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殺手並沒有理會趙小川,而是將面孔對向了趙小川身後的李若曦。

“可惜,真是可惜啊!”黑影殺手搖頭嘆息。

“什麼可惜?”李若曦迷茫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道:“你是在說我麼?”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黑影殺手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他身邊重要的人,已經觸及到了他的逆鱗。

“滾,別再胡言亂語,不然我就殺了你!”

趙小川說話間,頭頂顯化的龍頭已經張開大嘴對準了黑影殺手,大有一副黑影殺手在敢說一句,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的架勢。

“第十世,她的肚子,呵呵,應該是一個鬼胎吧?”

黑影殺手面對趙小川的威脅毫不在意,輕聲笑道。

原本殺氣騰騰的趙小川愣了一下,轉頭擔憂地望着李若曦。

李若曦衝着趙小川微微一笑,笑容蒼白而美麗。

正當趙小川體內鬼氣翻滾,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了黑影殺手時,黑影殺手又繼續輕笑道:“第十世,不要那麼生氣,現在的你可沒有生氣的時間,現在的你應該快點救救你眼前的女子,不然她體內的鬼胎可是會吸乾她的精血就這樣死去的!”

李若曦的身體不可察覺的抖了一下,但依然被趙小川捕捉到了。

“該死的,你到底想要說些什麼?”趙小川大罵道。

“不想做什麼?”黑影殺手從懷中掏出一道黃符,笑道:“你身邊的女孩體內的鬼胎最多還有三個時辰就要出來了!我這裏有一道符可以幫你拖延兩個時辰!”

說話間,黑影殺手將手中的黃符甩了出去,黃符輕飄飄的飛到趙小川面前。

此刻趙小川臉上憤怒的表情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驚愕和慌張。

“牧童、葉楓,他說的是真的麼?”趙小川在心中急聲問道。

趙小川清楚地感覺到了體內牧童和葉楓的氣息,然而兩人卻都一直保持了沉默,很顯然是默認了對方的說法。

趙小川的心漸漸沉了下來,感到一團巨大的陰影將自己籠罩了起來,身上傳來了一陣冰涼。

“黃符!”

趙小川沉吟片刻後,目光瞬間投在了眼前的黃符上,一把將它攥在了手中。

“呵呵,這就對了!”黑影殺手見狀,輕笑出聲。

趙小川實在看不透黑影殺手是敵是友,直接出聲問道:“你到底有什麼打算?”

黑影殺手擺擺手,剛想要回答趙小川的問題,但還沒開口便被郝大寶打斷了。

“你到底要不要走?你剛纔不是說如果再不走的話,時間就不夠了麼?”

聽到郝大寶的話,趙小川疑惑地看着郝大寶。

郝大寶見趙小川望來,臉上依然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一旁的黑影殺手古怪的看着郝大寶和趙小涵攢,輕笑一聲,轉身離去。

只不過在他走之前,他的聲音在空中飄蕩開來。

“想知道答案麼?那就按照我給你的圖來找我吧!到時候你想要知道的一切都會清楚了!”

趙小川一驚,見對方離開想要,想要衝去,但卻暮然想起了身後的李若曦。

“若曦,你沒事吧?”

趙小川轉頭望去,發現李若曦滿頭冷汗地抱着自己的肚子,連忙趕到她的身邊,攙住了她的胳膊。

“對,對不起!小川哥哥,如果不是我,你本來可以留住他們的!”

李若曦強忍着腹中傳來的疼痛,有些愧疚地說道。

趙小川猛然搖搖頭,說道:“若曦,這不關你的事情!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正當趙小川和李若曦兩人相互自責時,一個恭敬的聲音傳來。

“主人,你手中的符可以治療主母!”

趙小川轉頭,看到之前的軒轅鐵正在看着他。

“符?”

趙小川瞬間反應了過來,將手中拿着的符貼在了李若曦的額頭上。

符咒發出一道亮光,隨即化作點點光芒融入在李若曦的身體中。

李若曦的身體漸漸說的停止了顫動,神色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小川哥哥,我沒事了!”李若曦輕聲說道。

趙小川長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漸漸平靜了下來,衝着旁邊的軒轅鐵說了聲“謝謝”,然後再次看向懷中的李若曦。

“趙小川,沒時間了!快點去尋找本源輪迴碎片吧!只要在本源輪迴碎片中找到了夏雨青,就可以得到七葉還魂草,到時候就可以讓李若曦得救了!”

牧童在趙小川的體內焦急的喊道,趙小川皺了皺眉頭,保持了沉默。

一旁的軒轅鐵見趙小川半天不說話,猶豫片刻後,出聲道:“主人,要去那個地方麼?”

軒轅鐵不知道之前黑影殺手說的地方是什麼地方,只能用‘那個地方’來代替!

雖然軒轅鐵說的模糊,但是趙小川卻聽懂了。

趙小川沉吟片刻,重重的點點頭,道:“去!”

