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李國榮低頭不語,似乎在思考着什麼,方飛揚微微一笑,朝張靠山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說道:“山子這話說得有道理,待會等季雲意過來敬酒,咱們可以和他商討,入股合作一下,這事我覺得有搞頭…”

“飛揚兄弟也覺得這事值得去做?”喬建軍掐掉了手裏的香菸,正色的說道,“其實我也贊同張靠山的投資觀點,但就是不知道季雲意在‘颶風之魂’車隊上打算玩多久?”

喬建軍說得比較含蓄,言外之意就是,我們不知道這位季二公子能不能靜下心來專心搞下去。萬一到時候這位公子哥玩不下起了,瀟灑的揮揮手解散了車隊,那損失就大了。

方飛揚聽出喬大哥話中的弦外之音,搖了搖頭說道:“在這件事情上,我相信季雲意會專心致志的奮戰下去,每個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個理想和一份爲之奮鬥的執着。‘颶風之魂’就是他季雲意的理想和目標。”

“好兄弟,說得好…果然是我的知音知己,來,兄弟,我敬你!”

突然一個爽朗的聲音在方飛揚背後響起,原來季二公子帶着他的團隊舉着酒杯剛好走到了這裏。二公子也從方飛揚的話中聽到了兄弟之間的信任和支持,心裏甚是感動。

“喲,說曹操曹操就到,來吧,咱們一起碰杯…我們幾個正在這裏談到了你,酒會結束以後,去樓上房間裏聊聊正事,你看可好?。”


方飛揚也是興高采烈的和季雲意碰起了酒杯。

“沒問題,只要我還沒醉,哈哈哈…”

人逢喜事精神爽,季雲意笑意滔滔,又斟滿杯中酒,與衆人再飲一圈。

季雲意身後跟着的是劉勇,此刻劉勇也是滿臉通紅,紅光滿面,說話的語調比較亢奮,顯然這酒沒少喝。

方飛揚當然少不了與勇哥單獨喝上一杯了,劉勇能最終同意和季雲意一起合作,創辦了國內第一支私人性質的車隊,其中也有方飛揚的功勞。如果沒有方飛揚的穿針引線,怕是這支“颶風之魂”永遠只是個夢想。

接着方飛揚又熱情的將勇哥介紹給李國榮和喬建軍。

李國榮也是有錢的公子哥,平日裏同樣愛好玩玩賽車,也是礙於他老子是部隊高官,玩得方式比較低調,只限於固定圈內的朋友,選擇的場地當然也是正規的汽車俱樂部。

今天晚上在方飛揚的引薦下,一方面與改裝大師劉勇結交相識,另一方面需要商量的正經事,就是這幾位老闆都在考慮入股“颶風之魂”。

這事的確有搞頭! 曼哈頓大廳的酒會舉辦的非常的成功,各類嘉賓交談甚歡,主辦方盡地主之誼,觥籌交錯,場面甚是熱鬧。

季雲意環顧四周,一看時候應酬差不多了,再停留下去今晚非醉倒不可。

正好他還記得剛纔在敬酒的時候,方飛揚、喬建軍他們說有生意合作上的事情要和他聊聊,所以乘着現在大腦還能正常“工作”,趕緊找他們談談有什麼合作計劃,再晚點,恐怕只有夢裏相見了。

於是季二公子留下車隊其他的管理人員繼續活躍在酒會上,他帶着首席技術官劉勇來到了會所三樓,他的私人套房裏。

二公子的私人套房,功能那是相當齊全,會客廳,小型酒吧,娛樂室,衛生浴室一應俱全,其豪華程度趕得上旗下酒店的總統套房。

方飛揚、喬建軍、李國榮和張靠山四個人早就在套房裏品嚐着美酒,同時等候着季雲意的到來。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彼此口味都很熟悉,方飛揚也不客氣,還讓服務員送來幾樣特色小吃,搭配著名酒莊的乾紅,別有風味。

這時,套房的門被有力的推開了。

“哈哈…讓各位久等了,今晚真他媽的累人啊,我總算體會到做名人的辛苦了。”

