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菡和蔣婉兒的頭髮被罡氣吹得飄飛起來。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三魂復原,七魄凝聚!赦!”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揮起槐木劍指向地上的符紙。

“轟”的一聲,符紙無火自燃。

緊接着,其他符紙也跟着“轟轟轟”地無火自燃起來。

當所有的符紙都燃燒起來之後,墓殿中閃現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漩渦。

漩渦開始順時針旋轉,它越轉越大,直到形成一扇旋轉的門。

“嗖”的一聲,所有被點燃的符紙被吸進了旋轉的門中。

然後一道靚麗的身影,從門中慢慢地飄出來。

看到這道人影,秦巖不由鬆了口氣,她正是九窈的天魂。

“秦巖!”九窈從門中飄出來,立即抱住了秦巖的脖子,激動無比地啜泣起來。

看到九窈抱住了秦巖,慕容雪菡的臉在瞬間陰沉下來,然後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但是蔣婉兒卻饒有興趣地看着秦巖和九窈。

雖然蔣婉兒也喜歡秦巖,但是她並不吃醋。

在唐代,特別是唐代初期,一個公主沒有幾個相好的,那簡直是白活了。

這主要是武則天帶來的風氣。

當然也和當初的開放程度有關。

唐代對於男女之事看的很開,特別是很多官宦人家的大小姐,與家丁、車伕,甚至是老師搞在一起太正常了。

至於公主,那更是想搞誰就搞誰。

比如說長平公主,幾乎將朝野上下漂亮的公子哥全部睡了一遍,而且她睡完還將其中持久耐用的介紹給她媽武則天。

武則天臨幸完了,又會將這些公子哥以禮物的形式轉給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在武則天的手下當女官,其手中握有極大的權利,甚至可以媲美宰相。

所以在蔣婉兒她們眼中,九窈公主的行爲太正常了。

不過秦巖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周邊有人正“虎視眈眈”地看着。

秦巖乾咳了一聲,故意咳的聲音很大。

但是九窈沒有領會秦巖的意思,依舊緊緊地抱着秦巖。

“公主,咱們現在還是趕快去救你的地魂和生魂吧!”秦巖無奈之下,只能將九窈的雙手扳開,然後好言相勸。

九窈點了點頭,輕輕地“嗯”了一聲。

“我們走!”秦巖趕快向墓殿外面走去。

九窈飄到秦巖身邊,和秦巖齊肩並行,口吻幽怨地說:“秦巖,我等了你一千多年,你爲什麼現在纔來啊!我還以爲你不來了!”

說罷,九窈抱住了秦巖的胳膊。

之前九窈也說過,她和秦巖在千年前有一段很深的感情。

但是說實話,秦巖一點也記不起來了,而且秦巖此刻對九窈沒有一點感情,所以被九窈這麼抱住胳膊,總覺得很彆扭。

畢竟愛情這種事情,那是你情我願的。

秦巖不動聲色地抽出胳膊,指着前面說:“快走,我們穿過前面兩個墓殿,就到了殿門前。”

“嗯!殿門上囚禁着我的生魂。”

“好!那我們趕快走!”

秦巖加快速度,開啓陰陽鬼瞳飛速向前走去。

雖然秦巖對九窈古墓裏面的一切已經瞭如指掌,但是他還是不敢大意,畢竟這裏面太古怪了。

九窈不知道秦巖是在疏遠她,立即跟上去,繼續和秦巖並肩而行。

看到九窈不停地追着秦巖,慕容雪菡緊緊地咬住了嘴脣。

看到九窈又和自己並肩而行,並且又抱住了自己的胳膊,秦巖一陣無語。

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不一會兒,秦巖他們就來到了前殿的門前。

當殿門壁畫上的九窈生魂看到秦巖和她的天魂後,立即激動地跳起來:“秦巖,你們終於來了! 總裁的規則 趕快救我出去。”

“趕快保護公主!任何人都不許帶她出去!”

