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李喬啊。」羅林看著面前像鬼一樣的人,眼神銳利地掃了一遍,頓時知道李喬暗傷無數,現在他可不怵這個實力大降的冤家了,輕蔑地放下酒碗:「要打快打,光放屁不動手,難道還想當惡丐討賞錢么?」說著羅林從懷裡摸出一個銅錢:「喏,我也不是摳門的人,給你錢,你也就值這麼多。」

「嘖!」周圍人都吸一口冷氣。李喬誰不知道,白區曾經也是大名鼎鼎,哥哥李驍是執法隊二隊的隊長,在白區曾經也是風光無限,只是李驍不自量力,帶著手下偷襲義莊當家,被人家四個人搞得差點完蛋,黃奇身死,李喬重傷。可是即便李喬不復從前,依然有他的哥哥在幫忙撐腰,這個少年什麼人,竟然敢對李喬如此說話!

大概這種想法在對面的大酒樓里不會出現,但是這個小破酒館中,一個執法隊副隊長也足以讓裡面的人畏懼。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李喬氣的僅剩的一隻眼睛也充滿血絲,雙手拍在桌子上對著羅林怒目而視。

「李喬,你當你羅爺是嚇大的?」羅林也不示弱,站起身來盯著李喬的雙目,李喬頓時覺得其中有些不對。眼前的這雙眼睛冷冽銳利,不是他癲狂時的嗜血,也不是硬生生裝出來的氣勢,羅林如今的眼神,是一個真正居於高位、行遍生死、俯瞰萬人的眼神。看著這雙眼睛,李喬頓時想起自己的哥哥,不經意竟然微微縮了一下。

他並沒有感覺到這一縮,但是周圍靜靜地看著這面動靜的人都看到了,所有人心中都響起一道聲音:李喬竟然害怕了!這少年什麼來歷?看著年紀輕輕,面容也細嫩,容貌姣好,但最多年齡不超過二十歲,二十歲,就算從小練起大部分人也都只是高手級別,何至於將李喬嚇得如此地步,而且二人明顯有仇有怨。

「你!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李喬感覺背後的眼神,頓時有些尷尬,羞怒交加下他怒而出口:「不!不是抓起來,給我殺了他!」

「李副隊,他沒犯規定,我們不能抓他……」身旁的人小聲提醒。

「規定?他的身份就是問題!給我上,你給我回去找我哥,就說義莊當家都欺負到我們白區家裡來了!」李喬大聲吼了起來。

義莊當家!這時周圍的人都紛紛提起精神來,義莊最近可是很火爆的話題啊!白區在帝國征伐期間出動了三千人,結果連領隊的隊長都沒能回來,全都被極惡道人做成了殭屍,明明那個隊長是一位次王,卻帶著一群人馬都沒能打贏摘星子一個假王,反倒被人家做成了手下的喪屍傀儡,義莊的戰鬥力可見一斑。而這個年輕人竟然也是義莊的當家,許多人不免開始搜索起來這人和哪位當家形貌類似。

「惡……惡逆非道!」

「大叛徒!」

「食人魔!」

頓時,酒館中羅林的各個綽號四處炸起,酒館中竟然有人急忙跑了出去,生怕和羅林有半點聯繫。當然,羅林的名字就有如此效果,不得不說大部分都是訛傳的功勞。在大部分人的腦海中,羅林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妖魔,喜食人肉,最愛殺戮,與極惡道人、人皮薩滿同為義莊真真正正的大惡徒。

看到這個情況,方海等人不禁都偷偷笑了起來,心想十爺的名聲是響亮得可以,看把這些人嚇得。

與此同時,一個執法隊成員趕緊遵從號令,抽出腰間鋼刀就要砍向羅林,羅林卻不閃不避,只見那刀即將砍中時突然停滯下來,就好像被一個硬物擋住,然後重重彈了回來,那執法隊隊員也被彈飛老遠。

