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拳似炮屬火,其性最烈最猛。石昊打的就是這股氣勢,他不動則以,一動則如暴雷。

頂、挑、壓、爆、炸、撕!

突然石昊手上氣勁一空,掃視一眼,這才想起來自己不自覺打的興起,竟然直接把這頭怪物活生生打死了!

石昊尷尬的笑笑,一手指著已經快成了一堆爛肉的海蛇怪物,對著一旁有些獃滯的陳鋒和古浪生說道:「這個貌似不行了,就算連搜魂都不行了,還有沒有別的怪物?」

「你把這個打死了,東海寬廣之極,去哪裡找這些怪物的同類?」陳鋒搖搖頭說道,他本來還想順藤摸瓜,探索一下變異的源頭,看看能找出一些什麼端倪。

「兩位使者大人,如果還想找尋這種怪物,那大可不必擔心,這些怪物聞到自己同類的血腥味,立即就會糾集一群前來,對他們來說,同類死了無所謂,重要的是指出了食物的位置。」這個時候,古浪生說話了。

「哦?是嗎?」陳鋒饒有興趣的問道。

「不瞞使者大人,即使對我們鼓浪門來說,這種怪物非常難以殺死,但是也並非不能滅除。不過尤其是這死後會吸引同伴的特性,令我們損失慘重,他們的嗅覺似乎非常靈敏,千里之內一絲微弱的氣息都能聞到。所以我們現在才萎縮在這裡,困守孤島。」古浪生一陣苦笑。

「那就更好了,叫人把這怪物的鮮血放開到海里之中,屍體直接放在海邊上,來多少我們殺多少!」陳鋒豪氣衝天道。

「遵令!」古浪生大喜過望,他也是滿肚子怒火,一群人修道修道這種地步竟然被一群畜生搞的困守在孤島上,簡直是恥辱。

接下來一群鼓浪門的弟子抓起這怪物的肉體奮力推到海邊,開膛破肚,鮮血流進海中,刺鼻的血腥味衝天而起,陳鋒和石昊把手一揮,在身體表面布下一層氣勁,刺鼻的血腥味也不能進入兩者周圍,二人就在海邊盤坐,靜等群怪的到來。

嚎!

突然響起了一陣嘶吼,而且石昊還能從其中聽出其中個數數量真的不少,飛上天空,極盡目力,石昊甚至看到了一頭頭的海蛇怪物成群結對的前來,不時的冒出頭來,張開大嘴,眼中凶光畢露,它們已經感受到了這座島上存活著許多人類,它們簡單的大腦認為,這將是一頓豐盛的大餐!

「好!好!」陳鋒也是起身而立,突然轉頭對著天上的石昊說道。「讓你看看我最近領悟的儒家之道!」

陳鋒伸手從背後一抽,本來他的背後只會背負誅邪劍,因為這是他的使命,但是現在他這一抽,竟然從無到有抽出了一張弓!


這張弓完全由氣勁凝聚,形體有些模糊,細節還不清楚,但是完全可以當成一張弓來使用,尤其這是陳鋒自身氣勁凝聚的,和他的親和力肯定非常之高。

石昊也沒有想到陳鋒竟然會掏出一張弓出來,回想起儒門六藝,突然脫口而出道:「儒門六藝之射!」

「不錯!哈哈!」陳鋒有些得意,他看到了石昊的出手,爆裂非凡,心下有了一口氣,起了一種較勁的心思,要爭!

陳鋒抬手拉弓,手指扣弦,然後猛然一擊拉弓,除了一記光芒直直射出之後,就再也沒有異動。不過石昊在天上看到分明,陳鋒拉弓的時候,一瞬間出現了箭的形體,松弦的下一刻,一頭海蛇怪物就被擊碎了頭顱,死的不能再死。

只是這距離,當真是有些駭人,石昊估計在地面上的陳鋒只能看到一群海蛇怪物聚在一起的一個黑點。

石昊心下不禁閃過了許許多多的描寫弓術的詞語,猿臂善射、百步穿楊,但是這些遠遠不能形容陳鋒,他現在每一箭射出都必定帶走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海蛇怪物的性命,不僅僅是一擊必殺,而是一擊多殺!

