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他便不再理會身後的衆人,而是將炎黃之血點在自己的眉心,瞬間化作一道金光向着趙小川追去。

天空中陰風陣陣,蘇媚兒黑着臉看着軒轅鐵離去,半天不語。

“妖大人,我對不起你!恐怕我不能追上趙小川了!”

周圍剛纔被金光照到的陰魂化作一縷縷青煙消散在空中,蘇媚兒幽幽的嘆了口氣,低聲自語。

就在這時,一個輕佻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嗨,美女,要搭個順風車麼?”

蘇媚兒一驚,轉頭望去,看到黑雲中漸漸走出一個身穿黑衣的胖子。

至尊神魔 ……..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這雙翅膀來的可真夠及時的,如果沒有它的話,說不定我現在就完蛋了!”趙小川在天空中大聲笑道,身影在空中不斷閃現。

此時,一聲爆喝聲從他的身後傳來。

“輪迴者,投降吧!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趙小川轉頭,只見渾身籠罩着一層金色光芒的人影從遠處向着他衝來。

“軒轅無敵!”

趙小川驚呼一聲,一顆心瞬間提了起來,快速揮動翅膀,速度猛然間又快了起來。

然而不管趙小川的速度有多麼的快,軒轅無敵都緊跟其後。

並且隨着時間的過去,兩人之間的距離正在不斷縮短着。

“該死的,難道就要在這裏被軒轅無敵抓住了麼?”

趙小川一邊飛,一邊向着身後射出無數的黑羽,想要阻止軒轅無敵。

但是那些黑羽往往還沒有接觸到軒轅無敵便立刻在空中汽化,根本傷不了軒轅無敵一根頭髮,反而讓軒轅無敵和他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

“教皇,你爲什麼要來到這裏?我想之前你應該說過不會參與我們和華夏之間的戰鬥吧?”

黑暗議會的大長老臉色陰沉的看着眼前滿頭白髮,滿臉笑容的教皇說道,心中不斷盤算着教皇爲什麼會來到這裏。

教皇笑了笑,向身後一伸手,弗朗西斯從懷中掏出一張卷軸,放在他的手心。

“是神的指示讓我來到了這裏!”教皇笑道,將卷軸遞到大長老面前。

“哼!神?老東西,不要賣關子,你我都知道早在二十年前,神庭已經毀滅了,現在留下的只有我們這些努力成神的老傢伙罷了!”大長老看着眼前的卷軸,冷笑道:“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說出來吧!”

“你……”弗朗西斯臉色驟變,背後出現四對金色翅膀,對大長老怒目而視。

嬌寵 教皇一擺手,制止了弗朗西斯,嘆息一聲,道:“大長老,沒有經過檢驗得出的結論往往都是錯誤的,我知道我們教義不同,所以彼此敵視對方。不過我勸你還是看看它比較好,也許這裏面有你想要的。”

大長老眼神陰晴不定,不過最後還是冷哼一身,將卷軸拿了過來。

“這是……神諭?怎麼可能?神庭不是很早以前就毀滅了麼?”黑暗教皇接過卷軸,忽然驚聲叫道。

弗朗西斯冷哼一聲,眼中露出一絲輕蔑,而教皇嘴角露出笑容看着對方,道:“這是神隕之前的神諭!”

大長老身體微微一怔,隨即嘆了口氣,頹然道:“好吧!既然是神的旨意,那麼我們黑暗議會同意輔佐你們教會,但是有一點,那就是不需把我們黑暗議會當做炮灰,不然的話……”

重生舊時光 教皇神色一肅,道:“放心吧!既然是神的旨意,我自然是不會亂來的!畢竟我們的共同的願望就是讓神庭恢復。”

大長老凝重地點點頭,沉吟片刻後,道:“那麼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

“很簡單,先將輪迴者掌控在我們的手中,然後我們進入惡魔之地,尋找當年神留下的神器!只要有了這兩樣東西,我們恢復神庭往日的輝煌至少就成功了一半。”

說到這裏,教皇眼中奔發出耀眼的光芒,連同大長老和弗朗西斯眼中也是一亮。

不過很快大長老便皺眉道:“等等,如果我們要尋找輪迴者,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畢竟據說輪迴者是在華夏,而我們現在和華夏還處於冷戰之中,我們……”

“放心吧!據我剛纔得到的消息,現在輪迴者受到了軒轅無敵的追殺,現在已經逃出了華夏,我們只要在這裏等待他的消息就可以了。”教皇自信的說道。

“消息?華夏那邊有你的人?”大長老問道。

“神的光輝可以找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即使是沒有信仰的華夏也有天使的存在!”教皇笑道。

話音剛落,一個黑暗議會的長老急匆匆的走了大廳中,對着大長老一陣耳語。

大長老神色一變,隨即嘆息道:“教皇,輪迴者已經來了,我想我們可以行動了!”

