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芊芊毫不客氣的說道:「那當然,趙雲可是本大小姐的心中偶像,凡是英雄我都喜歡,所以呢,我才會找你這個當世英雄啊!」

趙雲說道:「那我豈不是要謝謝那些英雄嘍。走吧,女俠!我請你吃子龍莢膜。」

就這樣兩人又開車來到子龍莢膜店。一進門,那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多。都在那排隊等著買子龍莢膜呢。看到這種場面,趙雲不由得感嘆的說道:「想不到現在的社會還有這麼多人喜歡我!」

「啊!」李芊芊發出了驚訝的聲音,隨後拿手在趙雲的腦門上摸了摸:「也沒發燒啊!怎麼竟說胡話呢?人家喜歡的是古代的趙雲,你就臭美吧!不要因為自己叫趙雲就沾光哦!」

好在李芊芊沒聽出弦外之音,趙雲笑道:「我不能像趙雲那樣領兵征戰,我現在借他的光得意得意你還不讓啊?」

李芊芊不想跟趙雲討論這個問題了,推著趙雲說道:「行!你得意吧!但是得意也要去排隊買莢膜吧,我的大英雄!」

又過了大約20分鐘才輪到趙雲,要了兩個莢膜后,趙雲和李芊芊就坐在屋裡吃起來。當趙雲剛咬第一口的時候。

嗖的一聲,一股油從餅中噴出,落在了桌子上。趙雲一看,那流油真不是傳說啊!

李芊芊得意道:「我剛才可告訴過你,會有油流出來的。現在相信了吧!」

趙雲說道:「這也太假了吧!人家趙雲吃餅的時候有沒有油,你們誰看到了。還把餅弄出油來,這老闆還真會想。」說完趙雲便不在理會芊芊,大口大口的吃起來,還挺津津有味的。

在ZD縣裡,趙雲勾起了太多的回憶。回想當年入蜀川,出祁山。那麼多的士兵都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現在雖然也有,但是已經不能再像前世那樣馳騁沙場了。

……

又玩了幾個小時,趙雲二人就開車往回走了。在回去的路上,趙雲給陳風打電話,吩咐道:「陳堂主,我給你7天的時間,你一定要把SJZ市所有的盜墓者都給我抓起來,以前盜過,現在不盜的也抓。然後你再把曾經盜過子龍墓的人都給我分開。等待我的詢問。」

電話那頭的陳風保證道:「雲少,你放心!7天的時間我肯定把SJZ市的所有盜墓者都抓起來。」

「那好!這7天內我都會在我女朋友家住,你要是有什麼進展或者別的事情都可以給我打電話。」趙雲囑咐道。

掛斷電話后,趙雲又給白龍打了一個,說道:「龍哥,你跟飛哥協商一下,從你們執法團里給我調出幾名好手,尤其是偵查和暗殺方面的。我要單獨成立一個暗堂。過幾天我會派他們去M國。目的是為了監視M國政府的一舉一動。記住一定要精英,否則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白龍道:「你就放心吧!對了,那暗堂怎麼管理?上次成立的煞堂也沒分配怎麼管理呢!」

趙雲想了想說道:「這兩個堂都歸我直屬。但是他們的堂主不能參加龍雲會的管理。也就是說,你們五位長老的權力還是最高的。而那兩個堂只負責行動和任務。」

白龍回道:「那我明白了!我會跟飛哥商量的,還有別的事嗎?」

趙雲道:「沒有了!」然後兩人就掛斷了電話。

這時一旁的李芊芊問道:「老公!你為什麼非常得到趙雲曾經用過的槍啊?」

趙雲解釋道:「你想啊!我也是學槍的,而趙雲的槍正可謂是神兵利器。哪位學武之人不喜歡好的武器啊!所以趙雲的亮銀槍,我是勢在必得。有了那把槍我的勢力會增強不少。」

「哦!」聽了趙雲的解釋,李芊芊再次沉默起來。

很快兩人便回到家裡。芊芊在家裡人面前就跟小燕子一樣,嘰嘰喳喳個不停。一會說說這,一會說說那,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李國華夫妻倆也跟隔壁的老王商量的差不多了。老王的媳婦死得早,家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現在也都有了能耐。在城裡買上了房子,想接老王進城去養老。所以就和老王商量著把這的房子買了,然後去他們那住!

結果在兩家的商量下,李國華給了老王20萬買他的房子。這20萬里肯定是有李國華的感情錢,因為老王的房子最多也就值10萬。

反正趙雲是無所謂,只要李國華高興就可以。晚上老王的兒女也都來了,非要請李國華一家吃飯。飯桌上一聊天才知道原來老王的兩個兒子都在龍雲集團下屬的企業里工作,福利待遇都非常好!