「什麼?白區的意志竟然連這種惡人也保護!果然認錢不認人!」周圍嘰嘰咕咕的聲音都開始響了起來。

羅林本身就擁有接近笑棲風的速度,根本有恃無恐,但是這一幕他卻也沒有想到,直接愣了愣,回想當初義莊與李驍搶奪自己的時候發生的一切,頓時有了一點頭緒。


白區會保護白區之中正常繳費人的人身安全,比如李驍李喬退入白區之後,魔心和烏維爾他們也只有在黑區外面看著,不敢進入;而沒有繳納金錢的人,卻會遭到白區的攻擊和排斥,比如李驍將笑棲風吸入白區后,笑棲風被拉回來時皮膚幾乎撕裂的慘狀……

「那我怕個屁!」羅林頓時挺起胸脯拍了拍李喬的胸口:「嘿嘿,醜八怪,見笑了,看來你拿我沒什麼辦法,那我們就先吃飯了,回見。」說著就坐了下來,和方海幾人吃喝起來,全然將身邊的李喬當做了空氣。

「混賬!混賬!混賬!」李喬身為副隊長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確,在白區之內是不能對「未犯法」的人進行什麼攻擊的,所以就算你是惡行滔天的惡賊,在這裡都可以像正常人一樣過活,只要有錢,絲毫不必害怕生存受到人為威脅。剛剛李喬也只是想試試,義莊和白區都水火不容了,竟然白區的意志還會保護他!

羅林故作鎮定,心中也在思索,人們口中的「白區的意志」到底是什麼。很明顯,就是剛剛保護自己的那個東西,但是自己並沒有感到被附身,或者被什麼能量包裹,這股力量究竟怎麼保護自己的呢?又最高能抵擋住怎樣的傷害呢?有如何判定觸發保護呢?羅林並無頭緒,心中也略微有點焦急。

這裡是人家的地盤,如果李喬知道如何利用「白區的意志」的漏洞,那自己可能會被他們耍到死。

李喬狠狠跺了一腳,然後一揮手:「你們給我等著!我們走!」然後帶人離開,頭也不回。羅林心終於放了下來,看來並沒有什麼辦法能直接無視「白區的意志」傷害到自己,不然李喬絕對不會如此輕易放過。他也沒想到,受了那麼重的傷勢,不死也應該廢掉,但他的生命力竟然如此頑強,只是實力稍退然後破了個相罷了。

當看到窗外李喬等人走遠,徹底消失在人群中。羅林緩緩站起:「吃飽了么?」

「嗯嗯嗯!」方海等人趕緊起身:「吃飽了吃飽了!」

「那我們走。」羅林一轉身便向外走去,順手丟出一小塊銀子給掌柜:「不用找了。」然後大步走出酒館,幾人緊隨其後。

掌柜的接過銀子,看羅林瀟洒的樣子,想到這個就是那個吃人的十當家,實在沒膽子上前,心中倒嘀咕一句:「這點錢……還不夠一盤肉錢……」

–公告:網文聯賽本賽季海選階段最後三周!未參加的小夥伴抓緊了!重磅獎金、成神機會等你來拿!點此參與–> 羅林等人急行離開鬧市,他左右回顧,總會在周圍的人群中找到幾個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嘆白區的跟蹤技術著實需要加強。

「按理說,我們繳納的錢足夠橫穿白區,但李喬派人跟著,不知道他幾個辦法。」羅林輕聲說著:「如果是我,現在就吩咐四處扼住出區的位置,然後派人監視我們,等我們離開白區再下手。你們怎麼想?」方海撓撓頭:「爺,您說會不會執法隊有免除這個力量的道具?然後他們能砍我們但我們還不了擊?」

「不會,有那東西他不早拿出來了。」羅林笑道:「而且他當時應該是的確沒有辦法的,不然當時的情況抓住我們完全沒問題。畢竟那麼多人,不免有想舔屁股的。」

「這次出門,我們的實力普遍低,今後都給我藏著掖著,我嘚嘚瑟瑟是我的事,剛剛老方你的氣息就別給我亂露,懂么?」

「是是是!」方海趕緊稱是。

一行幾人基本都是高手頂級,接近宗師,唯有吳樂一人稍差一點。但是這樣一支隊伍雖然在小地方能橫行,但在白區那簡直就是枕邊肉一般,隨便來幾支小分隊也許都能將羅林一行滅掉,而羅林的雖然依然是高手階段,但實戰已經達到宗師級,所以他要求所有人不得暴露實力,以求一個變數。

