開口道“剛剛我下去買吃的,看到周圍有一條江,遠遠的看着景色還挺不錯的,到時候我們可以去逛逛。”

“好啊!正好隕石展覽要明天才開始,正好我們今天可以到處逛逛,不能白來一趟!”在吃東西的楚若霞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贊同道。

兩個人心照不宣的都沒有提起早上的事,但是他們心裏都記得對方所做的事情。


樑市靠在海邊,雖然白天有海風吹過,但是天氣確實無比炎熱,太陽盡力的發光發熱,跟個大蒸籠一樣。

“啊~哈哈哈”楚若霞在外面像是放飛了自我一樣,在江邊朝着江內大喊,又或者在草叢中蹦蹦跳跳。

而馮陽光依舊做好他的職責,那就是當保鏢,在一旁看着她開心的大笑,玩耍。

這一刻他感覺楚若霞像個小天使一樣,笑容很美很純真,很那些庸脂俗粉根本不一樣。

要知道馮陽光經過軍營的洗練,渾身上下都已經變得有些成熟,這樣固然好。

但是他現在可是隻有19,20歲,骨子裏還是愛玩的時候,看着楚若霞的笑容讓他也逐漸放開了,短暫的忘記自己是軍人的身份,隨着楚若霞開心的玩耍。

幾十分鐘之後,兩人在一個公園旁邊停下腳步,坐在石椅子上休息。

馮陽光看着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楚若霞,好奇道,“怎麼樣開心不?”

“當然開心了,我好久都沒有這麼開心過了,嘻嘻。”楚若霞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止。

馮陽光細心的拿出紙巾,擦着楚若霞頭上的汗,對方也沒有拒絕,安穩承受住馮陽光的動作。

楚若霞發現距離他們幾十米之外的公園聚集了很多人,這下她來了興趣,畢竟哪裏有熱鬧就朝哪裏鑽,這是天朝人刻在骨子裏的東西。

“誒!爲什麼前面公園裏的人怎麼那麼多,我們也去瞧瞧吧!”

“可以!我們過去看看”馮陽光點頭同意道,其實他也很好奇。

看到馮陽光點頭同意,楚若霞臉上露出笑容直接拉着拉着他就朝人堆裏面跑。

很快兩人來到人羣邊緣,然後朝裏面看去。

馮陽光剛一看,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皺眉加凝重的表情。

因爲在中心廣場上,出現一個類似於**的東西。

雖然有一段距離,但是馮陽光能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確定地上的東西就是**。

他用鷹眼看了一眼,時間還剩3分多鐘。


周圍的人羣越積越多,都在議論紛紛。

馮陽光連忙朝楚若霞開口道“你在這裏等我,我去看看過去看看是什麼東西!”

“嗯!你去吧,我在這等你回來。”楚若霞乖巧的點了點頭。

她的臉上也掛滿了擔憂,她從來沒有見過馮陽光擺出這幅樣子,在心裏覺得這件事絕對不是小事。

馮陽光說完朝廣場中心的**跑去,不管多麼危險他都必須站出來。

周圍的人也議論紛紛。

“誒!你看那個男的去幹嘛?”

“不清楚,不過地上的東西我看像是**啊!”

“我看也是,你忘記前幾天發生的爆炸事件了?聽說兇手到現在都沒有抓到。”

“……”

楚若霞在人羣中聽到周圍人說的,整顆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了,雙手不停的攪在一起。

炸、彈這種東西她只有在電視上才能看到,但是她也知道這東西威力很大,一不小心就會死人。

場內,馮陽光此時已經跑到離**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了。

他單膝下跪,望着地上的***,開始觀察分析起來。

這時他之前抽中的拆彈技能發揮了作用,五秒之後判斷出了**的各種屬性。

人工自制炸、彈。

重量:10千克。

爆炸半徑:不會大於30米。

有無暗線:無暗線可移動。

能拆卸度:0時間不夠

方案:提議宿主直接疏散人羣或者直接轉移炸、彈。

馮陽光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兩分多鐘,**的範圍不是很大他鬆了口氣,這個地方很空曠,沒有什麼能夠損失的東西。

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回頭一看是一個身穿防爆服的人,應該是警察到了。

對方還沒有開口,馮陽光就率先開口,大喊道“**我已經看完了,你們趕緊疏散人羣,**時間不夠拆了,範圍不是太大可以在原地爆炸。”

沒想到此話一出對方立馬就急了,隔着一道面罩大喊道“不行!這廣場下面是地鐵!”