李芊芊小聲的在趙雲耳邊說道:「他倆還不知道你這個龍雲集團最大的老闆就坐在著呢!要不然,非得嚇得不敢吃飯不可。」

趙雲用筷子敲了一下芊芊的腦袋,說道:「別亂說,吃你的飯吧!」

看著趙雲二人的親密勁,李國華和岳祁玲別說多高興了,可能是酒精引起的興奮吧。飯吃到尾聲的時候,李國華說道:「老…王,我跟你…說,我這個女婿…那是沒的挑。一個字…好!我…李國華做夢都沒想到,我能找到這麼一位…好女婿。我…」

鐺!

沒等李國華的話說完,他就趴在了桌子上,昏睡過去。最後,還是趙雲給他背回家的。路上他還吐了趙雲一身。弄的岳祁玲和李芊芊心裡老難受了。

第二天中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PS:二更到!!! 砰!

李家的門被人狂暴的踹開了。幾名流里流氣的小青年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人也就23或24歲的模樣吧,一頭紅髮顯得他格外突出,還帶了一排的耳環。最讓人來氣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還做了個舌環。一說話,嗚啦嗚啦直響,給人的感覺像是嘴裡含著他自己的蛋,說話說不清楚。讓趙雲等人聽的直煩。

李家人都認識他,這人就是從小跟李芊芊定了娃娃親的張東升。本來李國華和他的父親關係非常好,這娃娃親是在兩人喝醉的時候定的。等清醒過來的時候也有點後悔,不過當時也不知道這張東升會變成這樣。等逐漸長大了以後,張東升越來越壞。沒辦法,在李芊芊上大學之前,他們李家就把這娃娃親解除了。

不知道這小子從哪聽的風聲,李芊芊放假回來了。還帶了一個有錢的男朋友。這小子就想過來勒索來了。

張東升囂張的說道:「芊芊,聽說你回來了,我來看看你!想不到我老婆越長越漂亮。」

一句話遭來了李芊芊的怒斥:「張東升,我告訴你,咱倆的娃娃親早就解除了,你太不要臉了,竟然叫我老婆!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的德行,讓人一看著就噁心、想吐。」

李國華也說道:「東升,你和芊芊以前是有過娃娃親,不過那早就解除了。現在芊芊有男朋友了,你以後不要亂說,會讓別人誤會的。」

張東升不耐煩道:「我就是聽說李芊芊處了個有錢的男朋友,我才來的。要不然你家窮的連老鼠都能餓死,誰會來啊?」

然後張東升走到趙雲身邊,說道:「你就是芊芊的男朋友吧!哥們我來沒別的意思,就是聽說你很有錢,想來借點錢花。算是我把老婆賣給你吧!」

張東升的話讓李芊芊無法再忍,大步走過去。

啪!

一記重重的巴掌,甩在張東升的臉上。罵道:「你無恥!」

張東升那受過這種虧啊。立即揮手,扇向李芊芊的臉。有趙雲在,他又怎麼能扇到李芊芊呢。趙雲輕輕一伸腳。

砰的一聲!李家的門這回可是真的碎了。而張東升也被踹到了門外去。不知是死是活。張東升帶來的兩個朋友,一看趙雲出手了。立刻拿出了匕首,向趙雲捅來。

兩人的衝動行為簡直就是扯著老虎的尾巴喊救命——找死。趙雲在躲過的同時甩了兩記手刀,輕鬆的將兩人打暈。然後對芊芊說道:「這種敗類,你不能跟他講理。」

一旁的李國華夫婦對趙雲的這一手非常吃驚。就像武俠小說里寫的那麼神。李國華結結巴巴的問道:「小…雲,你…這是?」

趙雲笑了笑,回道:「伯父,我從小就習武的!對付幾個三腳貓還是綽綽有餘的。」

岳祁玲立刻說道:「我家芊芊真是好命啊!找的男朋友既帥,又有錢,而且還會功夫。真是十全十美啊。」

聽了岳祁玲的話,李芊芊揚了下頭說道:「媽!也不看看你女兒是誰。一般的男人我可看不上眼。也就小雲還能入的了我的法眼。」

岳祁玲走過來給李芊芊一個爆栗:「你呀,就知道貧嘴。小心小雲將來不要你了……」

沒等她的話說完,李芊芊就嚷嚷道:「他敢!」

趙雲沒有理會鬥嘴的母女倆,一個人來到屋外。看著非常痛苦的張東升,冷冷的說道:「我這人的逆鱗就是親人、兄弟和朋友。凡是碰其者都要死。不過念在你父親與芊芊父親的交情,我今日饒你一命。如果以後你再趕來李家鬧事,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說完甩出1萬塊錢的現金砸到張東升的臉上:「這錢是給你們三的醫藥費,帶上你的朋友。滾!」

