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天雷灌注而下。伴隨着電光閃爍,所有人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剎那間,上百座仙府虛影再度懸浮虛空,化作屋頂一般抵擋住了天雷的攻擊。

可林隕這個無人問津的角落,卻是根本沒有半點仙府的光影。

“這小子在找死不成?還不祭出仙府?”

“管他呢!少一個人就少一分競爭!”

不少人目露異色,低聲道。

尤其是萬崆和路陵羽等人,他們一個個都是面露深意,似乎希望林隕最好能夠死在雷動域中,也省得他們動手了。

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林閥的林冬。

他神色擔憂,想要過去救下林隕。可他轉念一想,林隕絕不是魯莽之人,既然敢這麼做一定有其道理所在。如果他貿然出手相助的話,反而有可能影響後者的計劃。

於是,他選擇繼續暗中觀察着,只要林隕一有危險出現,他就會捨棄一切去救下林隕。

這是林遠山親口給他下的命令,哪怕是爲此在盤龍會中被淘汰,他也必須要執行。


“雷電之力,來吧!”

跟衆人奮力抵擋天雷的場景不同,林隕反倒是神色亢奮,像是在期待着天雷的降臨!

轟!

一道天雷直接轟下,剎那間林隕整個人都覺得劇痛無比,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麻痹了。他連忙運行起《魔天玄典》的心法內容,從天雷之中奪取雷電之力,涌入五臟之中!

這個過程絕對是極爲痛苦的,就相當於是一直處於高壓電之中。

他體內的細胞不斷地被雷電所破壞,卻又以可怕的速度再生出更多的細胞。在雷電淬鍊之下,他的五臟和肉身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一分。

“他活下來了?”

衆人神色微驚,雖然林隕整個人都變得焦黑了,但他們清晰地感知到林隕的生命氣息並沒有減少多少。

“一定是巧合!”


有人斷言道。

以肉身之軀硬撼雷電之威,又怎麼可能不會死呢?要知道,他們雖然是能夠飛天遁地的武者,但他們本質上還只是人類而已。

也只有九州大陸達到實力巔峯的那批頂尖天宮境強者,才能夠被稱之爲超人般的存在。

天雷之威,那絕對是超過了人類所能承受的範疇之外。

“雷電的力量,似乎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猛!”

感受着體內血肉臟器灼燒後的焦臭味道,林隕不禁苦笑了一聲。

雷動域的雷電之力比他預計的還要可怕,如果不是他在關鍵時刻服下了一枚保命丹藥,恐怕現在就要下地獄跟閻羅王嘮嗑去了。

好在,他的身體也因爲硬撼雷電之力,而產生了一絲適應力。

根據他的估計,伴隨着天雷的接連轟擊,他的肉身應該漸漸適應住雷電之力。等他完全適應之後,他就能打造出五臟神藏的雛形了。

而那時,他的肉身強度也將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轟!轟……

隨着時間的推移,衆人漸漸發現這天雷降臨是有一定規律的,在林隕看來,兩道天雷降臨的間隔大概是在五分鐘左右。

而這短短的五分鐘時間,就是衆人恢復的機會。

越是往後,衆人就越加體會到姜天辰能夠在雷動域堅持七個時辰的時間,該是有多麼地困難。一個多時辰過去後,不少人臉上已經浮現出了驚懼之色。

他們的仙府都變得破破爛爛的了,就連修爲都倒退了不少。如果再這麼下去的話,他們的仙府一定會被天雷徹底轟爆,然後徹底喪失仙府境的力量。

到那時,他們繼續留在雷動域只會是死路一條。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說得對,大不了就是止步於此,反正我們也沒機會爭奪前十!”


“走!”

一時間,有數十人直接選擇了放棄,竟是結伴而行地從雷動域中退了出去。他們不敢再冒這個風險了,強行堅持下去,非但修爲受損,就連性命都會受到威脅。

大不了就是不要盤龍會的名次獎勵了而已。

譁。

這一羣人退出了雷動域,他們所堅持的時間連兩個時辰都不到。可笑的是,他們一開始還覺得姜天辰堅持了七個時辰並不算長。

“這麼快就有人出來了?”

守在石門口的定國侯眼皮一擡,嘴角帶着一抹譏諷之色:“連三個時辰都堅持不到?就你們這幫人也能算得上是年輕俊傑,簡直連當本候手下士兵的資格都沒有。”

“侯爺,我們只是不想枉送性命。”

“這雷動域太過危險,不是常人所能待的地方。”

不少人臉色漲紅,卻還要強行爲自己辯解。

“少廢話。”

然而,定國侯並沒有聽他們解釋的機會,大手一揮道:“給本候殺。”

下一刻,他所帶來的那一批鐵血軍士,便是一擁而上。雖然這批軍士的個人實力不如這幫仙府境的天才們,但他們乃是從戰場上走下來的,一個個都是出手狠辣的無情之人。

面對這等鐵血軍士,一般人根本連動手的勇氣都沒有。

“侯爺你要做什麼?!”

“侯爺,你憑什麼殺我們?”

衆人大驚失色,根本就沒想到定國侯居然會來這麼一手。

他們開始竭力抵擋,更是想要趁機逃離皇城。可從雷動域出來後的他們,仙府受損,就連自身修爲都衰退了不少,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定國侯的鐵血軍隊!

不出片刻時間,他們便是被殺得片甲不留,屍橫遍野!

“傳本候的令,但凡是在雷動域內連三個時辰都堅持不到的窩囊廢,全部……格殺勿論!”