……

“哇!哥們,快看,天上有鳥人!”

“那裏?那裏?臥槽,真的是鳥人啊!”

“好快的速度啊!咦?哥們,他們是不是飛過界了?“

“好像是啊!”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報告排長!”

天空中,趙小川和軒轅無敵一追一逃,不知不覺間進入了陌生的環境。

地面炮臺林立,佈滿了坦克飛機。

趙小川看着眼前這一切,不由皺起了眉頭。

不過很快,他便將這個念頭拋開,然後全力向前飛行。

此刻的他大汗淋漓,背後的黑羽也變得凌亂不堪,沒有了之前的輕鬆,而這都是因爲他身後的軒轅無敵。

神級大魔頭 “哈哈,趙小川,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和我乖乖回去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一定不會傷害你性命的。”軒轅無敵喊道。

趙小川翻了翻白眼,根本不理會軒轅無敵,沒命的向前飛行。

軒轅無敵見趙小川並沒有停下,臉色一沉,隨即深吸一口氣,喊道:“趙小川,這是你逼我的,你不要後悔!” 四周人群,一片驚愕。

上官雷闕周身強大的勁氣,快速化為雷雲劈的電弧,縈繞周身,無人能近。

「想不到會長的雷雲劈,居然已經到了如此爐火純青的地步……」

李伯詫異說道。

儘管,他自認為自己的雷雲劈,已經夠厲害了,但是和上官雷闕相比,還差的太遠。

「會長已經很久沒有真正出手了,能夠見到雷闕會長再次全力使用雷雲劈的招式,我等就算死也無憾了。」

趙堂主低聲言道。

這些年,上官雷闕在華僑會獨挑大樑,近乎已經成為了西方華人心目中的英雄,他們對上官雷闕的崇拜,發自內心。

此刻,野豬黨三兄弟,死死將上官雷闕圍在中間,三面齊攻,卻絲毫不能近身。

安格魯渾身勁氣側漏,實力強悍,但目光之間,卻滿是焦灼。

面對上官雷闕的雷雲劈,他有種猛虎吞天,無處下口的感覺。

「大哥,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上官雷闕,想不到他的真實實力,比我們想象的要高出不少。」

安格魯言道。

「哼哼……他這是在跟我們拚命,只要咱們穩住,就是拖也能把他給活活拖死……」

安格特冷聲言道。

「大哥,咱們三兄弟一起上,看這小子的雷雲劈還能堅持多久。」

安格斯言道。

「好!二弟三弟,上!」

安格特話音落下,三兄弟呈三角形,自三個方向同時朝上官雷闕發起了猛烈攻勢。

三名古武強者聯手,默契配合,形成的強大威力,在空氣中產生霹靂爆炸聲響,地面微微晃動,彷彿整個大樓,都要塌下一般。

面對三個方向的強者夾擊,上官雷闕立於中心位置,面不改色,雙掌之間,形成的電弧,四下橫掃,所過之處,焦土一片。

……

坐在遠處的秦穆然,端然目視眼前的激烈戰鬥。

「然哥,看樣子,野豬黨的孿生三兄弟,奈何不了上官雷闕呀!」

萊恩低聲言道。

秦穆然目不轉睛,注視著眼前一切,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現在是這樣,不過待會兒的情況,恐怕就很難說了。」

秦穆然言道。

話音傳入李伯耳內,他不禁投來一絲冰冷的目光。

「臭小子,你在胡說什麼,我們雷闕會長的雷雲劈,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怎麼會敗?。」

李伯怒聲說道。

秦穆然不以為意,嘿嘿一笑。

「老頭兒,如果你對你們會長的實力真的這麼自信,那幹嘛還這麼緊張呢?」

秦穆然笑道。

「胡說,我哪裡緊張了?」

李伯抹了把額頭冷汗,嘴硬說道。

野豬黨孿生三兄弟,個個都是古武強者,若論單打獨鬥,他們和一般的西方異能者並無區別,可三人孿生同出,血脈相連,聯合出手的實力,深不可測,華僑會的人恐怕沒人會不擔心。

「呵呵……要賭嗎?我賭你們會長,最多堅持一個小時。」

秦穆然自信笑道。

李伯眉頭緊蹙,華僑會其餘五名堂主,也都朝秦穆然投來鄙視目光。

「小子,等著看吧,我們會長一定會讓你失望的!」

李伯冷聲反駁道。

秦穆然並未多言,懶得與他們爭辯,他心裡很清楚,雖然現在三兄弟攻不破上官雷闕的雷雲劈,那是因為上官雷闕靠著消耗強大勁氣化出了一道電弧防線,可如此消耗勁氣的打法,他又能堅持多久?