這一次是一個很奇怪的指派,看到笑棲風無奈的笑,羅林就知道這位七哥也什麼都不知道,都想不通為什麼義莊這麼多能人,為何讓他一個宗師都打不到,也沒有十足自衛能力的人去完成這個任務。先莫說天合會有多少能人多少兇險,單是從東往西,無論橫穿黑區還是白區,都包含了無數危險。

羅林覺得,說是讓他試水,更像是雪輕歌給羅林的一場試煉。從對帝國的戰爭中能夠明顯看出,義莊分毫不用怕天合會,根本不必要去試水結盟,只需要正式通知便可。而如果真的是雪輕歌給予的試煉那就有些過頭,這種任務明顯不像自己能夠完美完成的。

難道說又有什麼隱情?

羅林不禁回想起之前稀里糊塗被放的假,去了一趟百花天國,究竟是要自己做什麼呢?羅林很找不到頭緒,這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讓他有些不喜。

而回想最初,義莊救自己的橋段就非常可疑,自己和義莊全無瓜葛,為什麼要出動四名當家來救自己呢?甚至不惜和白區執法隊大戰。而進入義莊后,又直接提拔為當家,並無償地教授和保護,一度讓羅林覺得義莊像家一樣溫暖。


但是義莊終究應該是一個魔窟才對。

所以羅林肯定,指派去往天合會一定有雪輕歌的意圖,而且自己對義莊,或者對雪輕歌絕對有一個不為人知的作用,至於這個作用是什麼,羅林也很想知道。


義莊對自己有恩,如果是赴湯蹈火生死相依,羅林便與之同行,但如果是有什麼別的意圖,他還是要考慮一下的,畢竟他羅林並非聖人。

「十爺,對方越跟越近了。」突然,身後的方海小聲提醒。羅林一驚,微微側目一看,周圍的熟悉面孔不僅離得近了,而且人數越來越多,頻頻撇來又驚訝賺離的眼神,讓羅林心中一抖。

「不太對!」如果是要出界再動手,現在的情況未免有點太奇怪,他們只需要遠遠吊著觀察,根本不需要離得如此近,而且派出這麼多人,分明有一種要包圍的架勢。

「難道他們在白區真的有辦法對我們動手?!」就在這時,周圍偷偷摸摸的人紛紛放下手中的活計,一個個顯露出陰沉的眼神,向羅林等人圍來。

與此同時,義莊。

花月容坐在雪輕歌的身旁,她輕慢地將沏好的茶倒入杯中,流水聲輕盈悅耳,茶香撲鼻,飄出一股迷離的白霧。

「大當家,您為什麼將羅林派往天合會?」在雪輕歌的對面,烏維爾老朽的容顏堆起難看的笑容,他今天聽說雪輕歌將羅林派往天合會,驚得跳了起來,羅林在自己的計劃中可是重中之重,若是折在天合會豈不是前功盡棄!

「我們都有事情,聯繫天合會的工作只能給他。」雪輕歌將茶杯抬起,輕輕地啜了一口。

「天合會,我們只要派一個嘍啰去便可,何必讓羅林前去。」

「讓當家去更顯得誠意。」雪輕歌笑了笑:「而且老七和我說過,現在羅林的速度幾乎要追上他了,蒲山也很稱讚羅林的力量提升,而你自己不也教了羅林不少東西么,放心,沒問題的。」

「可是如果天合會不遠合作,甚至露出敵意怎麼辦?畢竟我們義莊動搖了他的霸主地位!就算是我們,獨自前去都有危險,何況是他?!」烏維爾終於不再笑容,霍然站了起來:「大當家,說吧,你是不是根本不相信我?!」

