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這麼說趙副書記心裡是偏向我的了。」老爺子端起茶水,聞一回茶香,品嘗了一下「好茶。」

趙白松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遇到這種情況都會懷疑對方的目的的。

「我的確是偏向你的。」趙白松坦然道:「我和你搭過班子,我對你的脾氣還了解的,你最痛恨的就是官員貪污。」

「人是會變的,趙副書記怎麼就那麼確定我不會變呢?」老爺子淡然開口。

「的確,人都是會變的,但是一個人的本性不會改變。」趙白松不相信當年那個清正廉明的人,老了反而糊塗起來。

「當然,我之所以信任你還有別的理由。」趙白松繼續說道:「你兒子的公司我了解不多,但還是知道一些的,有這麼優秀的兒子在,你甚至根本不需要去貪污腐敗。」

「那今天這是?」老爺子似乎是相信了他還是信任他的,放下茶杯問。

趙白松臉色不好看了「做咱們這行的,將就的是證據,現在已經有證據送到我這裡了,就算我相信你,也不能壞了規矩。」

這也是趙白松不解的地方,證據還算不上確鑿,但挺老爺子的職是足夠了。

他的人在孟老爺子的辦公室搜到了兩張銀行卡,每張裡面有一千萬。 嚮往之人生如夢 開戶人是舉報信里的兩個行賄人。

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因為老爺子的辦公室也不是密不透風的,不排除其他人故意陷害。

可這兩張卡又沒法解釋。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查出結果的,這段時間你先安心的待在這裡吧。」趙白松臨走前說道。

老爺子也只是點了點頭。

第二天。

省委孟書記疑似腐敗被扣押,市委朱書記也因同謀被抓捕的新聞一下子鋪天蓋地的在網上傳開。

孟氏的股票練練下跌。

一時間如日中天的孟家似乎要入大廈將傾。

不少人都在看熱鬧,孟家前不久才和鶴家聯姻,現在這聯姻還沒聯完呢,就出了這樣的事。

不知道鶴家是會出手相助,還是會丟開這個包袱。

不少人都希望鶴家選擇第二種。

瓏五倒是淡定的很,一直沒有出面。

她在等,等這件事被鬧大,等背後的人見孟家敗落露出狐狸尾巴。

網上的信息愈演愈烈,有人買水軍煽動群眾情緒,現在對孟家的報道下面,幾乎清一色都是討伐之聲。

網民們似乎要把老爺子和朱洪志直接拉出去遊街都不能解恨。

甚至相當一部分人都言語已經到了不堪的地步。

即使網上根本沒有什麼過硬的證據。

這個時候理智的聲音總是顯得那麼薄弱。

瓏五看著屏幕冷笑,這是打算利用輿論加快事情的發展。

不過,網上這些人也真是蠢,說被利用就被利用。

「別總看電腦,對眼睛不好。」鶴洲抽出她手裡的電腦,放到一邊。

幹嘛?造反啊!

「要不要我幫你處理了他們。」鶴洲湊過來保住她,頭在她肩膀上蹭著。

媳婦因為這些討厭的傢伙都沒有功夫理自己,鶴洲表示影響媳婦和自己友好相處的障礙通通處理掉。

「別蹭了。」真當自己是大型寵物啊,上來就蹭。

「趁這個機會把後面的都搞出來,不然以後一波一波的沒完沒了那不是要麻煩死了。」瓏五手伸向他身後去拿平板。

鶴洲哪裡能讓她如願,撲過來把她撲倒。

幹嘛!謀殺?

[小姐姐,這是你對象,就不能積極一點嗎]

[他搞突然襲擊嚇唬本寶寶,積極不起來。]

系統:…..

「老婆說什麼都都對。」鶴洲一點不吝嗇誇她,自己的媳婦就要哄著。

不需要你說本寶寶也知道自己很厲害。

那你還壓著勞資幹嘛!

鶴洲看她樣子心裡塞塞,老婆一點都不解風情真是要命。

鶴洲壓在她身上,眼神魅惑,聲線低沉:「老婆你就沒有什麼想做的嗎?」

「我想……拿回我的平板……」

鶴洲:……

我這麼一個大美男在你眼前,你的心裡居然只想著那個破電腦!!!