趙雲進屋后,沒過兩秒鐘,只見張東升的兩個朋友以不可思議的弧線被扔了出來。摔在張東升的兩邊。劇烈的疼痛讓兩人也醒了過來。

其中一人看了看四周,問道:「東哥,我倆怎麼出來的?我怎麼什麼都記不起來了?脖子還這麼疼!」說完還扭了扭脖子。

張東升撿起身邊的錢,說道:「你倆從屋裡的事,我是不知道!不過你倆是被扔出來的。脖子疼也許是落地時摔著了。」

另外一人氣憤的說道:「東哥!咱們得去把這面子找回來,要不然以後就沒臉見人了!」

這人的話,讓張東升有一種想揍他一頓的衝動,不過他還是強忍著,說道:「找什麼找!咱們這回可是踢在鐵板上了。你要是不怕死,你就進去,我不攔著你。」

張東升是出了名的狠,連他都不敢再去找麻煩,別人又怎麼敢去呢。三個人拿著錢就走了。

很快7天就到了,這段時間除了一些鄰居和親友過來串門,再也沒有人來李家惹事了。新房子的進度也不錯,老王家的房子已經拆完了,現在就等李家的房子呢。李國華非要等趙雲和芊芊走了以後再蓋。趙雲和芊芊也就答應了。

這天中午,趙雲接到了陳風的電話:「雲少!SJZ市的所有盜墓者我們在警方的幫助下都抓到了。總共有1355名,其中只有45人承認去過子龍墓。剩下的就等您來審問了。」

趙雲誇獎道:「幹得好!現在那45人在哪呢?我這就過去。」亮銀槍能不能找到就在看著45人說不說實話了。趙雲又怎麼會不激動呢!

陳風說道:「現在這45人都在SJZ市公安局。我在這等您!」

掛斷電話后,趙雲跟李芊芊打了聲招呼就直奔公安局而去。

李國華問道:「芊芊,小雲這是去哪啊?馬上就吃飯了。」

李芊芊幫趙雲編了個謊說道:「他去公安局一趟,他有個熟人在警察局裡。咱們吃飯就不等他了,沒準他就從外面吃了。」

「哦!」李國華繼續問道:「那他公安局裡的朋友是不是當官的?官大嗎?」

李芊芊反問道:「爸,你問這個做什麼?」

這時岳祁玲從廚房裡出來,說道:「還不是為了你那個不爭氣的哥。幫別人打架,結果現在成了替罪羊了。你大爺為了他的事都快愁死了。沒看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都垂頭喪氣的嗎?」

「哦!」李芊芊恍悟道:「怪不得平時愛說話的大爺那天都沒說呢!」

岳祁玲繼續說道:「國華,你說小雲跟芊芊還沒訂婚呢!現在麻煩人家辦事好嗎?」

李國華回道:「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啊,總不能看著李豎這小子蹲大牢吧!」

岳祁玲問道:「芊芊啊!那小雲在公安局的朋友是什麼官啊?」

李芊芊回道:「具體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公安局裡有朋友。」

李國華道:「芊芊,要不你給小雲打個電話,問問啊?看能不能幫上忙。」

看到父母發愁的樣子,李芊芊也不忍心,說道:「我只能幫你們問問看,具體能不能幫上忙還不一定呢!」

李國華道:「行,那你問問吧!」

李芊芊拿出電話,給趙雲撥了過去,問道:「小雲,我大爺家的哥因為幫別人打架,現在成了替罪羊,被關在公安局裡呢!你看能不能找你的朋友幫忙,給保出來?」

趙雲回道:「我問問吧!你等我電話。」

李芊芊道:「嗯!你辦完事早點回來。」

趙雲笑道:「知道了,我的老婆大人!」掛斷了電話,趙雲將油門踩到底,加快了行駛速度。他加快速度並不是全因為李芊芊的話,而是他想更快的知道亮銀槍的下落。

當趙雲來到SJZ市公安局門口的時候,陳風早已經站在那裡等候了。

PS:加更章節到了!謝謝筒子們的支持!明天如果鮮花到50還有加更!!謝謝大家了!! 走到陳風身邊,趙雲問道:「等了很久了?」

陳風道:「沒有,我一直在裡面坐著了,也是剛出來!」

「那好,咱們進去吧!」趙雲摟著陳風的肩膀往公安局裡走。

第一次被幫主摟著肩膀走,雖然這個幫主非常年輕,但是陳風也是非常得意。以後可以跟其他地區的堂主吹牛逼了!