嗖嗖嗖!

陳鋒沉氣收聲,意鎖心關,只有拉弓射箭這一個動作。而遙遠的海蛇怪物群也是在迅速減少著。


ps:第一更到!為了彌補昨天的過錯! 陳鋒全力出手,箭勁連成一線,一頭又一頭海蛇怪倒下,染紅了一片海域。剩下的海蛇怪也是一陣驚亂,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的同伴一個個就被爆頭,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嚎!

海蛇怪發出驚恐的嘶吼,想要退卻,離去,但是他們的速度哪裡有著陳鋒的箭快?就算是石昊,在天上也只能看到一條直線,速度快的完全無法躲避。

其實一個東西想要極速飛行,不僅要和自身重力做抵抗,大部分力量都要和自身阻力抗衡,像石昊飛行到極速之後,就會破開音障,人往往已經走了很久,才能聽到原地一個炸雷般的聲響。但是陳鋒的箭不同,速度快到令人發直,但是卻沒有絲毫聲音發出,似乎整隻箭只有其形,沒有其體,完全融於風中,在空間穿梭毫不費力。

陳鋒停下了動作,抬頭看向石昊,對著遠處做了個請的手勢。石昊瞭然,飛行過去,只看到大部分的海蛇怪已經死亡,屍體有的漂浮在海面上,還冒著血泡,涔涔的血液不停流出染紅海面,有的沉入海底化為肥料。還有幾隻活的,不過被幾隻充滿著陳鋒勁氣的箭矢給牢牢定在一些礁岩之上,動都不能動。

石昊大手一揮,直接抓起這幾隻仍在存活的海蛇怪飛回鼓浪島。

轟!

石昊直接將這幾頭海蛇怪扔到海灘之上,濺起滔天的沙塵。

「搜魂沒有?」陳鋒盤坐在地上調養氣息,一看到石昊回來了立刻站立起來問道。

「搜了。」石昊指了指這幾隻海蛇怪物,有的嘴巴大大張開,瞳孔都失去了變化焦點,這也是搜魂的後遺症,直接摧毀靈魂的完整性。

「不錯,但是信息太片面,太狹窄,僅僅幾個畫面,但是其中透露出來的氣息倒是說明了不少問題,是熾熱如炎的火焰氣息。」石昊說出自己得到的結果。

這意味著什麼,陳鋒和石昊都很清楚,擁有者那樣氣息的勢力只有一處,那就是火焰世家,而他現在的領軍人物正好是無人可當的火炎焱!


火炎焱的威風兩人已經見識到了,明明都是世家的領軍人物,但是木青藤卻是躲不開火炎焱的一掌,這要是在戰鬥之中,青木藤早已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他連火炎焱的一招都接不下。

即使是陳鋒和石昊暗暗相比,也不過是稍微比青木藤好看一點罷了,照樣是失敗的下場。現在火炎焱為什麼這麼囂張卻始終沒事,因為他現在實力最強,沒人敢去隨隨便便招惹。石昊估計自己只有八荒合一之後晉陞穴心之境才能和他一較長短,但是如果輪到生死之戰又說不準了,誰也不能保證對手就沒有一個驚天的後手。

而現在這件事竟然牽扯到了他,這就不得不慎重了。

「怎麼辦?」想到火炎焱那個狂人,陳鋒也是有些頭疼。即使他的儒家之道再度精進,他和火炎焱之間還是有著差距,這就是底蘊之間的差距。世家子弟的底蘊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追趕上的。

