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這劍意是……”

“莫非是傳說中的……”

衆人被這劍意衝得七倒八歪,止不住的震驚。

“從今天起,我就命名爲雲劫!”夢星辰清朗的聲音傳開,衆人心中皆是感覺到那雲劫在歡喜。

八品寶劍的氣息散開,學徒幫工們齊刷刷的倒了一地,只有有修爲的人才站住了腳。

“八品寶劍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威勢?”八爺用手擋住眼睛喝道。

“這分明是九品!”大鑄劍眼神炙熱,沒有一點輸了的遺憾,反而羨慕的看着夢星辰手中的雲劫。

雲劫脫手,飛入天空,直直的佇立在雷雲風暴之中。雷霆電弧打不動它,狂風也吹不偏它。

傳聞中,九品寶劍出世必須要渡劫!這便是劍的雷劫嗎?

在場的人無一不驚歎,無一不激動,他們竟然親眼見過九品寶劍的出世,無論走到哪兒,都能讓同行羨慕眼紅!

九九八十一道雷聲過後,雲劫從天上飛回夢星辰手中,通體白色,不知是否因爲渡劫的原因,上面有一電、一風、一雨、一雷的圖案!

劫雲散去,霞光漫天,天上架起九道彩虹!似乎有仙女起舞,又似有宮樂鳴奏,天地都在爲這柄劍的誕生喝彩!

早已啞然的大鑄劍激動的說道:“霞光漫天、九道虹橋、仙女奏樂,這是九品中的極品啊!”

“老朽心服口服,從此鑄劍坊唯你馬首是瞻!”大鑄劍沒有絲毫架子,立馬將玄冰劍捧在手中,向夢星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我等心悅誠服!”衆人從震驚中清醒,紛紛向夢星辰抱拳行禮。

“我草,乖孫,我就睡了一會兒,咋搞出這麼大動靜?”

衆人紛紛側目,怒視這個竟然敢罵他們偶像爲孫子的人!關鍵是還要草他?正所謂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也! 衆人擡頭一看,若青鋒?

不過若青鋒又咋地!反正不能罵咱偶像!衆人不顧一切,挽袖就要去教訓一下若青鋒時。

夢星辰訕訕的笑道:“外公你來了。”

我去!大哥,你不帶這麼玩的吧,兄弟我們都要挽袖子去幹架了,你居然叫他外公?

隨即衆人才想起來,好像是哈,偶像之前說是代若青鋒來巡查工作情況的,原來是若青鋒的外孫,咦?那豈不是說咱偶像是夢星辰!

“你就是夢星辰?!”大鑄劍驚愕的看着夢星辰。

“對啊,我是。”夢星辰剛回答完。

若青鋒過來就給夢星辰一腦門爆慄,“誰讓你偷我令牌來玩的,要是讓阿貓阿狗欺負了咋辦!”若青鋒這般做,也是擔心這些鑄劍師欺負外孫,畢竟若青鋒來了這麼久,還沒有真正的管理下來。

“外公……我。”夢星辰估計外公沒有看到之前的那一幕,正要解釋。

大鑄劍與若青鋒之前關係不好,那個什麼阿貓阿狗實際上說的就是他們這些鑄劍師,苦笑一聲,便躬身行了個禮:“參見若長老!”

大鑄劍這一禮,其他人也是拜了起來。

若青鋒一愣,暗道這羣老東西吃錯藥了?以前這些人總是一副鼻孔要日天的感覺,今個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些人的頭頂是啥樣。

若青鋒沒有理會這些人,他隱隱覺得跟外孫有莫大的聯繫,便直接問夢星辰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大鑄劍似乎爲了緩和關係,搶着回答:“啓稟長老,我與夢小友比試鑄劍術,結果我輸了,所以我們心悅誠服的服從你的領導。”

若青鋒宛如喝水嗆住了一般,止不住的咳嗽起來,半響纔回過氣:“你們鑄劍?然後你輸了?”

大鑄劍沒有一絲羞愧之色,滿意的點了點頭,讚歎若青鋒領悟性夠好,有種孺子可教、我心甚慰的感覺。

這不可一世的大鑄劍啊,怎的輸了還能有這般舒爽的表情?莫非老傢伙是心理變態?

“是這把嗎?”若青鋒不敢相信,將夢星辰手中的雲劫劍拿了過來,差點沒拿穩,趕緊雙手捧住。

“我日!”“神日!”“我真日!”

