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一把火 ,居然還想栽贓嫁禍給自己,

沒想到,這個侍女一開口,馬上便有幾名府上的奴才開口道:「沒錯,我們都是親眼所見,趙陽少爺貪圖小鳳的美色,強行糟蹋了她,當時小鳳不敢反抗,我們也不敢聲張,因為趙陽少爺說了,只要我們敢稍有異動,他便弄死我們,」

整個一栽贓嫁禍啊,這些人趙陽統統不認識,結果莫名其妙的,趙陽就成了強叉犯了,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咳咳,」

趙陽忍不住咳嗽兩聲,鄙夷道:「那什麼小鳳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長那熊樣兒,跟本少的老婆差了十萬八千里,本少會對你感興趣,」

趙天擎、墨隱等人也都是頻頻點頭,深以為然,

小鳳長得也忒丑了點,跟墨青青差得不是一星半點,你他娘的要栽贓陷害,也找個有點姿色的女人吧,

「閉嘴,」

執法大人怒哼一聲,義正言辭的說道:「俗話說得好,家花不如野花香,對所有的男人都是這樣,也許趙陽正是因為吃鮑魚燕窩吃膩了,才想著品嘗一下窩窩頭呢,」

這個執法大人乃是天帝境強者,發起火來威嚴無比,震得趙天擎等人都是心神一稟,

趙陽吐槽道:「真尼瑪強行解釋啊,」

趙陽心知肚明,這些人肯定都是趙無敵弄過來的演員,想要演自己一把,

墨青青皺眉說道:「這幾天趙陽一直跟我待在一起,即便想要偷嘴也沒那個機會啊,」

「是啊是啊,」

趙天擎也說道:「這幾天,陽兒很少出這個庭院,絕對沒有機會的,」

「哼,」

執法大人傲嬌道:「你們能夠保證,他無時無刻都在你們的視線之內嗎,也許他就是那種三秒男人呢,只用三秒就完事兒了,你們誰能夠保證這一點,如今人證物證俱在,休得再狡辯,」

三秒男人,只用三秒就完事兒,

趙陽一聽這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火冒三丈,

你他娘的才是三秒男人呢,馬勒戈壁的,竟敢侮辱本少作為男人的尊嚴,

趙陽大吼道:「去你媽的,」

一步踏出,趙陽一拳轟出,直接轟在執法大人臉上,將執法大人轟飛了出去,鮮血不要錢的噴了出來,

一拳轟出,趙陽仍舊覺得不解氣,上前兩步,又是接二連三的拳頭轟出,砸在執法大人臉上,將執法大人打得鼻青臉腫的,

所有人都驚呆了,

繼上一次暴揍趙無敵之後,趙陽又把執法大人給打了,

趙陽才是真正的小霸王啊,牛叉不解釋, 所有人都萬萬沒有想到,趙陽繼暴揍趙無敵之後,竟然又把執法大人給打了,

執法大人,乃是維護趙家大院公平正義的執法者,權力極大,尋常的趙家子弟都非常懼怕他,

但,趙陽可並非一般的趙家子弟,在朝陽宗的時候,趙陽便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到了神界也是同樣,敢讓老子不爽,老子就揍你,

趙陽揮動拳頭,一直打了好一陣子,方才停手,

執法大人整個懵逼了,這尼瑪神馬情況,

趙乾命令他過來收拾這個小崽子,他原本以為,自己一出馬,十拿九穩整死這個**崽子,卻沒想到,自己反倒被打了,

執法大人當即暴跳如雷,大吼道:「小狗崽子,你竟敢打本大人,你知道本大人是什麼人嗎,」

趙陽懶洋洋道:「本少管你是什麼鳥東西,敢罵本少三秒男人,打你還是輕的,」

趙陽的態度極其囂張,看得圍觀的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這一次,執法大人大張旗鼓地來找趙陽的麻煩,有許多趙家子弟跟過來看熱鬧,結果反倒是看到了執法大人出糗的一幕,

「我勒個擦,這貨也太囂張了吧,竟然如此放肆,」

「連執法大人都敢打,牛叉啊,真心牛叉,」

「佩服佩服,一個鄉巴佬要攪動趙家大院的風雲了啊,」

「他這是在跟趙無敵、趙乾父子對著干啊,」

許多趙家子弟議論紛紛,非常佩服趙陽的勇氣,也有認為趙陽不知死活的,總之說什麼的都有,

「你,」

執法大人被氣壞了,怒道:「老子乃是趙家大院的執法者,整個趙家大院都歸老子管,你強叉小鳳,還有臉在這叫囂,」

被人打,被人無視,這對於執法大人來說還是第一次,

「滾,有多遠滾多遠,否則本少還揍你,」

趙陽擺擺手,像是驅趕蒼蠅一樣,

執法大人無語了,他乃是天帝境三階強者,可是他感覺到,自己拿不下這個小崽子,

往常,他只要出馬,即便對方比自己實力高強,那也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因為自己所代表的威嚴足以鎮壓對方,