進入公安局后,陳風帶著趙雲到了局長辦公室,然後介紹道:「雲少,這位就是SJZ市公安局肖強局長。」

接著為局長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龍雲會洪長老的弟弟,雲少!」

肖局長主動伸手跟趙雲握手,說道:「雲少的大名早就聽陳風說過,今日得以一見,如果非比常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一番話說的趙雲差點沒吐出來。趙雲心想這位肖局長也太能拍馬屁了吧,我才來SJZ幾天,弄的我好像在這住了好幾十年似得。不過想歸想,一會趙雲還要求人家辦事,客套話是免不了的:「肖局長的名字我可是如雷貫耳。陳風經常跟我說,肖局長為人清廉,視百姓為父母。我總一位肖局長肯定是一位非常嚴肅的人呢,今日一見才知道,自己的猜測完全是錯誤的。肖局長真的太隨和了,一點架子都沒有。」

趙雲馬屁拍著舒服,肖局長聽著也爽,大聲說道:「沒有雲少說的那麼好,謬讚了!來!來!來!快請坐。」說完便伸手示意趙雲二人坐下。

坐下后,趙雲直奔主題:「肖局長,我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詢問那些盜墓者?」

肖局長豪爽的說道:「原本審訊工作是不能讓外人執行的,不過這次小風也跟我說了,雲少的面子不能不給,所以你就盡情的去審吧!只要不打死,老哥我都給你攔著。」

趙雲立刻道:「沒問題,不過我還有件事想麻煩肖局長,不知道行不行?」

肖局長這種人精是不可能立即答應的,說道:「那雲少不妨說來看看,能幫上忙的,我肯定幫。」

趙雲說道:「我有個親戚的兒子前不久打架被抓了,他是幫別人打的,現在又被人出賣,在背黑鍋呢!肖局長是不是能讓我先給他保出來啊?」

肖局長道:「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呢!小事一樁。你告訴我他叫什麼,不用保了,我一會叫人直接放了。」

趙雲給李芊芊打了個電話詢問后,對肖局長說道:「叫李豎。」

「行,這事你放心吧!一會就給他放了,你先去審訊室吧!」說完肖局長就起身帶著趙雲二人往審訊室走去。

路上,趙雲問道:「陳風,怎麼這些犯人都不是我們龍雲會抓的嗎?」

陳風回道:「雲少,咱們龍雲會雖然也有情報部門,但是這戶籍什麼的只有公安局才有,我想憑我的關係肖局長肯定會幫這個忙,所以就讓公安局的人把那些盜墓者抓了,咱們龍雲會沒動一人。」

聽了陳風的解釋,趙雲感覺他非常有頭腦,說道:「好,幹得不錯。以後要保持!」

「是!」聽了趙雲的誇獎,陳風現在心裡是甜滋滋的。

來到審訊室后,肖局長把門打開后,便吩咐裡面負責看管的警員去外面。然後對趙雲說道:「雲少,那1355個盜墓者,經過我們的審訊就剩下這45人是去過子龍墓的。剩下的我們用盡了手段也沒問出來,估計是真沒去過。」

趙雲看著眼前的45人,說道:「行!肖局長,那麻煩你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可以。」

肖局長出去以後,審訊室里就剩下趙雲、陳風和那45名盜墓者。趙雲就像一位法官一樣,坐在辦公檯前。目視著下面的人。

那些盜墓者一看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審他們,紛紛叫囂起來。

陳風一點也沒慣著,一句話全部都住嘴了:「操你媽的,都給我住嘴。在不服的就是跟我龍雲會陳風過不去。那麼你們被放的日子就是你們的祭日。」

還別說這話說完了真好使,下面沒一個人說話了。陳風的大名可能整個SJZ沒有人沒聽過。就是市長見了也要給三分面子的人物。主要人家還是混黑道的。一般人根本得罪不起。

既然陳風都只配站著的份,那說明坐著的年輕人肯定要比他還厲害。盜墓者無非也就是為了混口飯吃,根本不敢得罪黑社會的人。

眾人安靜后,趙雲說道:「我今天來這裡就為了問一件事,就是子龍墓里的亮銀槍誰知道下落?我這裡有一章支票上面是100萬,跟我說真信息的人就可以拿走。不過要是讓我知道你說的話有假,這錢你恐怕就沒命花了。而且我還能直接讓你死在公安局裡。」