軒轅鐵見狀,一抱拳,轉頭看向衆多詛咒之子,大手一揮,意氣風發的喊道:“大家都聽到了麼? 都市透視醫尊 我們現在就隨主人一起去出征!”

“是!”

衆多詛咒之子半跪在地上,齊齊喝道,巨大的聲勢嚇了旁邊的李文淵和安希俊一大跳。

“如此多的詛咒之子,竟然成爲了趙小川的手下?那趙小川的勢力豈不是要遠超與安家? 錦鯉農女有慧眼 難道說我當初的眼光錯了不成?這趙小川並非一隻蟲?而是一條龍?”

李文淵驚異不定的看着趙小川,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南六也宛如魔神一般站在秦穆然對面,而反觀秦穆然並沒有太多的花里胡哨。

勁氣入刀,一時間破曉刀陽剛之氣盛行,宛如神王降臨,一尊烈陽般地橫空而出,氣勢逼人,難以正視。

南六大吼一聲:「無知小兒,你要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為我師弟報仇!」

秦穆然戲謔的笑道:「你們的師門還真的是如此的不堪啊!師弟打不過,就師兄上。不過,我看著你這師兄實力也不咋地嘛,化勁初期,也敢如此猖狂!」

秦穆然一番話,使南六更加惱火。

化勁之境,放眼古武界也沒有多少人,秦穆然竟然如此狂妄,連化勁初期的自己都看不上,今天說什麼一定要將他鎮壓,然後挫骨揚灰,讓他生不如死!

不,這還不夠,一定要拿他的靈魂和血來煉器!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拿命來,古魔一刀出!”南六果斷使用出了他的招式。

秦穆然舉起了破曉刀以凌厲的姿態劈向了南六。

「鏗!」

兩者刀劍碰撞,發出金戈碰撞的聲響,擦出刺目的火光。

只見南六的匕首在接觸以後,便是出現了裂痕,南六內心驚訝。

他的匕首竟然僅僅是扛了一刀就出現了斷痕,這怎麼可能!

那是他用心血祭煉出來的匕首啊!

雖然內心震撼,但是南六的表面還是需要強裝鎮定。

秦穆然收住刀鋒,看了眼南六道:「老實交代,你們這些宗門的餘孽還有多少,都藏在哪裡!」

南六和南不七對視一眼,心咯噔一聲,道:「我們是不會告訴你的!」

「那就別怪我動手了,說,生,不說,死!」

「你真的以為我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你宰割?做夢!」

南六和南不七見秦穆然如此狂妄,臉上浮現憤怒的神色。

見過囂張的,可也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

怎麼說他們兩個人一個暗勁大圓滿,一個化勁初期,這要放在古武界,都能夠橫行江湖的組合了。

到了秦穆然這裡,怎麼就被鄙視了呢?

「天刀三式,一刀滅鬼神!」

刀式出,與陰氣碰撞,周圍點燈全部爆裂,炸出火花,如同打鐵花般照亮。

而南六的匕首先前被秦穆然的破曉刀以摧枯拉朽之勢打斷,在這股刀氣之下如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轟然斷裂開來。

南六睚眥欲裂,看著秦穆然道:「我的匕首!」

氣血翻湧,一口逆血從南六的口中噴出,如同梅花般綻放,灑落在地上。

「說吧,你們的餘孽在哪!連你這個化勁初期都來世俗界了,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秦穆然把刀收進伏天戒之後,靜靜地看著他們。

現在的他們如同喪家之犬,根本不足為慮,想要跑,根本就不可能!

南不七心想師兄都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上他已經被秦穆然廢掉了一臂,有心理陰影了,在如此威勢下更加不敢動了。

心有所想,恰恰此時秦穆然也將目光看向他。

南不七心頭一緊,只見秦穆然抓住他的衣領子:「來,老熟人,就從你開始吧!你師兄不說,我相信,你會願意告訴我的!」

秦穆然嘴角上揚,露出一排白牙,天真無邪地說道。

「我……師兄救命啊!」

南不七這一刻算是徹底認慫了,因為秦穆然剛才釋放的氣息,分明就是化勁大能才有的!

經常跟南六在一起,南不七對於這種化勁大能才有的氣息太熟悉了!

「秦穆然!不要欺負我師弟,你想知道什麼,朝我來就是!」

南六見南不七被刁難,惡狠狠的說道。

「喲!倆人還挺惺惺相依,好一個師兄弟情義啊!還真的是感動呢!來,你說就你說吧!」

秦穆然看了看南六道。

「自從宗門被古武界聯手討伐之後,我們殘留的人,就跑的跑,藏得藏,我們這一脈跑到了世俗界,然後找到了中海市郊區的一片森林隱藏了起來,這段時間我們兩個實在憋不住,就跑了出來,師弟去了京城,我就在中海晃悠,誰知道都碰見了你。」

「哦?竟然就在中海,離得這麼近?為什麼我沒有察覺?」

秦穆然有些意外,若是有古武宗門在附近,龍之守護應該會有察覺啊!