「是!」雪輕歌放下茶杯,眼神銳利:「我不得不說我很懷疑你的計劃,還不如我聯合天合會,只要我們聯合,加上老三的墜仙儀,毀滅百花天國不在話下。」

「目光短淺!神的力量和人的力量是不同的!」

「你的神也不過是當年創世神的手下敗將,如今也只是一顆星星罷了!」雪輕歌也站了起來,重重地一拍桌子:「就到這裡了,我想你還有別的事情,千萬別讓百花天國的人閑著。」

「你!」烏維爾指著雪輕歌,手指發抖,似乎氣得不輕,然後唉了一聲,垂著頭轉身離開。

「大哥……」花月容輕輕站起,手搭在雪輕歌的肩上,皺著眉輕聲道:「不必為了這件事兄弟動怒啊。」

「哼,烏維爾進我義莊本身就是有所圖謀。」雪輕歌坐下來,自顧自地舉起茶杯,輕輕飲了一口,茶香盈滿口腔。雪輕歌陶醉了一會兒,將茶咽下,然後說道:「烏維爾、曾三省,這兩個人不是我親自招來的人,而按照他們二人的身份,根本用不著加入我們義莊來,天下大有可去之處。所以只能說明他們對我,或者對義莊有所圖謀,我收他們也是只利用他們的武力,而他們的計劃,我可從來沒說過要幫忙。」雪輕歌的眼神突然變得狠厲:「而且我最討厭被利用。」

「是……」花月容看著雪輕歌,臉上充滿愛慕的迷離,她在雪輕歌身後環抱住他的腰:「您想怎麼做,我都跟隨您。」

義莊的另一個角落。

笑棲風的面前正站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小女孩氣的嘴鼓鼓地,一雙眼睛含著淚,很明顯還有兩道淚痕掛在臉上。

「阿喵啊,你家主人哥哥走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啊!」笑棲風尷尬地笑道:「你這個找不到我吧……」

「不管不管,就是你告訴主人哥哥要去什麼天合會的,現在他跑掉了,把我留在這裡,我吃不到好吃的了!我不管我不管,我要你帶我去找他!」阿喵開始撒潑大哭,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打起滾來。

笑棲風無奈地直扶額頭,心中大罵羅林當日為什麼那麼討厭偏偏要了這麼個小東西,如果選的是一個漂亮女人,也沒有這麼多的事。雖然笑棲風是遠近聞名的大惡人,但是拳頭實在沒辦法向這個小姑娘揮起。一大早,這個小丫頭就顛顛跑到自己面前訴苦,一直到現在,小丫頭哭了鬧,鬧了吃,吃了喝,吃飽喝足了繼續哭,如此反覆連環,自己的耳根子被鬧得不得清凈不說,自己的酒和點心基本都被這個小東西填入腹中。

「我說寶貝啊……」笑棲風坐在地上,拍了拍在地上打滾的阿喵:「你要是就是想騙東西吃,直接和我說就好了,別打滾了,乖,我的存貨真的被你吃光了……」

之後阿喵繼續哭鬧,似乎並沒有聽見,而笑棲風也坐在一旁。這個小東西打不得罵不得,不然也對不起羅林臨走前的囑託,這個難弄啊!

可是一會兒,阿喵就停了下來,睜著帶淚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笑棲風無奈的笑容。

「真的沒有了么……」

「真的沒有了……」

阿喵翻身起來拍拍身子,左看看右看看,桌子上地上都是自己吃完的東西,抿了抿嘴,嘆了口氣:「那七當家叔叔,我要怎麼找主人哥哥啊……」

「找什麼找,你老老實實在家裡呆著等他回來。」笑棲風一看這個小祖宗大概是不鬧了,趕緊解釋:「我讓廚子多做點好吃的給你送去好不好,在家裡呆著,乖。」

「可是……可是我的大黑也不見了啊……」阿喵委屈地說道:「大黑不見了,沒人陪我玩……」

「呼!」羅林五人飛快地逃跑,後面追著幾十人。沒錯,就是逃跑,而且是在白區之內,他們真的遭受了攻擊。

剛剛這些人沖了過來,羅林就馬上要大家快走,可吳樂未來得及,被一人哐地撞翻在地,幸好方海眼疾手快,一手就將吳樂拉起,然後五人快速逃離。

「白區……白區的意志竟然不能防禦純粹的**撞擊!」羅林心中驚呼,剛剛的動作加上這人數,明顯是要將人撞倒然後踐踏致死!