可是今天,

對方根本不鳥他,也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他便沒有辦法了,

執法大人惡狠狠地道:「小崽子,你給老子等著,」

執法大人氣呼呼的走了,

趙陽看向小鳳還有那一群奴才,冷冷的道:「還不快滾,不要讓本少再出手揍你們,」

趙陽不想動手打這一群奴才,動手打這一群奴才,髒了他的手,

這一群奴才,只是受人指使罷了,他們並沒有選擇的權力,只能被動地栽贓陷害趙陽,

小鳳等人心神俱是一顫,連忙屁顛屁顛兒地滾蛋了,趙陽連執法大人都敢毆打,何況他們這些下賤的奴才呢,

這一次,趙陽的名聲算是徹底傳了出去,

先是毆打趙無敵,然後又揍了執法大人一頓,趙家大院對於趙陽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這幾天,趙陽走在趙家大院之中,別人看見他都是敬而遠之,雖然趙陽囂張無比,但是啊,所有人都知道,趙無敵等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趙陽的好日子長不了,

執法大人找到趙乾,跟他倒苦水,

執法大人抱怨道:「家主大人,那個小崽子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啊,也就等於是沒把咱們趙家放在眼裡,他竟然打了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趙乾的面色很陰沉,

自從這一次趙川歸來,趙家崛起之後,他便成為了天風城的城主,地位水漲船高,別人見到他都是一臉的諂媚和奉承,還從未遭遇到什麼閉門羹,

卻沒想到,這一次栽在了一個鄉巴佬手上,

趙乾哪裡會吃這個啞巴虧,

趙乾冷冷的道:「我不能出面,那個鄉巴佬是老祖從下位面帶過來的,我如果出面搞他的事情,顯得有點不給老祖面子,所以這件事情還得你出面,」

「啊,」

聞言,執法大人面色倏然一變,「那個鄉巴佬是老祖從下位面帶過來的,趙乾大人,那個鄉巴佬如此有恃無恐,會不會跟老祖有什麼關係啊,」

「哼,」

趙乾不屑的冷哼一聲,道:「能有什麼關係啊,那個**崽子就是趙斗狗在下位面的後代而已,估計老祖之所以把他帶到神界來,還是因為那個天之靈體,」

「你記住,對付那個小崽子可以不留餘地,但是不要涉及到天之靈體,那個天之靈體姿色不錯,我和我兒子都想玩弄一番呢,」

「這……」

執法大人心神一動,道:「趙乾大人,那我多帶些人過去,」

「嗯,」

趙乾點點頭道:「那個小崽子實力不錯,但也就天帝境三四階的實力,你們多帶一些人去弄他,絕對能弄死他,」


「嗻,」

執法大人應聲道,


趙乾已經動了殺機,趙陽膽敢拂逆他的顏面,他就要弄死趙陽,

執法大人領命而去,

一連幾天,趙陽所住的庭院都很平靜,好像雨過天晴一般,

直到第五天,執法大人再一次帶人來了,

執法大人和趙無敵一起,帶著幾十尊天帝強者氣勢洶洶的駕臨了,

趙家,大帝強者只有二十尊左右,天帝境強者還是有不少的,以趙無敵的面子,叫得動幾十尊天帝強者不是個事兒,

「趙陽,出來受死,」

趙無敵大聲叫囂道,

趙陽一行人出來一看,除了趙陽之外,其他人的面色都變了,

趙天擎震驚道:「怎麼來了這麼多強者,」

烏芊芊勸慰道:「陽兒,要不你跟他們道個歉吧,都是一家人,別傷了和氣,」

事到如今,趙天擎和烏芊芊都打了退堂鼓,這尼瑪叫什麼事兒啊,趙無敵的老爹是趙家的家主,跟他對著乾落不了好,

雖說趙陽跟趙川關係不錯,但是也沒必要這麼囂張,

「道歉,」

趙陽冷冷一笑,恐怕今天這事兒,不是道歉能解決得了的,

看對方眼神之中帶著明顯的殺意,對方要弄死自己,

墨青青也一臉擔憂的看著趙陽,

墨青青如今涅槃境五階,雖然她是天之靈體,但也只有破碎境的戰力,幫不上趙陽太多,


趙陽洒然一笑,道:「沒事兒沒事兒,你們不必擔心,」

「喲呵,」

趙無敵笑了,不過卻是冷笑,冷笑之中還夾雜著凜然殺意,「小崽子,還囂張著呢,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有什麼遺言趕緊留下來吧,免得沒空留了,」

執法大人也笑道:「敢跟我們作對,找死啊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