定國侯冷笑道。

“侯爺,這麼做會不會惹怒陛下?”

一名士官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是知道的,盤龍會根本就沒有殺害參賽者這種規矩,否則誰還敢來參加盤龍會?這所謂三個時辰的規定,純粹只是定國侯臨時定下的。

“無妨,陛下也是從戰場上走下來的人,他比本候更清楚戰場上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人。”

定國侯擺了擺手,淡淡道:“像這幫養尊處優的所謂天才子弟們,如果日後全都上了戰場封侯拜將,豈不是憑白葬送了我大秦天朝軍士的性命?陛下早就有打壓那些閥門世家和頂尖宗門的意思了,本候此舉只是順應聖命,陛下不會怪本候的。”

“可侯爺你這樣會成爲衆矢之的,被很多人嫉恨上的。”

“只要陛下一日在位,本候就絕對不會死。更何況,想殺本候的人多了去了,就憑那幫只會作威作福的廢物,也想殺本候?他們若是真敢對本候動手,那倒是更合本候的心意!陛下可是正愁着沒有合適的理由去攻打這幫傢伙呢!嘿嘿……許久沒有打戰了,這雙手還真是有點癢呢!”

定國侯嘿嘿一笑,粗壯的手臂掰扯了兩下,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眼中流露出了毫不掩飾的森寒殺機,比起在這盤龍會給一幫毛都沒長齊的臭小子們當考官,他反倒是更願意去戰場上大殺特殺。

世人皆知他定國侯暴戾殘忍,嗜殺成性,卻是鮮少有人知道他定國侯並非是有勇無謀之輩。他的心思之細,恐怕就連那些浸淫朝堂的文官們都要甘拜下風。

“侯爺英明!”

那名士官深深地鞠了一躬,拜服道。

定國侯,可是比世人想象中的還要更加深不可測。否則,他又怎麼可能以平民之身在四十歲之前封侯拜將,成爲當今陛下跟前的大紅人呢?

此人,絕對不可小覷! 雷動域裏的衆人,並不知道石門外所發生的事情。他們此時爲了應付不斷到來的天雷就已經是筋疲力盡,不少人的仙府更是趨近崩潰。

可跟那些修爲薄弱的仙府境武者相比,萬崆和林冬等逆命境強者卻是輕鬆自如,他們的仙府非但沒有受到損傷,反而穩穩地懸浮在虛空中。

無論天雷怎麼轟擊他們的仙府,都是紋絲不動,穩如泰山。

“一羣廢物,仙府根基不穩,自然抵擋不住天雷轟擊。”

萬崆冷笑道。

他們這些突破到逆命境的強者,無一不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在仙府境時就深知仙府對自身修爲根基的重要性。他們絕不會貪功冒進,爲了突破修爲急功近利地忽略掉打造仙府根基的這一重要步驟。

也正因如此,他們的仙府根基都極爲穩固,這種程度的天雷根本就傷不到他們。

“這小子,恐怕撐不住多久了……”

路陵羽狹長的三角眼一直暗中關注着角落獨自一人的林隕,後者始終沒有祭出仙府,這件事情一直都讓他十分在意。

原本他以爲林隕是在保存實力,可當他看到林隕以肉身硬撼天雷,甚至開始主動吸收雷電之力時,他的想法就改變了。

林隕是在用天雷淬鍊肉身!

這傢伙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就連他們這些逆命境強者都不敢用天雷淬鍊肉身,這天雷威力無窮,一個不慎之下可是會灰飛煙滅的。

雖然他對林隕的這種魯莽行爲嗤之以鼻,可他也不得不承認,林隕確實是有夠狠的。接連兩三波的天雷降臨,這傢伙居然還沒有被天雷劈倒。

“五臟神藏!”

不斷地感受着天雷的洗禮,林隕時刻忍受着非比尋常的劇痛和麻痹,但他眼中的光芒卻是不減反增!因爲他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夠感受到體內五臟的變化,細胞的衰滅和重生,他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

破而後立,這便是凝聚出五臟神藏的精髓。

棄掉凡人的脆弱之身,成就無敵神魔肉身,纔是創造出《魔天玄典》那人的真正用意。

漸漸的,他已經完全適應了天雷的攻擊,那些在常人看來難以忍受的疼痛他也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他臉上的神色更是從猙獰扭曲,漸漸歸爲平靜。

而他體內的五臟更是隱隱散發着雷光,已經趨近成熟。

距離他們進入雷動域,已經過了四個時辰的時間。中途也有不少人棄權退出雷動域,可他們最終的命運是如何的,卻是沒人知道。

而林隕在這四個時辰之中,已經完全擁有了抵抗天雷的肉身抗性。天雷再也傷不到他了,他現在只需聚精會神地繼續淬鍊五臟神藏。

“他怎會如此可怕?”

一直關注林隕動靜的路陵羽瞳孔不禁一縮,心中大驚:“他的肉身到底是什麼做的,連天雷都可以擋得住?不可能!就算是再厲害的淬體之法,也無法達到這種程度……”

“不行!得想辦法儘快解決掉他,這傢伙太危險了!”

路陵羽眼中閃過一抹森寒殺機。

他第一次意識到林隕體內所蘊含的恐怖潛力,如果再這麼任由林隕成長下去的話,他真的沒有信心能夠穩壓住林隕一頭。

這才過了多少天的時間,林隕的實力從荒域出來後就得到如此突飛猛進的增長!

此人絕對不能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