季雲意一進門就換了一副嘴臉,再也不是外面風度翩翩、氣度儼然的車隊老闆的形態,畢竟在這個房間裏沒有別人,只有知根知底、肝膽相照的兄弟們。

方飛揚笑道:“二哥,貌似你在這之前也是蘇城的名人,同樣名聲在外啊,怎麼現在就累呢?…嘿嘿…”


季雲意不以爲然的擺擺手,說道:“嗨,飛揚,你笑話我是吧,以前我那算什麼名人,充其量是‘風流’加‘紈絝”的惡名罷了。”

看來二公子在方面也有自知之明嘛。

衆人也都笑了起來。

“勇哥,你瘦了,也黑了不少,這段時間爲了籌建車隊也累得夠嗆吧?”

方飛揚轉而對身後的劉勇說道。雖然劉勇和季雲意一起合作,但是季二公子在成立車隊方面畢竟是行外人,最辛苦的當然要數劉勇這個資深的專業人士了。

劉勇摸了摸兩腮的大鬍子,笑道:“我本來就黑,哈哈…”

房間裏衆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寒暄片刻,喬建軍掏出香菸,依次發了一圈,大家一邊吞雲吐霧,一邊開始進入正題,略微嚴肅的談起了入股“颶風之魂”的事項。

這一幫大老爺們有正事商量,蘇大美女可沒興趣旁聽。

美女當然也有美女的朋友和交際圈子,在今晚的酒會上,蘇雅芝遇到了她們新聞廣播專業的上屆學姐,學姐名叫杜欣然,如今在蘇城電視臺上班,這次正好被臺裏領導派遣參加記者招待會,報道新聞。

杜欣然是上一屆新聞廣播專業有名的才女,因爲男朋友是蘇城人,所以畢業後毅然放棄在省會工作的機會,隨男友來到了這座江南城市,憑着讀書時的韌勁,從一名實習記者開始做起,經過一年時間剛轉正成爲臺裏的正式員工。

週五的時候,辦公室裏的新聞組長由於另一個重要新聞採訪相沖突,安排了小杜記者前來參加“颶風之魂”車隊成立的記者招待會。

類似像今晚這種新聞報道任務其實倒是個好差事,環境好,有的吃,也有的玩,杜欣然還意外遇見了昔日大學裏同專業的小學妹,這讓杜記者欣喜萬分。

兩個女孩子剛見面就嘰嘰喳喳的抱在一起,她倆約好,等杜欣然完成手裏的工作,整理了新聞報道的事情,就坐下來好好聊聊。

於是杜欣然在酒會上簡單的吃了幾口,填飽了肚子,就在現場打開筆記本,十指如飛的在鍵盤上敲打起來。因爲新聞講究時效性,“國內第一支私人性質的車隊”這種吸引眼球的新聞稿必須在第一時間趕製出來,儘快發給主編審覈,明天的娛樂早報應該能上頭版的。

此刻蘇雅芝也從三樓的套房裏“溜”了出來,準備去宴會大廳找好姐妹玩玩。

杜欣然不愧是新聞專業的才女,不一會兒就洋洋灑灑的完成了幾千字的新聞稿,她從相機裏拷出現場幾張有價值的照片,附加在稿件後面,準備用郵箱發給主編審覈。

剛推送完郵件,一個油腔滑調的略帶沙啞的男子聲音,在杜欣然耳邊響起:

“Hi,杜記者,沒想到咱們在這裏見面了,這麼巧啊…”

杜欣然頓時很感無奈,不過還是扭過頭,衝那個湊過來的男人點了點頭,臉上帶着職業的微笑,說道:“周先生,你好。”

這位周先生年齡大約三十出頭,穿得倒是挺整齊,畢竟這是正規的記者招待會,又是豪華的酒會。每個人都應該是西裝楚楚的。就是讓人不舒服的是,周先生留着長長的頭髮,大大的鬢角,脖子上掛一副莫名其妙的十字架裝飾物,金光閃閃的,也不知是純金的還是鍍金的,總之整個人顯得很不協調。