「還能怎麼辦,既然已經到了這裡,硬著頭皮也要追尋下去,即使是火炎焱又有何懼,合你我二人之力還不能力敵?況且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槍打出頭鳥!」石昊笑笑,眼中閃爍出智慧的光芒。「他火炎焱是最強不錯,但是也是太過吸引人注意力了,肯定會出現不少波折,而你我就不會,實力只能算得上中上,我們要深深的隱匿,然後突然出現,搶奪好處。」

石昊沉思道。他在魔人一族的聖陵之中就是這麼做的,所以才能出其不意的出手,一舉奪得一源之石碎片。

接下來,石昊和陳鋒只是攜帶了古浪生一個人就順著海蛇怪物的記憶追尋過去。沒有攜帶太多人,因為他們現在實力還比較弱小,攜帶太多人根本照顧不過來,那是在找死。

只是片刻,石昊就接近了那片海蛇怪物記憶中的海域,在途中,石昊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怪物,像那種海蛇怪物只是最基礎的生物,甚至有的怪物是螃蟹類型的,兩把大鉗子只是一剪,就徹底將其斷成兩節,然後大口一張硬生生的啃食。

石昊突然有一種回到太古荒蠻時代的感覺,處處都是凶獸,處處都是血腥野蠻,叢林法則交織。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居然有一片海域完全處於平靜,沒有任何的廝殺,平和的彷彿世外桃源。這就是那海蛇怪物記憶之中的海域,這片海域隸屬於炙日宗,而炙日宗則是隸屬於火之世家的勢力。

炙日宗所在的島嶼之上,有一輪小明日高高在上,炙烤大地,有一種炎熱的氣息,彷彿再這無邊的大海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小片荒漠一般。

當石昊和陳鋒他們找到火炎焱的時候,這個傢伙竟然在海灘邊上樹蔭下支起躺椅睡覺,旁邊還有這一個人再輕搖蒲扇給他扇風,真是安逸且舒適,而一旁還有這一堆火堆,上面竟然在燒烤,散發出一陣四溢的香味。

石昊看的這烤肉有些眼熟,似乎是海中的凶獸身上之肉。頓時石昊感覺哭笑不得,這兇惡無比的海獸以人為食,現在又回到了火炎焱口中。真是循環因果,報應不爽。

「呦!來了幾位客人,隨便找地方坐,但是不要偷吃我的烤肉,這可是我的寶貝。」火炎焱早就感覺到了石昊等人,不過卻絲毫不起身,對著幾人擺擺手,算是打過了招呼。

石昊又好氣又好笑,突然覺得火炎焱這個人很有意思,出口答道。

「你說這是你的寶貝,可是在我看來卻絲毫不行,吃的太差勁了,真正的肉,要色澤紅潤,口味濃郁,肥而不膩······」


本來火炎焱還準備伸手去取烤肉,但是聽到石昊這麼一說,手就停到了中途,連氣勁都沒有吐出,頓時感覺就要到手的烤肉,一下子失去了應有的味道,看到還在發著熱氣的烤肉,現在感覺就和就要丟到豬狗一般的食物無二了。

火炎焱一下子站立起來,盯著石昊緩緩豎起大拇指。

「食道大家!」 石昊莞爾一笑,這火炎焱倒是有趣,他不以實力強大與否來判定別人,而是以自己的喜好,完全由自身個性出發。如果拋開他和火焰世家的恩怨不算,他和這火炎焱倒是完全可以成為朋友。

「哦?這就是你們帶來的小傢伙?」火炎焱起身直接一眼看向古浪生。

蹬蹬蹬!