就在這時,羅林突然發現面前出現了一群人影。

–公告:網文聯賽本賽季海選階段最後三周!未參加的小夥伴抓緊了!重磅獎金、成神機會等你來拿!點此參與–> 「我們把他們撞開!」剛剛既然這群人對他們用了這個方法,那一定可以奏效。羅林大聲一吼,身邊三人立即衝到前面,用自己的身體撞向擋在前面的一群人。

「嘭!」可是意外發生了,只見還未等撞上,三人就紛紛被彈倒在地,而面前的這群人則擺好了陣勢將五人團團圍住。

「他們能攻擊我們,我們卻不能反擊?難道真的有特權?!」羅林心中就覺得起了一大片陰霾,這叫什麼絕對的安全?!白區還我的金子!!

突然,羅林看到了一點不對,他竟然發現面前攔路的一群人和身後追趕的人雖然衣服相同,但是胸前的小牌子不一樣,後面的人有兩道斜杠,而面前的人是三道。

「你們為什麼攔住我們?」羅林急忙問道。

「我們是白區執法隊三隊,你們涉嫌吃霸王餐,所以來這裡攔截你們。」

「霸……霸王餐?!」羅林以為自己聽錯了:「你是說我們吃了霸王餐?」

「是的,就在剛剛不久前,你們進入客來酒棧,一共……」

「反正要多少錢!」羅林立即打斷了那人的絮叨,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塊金子,大概足有十兩:「夠不夠?!」

「夠了!足夠補償和罰款了。」那人馬上回答,然後竟然從腰間的小包裡面掏一掏,掏出一堆碎金塊放到羅林的手上:「這是找您的錢,希望您今後可以遵紀守法,不再觸犯法律。」

「一定一定!」羅林趕緊點頭,而身後那批刻著兩道斜杠的人也不追了,一臉的挫敗,氣的直跺腳,甚至有的掐著腰低聲罵罵咧咧。

「原來我們是因為觸犯了法律才會被追捕……」羅林心中恍然大悟,這群人一直跟著,也只是在找自己犯錯的時候,因為羅林所犯實在是個小錯,不能動用刀兵,所以他們就用**撞擊,然後踩踏,這樣便成了「事故」,白區不予保護,而當羅林將罰金和欠款繳齊,他們就再也沒辦法對羅林施展直接傷害的手段了。

看著身邊氣喘吁吁的同伴和對面氣喘吁吁的敵人,羅林心中只覺得好笑,有意地數了數,手中被返回來九兩多的金子,剛剛竟然因為不到半兩金子的飯錢被追了這麼久,羅林無奈地搖了搖頭,沖著後面不遠處的二隊隊員們大喊:「你們也夠辛苦的了,要不要一起去喝杯茶啊?」

方海等人一聽,便知道羅林是有意羞辱對方,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去就去!」突然,不遠處走來一支執法隊,羅林看為首者的胸牌,很明顯是二隊的,而且那身純白色披風,也表明這人一定是二隊不小的官員。此人氣質不凡,相貌堂堂,在執法隊的隊帽下,露出來的竟然是一頭金髮,一雙眼睛也是碧色,皮膚白皙,昂首看向羅林氣勢絲毫不落下風。

「你是?」

「白區執法隊二隊副隊長,黃茲。」

「黃茲?」羅林眼神微挑:「你是新任的副隊長?」

二隊是李驍所帶領的隊伍,之前的兩個副隊長,李喬重傷,如今實力大降,也就是普通成員水平,而黃奇則命喪魔心老人之手,所以二隊現任的新副隊長,義莊並沒有具體的資料。然而這幫仇家的信息,羅林還是有所注意的,尤其是這次要穿越白區,更是特別注意了李驍所帶領二隊的狀況。

