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無量大師便已經將這黑血族清空了。

毫不留情。

他們今晚來的目的,就是要滅族。

只有滅了這黑血族,才能和那兩大族進行鬥爭,這也是江北一步步穩中求進的打算。

至於滅族的痛?他自然是無法理解的,他又沒經歷過,但既然是魔物,他便已經準備好了一套說辭,讓魔巫王和骷髏王列舉出來了百條關於黑血族的罪孽!

比如什麼大少爺在某種酒樓強行與賣藝不賣身的小族姑娘……咳!

這種。

或者是什麼燒殺搶掠,強行擄走人家散修小魔頭的寶物這種。

總之……

這賬面上的罪狀,看得江北那是一個怒火滔天!

然後,魔巫王和骷髏王都慌了,這種事兒,他們也總幹啊!

骷髏王還好點,畢竟已經親手滅族了,但是魔巫族沒被沒啊……

好在江北足夠雙標,這才讓他長出了一口氣。

果然,大人物的想法根本就是他們所理解不了的。

而這黑血族,自然而然的便成爲了江北爲了躋身於魔域三大勢力之一的一個墊腳石了。

只是滅了這黑血族,總有點其他的事要做吧?

江北眉頭緊皺,感覺好像有什麼玄而又玄的東西,他一時間竟握不住。

很好。

這黑血族竟然有這種可以屏蔽神識探查的寶物!


而且最讓江北覺得詫異的是,這黑血王不見蹤影,加上那些聽到了被破門的聲音,便直接倉皇逃竄的黑血族大佬們,總覺得哪裏怪怪的。

看來是這黑血王已經逃了。

或者是在什麼地方躲起來了……

可是這聖城,黑血王還能往哪裏跑?

哪裏還有自己待了幾百年的老巢安穩?

“你二人可知曉黑血族的寶庫在哪?”江北轉身問道。

相比於黑血王以後會不會來個什麼……報仇之類的戲碼,江北還是覺得這黑血族的寶庫更爲重要。

當然,江南也這麼認爲。

魔域,盛產靈草。

只是這眼中的精光閃過,便是瞬間熄滅了。

“哥,你是怎麼了?爲何今日午後,便一直不見你……抽菸?”江北有些詫異的問道。

“咳!”江南乾咳一聲,有些尷尬的答道:“抽傷了今天,嗓子疼。”

江北:“……”

“廢物。”

江萬貫回頭瞥了一眼江南,滿是嫌棄的說道。

“抽菸都能抽傷,幹什麼還能行?”

甚至說完還挑了挑眉,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極爲悠閒,彷彿對這黑血族已經被滅毫無反應一般。

一個魔族,滅了就滅了,不滅難道留着繼續禍害這美好的聖城?

可也是因爲魔域這自古便有的滔天魔氣,讓這裏的百姓們無法安居樂業,大家都已經被這魔域影響了心智,然後一代一代的繁衍下來,便是無惡不作的局面。

而高端的族類也就是那煉獄,血獄,地獄三族,其他那些小族更是數不勝數,一家獨大的場面也根本不可能出現而已。

滅了一個黑血族,也算是可以接受的結果。


而且現在一共也就滅了兩族,若不是現在時間緊任務重,江北還真不介意……把一些還算看得過眼的勢力也都給滅得差不多。

“還想問一下二位,可知這黑血族的寶庫在何地?”江北也不管老爹和老哥那邊如何,反倒是直接問向了骷髏王和魔巫王二位。

“這……”

這二人對視一眼。

不能說不知道。

說了容易體現自己很沒價值,打架他們插不上手,現在找個寶庫也插不上手?

“這黑血族的寶庫據說極爲隱祕,其中更是有可以屏蔽魂力的存在,滅霸大人,我們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尋到。”巫廣恭敬答道。

“嗯。”江北點了根菸,深吸了一口,才點了點頭。

而後閉上雙眼,用神識仔細的探查了一下……

朝着右前方伸手一指。

“那邊。”江北說罷,便已經直接朝着那邊趕去。


而面對老爹的冷嘲熱諷,江南還是極爲孝順的選擇了“這波我忍了”的方案,緊跟在江北身後。

剩下的人也是盡數跟上。

只有骷髏王和魔巫王二人面色驚駭……

這是啥啊?

理解不了。

以前他們三大家族關係還比較融洽,他們三人還很年輕的時候,便是聽這老黑說過,他們家的寶庫根本就無法被探查出來!

這是黑血王當年裝逼的資本,但是現在怎的就……

理解不了。

跟上看看。

片刻之餘,江北便來到了一處廢墟之前。

眉頭緊皺,感覺這……

但是不對勁啊!

就是這裏。

任何位置,他都能神識感知出來,唯有這裏不能,那麼,反向思考一波,那不就是說明這裏有隔絕神識的寶物嗎?

如果有的話……那不就是所謂的寶庫嗎!

江北的目光有些懷疑,不過還是繼續做着試驗。

一點點的進行探查。

於是。

手往褲腰帶裏一伸,便是直接一道流光飛出!

嚇得這後趕來的骷髏王和魔巫王頓時在心裏直呼牛逼。

而這流光更是不知發了什麼瘋病,竟在這廢墟之上極快的轉動起來!

狀若旋轉的掃把一般,片刻之餘,便將這裏的石塊攪成了粉碎。

而這個時候……


一個石塊之下的木板,也順帶着出現在了衆人的眼中。

這彷彿是一個……並不算大的木門。

這門約摸着不到兩米長,寬約一米,就那麼安安靜靜的躺在了地上。

其上有着些微的裂紋,明顯是剛剛小騷騷劃過所帶來的痕跡,但卻沒有成功將其劈斷。

此物,定不是凡物!

“搜尋到千年……”

還未等江北作出反應,便是見到一旁的江南眼中一亮,而後三步化作兩步,便來到了這躺在地上的木門之前。

再看。

江南已經蹲下了身來,身子以一個極爲詭異的姿勢彎曲着,鼻子貼近着這個木門。

而後眼中的精光越來越亮!

猛地站了起來。

“弟弟!這個木頭味道很香!爲兄需要!”

江北:“?”

“這個木頭如果製成木漿,再做成紙來包裹菸草……”

江北嘴角抽了抽,這愣是一句話說不出來。

給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密室之下。

緊閉着雙眼,已經陷入了極深層次的睡眠,但卻依舊有一縷“魂力”在圍繞着的黑血王有些疑惑。

他……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聲音? 可能確實是有什麼聲音……

但是他黑血族家大業大的,也得有點活人走動不是?

可能是這特殊時期自己小題大做了,不算什麼事兒。

而且此地乃是黑血族的寶庫,又是藏在地下,如此隱祕之所在,根本不用慌!

別說是黑血族以外的魔頭們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了,就連黑血族人,都沒有知道的!

這可是他當年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挖了的坑出來!

沒有人知道,甚至他爲了挖出這個坑,都沒用別人幫哪怕是一丁點的忙!一切全靠自己!那是他晝伏夜出,連續兩個夜晚的結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