“杜記者,上回我跟你說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我跟你說,這真是個好機會…國內的大導演啊,拍過許多大片的哦,想要跟着他拍戲的,可不止一個兩個,都是很漂亮的女孩子,要不是咱們有緣,我可不一定推薦你哦。”

周先生湊了過來,笑嘻嘻地說道,一雙嵌在他三角眼睛裏的眼珠,骨碌碌地轉個不停,在杜欣然身上不住打量,隱隱透出貪婪無比的神情。

杜欣然禮貌地笑了笑,說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周先生,我可能不合適做演員。而且我個人非常喜歡現在的這份記者工作。”

這位周先生,全名周亞人,從事的工作是一家影視工作室的媒體部門經理。有一次杜欣然奉領導的安排,去採訪蘇城本地迅速躥紅的小明星。杜欣然在和對方經紀人對接的時候,認識了這位周先生。

周先生一遇見杜記者就驚爲天人,利用新聞採訪的機會,拼命纏着杜欣然,非要推薦她去試鏡做演員。說杜欣然氣質很好,長相也不錯,很適合做演員,並且有成爲大明星的潛力,一定要推薦她去某某著名導演那裏面試。

近兩年,隨着國內影視娛樂行業的飛速發展,只要稍有名氣的演員明星還有那些大導演都成立了什麼“某某工作室”、“某某某傳媒”。聽上去既有面子,檔次又高。

杜欣然一直想方設法的躲着這位周先生,沒想今晚在這裏的記者招待會上又倒黴的遇上了這塊“橡皮糖”。

周亞人見小記者還是不爲所動,一本正經地說道:“杜小姐,你是不是懷疑我的推薦能力啊,我周某人也不知介紹了多少女孩子去拍電影電視,我的眼光是相當專業的,我說你能成爲大明星,就一定能成爲大明星…杜小姐,你要相信我。我跟你說,我熟悉的那位大導演今天也在這裏…你知道嗎,剛纔新聞發佈會上那段精彩的宣傳片就是大導演拍的。”

難怪在這種場合也能見到這種“膠皮糖”類型的人物,原來這裏的宣傳片是出自他們之手。

杜欣然雖然感到很討厭,還是很禮貌地搖頭,委婉地說道:“周先生,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是那句話,我對現在的工作很滿意,沒打算轉行。”

周先生見這位小記者這麼不開竅,立即板下臉來,準備耍點小手段。

突然,身旁暗香襲人,小學妹蘇雅芝手提着晚禮裙的下襬,輕盈的走到杜欣然的身邊,笑顏如花的問道:“欣然,原來你在這裏,你的新聞稿寫好了嗎?咱們去玩吧。”

我的天呀,今天是什麼日子?

冰肌玉膚,滑膩似酥,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竟然碰見了一個花容月貌的絕色美女。這身材,這容貌可是極品中的極品啊!

周亞人本來嚴肅的表情立即又堆滿了笑容,一雙三角眼變得色迷迷的。大約他這一輩子,還不曾如此近距離地看過蘇雅芝這樣高貴優雅,儀態萬方,同時又充滿青春氣息的美女佳人。

“Hi,你好,請問這位美女怎麼稱呼呀?”

這位姓周家夥,不知死活。此刻他又將歪注意打到了蘇雅芝身上來。 蘇雅芝並不知道自己的好姐妹正煩這位“橡皮糖”先生,正想方設法的擺脫他的糾纏。

而且蘇雅芝乃是正宗的大家閨秀,外公原是華夏政壇的**高官,現在是古玩收藏界的泰山北斗,母親是商界女強人,父親和舅舅都是**內的實職幹部。她從小家教優良,見人端莊有禮,她看見對方“彬彬有禮”的和自己打招呼,當然不能視而不見了。

蘇雅芝帶着禮節的微笑,回答道:“你好,我叫蘇雅芝,是杜欣然的好朋友。”與之點頭打了招呼,蘇雅芝又愉悅的扭頭對杜欣然說:“欣然,這是你電臺的同事嗎?”