安格特他們現在顯然也看透了這一點,所以,他們並未急於進攻,而是以守為攻,用不了多久,上官雷闕的防線便會不攻自破。

……

四名強者,膠戰一片。

足足一個小時后,雙方已經交手不知多少回合,上官雷闕的神情,開始有些吃力。

在孿生三兄弟輪番進攻下,上官雷闕渾身勁氣,已經消耗十之八九,雷雲劈的殺傷和防禦範圍,開始逐漸縮小。

「李堂主,會長他好像,真的堅持不住了!」

趙堂主低聲焦急說道。

「讓兄弟們做好準備,一旦會長有失,全力保護會長安全,大不了,跟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李伯冷聲說道。

現在,李伯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秦穆然說的很對。

上官雷闕已逐漸成為強弩之末,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即便他實力強悍,可是在孿生三兄弟輪番進攻下,攻之無力,守之無用,失敗已經是遲早的事情。

……

「能和我們兄弟三人鬥上一個小時不落下風,你也算有點兒實力,不如歸降我們野豬黨,我們野豬哥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安格特得意笑道。

「哼哼……想讓我屈膝於你們西方人武力之下?痴人說夢!」

上官雷闕言罷,撤掉周身勁氣,畢其力於雙掌之間,發起了最後的進攻。

在孿生三兄弟看來,上官雷闕的做法,不過是在做困獸之鬥,臨死前的掙扎罷了。

伴隨著上官雷闕的勁氣減弱,安格特三兄弟,看準機會,開始了全面反擊。

於此同時,寒光四起。

幾十回合后,上官雷闕身上,已經多了幾道不顯眼的傷口,鮮血順著衣角,滴落在雪白的地板上。

「雷闕會長,您沒事吧!」

趙堂主焦急喊道。

「兄弟們,跟這群欺負我們的西方人拼了,咱們就是死,也絕不能屈服於他們。」

另一人怒聲言道。

「對,拼了!」

華僑會人群中,發出一聲聲的怒吼,彷彿是被壓榨的奴隸,發出最後的怒聲。

話音落下,華僑會五名堂主,齊身而出,朝安格特身後進攻過去!

面對五名宗師的偷襲,安格特甚至連頭都懶得回一下,在他古武強者面前,五名宗師,實在太弱了。

「東方的螻蟻,你們對實力太過無知了!」

安格特言罷,渾身瞬間爆發出一股向後的強大能量波動,那五名宗師強者,甚至連安格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便直接被這股強大氣波反彈回來,全部重重摔在地上。

於此同時,上官雷闕因為分神,露出一個破綻,安格斯和安格魯兄弟二人立刻從身後襲來,兩隻拳頭,重重打在上官雷闕的後背上。

「啊!」

一聲痛叫,上官雷闕,終於敗了!

現在,華僑會全部戰力,折損殆盡。

在這群強大的西方異能者面前,華僑會的人就像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再無還手之力。 此刻,華僑會全部高手,非死即傷。

上官雷闕被人扶起時,嘴角溢出几絲血跡,臉色蒼白,雙手都有些微微發抖。

「東方的螻蟻們,你們華僑會,難道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嗎?」

「你們實在太弱了,像你們這樣的螻蟻,不配佔據在我們西方的地盤兒。」

安格特冷聲笑道,神情間充滿了鄙視和不屑。

話音落下,整個大樓內,都飄蕩起野豬黨的嘲笑聲。

李伯拖著受傷的身體,立刻帶領身後十幾名華僑會成員,用血肉之軀,擋在了上官雷闕身前。

「雷闕會長,我們拖住他們,您快走。」

李伯低聲說道,眉宇間透出一股犀利,彷彿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上官雷闕,神情淡然,輕拭嘴角血跡。

「李堂主,你是讓我丟下兄弟們自己逃命苟活嗎?」

上官雷闕言道。

作為華僑會的會長,他在華僑會擁有著絕對的權威,這個關鍵時刻,他怎麼可能拋棄兄弟獨自逃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