“什麼?!”馮陽光聽到這句話心神一震,頓時這件事大了。

雖然這個**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在原地爆炸一定會震到下面的地鐵的通道,指不定會造成地鐵洞的塌陷。

馮陽光抽空看了一眼時間,00.59。

“還有時間還有時間,彆着急。”馮陽光不斷在心裏默唸這兩句話,眼睛則是不斷地朝四周到處瞟。

突然他看到了兩百米之外是一片的江面,沒來得及多謝,他立刻抓起炸、彈就朝江邊跑。

40…38…36…

時間再緩緩流逝,馮陽光此時在跟時間賽跑,一百米衝刺的速度飛奔。

而周圍的人羣此刻推到了警戒線之外,他們紛紛屏住呼吸注視着這一切。

馮陽光的動作牽動着在場所有人的心,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衆人的心上。

楚若霞雙手合十舉在胸前,像是爲馮陽光祈禱。

幾秒鐘之後馮陽光到達了江邊,用盡全身力氣把炸、彈投擲了出去。

10…8…

最終**落入了水中,三秒鐘之後。

嘭!

江面掀起十幾米高的水柱。

看着**被順利排除沒有傷到一個人,在場所有的人都歡呼雀躍起來,彷彿是他們做到了一樣。

“耶!”

“哈哈,這小夥子不錯。”

“沒錯,我願意把女兒嫁給他,我相信他的人品。”

“我也願意,這樣的女婿去哪找。”

“……”


周圍的人猶如炸開鍋,歡快的不行。 嘭!

楚若霞飛撲進馮陽光的懷裏,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

“好了好了,沒事了,沒事了。”馮陽光不斷撫摸着對方的腦袋,溫聲細語安慰道。

“你剛剛都把我給嚇死我了。”楚若霞帶着哭腔道。

“你放心好了,就這點小事還殺不死我的,我可不是一般人。”

“再哭就變成小花貓了,就不可愛了!”馮陽光使出了終極大法,百用百靈,果然楚若霞不哭了,反而破涕爲笑。

“你纔不可愛呢,我是最可愛的。”楚若霞嘴上說着手裏還不斷地用小拳拳錘馮陽光。

“咳咳!”

馮陽光剛想搭話身後傳來一陣咳嗽聲,兩人連忙尋聲望去,發現來人居然是老熟人——王軍。

王軍臉帶笑意的望着他們,眼神裏全都是我懂,一副我猜對了的樣子,倒是把兩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楚若霞連忙從馮陽光身上下來,低着頭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小姑娘我借你男朋友一用啊。”王軍對低着頭的楚若霞說了一聲,隨後示意馮陽光到旁邊無人的空地上去。

馮陽光點點頭表示知道,王軍怕是要詢問一下炸、彈的事。

兩人一同來到江邊,王軍率先開口道“陽光老弟,我叫你是想問問炸、彈的事,就是一些細節!”

聽到這馮陽光瞬間就明白了,對方是想在**上找找線索,他們現在肯定也是一籌莫展沒有什麼頭緒。

馮陽光捏着下巴回想了一下,把**的屬性說了出去,之後並未發現什麼有用的信息。

王軍聽後臉色逐漸凝重下來,他還想說能在這上面有所收穫,沒想到唯一的線索也斷了。


他剛剛四處觀察了一下,因爲這裏是開放式的廣場,周圍並沒有安裝什麼監控,每天人來人往上面什麼人都可能出現,誰又會去注意身邊的人做什麼呢。

一籌莫展啊,此時王軍陷入了困局之中。

一旁的馮陽光又開口了,道“不過我有一點奇怪,我感覺對方的目的並不是想傷害別人,還有毀壞公共財產,倒是有點挑釁的意。”

他結合周圍的環境做出了分析,之前就說過這麼空曠的地方傷不到人,而且剛剛***在水中啓爆的威力也還沒有達到震塌地鐵的地步,所以綜上所述,他說的不無道理。

馮陽光此話一出,旁邊的王軍瞬間臉色一變再變。

馮陽光也注意到對方的變化,忍不住好奇道“王大哥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