太監大聲叫起來,聲音十分尖利,聽着有些刺耳。

“是!”一羣金甲侍衛立即將九窈的生魂圍在中間,紛紛拔出寶劍保護九窈。

壁畫上的宮女們則紛紛尖叫起來,不是躲到了窗簾後,就是躲到了桌椅屏風後。

看着被拘禁在壁畫中的這些人物,秦巖覺得就像小時候在看動畫片一樣。

“裕德,趕快放了我的生魂,否則小心我讓你生不如死!”

九窈的天魂剛纔在秦巖面前還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此刻突然瞪大眼睛怒視着太監,頗有公主範。

“你這妖孽,你以爲你假扮成公主就真是公主了!”

太監裕德指着殿門前的九窈天魂大聲罵起來。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哼!”

九窈天魂冷哼了一聲,當即施展鬼術對着殿門上的壁畫指去。

看到九窈天魂施法,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他之前以爲九窈只是普通鬼魂罷了,現在才發現,她的天魂居然達到了鬼王。

如果九窈三魂合併,即便無法晉升成鬼皇,那至少也是鬼王巔峯。

隨着九窈天魂這一指,一道七彩之橋頓時從地面上架起,一直延伸到壁畫裏。

這讓秦巖想到了彩虹。

現在這一條七彩之橋和彩虹幾乎一模一樣,因爲它的顏色也是七種,分別是紅橙黃綠藍靛紫。

而且七彩之橋也是拱形的橋。

當橋搭上之後,九窈天魂伸出手在自己的頭頂上輕輕一拍。

她整個魂體頓時變的只有巴掌大小。

她沿着橋飛快地向壁畫裏面飄去。 秦巖不敢讓九窈孤身進入壁畫,當即念動離魂咒使得三魂出竅,然後縮小身形也向橋上飄去。

當秦巖飄到壁畫前面的時候,被壁畫上面一道無形的氣牆擋在了外面。

無論秦巖使用什麼方法都無法走進壁畫。

“主人,你別費力了,你是進不去的!”蔣婉兒無奈地搖了搖頭。

“爲什麼?”秦巖記得他有一次被壁畫裏面的祭酒吸進了裏面。

“除非是壁畫裏面的邪靈或者是魂靈邀請,否則你是無法進去的!”蔣婉兒給秦巖解釋起來。

“可是九窈爲什麼能進去?”秦巖依舊十分疑惑。

“因爲公主的天魂和生魂本就是一個魂魄。”

聽到這裏秦巖算是明白了。

原來九窈搭上七彩之橋,只是爲了她能進去,而不是讓其他人進去。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秦巖放大自己的魂體,並且鑽進自己的肉身,無奈至極地向壁畫裏面望去。

壁畫裏面此刻已經打成了一鍋粥。

九窈的天魂以鬼王的實力橫掃金甲侍衛,將一個個金甲侍衛打的魂飛魄散,不一會兒就死了一大半。

叫裕德的太監嚇得臉色煞白,躲在兩個侍衛後面發抖。

眼看九窈的天魂就要救出她的生魂,裕德當即用尖利的聲音指着九窈的生魂大吼起來:“給我殺了她!”

金甲侍衛以爲裕德說的是九窈的天魂,依舊和九窈的天魂在鬥法。

只不過他們的實力太差,根本不是九窈天魂的對手。

“我說的是公主!你們趕快給我殺了她! 諸神重啟 殺了她,這個臭娘們就無法奪魂了!”

裕德大聲叫起來,聲音又尖又細,還充滿了急躁和驚恐。

嗯?殺公主?

金甲侍衛們都愣住了,全部轉過頭向裕德望去。

保護公主是他們的天職,但是讓他們殺公主,這怎麼可能。

“你們現在知道他不是好東西了吧!”

九窈的天魂冷笑起來,不過並沒有停止動手,反而趁機又殺掉了幾個金甲侍衛。

“快啊!你們愣着幹什麼?”裕德着急地叫起來。

但是沒有一個人聽裕德的話。

九窈的天魂殺開一條血路,“嗖”的一聲,鑽進了她的生魂體內。

剎那間,九窈開始顫抖起來,它的魂體出現了道道重影,就像兩個一模一樣的東西在融合一樣。

不一會兒的功夫,九窈的天魂和生魂融合在一起。

她眯起眼睛向太監裕德望去,一字一句地說:“裕德,祭酒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居然替他將我囚禁在壁畫中數千年!說!”