這位周先生看見絕色佳人如沐春風般的笑容,差點沒忍住口水流下來,殷勤的湊到跟前,說道:“原來是蘇小姐啊,蘇小姐真是清新脫俗啊,擁有完美的身材與容顏,與生俱來的明星氣質…想不想拍電影啊?我可以推薦蘇小姐去知名大導演那裏試鏡,保證你一舉成名,成爲影壇的明日之星。”

杜欣然見周亞人又故技重施,花言巧語的哄騙女孩子,真是又急又氣,她怕自己的小學妹涉世未深,被這種“星探”幾句好話一忽悠,真的去做什麼明星夢那就壞了。

周亞人雖然是“某某工作室”的職員,算得上是娛樂圈裏的人物,但是這人眼神猥瑣,總感覺是不懷好意,說話時故意捏着嗓子,聲音沙啞還總是帶着**腔,自以爲很“文藝”。

杜欣然趕緊偷偷的拉着小學妹的裙角,想提醒蘇雅芝注意。

蘇雅芝冰雪聰明,這種恭維的話她聽多了,從來就只是一笑了之。此時她又側身看見好姐妹皺着眉頭,滿臉的尷尬以及擔憂,立即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來是個莫名其妙的人。

她拉起杜欣然的手,淡淡的對眼前這位先生說道:“不好意思,我還在上學,而且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做演員,失陪了…”

說完蘇雅芝拉着杜欣然就欲離開。

橡皮糖先生好不容易鎖定了一個新目標,哪能這麼容易讓眼前的“獵物”就這麼離開了呢,趕緊嬉皮笑臉的攔住了兩個女孩的去路。

“蘇小姐,請留步…這是我的名片,鄙人姓周,請放心我可不是什麼騙子,我可以馬上介紹你與國內著名的導演夏樓春認識,夏導此刻就在酒會上,見了你就知道了…”

周亞人的態度很“誠懇”,一邊煞有其事的向佳人解釋着,一邊伸出他那骨瘦如材的小手指向遠處的一羣人,其中真的有一個導演摸樣的人正在面紅耳赤的與身邊人拼着酒。

而周亞人口中的夏導確實是國內影視界的大導演,拍過好幾部的賣座的大片,票房成績都不錯,同時捧紅了好幾位新入行的小明星。正因爲這樣,這次“颶風之魂”的開門宣傳片才決定由這位夏樓春導演執導。

應該說,周亞人表面並沒有撒謊,他本職工作確實是某個影視工作室的人員,掛着着媒體部副經理的頭銜。這年頭,只要是在私人公司上班,一般都會給個“官”噹噹的,不是經理副經理,最不濟也能撈個主管副主管啥的職務,印在名片上多有氣派。

同時這位周副經理也的的確確和夏導演相熟,有“業務”上的往來。然而這裏面還牽扯到其他更隱蔽的原因。那就是周副經理和夏大導演還有個第二重身份,爲某一個重量級大衙內物色青春秀美,氣質優雅的美女。


根據他們的“合作流程”,那些夢想着成爲影視明星的靚麗女孩子,通常會先被帶給他們背後的大衙內“審覈”。如果這位公子滿意的話,就會留下來享受幾天,成爲他的玩物。等大衙內玩夠了,覺得不錯,再“分配”到夏導演那裏,得到一個電影或者電視劇的角色了。運氣特別好,長相特別漂亮的女孩子,確實就有機會成爲大明星。

這幾年來,周亞人跟在夏導演和幕後大衙內身邊,也是能分到一杯羹,享受了一些檔次不夠,被退回“重審”的女孩子。

今晚上,周亞人本準備不惜一切代價將杜欣然這個“獵物”拿下,送給大衙內審覈的。沒想到橫空出現一個殿堂級別的美女佳人,這讓周副經理喜出望外,那些所謂的歌壇玉女,影視明星他見多了,單論外貌、身材、氣質,那是遠遠不如蘇雅芝。

