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荒城,對於老龜,扎特,小巖來說,是一個十分陌生地地方。

哪裏,到處都是敵軍。

傳聞,荒城的城池底下,當年,銀河軍修築地時候,還埋藏了將近數百億噸的高-爆,烈-性炸-藥。

那些炸-藥,若是爆-炸,就算是聖者,也要殞命!

南天不敢去賭。

因爲,老龜,扎特,小巖他們對於南天,來說都是特別重要的。

黑如風的提議,南天想了想,覺得很不錯。

現在,有了重武器,加上石頭武器。

南天的第一軍,依靠着第一防線的一些基建設施和陣地,戰壕,可以與荒城進行拉鋸戰。

南天揮了揮手:“行軍打仗地事情,你比我熟悉。如風,我現在任命你爲特戰先鋒,總領軍務,前線地事情,由你親臨指揮!”

黑如風單膝下跪:“多謝,南天大人,器重!”

“末將,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士爲知已者死,黑如風心生熱血澎湃。

這個時候,突然有通訊兵,敲門而入。

南天眉頭一皺:“什麼事情?”

通訊兵拿出一個請帖,恭恭敬敬地遞給南天:“大人,您的請帖!” “請帖?”

“呵呵,奇怪了,誰給我請帖?”

南天一愣。

接過通訊兵手上的燙金請帖。

南天打開一看,頓時釋然。

這個請帖的落款是:山北將軍府!

山北將軍府,就是山北將軍地府邸。

說起,這個山北將軍,可是一個傳奇!

一個本土地枯山主星“軍神”級老輩人物。

山北將軍,曾經坐鎮過枯山主星,統攬過很長一段時間,枯山主星上面所有的軍機要務,官拜枯山主星星球將軍。

現在,隨着年齡地增高,山北將軍,已經半隱退了,但是,威風不減,銀河軍內部編制高層,特賜其“山北”。

山北將軍的軍銜達到了:五星上將級!

而按照,銀河軍內部編制的軍銜劃分:五星上將之上就是:榮耀大將軍銜(譬如尉遲夷,這等聖境軍中大佬,就是此軍銜。)

榮耀大將軍銜之上是:輝煌大將軍銜!

輝煌大將軍銜之上是:永恆大將軍銜!

永恆大將軍銜之上就是:副元帥銜!

副元帥銜之上就是:元帥銜(銀河軍當中的最高軍銜!)

不管從何種程度來說,山北將軍,都是一方豪傑,真正的軍方大佬。

這個請帖地意思也很明顯,就是邀請諸多軍旅首長,還有各大豪貴,前往山北將軍府。

原因無他,因爲:山北將軍,要過一百歲大壽!

百歲大壽,對於一般人來說,都很重要,更何況是,威名赫赫地山北將軍!

南天皺着眉頭,心想,現在正是戰爭時期,這個老將軍,怎麼還想着過壽。

南天想要推辭。

黑如風問了一下南天,到底是什麼事情。

南天如實地說了。

黑如風臉色大變。

“山北將軍,曾經是當過星球將軍的大人物。我爲黑衣軍長地時候,曾經和山北將軍隱晦地交過手。山北將軍很強,略勝我半招。我不如山北將軍。現在,悠悠十數年都過去了,也不知道,山北將軍,強到何種地步了!”

“但是,山北將軍,畢竟是枯山主星上的真正的實權派,門生故吏,多不勝數。山北將軍,能夠給南天大人,您發一個請帖,您於情於理,都是要去一趟的。”

黑如風深深地知道山北將軍的可怕,心有餘悸地說道。

南天微微地搖了搖頭,看了看,前方不遠處的荒城。

“可是,現在,荒城都沒有攻破,我有何心情,去赴一個壽宴呢?”

南天嘆氣。

“善哉!”

“南天大人,心繫蒼生!”

黑如風不禁感慨一聲。

任一個懂得世故的人,都知道,不能夠拂了山北將軍的面子。

畢竟,山北將軍,在軍部裏頭,還是很有勢力的。

得罪了山北將軍,日後想要再升遷,那可就麻煩多了。

南天搖了搖頭:“我哪裏是心繫蒼生,只不過是,知道,有更重要地事情,要我去做!”

“況且,我和山北將軍,並不熟悉!”

南天緩緩地說道。

不過,這個時候,南天的手機響了。

手機來電顯示上面,赫然是:尉遲夷!

南天接通電話。

尉遲夷的影像投射在一邊。

“所長!”

南天拱手。

尉遲夷面色微微有些凝重,但是還帶着幾分笑容。

“我知道你那邊的情況,你已經成功攻克了第一防線,拿下荒城指日可待!”

“很好,很不錯!”

尉遲夷稱讚了兩聲。

接着,尉遲夷又道:“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跟你說一下。你現在,應該收到山北將軍的請帖了吧!”

南天點了點頭:“莫非,所長,你要去赴宴?”

尉遲夷擺了擺手:“嘉魚關這邊,是人族枯山主星地中樞,我不能走。我也告訴了山北,讓他不要太張揚。他聽了我的話,只給山北將軍府附近的一些豪貴、商業大佬、軍中干將們,發了請帖!”