說到最後一個“說”字的時候,九窈幾乎是吼出來的。

開局簽到八個寵妹狂魔 可見九窈十分憤怒,而且充滿了怨念。

“殺了她!殺了她啊!你們這些飯桶!”

裕德不敢回答九窈的話,指着九窈大聲地對金甲侍衛們說。

九窈冷笑起來,一步一步地向裕德走去。

“快點殺了她,如果她殺了我,你們也會跟着魂飛魄散!”

裕德幾乎哭了出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些金甲侍衛對皇家這麼忠心。

“還是讓我殺了你吧!”九窈飄到裕德面前,殺了擋在他面前的兩個金甲侍衛,然後又殺掉了裕德。

在裕德魂飛魄散的那一刻,壁畫中所有的侍衛、宮女以及太監同時灰飛煙滅。

就像一幅畫中的人物在瞬間被抹去了一樣。

看到這裏,秦巖忍不住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這裏面居然這麼神奇。

殺掉了裕德,九窈從壁畫中飄出來。

而且她的魂體隨着飄出來,在急速地變大。

當她落地的時候,已經從巴掌大小放大到普通人正常大小。

“秦巖,怎麼樣?我是不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走出來後,九窈又恢復了小女人姿態,一顰一笑都美的冒泡。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秦巖對九窈還是提不起一點興趣。

巾幗在古代指的是女性,鬚眉指的是男性。

因爲巾幗在古代是一種飾品,而且只有女性會帶,所以特指女性。

鬚眉就更加好理解了,須指的是鬍子,只有男性才長鬍子,所以指的是男性。

九窈這句話的意思有點花木蘭的腔調,那就是誰說女子不如男。

當然了,在唐朝,因爲武則天的影響,很多女人都想瘋一把,做出男人都無法做出的事情。

不過很多皇后和公主都失敗了,紛紛被當朝皇帝處死了。

秦巖點了點頭:“嗯!你做的的確很好!”

九窈當即挽住秦巖的胳膊,笑着說:“那一會兒救我地魂的時候,還讓我出手好不好?”

“只要你能救出來那就讓你來!”

對於這一點,秦巖無所謂。

不過通過九窈所作的這一件事來看,秦巖發現九窈屬於女漢子,而且是典型的女漢子。

在秦巖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存放十八般武器的墓殿。

這個墓殿還保持着之前的狀態。

兩個武器架已經翻了,架子上面的武器已經全部跑掉了。

當然了,這些化靈的武器雖然跑掉了,但是它們卻逃不出古墓。

古墓現在還有禁制,像它們這種剛剛化靈的武器,是無法突破禁制的,除非被鬼王級別的高手帶出去。

“你的生魂應該就在這裏!”

秦巖記得,就是九窈的生魂告訴他,九窈的身體還沒有腐爛,只不過被埋在這個墓殿下。

只有集齊十八般兵器,擺下一個大陣,才能將九窈的肉身救出去。

九窈剛準備說話,九窈的生魂從地面下飄了出來:

“秦巖,你們終於來了,我等的好辛苦啊!”

九窈身形一閃,準備融合她的生魂,她的生魂卻立即出手阻止:

“等一等!千萬不要融合。我身上被下了禁制,你如果想融合我,只會連你也被禁錮住!先幫我解除了禁制,你才能融合我!”

“怎麼解?”九窈問。

“我也不知道!”九窈的地魂搖了搖頭,臉上滿是無奈。

秦巖對九窈和她的地魂說:“讓我來看看!”

說罷,秦巖念動咒語開啓陰陽鬼瞳,眯起眼睛向九窈的地魂望去。

秦巖看到九窈的地魂身上纏着一根根手指粗細的鐵鏈。

這些鐵鏈上冒着森森黑氣。 秦巖一眼就認出了鎖住九窈地魂的鎖鏈:“她被噬魄鎖魂鏈鎖住了!”

噬魄鎖魂鏈乃是一種專門禁錮魂魄的鎖鏈。

這種鎖鏈可以牢牢地將魂魄禁錮在一個地方,因爲鎖鏈的另一端直接與地脈相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