連續三聲日,道出了若青鋒的驚訝,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外孫是個天才,而今天卻相信自己的外孫是個變態。

剛說完,三道紫衣降落鑄劍坊,赫然是三大長老親臨,之前大鑄劍鑄造了八品寶劍,也只引得一道法旨,而因爲九品寶劍的出世,他們也坐不住了。

衆人一見三大長老都來了,趕緊問禮。

大長老沒有理會衆人,直接走上前來欣喜道:“大鑄劍,你突破九品鑄劍師了?”看來都誤會是大鑄劍打造的九品寶劍。

雖然不是大鑄劍打造的,但這老傢伙心裏比夢星辰還開心,一副極其舒爽的神情,讓三大長老更是誤以爲是大鑄劍造的九品劍。

“大鑄劍,你說,你要什麼門派都能賞你!”與宗主平分天下的三大長老就是豪情,但這一做也是爲了拉攏門派內的強勢力量,爲今後站隊做準備。

大鑄劍或許與三大長老沒多少交情,此刻擡頭白了一眼大長老:“你要是把東西都賞給我了,夢星辰怎麼辦?”

三大長老纔回過神來,看到夢星辰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站在那兒,而若青鋒則一副鼻孔要日天的樣子。

這祖孫倆在這兒幹什麼哇,還這副欠抽的表情。

“什麼夢星辰怎麼辦?”三大長老不解。

“哎,九品劍出自夢星辰之手,實在是歎爲觀止啊!”大鑄劍雖然是嘆息的口氣,可神色極其興奮。

大鑄劍這人嚴肅、刻板,從來不會開玩笑,所以三大長老立馬震驚的看向夢星辰。

“你鑄造的九品劍,哈?”大長老開口問道。

“僥倖,僥倖而已。”殊不知,夢星辰的謙虛那是極其的裝逼,要是僥倖的話你幹嘛之前要跟大鑄劍比劍?

不過衆人卻不會覺得這裝逼裝得噁心,反而是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看看人家,年少有爲,還這般謙虛謹慎,多好的少年郎啊!

“能給我看看嗎?”三大長老強忍激動,十分恭敬的說道。

夢星辰看了看若青鋒,若青鋒自然知道他什麼意思,笑道:“三位長老曾攜太上長老來救你,自己人。”

如今,紫霄天劍宗內的權力關係駁雜,夢星辰還生怕自己的九品雲劫劍羊入虎口呢!

便呈上雲劫劍,三大長老齊齊捧着,像自己的小媳婦兒又生了個娃一般,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紫霄天劍宗的九品寶劍還是有一些的,但都是以前代代流傳下來的,這些劍活得比他們久遠,然而這些劍一旦損壞,沒有九品鑄劍師的話,根本無法修復。因此,九品鑄劍師比九品寶劍更加寶貴!

當今的九品鑄劍師,只有雲霞劍宗還有一個,壟斷了所有關於九品劍的行業,不僅如此,還令人極其氣憤!大長老想起自己曾經佩劍壞了,只好去找雲霞劍宗修,不僅要看那九品鑄劍師的臉色,像個孫子一樣,關鍵是還要給無數奇珍異寶才勉爲其難的砸了兩錘。

如今,咱紫宵天劍宗也有了九品鑄劍師,揚眉吐氣了,再也不用去雲霞劍宗當孫子了,不僅大長老腰桿筆直,二、三長老也是揚眉吐氣。

“劍名爲何?”大長老顫抖着嘴脣問道。


“雲劫!”夢星辰看着衆人的神色有些好笑,但還是認真的回答道。

“雲劫?”大長老一愣,“爲何是雲劫?”

“之所以名爲雲劫,有兩個原因。”夢星辰說道,“其一,此劍的誕生乃雲中所孕,劫中所生!”

“其二,乃雲霞劍宗之劫難!”夢星辰心中從來沒有忘記過雲霞劍宗的仇恨,除此之外,還有陳“雲”鋒,似乎這個雲劫,真的是爲了復仇而誕生的。

大長老點了點頭,心中感慨萬千,特別是那句雲霞劍宗之劫難,莫非知道我們曾經去雲霞劍宗所受的委屈,要抗衡雲霞劍宗的九品鑄劍師?

這等大義、有爲的年輕人,真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啊!真恨不得衝上去抱住夢星辰親個兩口,才能表達自己的歡喜啊。

“老二,你不是有個孫女未嫁人嗎?” 大長老這話一出,衆人皆是一愣!孫女未嫁人?

若青鋒老臉憋得通紅,忍不住狂噴而笑。

夢星辰也神色扭曲,但他作爲晚輩,可是笑不得的。

二長老一臉惋惜:“孫女早嫁了,孩子都生了。”

衆人才都反應過來,感情這幾個老傢伙打算的是給夢星辰來個親上加親,可惜的是,沒有合適的親戚。

結果二長老彷彿想到了什麼似得說道:“不過我有個曾孫女!”

大長老隨即開心道:“多大了,漂亮不?”