“你所在地位置,距離山北將軍府,並不是很遠。乘坐一艘B級飛船,就可以一天來回二三次。”

尉遲夷說着。

南天也是聽出了尉遲夷的意思。

“所長,你是叫我去赴宴?”

南天瞬間,明白了其中地意思。

尉遲夷點了點頭:“山北是枯山主星上面,有數地地方超級實權派。他的門生故吏很多,而且,他的一個表哥,很厲害,也是銀河軍內部編制最高軍事委員會地一個正式委員。”

“我有些時候,不得不給他一些面子! 江山爲聘:愛妃,別走 這次,山北,聽了我的話,不規模地宴席全球豪貴大閥,但是,周邊的人,收到請帖必須要去一趟,山北的百歲壽宴,你們要去捧場呀!”

尉遲夷叮囑道。

尉遲夷猜到以南天的性格,肯定不會去,只好,親自打一個電話過來。

南天苦笑一聲:“所長,你都打電話過來了。我還能不去嗎?所長,對我對有再造大恩,所長的命令,我自當聽令。”

當初,南天被汪含逼-迫的,逃竄到了帝宮當中,丹田碎裂。

若非有尉遲夷出手相救,估計,南天,真會一命嗚呼!

而且,最近,南天在枯山主星的高速發展,也脫離不了尉遲夷這個“大靠山”的提-攜。

就像是,當初星羅基地的守備,燕煉一樣。

燕煉將南天,帶出海藍星,見識了無邊廣闊地星辰大海!

燕煉對南天有知遇之恩!

尉遲夷對南天有再造之恩!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這是,做人的底線。

尉遲夷,也是勉強一笑:“我不是強求你,只是,你若不去,肯定是會成爲衆矢之的,山北的權勢很大,現在,枯山主星上面,戰局已經很混亂了,不能夠人族在內鬥了!”

南天點了點頭:“嗯,嗯,我理解所長!請所長放心,這一次地宴會,我會過去地!”

尉遲夷哈哈一笑:“好,那就好!”

電話掛斷。

南天目光深邃,又拍了拍黑如風的肩膀。

“如風呀,這邊的戰局,暫且交給你了。”

“我且去一趟山北將軍府!”

“另外,老龜,留在這裏,幫村你!巴巴洛斯是黑暗大公爵,是貨真價實的半步聖者級強者,難保,他不會過來,暗殺你之類的!你現在,一定要頂-住-局勢!”

南天鄭重地說道。

“是,末將遵令!”

黑如風敬禮。

南天也不在耽誤,乘坐了一艘A 級飛船,就奔赴山北將軍府,準備去赴宴! 山北將軍府離南天的所在,並不遠。

南天也沒有帶什麼隨從侍衛之類的。

普通的軍士,就算帶多少,也沒有南天一個人的實力強大。

而且,南天還有一個隨身地生命空間。

生命空間裏頭,有扎特,小巖,古魔教主等一系列強大的高手坐鎮。

只要,南天願意,一個心念傳達,這些人,就會全部出來。

開啓飛船地自動駕駛模式。

南天舒舒服服地躺在一個牀-上,饒有興致地微閉雙眼。

這些天的連續超負荷工作,讓南天,也是有些身心俱疲。

邁入機甲大時代,南天一路向前,最終是進入了一個比前世更加強大的境界!

前世古武時代的南天,只是一個巔峯武王。

現如今,南天雙修機甲+古武,一路高歌猛進,全部邁入三品皇境。

而南天的敵人與對手,也是比之前的強大了許多。

與這些強大的高手對戰,南天既是激動,也是有些揣測地。

古武時代與浩瀚地機甲時代相比較,終究是水池與大海地區別!

但是,這些天來,南天也是逐漸地開始適應,井底之蛙,又如何?

我雖爲青蛙,但是卻想要吞天!

吾願勇往精進,既然重生一世,定不負着大好年華!

鳳舞九歌,龍騰九天!

金-鱗-豈-非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敵人越來越強大,又如何?

吾又何嘗差之,若是敢來,一劍斬之!

南天思緒萬千。

兩世爲人,從王境,跨越到皇境,南天的心態,也開始在改變着。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着。

山北將軍府離南天的所在,又不是很遠。

飛船的速度,也很快。

大約半個時辰後,南天的飛船降落在山北將軍府的停機場上。

山北將軍,枯山主星實權派之一!

曾經當過星球將軍的大人物!

他的表哥,更是銀河軍內部編制最高軍事委員會的一個正式委員,比之尉遲夷都不差。

山北將軍過百歲大壽,自然將軍府人滿爲患。

轟轟拉拉,無數人,門可羅雀,水泄不通,熱鬧非凡!

也幸虧,山北將軍豪闊。

山北將軍修建地停機場,也是奇大無比。

就算是一個大型整編艦隊,飛了過來。

山北將軍的停機場也可以容乃而下。

“轟隆隆!”

不時地有遠方的飛船,或者戰艦,飛了過來,降落在這裏。

山北將軍是枯山主星上面,權貴中的權貴。

山北將軍,能夠發請帖邀請的人,自然都是一流豪貴。

豪貴們的座駕,自然不會差。

南天下了飛船,大致地掃了一眼。

“嗬!”

“這機場裏頭,都是清一色A級以上的飛船,甚至,還有不少S級飛船,SS級飛船戰艦之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