趙雲的話一出,眾人就紛紛議論起來:「這人是誰啊?一出手就是100萬,還說敢在公安局裡殺人。」

「聽他的語氣,不像是看玩笑。」

「我要是知道亮銀槍被誰盜走就好了!」各種議論聲同時響起。

正在趙雲緊鎖眉頭的時候,一個樣子在40歲左右的中年人站了起來,問道:「不知道您怎麼稱呼,不過我想知道,如果我說了實話,你能不能保證我活著從公安局裡出去?」

知道有人知道亮銀槍的下落,趙雲非常高興,說道:「你可以稱之我為雲少,我想知道如果你說了實話,我為什麼還要殺你呢?」

那人回道:「我怕你在得知了亮銀槍的下落後,殺人滅口。」

趙雲對那人的回答很滿意,隨即保證道:「陳風在這裡作證,我說不殺你就肯定不會殺你。」

男子道:「好!我要跟你單獨談。」

趙雲吩咐陳風道:「你去跟肖局長說一聲,這人我們龍雲會帶走。給他無罪釋放。」

得到命令的陳風立刻轉身出了審訊室去找肖局長了。

幾分鐘過後,陳風帶著肖局長再次進來。趙雲對肖局長說道:「肖局長,這人我帶走了額,沒問題吧?」

肖局長委婉道:「我到是沒問題,但是抓這些人,我們公安局可是費了很大的人力。就怕下面的人有意見。」

趙雲聽出了這話的弦外之音,然後吩咐陳風道:「回去取10萬塊錢交給肖局長。」然後對肖局長道:「您手下的那些兵我們就不一個一個發了,這個任務就留給您了,您看行嗎?」

一見趙雲這麼上道,肖局長樂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直線,說道:「一點也不麻煩!我還要替我手下的兵們感謝雲少呢!這樣吧!人你先帶走,錢後送過來就行。」

「好!肖局長,我就喜歡你快人快語。陳風一會你送20萬到公安局來。」地下那幫盜墓者都聽蒙了,就這麼一句拍馬屁的話就值10塊錢,這雲少也太不拿錢當錢了吧。

其實,趙雲也是想更好的賄賂這位肖局長,到時候陳風他們在SJZ市做點什麼就不會有困難了。這公安局長放在BJ市,那就是個屁,可是放在這SJZ市可就是個能遮風擋雨的人物了。人都說『現官不如現管』,和這肖局長打好關係只會對龍雲龍有好處而不會有壞處的。

在肖局長的目送下,趙雲三人離開了公安局。車直接開向了龍雲會分堂的總部。

到了總部,趙雲就讓陳風給他安排了一個單獨的房間,不允許任何人靠近。而陳風則是拿著20萬給肖局長送去了。

密室內,趙雲和那名中年人對立而坐。趙雲並沒有著急問他是想給他時間整理腦海中的記憶,這樣會更方便之後的談話。

中年人首先打破了寂靜,說道:「雲少,這亮銀槍恐怕已經不在大陸了。當初我去子龍墓偷亮銀槍是受了別人的威脅。」

PS:一更到!!筒子們,鮮花可只差2朵就能加更了!!大家努力哦!!! 「哦?」趙雲疑惑道:「受別人威脅!也就是說那人根本就知道亮銀槍埋在子龍墓里是嗎?」

中年人回道:「嗯!而且那個人還是勢在必得。說我如果我拿不回來亮銀槍就會殺了我的家人,迫於無奈,我只好盜墓了。」

趙雲繼續問道:「那也就是說,你知道的亮銀槍的下落也只限於被那個人拿走的時候,具體現在在哪裡已經不知道了?」

中年人道:「嗯!不過雖然我不知道那把槍現在在哪裡,但是我知道那個人是誰!有一次我們聚頭的時候,我偷聽到他講電話了。」

趙雲道:「那他電話里怎麼講的?」

中年人道:「他說,我周成泰堂堂興旺集團的總裁,我用騙你那點錢嗎?你放心,那把槍到手之後,我立刻給你送過去。」

趙雲再次問道:「你知道的就這些了?」

「就這些了!」中年人非常誠懇的回道。

「好!我相信你,這是100萬的支票,你拿好了!」說完就將手中的支票遞給了中年人。

中年人接過支票,非常感激的說道:「謝謝雲少!謝謝雲少!」

趙雲道:「你不用感謝我,這是你應該得的。你可以走了!」然後就吩咐一名龍雲會的成員送他出去,並暗中監視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