“漂亮倒是漂亮,十分招人喜歡,只是年紀嘛,兩三歲吧……”二長老話還未說完,便被大長老一掌拍飛。

從遠處爬起來的二長老還在繼續說道:“這有什麼嘛,養個幾年就行了哇……”

看着這羣失態的長老,夢星辰無語至極,真想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好生休息一下,畢竟之前造劍太耗費心神了。

三大長老似乎也發現夢星辰精神不好,於是將夢星辰的劍還了回來,還大肆嘉獎了一通,上品劍元石直接獎勵了五萬斤!夢星辰知道,這些東西其實是用來拉攏自己的,沉默了一小會兒,便坦然承受了。

目前來說,紫霄天劍宗分爲兩個陣營,一個是萬歸一的宗主陣營,一個是三大長老的長老陣營。

夢星辰已經與萬歸一交惡了,況且三大長老人不錯,站隊就站隊,誰怕誰啊。

夢星辰一夜暴富,但是要作爲摘星府的發展基金的話,仍然不足,譬如內門那排名前十的劍盟,哪個身家不是數十萬上品劍元石?

況且,夢星辰在此刻,隱隱有個感覺,那就是摘星府未來必定不只是紫霄天劍宗的劍盟,遲早會獨立出去,將來也定會超過所有門派成爲超級勢力。這不僅僅是夢星辰的猜測,也是雄心壯志。

要想別人不欺負,只有自己掌握的力量足夠大才可以。倘若還想賙濟他人,那實力就更是得雄厚。

三大長老臨走前,給在場的所有人下了封口令,因爲目前還不適宜暴露九品鑄劍師的存在,這個祕密將來會有大用處。

不管門派有什麼打算,夢星辰只是來一趟鑄劍坊便賺得盆滿鍋滿,早知如此,何必還要外出歷練任務呢?現在手中有五萬斤上品劍元石,九品寶劍雲劫,還有幾把低等級的劍,八品寶劍玄冰則還給了大鑄劍,畢竟以後都是自己人。

若是外人知道夢星辰把低於八品的劍都稱爲低等級的劍的話,殺了他的心都有了,殊不知絕大多數人都在一兩品劍徘徊,三四品劍就能傲然走江湖,五六品那就是有名的劍客,七八品都是大宗長老級別的。

“你這臭小子,還有多少事瞞着我?”若青鋒與夢星辰剛進入密室,若青鋒便開口笑罵道。夢星辰注意到若青鋒的精光內斂,修爲定然有所突破。

“鑄劍術乃父親傳我的,悟劍茶乃左秋白給的……”夢星辰只好將“功勞”推給他人,人,不能太炫富嘛。

若青鋒也不想細查,是真是假,反正也都是我外孫的好處。

夢星辰打算在鑄劍坊再待幾天,多煉幾把普通的劍,先將兄弟們的劍都換上一遍,多餘的該賣的賣,該賞的賞,因爲要買天材地寶來煉丹,提升兄弟們的實力,五萬上品劍元石是不怎麼夠的。

若青鋒就要去杏河村了,這幾天正好夢星辰在這兒可以幫他打理鑄劍坊的事,夢星辰給若青鋒一個小瓶子:“外公,其他東西你也看不上,況且外孫我也有急用,這是我煉製的幾枚療傷丹,比一般的止血生肌丹藥好上一些。”

“你姥姥的還會煉丹?”若青鋒當時就不淡定了,不過最終還是接過了丹藥。

夢星辰之所以只給了丹藥,因爲其他的東西若青鋒用不上;況且若青鋒真要缺個什麼,夢星辰目前來說也給不起。


若青鋒走後,便是夢大鑄劍師在鑄劍坊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夢老大,您看這樣下錘可否?”

“夢老大,這把劍應該刻什麼劍脈圖?”

……

夢星辰平易近人,又實力高超,自然引得鑄劍師或者學徒前來請教,當然也不排除是想來巴結他的,不過這點分辨的眼力夢星辰還是有的。

三天過後,夢星辰鑄造了一批寶劍,當然材料還是要花錢的,畢竟夢星辰是自己私用。鑄劍坊的倉庫中的好貨差點被夢星辰買光,五萬上品劍元石花費下來,也只剩下了一萬。


看來無論哪個行業,都很燒錢啊。但是自己打造的這批劍拿去賣個小部分,別說五萬,五十萬都不成問題。

在這三天,夢星辰留意到了四五個學徒,他們雖然不是鑄劍師,那只是因爲這些鑄劍師根本不給他們真傳,所以他們在這兒這麼久了,仍然只是幫工苦力。

然而在夢星辰稍微指點下,竟然成功突破成了一品鑄劍師,這讓許多人極其羨慕,這幾個人,夢星辰是打算帶回摘星府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