古浪生直接大退三步,他平時引以為豪的修為在火炎焱面前,竟然連一眼的眼力都承受不住。

石昊走到古浪生面前,不漏痕迹。

「還行,和這小傢伙差不多。」火炎焱也不在意,一眼看穿古浪生,然後拿手指了指旁邊給自己搖扇子的人。

「炙日宗宗主?!」

這個人石昊不認識,陳鋒也不認識,但是古浪生可是土生土長的東海本地之人,他可是認識的,一口道出這個人的身份。

石昊和陳鋒一陣無語,一個門派的宗主就在這裡給火炎焱搖扇子扇風,這個人起碼三四十歲了,還被一個年輕人指著頭說自己是小傢伙。不過這炙日宗的宗主卻是絲毫不敢還嘴,看來火炎焱的凶威已經徹底震懾住他了。

「你們的來意我也清楚,大概就是為了這個。」火炎焱抬手指指那堆烤肉。「不過就結論來說,我是知道的,但是沒有解決辦法,我也是無法完全清理。」

火炎焱皺皺眉頭,即使是他也只能護住這一片海域,出了炙日宗這片海域,他的氣息影響就消減了。但是這些凶獸,根本就是殺之不絕,火炎焱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那這些東西的源頭在哪裡,這些凶獸是怎麼出現的?」這次輪到石昊皺眉了。

「遺迹!」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從火炎焱口中吐出。

空氣一下子凝滯,遺迹是什麼,裡面有什麼,什麼時候開啟這些都是未知,不過看情況似乎火炎焱這些遠古世家都知曉一二。但是陳鋒和石昊並不知曉,本來兩人來到火炎焱面前很有默契的誰都不提遺迹這件事情,現在火炎焱突然提出這個,是不是有什麼用意。

火炎焱看穿了兩人的想法,直接把話頭挑明。

」不錯,我現在說道遺迹,就是為了提出一個建議,你我幾人組成一團,抱團前行遺迹如何?」火炎焱看著石昊三人,說出了讓三人變色的話語。

三人心中齊齊一陣,心中儘是三個字,不可能。笑話,火炎焱找誰不行,非要找陳鋒和石昊這兩個「外人」,他們兩個都不是世家出身。

「你們似乎一直都把我想錯了。難道世家弟子就要找尋世家弟子的幫助?實話說明,其實其他幾家子弟,比如木青藤、金邢軍早已暗中聽從水新月的安排,但是他們還竟然來找我訴說心意,想要在遺迹之中暗暗結盟,投靠與我,真當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那點事?還想要坑我?真是太小看我了。」火炎焱把手一伸,出現了兩個家族的印記,一個是片樹葉,青翠欲滴,上面充滿著生機與活力;一個是柄小劍,卻沒有開峰,但是一股逼人的劍意直接撲面而來。

他不屑的笑笑,轉身對石昊等人說道:「現在你們知道我為何要找你們結盟了吧。」

石昊點點頭,表示明白。這種情況下,他怎麼會反對,有了強勢的火炎焱,石昊更能隱藏自身的實力,這就叫做燈下黑。

不過石昊也並不會真心和火炎焱合作,畢竟兩個人雖然暫時走到了一起,但是最後肯定要分道揚鑣,甚至到時候翻臉成仇,那時候就又要看各自的算計了。陳鋒也是知道。

石昊、陳鋒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心照不宣的和火炎焱相視一笑,場面甚是和睦。

「既然如此,那我們何時動身?」石昊見已經打下了基礎,直接提議動身。

「不著急,水金木三個世家已經出動,他們以為我這個人仰仗自身實力強大,就會冒冒然出動,但是他們錯了,我其實一直在等他們出動,讓他們去清理道路上的障礙,豈不是更好?而且這個遺迹不同於以往,道路無比之多,分叉更加複雜,沒有機緣的人絕對無法前行。」火炎焱眼中閃出了老謀深算的光芒,