鶴洲泄氣,這麼耿直的老婆他真的要心肌梗塞了。

受到打擊的鶴洲只能一個人可憐兮兮的去處理工作,於是整個下午公司都環繞著一股低氣壓。

錢助理看著總裁的黑臉,感覺他身上的怨氣都要凝成實質了,嘴角一抽。

總裁這是,欲求不滿?

他端了一盤甜點去向瓏五求救,一直這麼下去他們恐怕都沒法工作了。

「他發神經找我幹嘛?我有不會治病。」瓏五拒絕的一點不帶猶豫的。

錢領嘴角抽的更厲害,總裁發神經?孟小姐還真是什麼都敢說,這話要是隨便換個人說出來估計明天就得換條舌頭。

錢領有端出一盤泡芙「孟小姐,整個公司都知道就您說話總裁最聽,你一句話比做什麼靈丹妙藥都管用。」

瓏五挑眉,「你當我是神仙呢,說句話他就好了。」

錢領頭大,您不是神仙,可是對於總裁來說您比神仙還神仙呢。

「小祖宗,您說還想要吃什麼,只要您說出來我肯定給您弄來,您就行行好吧。」錢領簡直要哭了。

「既然這樣,就勉強幫你一次吧。」瓏五吃完兩盤甜點才不緊不慢的答應下。

錢領捂著自己的錢包哭唧唧,不過這一劫算是過去了。 在總裁辦辦公室門口也不敲門,瓏五直接進去。

牆角站著的錢領一臉期盼的目光。

鶴洲沒有抬頭,敢不敲門進來的整個公司也就只有瓏五一個人了。

整個人埋進資料堆里,假裝看不見瓏五。

她今天那麼無視他,他也是有脾氣的。

瓏五看著他那個智障樣覺得她不應該聽錢領的,這貨明顯已經病入膏肓,沒有搶救的必要了。

難道這貨表面上是個大總裁,其實內里是個傲嬌受?害怕。

[小姐姐!]天吶,它的宿主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啊!她的腦子是個黑洞嗎?

[小姐姐我跟你說,你這麼談戀愛會失去你對象的。]系統認真臉。

瓏五……[並不很想要一個傲嬌受做對象。]

系統!!

小姐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酷無情。

瓏五從來都不是一個小女生類型的人,什麼你不理我我就不理你呀,冷戰看誰冷過誰的魔鬼情節絕對不會發生在她身上。

她走到鶴洲直接拿走他手裡的簽字筆。

「這麼大個男人還跟個女人似的生悶氣,想幹嘛呀?」

鶴洲:……

老婆居然說他想女人,更氣!

瓏五看著他臉上黑的快要滴出水來了,有些好笑。

大型寵物發脾氣現場。

一隻小手伸過去,挑起鶴洲的下巴,對準他的薄唇親了下去。

感覺不錯,瓏五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然後退開。

「現在滿意了。」

被自己媳婦突襲了的鶴洲:……

剛才發生了啥?

媳婦親他了!

開心!!!

就是親的時間太短了,還沒回味呢就完了。自己媳婦不能給差評,中評吧。

「還不夠?」瓏五湊近準備再親一下。

農家棄女 鶴洲已經長臂一伸,把她撈進懷裡。在她耳鬢廝磨「壞丫頭。」

瓏五:!!!

握草!勞資親你,你還造作,自己造吧!

推開鶴洲就要走。

鶴洲趕緊把人拽回來,放在懷裡哄著認錯:「老婆我錯了我錯了,老婆最好。」

瓏五:他這個智障樣是怎麼當上總裁的,沒有人篡位嗎?

鶴洲:老婆總是拿看智障的表情看他,再次心塞。

瓏五手伸到他的衣服口袋裡,掏出小袋堅果仁兒,丟到嘴巴里兩顆,咔嚓咔嚓的嚼著。

鶴洲:媳婦什麼時候往他衣服里放的零食,媳婦的零食總是無處不在,前兩天還在他帽子里拿出過一袋瓜子,他有點質疑自己可能沒有觸覺。

系統:孩子別瞎想了,那是小姐姐從空間里掏出來的,你就是個幌子。

鶴洲看她吃的香,也打算去拿一顆。

車禍現場:啪!