龍天賜之前一直都沒有跟自己說過這些事情。

「因為從宗門被滅之後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是深居簡出,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所以龍之守護的人和世俗界中的人都沒有察覺。」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說完了,現在能放我們走了?」

南六看著秦穆然,無奈地說道。

鬼知道怎麼蹦出來一個這麼年輕的化勁大能,而且實力還在自己之上,真的是倒霉奶奶家了!一定是出門沒有看黃曆!

「走?你覺得可能嗎?」

「放你們回去通風報信轉移位置?」

說罷,破曉刀再一次橫空出現在了秦穆然的手中。

看到此舉,南六和南不七心頓時揪了起來,警惕地看著他。

「再見,哦,不對,是再也不見!」

秦穆然一刀橫空而出,滾滾刀氣從破曉刀中爆發而出,充斥著整個房間。

房間內刀氣肆意,只聽得耳邊不斷傳來慘叫聲。

不過片刻,卻是沒了聲響。

而房間內,再無他人。

南六和南不七兩人都被秦穆然的破曉刀的刀氣給絞殺的連渣都不剩!

鮮血更是被霸道的勁氣震成了血霧彌散出去。

收拾完兩個人之後,已經是傍晚了。

秦穆然摸著飢腸轆轆的肚子,準備回瀧江別墅找到陸傾城報道。

半路上有覺得這件事還是通知龍天賜比較好,於是又打了個電話給龍天賜,將他知道的事情告知給了他。

龍天賜在聽到中海附近竟然潛伏了一個「魔教」以後,也是大驚,第一時間,便是派遣了在中海附近的龍之守護聚集在中海,調查這件事。

有目標,有地址,有情報,很快,龍之守護的人員便是有了反饋。

發現魔氣,情況屬實。

「殺!」

龍天賜也是殺伐果斷,第一時間下達了滅掉魔教殘餘的命令。

原本還在秘境中苟且偷生的魔教殘餘,尚且還在睡夢之中,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已經被一大群湧入其中的龍之守護以雷霆之勢滅殺!

朝廷出手,哪裡是他們能夠抵抗的了的?

他們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隱藏了這麼多年都沒被發現,最後會因為南六和南不七兩個蠢貨而滅亡! 正當趙小川這邊收服了大量詛咒之子時,各方勢力的人馬也相繼回合了!

在一片廣闊的湖泊周圍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羣和非人羣。

湖面左邊一條黃泉水在天空飄浮着,夏雨青和蘭雨欣站在那裏;湖面右邊的一條小舟上,鬼娃娃、王燁,還有王雅琴翹首觀察着湖面。

湖水的前面一家家銀白色的機器人整齊的排列在湖面上,教授、萬副院長、王醫師、崔美美、沈菲兒、軍方的一些人馬則警惕地打量另一邊的人馬。

另一邊的人馬比較零散,在那邊空地上零零散散的形成了幾十團零散的人羣,而那些人羣雖然零散,但每個人身上卻都散發着強者的氣息,讓人不容小視。

“哈哈,姓萬的,你以爲你有了所謂的‘科技’就可以贏得了御鬼士了麼?告訴你,做夢!御鬼士時殺不死的!”

正當氣氛一片凝重時,一陣霸氣的狂笑聲從萬副院長的身後響起,衆人齊齊向着聲源處望去,發現之前被押着的諸葛第一正譏諷地看着萬副院長。

“諸葛第一,時代在進步,你所謂的‘御鬼士’終將成爲時代的棄兒,科技纔是這個時代的新寵!”

萬副院長看到白髮教授的眉頭皺了起來,出聲說道。

白髮教授的眉頭緩緩的舒展開來,而諸葛第一聲音微微一滯,隨即發出更加大的狂笑聲。

隨着諸葛第一的狂笑聲響起,一陣如同蜜蜂嗡鳴的討論聲在人羣中漸漸響起。

“科技厲害?還是鬼道厲害?這點還真的不好說啊!雖然我們之前我們有很多機器人殺了很多的御鬼士,不過我們的機器人也損傷了不少啊!”

“何止損傷了不少,將近一半吧!當時你難道沒有看看那教授的滿臉心疼的表情就像是便祕一樣麼?”

萬副院長雖然也是御鬼士,但卻可以說是‘科技’的死忠者,聽到衆人的議論聲,他知道他必須制止這種言論的擴散。

“咳~”

萬副院長輕咳一聲,在他陣營中的所有人身體不由齊齊一震,齊齊轉頭看向萬副院長。

萬副院長朗聲道:“諸葛第一,若是御鬼士厲害,你身爲天下第一的御鬼士,又怎麼會落到我們的手中呢?單單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科技的強大。”

原本還略顯消沉的衆人聽到萬副院長的話後,身體微微一震,眼中閃起一道光亮,精神立馬好了許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