火炎焱把手一提,就把那炙日宗的宗主小雞一般的提了起來。

「小傢伙,我這次就帶你去見見世面,要緊緊的跟住我,如果亂動掉隊了死了,我可不負責。」

炙日宗宗主只能可憐的點點頭,連話都不敢說。

「走!」

火炎焱一馬當先,直接竄了出去。石昊和陳鋒也是帶著古浪生緊跟火炎焱一路前行。

火炎焱信手抓了一把空氣,他的指尖燃燒起一小撮火苗,違反風向直接指向了一個方向。似乎捕捉到了冥冥之中的近乎不存在的一縷氣息,鎖定了水新月她們的行蹤。

石昊一路前行,看到了一頭頭凶獸死亡,漂浮在海面上,堆砌在海面上,有一種屍島成行的味道,看的幾人儘是頭皮一陣發麻。

「你們看,如果這凶獸是水新月斬殺的,有的會呈現出被利刃切割的味道,這是她操縱水流,噴射速度加速到極致,簡直能斬斷神兵利器。有的屍體則會出現許許多多的水泡,從內部溺水,內臟爆炸而亡。如果凶獸是被青木藤斬殺的,則是會出現乾枯無比的狀態,宛若死木,彷彿被吸盡了精華一般,這是因為他的木屬性功法習得的是枯榮之術,一枯一榮象徵萬物的變化常態。如果凶獸是被金邢軍所斬殺的,那麼根本幾乎留不下屍體,因為他的氣勁四射,鋒銳無比,一擊出動,就是萬千劍意,直接**分屍。」

火炎焱一邊飛行,一邊想石昊等人解說。這顯示出了火炎焱對這幾人功法特點的深深認知。

「咦,這是怎麼回事?」火炎焱一邊飛行,竟然發現了一具死狀完全不相同的屍體,這具屍體,沒有任何錶情,彷彿死的時候完全沒有痛苦,死亡的時候意識還停留在上一秒,完全沒有任何反應。而且火炎焱將這頭凶獸的屍體翻來翻去看了幾遍,表面完全沒有任何傷痕,唯一的只有大腦深處添上了一抹陰影,直接腐蝕掉關鍵部位,讓其腦死亡。

這個手法完全不像是水新月、金邢軍或青木藤任何一人所做的,既然不是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肯定是還有別的勢力來到了這裡,不過都是暗暗追蹤水新月三人。

「哼!除了我們,還有其他的勢力·····」火炎焱悶哼一聲。

「我看還不止,這只是我們所發現的,東海這麼大的動靜,有心人不可能不注意得到,可以想象,這次的遺迹開啟又是一次的風雲際會。」石昊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ps:一百零一,竟然寫了一百章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輕狂在這裡求點票票,求點鮮花,來點支持啊,新的章節新的開始! 石昊透過問題看本質,一下子戳中核心。

想想也是,任何一個大勢力都會牢牢關注周圍動向,學會應對各種突發情況,然後從中牟利,這才是一個大勢力應有的氣質。

變化是這個世界的本質。人都在變,何況是世界?

石昊猜測,既然鴻升門能夠巧立名目暗中派送他和陳鋒過來,那麼其他的大勢力也完全可以派送他們的種子天才過來。這對於大勢力來說完全沒有難度。

石昊將他的猜測對著其他幾人一一說來,陳鋒和火炎焱也是點點頭,贊同石昊的看法。

「這麼說來,別看現在是風平浪靜,有可能下一秒就是閃電交加,進行戰鬥。這條道路上,不知道有多少隱藏者,想要分一杯羹。」陳鋒皺了皺眉頭,他知道這些隱藏起來的人,各個都不是好相與的人,說不定還會碰見某些不世出的天才,那是大門派暗中潛藏的種子力量。


「哼!怕什麼!藏頭露尾算什麼人物,我倒是真想見識一下,其中的天才到底有幾分幾兩。你若是膽小,現在就可以離去。」火炎焱對陳鋒不屑的道。他的道路是陽剛,從不躲避,堂堂正正的少炙一切。

「怕?我會怕?哼!倒是你不要太過自大死了就好。」陳鋒也不是示弱的主,立即反駁道。

「好了好了兩位,現在外敵環繞,哪裡是讓我們內鬥的時候,現在當務之急是保存力量,以便應對突發情況,速度找到遺迹。」石昊出來當和事老。火炎焱和陳鋒的性格都是那種刺頭無比,如果不是石昊在其中潤和,怕是兩人一見面,說不了兩句話就要打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