如果成功的將這位姓蘇的女大學生送到大衙內面前,那是大功一件啊。說不定,大衙內淘汰下來的身邊人,就由自己來“接管”了。

想到這裏,周亞人渾身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的興奮,不停的標榜自己的專業水準,還繼續口沫橫飛的描繪着一般女孩子心中富麗堂皇的星光大道。


成爲大明星,確實是很多年輕女孩心中最大的夢想。但是蘇雅芝是個例外,她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如果蘇大小姐想在娛樂圈發展,稍微藉助父母的影響力,同樣能一飛沖天,那輪得到周亞人這種“皮條客”在面前充當引路人啊。

可笑的是,這位周副經理還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還在使出渾身解數,賣弄自己的關係,極力哄騙蘇雅芝涉足娛樂圈。

此刻蘇大小姐已經很是反感眼前的橡皮糖先生了,只有鑑於大場合禮節所在,不好當衆發火。但雙目之中那種不悅的神色,卻也再不隱藏,很明顯地表露出來。

蘇雅芝優良的社交禮儀在周亞人眼裏竟然被誤認爲女孩子已經心動了,於是他加大籌碼力度,一邊厚着臉皮和佳人攀談着,一邊請來了夏樓春大導演,壯大聲勢。

夏樓春大導演是個中等個頭的男子,年約四十多歲,下巴上留着濃密而整齊的鬍子,看上去很有“藝術氣息”。由於近幾年事業順風順水,體型已經開始發福了,挺着一個微微凸起的將軍肚子。咋一看倒有幾分大導演的風範。

他與周亞人也算合作多年,相互間配合默契。周亞人一個電話提示,夏導演隨即放下手裏的酒杯,找到了他們的位置。

“怎麼樣,蘇小姐,我沒有騙你吧…這位是著名影視大導演,夏導。有他的支持,你的星路旅程定是一帆風順…杜小姐也可以考慮一下,做記者整天奔波勞累的,多辛苦啊,你要知道女孩子就這麼幾年豆蔻年華,要好好把握機會呀。”

周亞人巧舌如簧,到這個時候還不忘“點撥”旁邊的杜欣然兩句,希望這次出擊能同時拿下眼前兩位靚麗的女孩。

蘇雅芝和杜欣然兩個女孩被橡皮糖周先生搞得又好氣又好笑。對方真是自我感覺過於良好,難道自己剛纔拒絕的還不夠明顯。 此刻,夏大導演正站在蘇雅芝和杜欣然兩位女孩子的面前。他一到場並沒有首先開口,而是選擇品味和欣賞這兩位青春靚麗,美貌絕倫的佳人。作爲一個影視導演,他的定力還算不錯。

特別是這位名叫蘇雅芝的更是堪稱絕品,一身高貴端莊的禮服裙,氣質優雅,靈氣逼人。一雙玉足踩着銀色的高跟鞋,儀態萬千,身材輕盈高挑,胸部高聳,蠻腰輕柔。作爲知名大導演,他也算閱女無數,在這個方面,經驗豐富無比。就事論事,如果蘇雅芝去拍電影,略微捧一下,必定能成爲當紅影星。

有了前面周亞人的幾句介紹,他也大約摸清楚了眼前這兩個女孩的來路背景。

條件稍微差一點的這位叫杜欣然,是電臺的小記者,似乎周亞人之前和她打過交道。國色天香,被驚爲天人的這位女孩子名叫蘇雅芝,還是一位在校大學生,是杜欣然的學妹。

夏大導演心裏估計這位蘇雅芝小學妹肯定是跟在杜記者後面混進這場新聞發佈會裏,漲見識來的。灰姑娘總是渴望瞭解上層人士的生活嘛。這點可以理解。

不然這麼唯美動人的女孩子出現這樣高檔場合,怎麼可能沒有男伴同行呢。

這就是大導演與“皮條客”的差距,凡事摸清“獵物”的底子再下手也不遲。畢竟夏導也爲幕後大衙內服務的好幾年,敏感度還是蠻強的,知道什麼人可以碰,什麼人卻是一丁點也碰不得。否則迎來的會是雷霆震怒般的回擊和地獄般的災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