手還沒碰到袋子,就被瓏五扼殺在萌芽之中。

然後瓏五就在鶴洲驚訝的目光中,三下兩下把堅果給解決掉。

鶴洲哭笑不得,伸出手指戳了戳她鼓得想小倉鼠似的腮幫子,「著急什麼,不給我吃難道我還能搶你的?」

倉鼠瓏,不能說話只能用眼神表示:再敢戳勞資,勞資弄死你!

鶴洲的心情徹底好起來,抱著她在她鼓鼓的臉上親了兩口。然後就賴著她,非要抱著她工作,說什麼也不許她離開。

被智障折磨的沒有脾氣的瓏五在他身上黑了一會別人家的網路,打了一會遊戲。

鶴洲再低頭看她,已經喘著均勻的呼吸睡著了。

女孩整個人窩在他懷裡,小腦袋靠在他的胸膛上,長長的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陰影。手裡的電腦還響著遊戲的背景音樂

鶴洲小心的把平板從她手裡抽掉,抱起她進了小卧室,悄悄地放在床上,脫鞋,脫衣服,蓋被,動作嫻熟。

系統看著豬精轉世小姐姐……還是下線吧,統生已經無望了,曾經以為小姐姐會一直開掛似的做任務,是它天真了。

之後的幾天,瓏五一直在鶴洲這裡舒服安靜的待著,外面卻已經快要翻天了。

孟家兩大主力都被扣押,鶴家遲遲不見動靜,不少人已經在猜測,鶴家這是要放棄孟家了。

畢竟在兩家聯姻之前,從未聽說有過什麼交集,想來也是沒有利益基礎的。

一些蠢蠢欲動的人有些坐不住了,都想要來孟氏分一杯羹。

只是現在孟父孟母大權在握,公司除了剛開始股價下跌了幾點,沒有任何動蕩,並不是別人想要插手就能插手的。

所以,有人懂了別的心思,如果,孟家沒有了主事之人呢?

事情發展的飛快,快點趙白松都不敢相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

趙白松本來對孟老爺子貪污受賄就抱有懷疑的態度,如今這個過分順利的查案過程,更是讓他心中疑竇重生。

「副書記!有重大突破。」警衛急匆匆的跑進來。

拿到證據,趙白松精神一震。

站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給我安排見老孟,現在!馬上!」

「是是是,我這就去。」警衛慌忙的答應著跑出去。

「小沒良心的,你就真一點也不擔心。」鶴洲看著快到中午才爬起來的瓏五,笑道。

「擔心什麼?該安排的我都給他們安排好了,剩下他們自己出來都能解決,難不成還真所有活兒都叫我一個人干啊。」說著走到窗邊,順手從窗邊的花盆上揪下一朵花。

這個時節屋裡種茉莉倒是挺不錯,雖然花開的不太好。

鶴洲拿起毛毯給她披上,然後打橫抱回沙發上,「說了多少遍不許光腳走路,地上涼。」

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瓏五隨意的答應了一聲,然而她就喜歡踩在地上冰涼涼的感覺。

鶴洲見此也知道她是沒有記住,只能讓人來給整個屋裡鋪地毯了。

自己媳婦,寵著沒錯。

……小劇場分割線……

[鶴大總裁,你的立場呢?居然這麼容易就投降了。]系統扼腕。

鶴總表示:我要老婆就夠了,要立場幹嘛。

瓏五:怎麼你看不慣他寵我?

系統:……

我哪敢……

鶴洲,老婆我們不理它,我們繼續親親。

瓏五:滾犢子

……小劇場結束分割線…… 孟家的事情告一段落後,並沒有出現人們預想中的反擊大戰,而是平靜的恢復了以前的生活。

似乎之前被陷害,打壓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倒是段家,因為孟家的安靜有些惴惴不安。

但又查不出什麼端倪,只能暫時觀望。

而孟家,看似一片平靜,事實上已經和趙白松暗中聯繫過了,只等一個恰當的機會,就可以打段家一個措手不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