「我是黃奇的堂弟,羅林,我可是知道你,雖然你和我哥哥的死沒什麼直接關係,但是你們義莊的人,我見一個就想殺一個。」黃茲絲毫不給羅林面子,直接道出了二人的關係。

「黃奇的弟弟?嘿嘿,有意思。」羅林點了點頭,然後手一揮:「你們白區的副隊長的英姿我是從來沒見過,但是你們和我們打,在我印象里就沒贏過,所以無聊的威脅免開尊口。」

「哼。」黃茲冷冷地哼了一聲:「喝茶就不必了,你不是說你們義莊夠強么,敢和我一對一單挑么?」

「想用單挑的方式殺了我?」羅林笑道。

「你放心,有白區的意志在這裡,我們倆誰也殺不了誰。」黃茲臉色鄭重,將披風脫掉扔給了身邊的隊員,然後抽出了腰間的一把細劍:「和我打,如果你贏了,我就放你們走。」

「你不放我們走我們也能走。」羅林擺擺手道:「別自以為是了,我才不會上這麼簡單得當呢。」

「你如果贏了,我不僅放你走,而且還保證你安全進入天合會,你看如何?」黃茲又甩出一句承諾來。

這下羅林的眼神忽然亮了起來,首先對決卻是有可能沒有任何危險,就連對撞都會被彈飛,何況一柄利器斬來呢?而且如果他們真的能護送幾人一起到天合會的領地,那白區的威脅就消除了,畢竟自己是義莊和天合會的使者,如果白區在天合會的地方對自己動手,那就是不給天合會面子了,一下子惹上了黑區兩大巨頭,那白區的人可真就別想出來了。

再看看這個黃茲,看他的身形動作,再加上他的地位,宗師級無疑,如果要和他打,勝負不敢確定,但自保應當無虞。

「那如果我輸了要怎麼樣?」羅林心中計較明白,立即問起自己要承擔的責任來。

「如果你輸了,就老老實實從這裡鑽過去就行。」黃茲昂起頭,用劍尖指了指自己的胯下:「你放心,爬過去就行,我不會夾你也不會騎著你的。」

「你說什麼?!」「小王八蛋你信不信老子拆了你。」一聽到這句話,方海和小北小南瞬間就怒了,揮著拳頭擼著袖子就要上去揍黃茲。羅林手一抬,將三人止住。

「好,咱們現在就開始吧。」羅林並沒有像那三人一般憤怒,他將外衣脫掉,放到地上,然後拍了拍手,嘴角掛著微笑:「來吧。」

竟然沒發火!黃茲對羅林的表現有些吃驚,但是這個羅林是有名的外強中乾,名氣大實力弱,聽說被一群高手訓練也不過是一個高手級別的小傢伙,自己今天的勝算可以說相當之大。

黃茲將左手背到身後,右手將劍舞出一個劍花,右腳點地,雙目炯炯地看著羅林。

「速度型,或者是柔韌型么……」羅林心中慢慢計較著打法:「柔韌型用速度拼,速度型用蠻力大,但願七哥他們教的是真的。」羅林深吸一口氣,然後身體「唰」地向前衝去。

「速度好快!」黃茲頓時驚訝,右手的劍趕緊格擋,一瞬間揮出三劍,都在空氣中劃出一陣風圈,但似乎都斬在了羅林的殘影中,而黃茲的脖子後面突然一涼,迅速向前翻滾,只見羅林突然出現,一拳砸在了剛剛黃茲所在的地方,將地面砸地翻了起來。

「宗師!」黃茲驚訝地說出口來,無論速度還是力量,羅林很明顯是宗師級的水平。可是當黃茲看到羅林破壞的現場時,又有些驚訝地喃道:「不對……不是宗師……」

宗師,是**達到極限,**的潛能強制被化成靈力釋放,雖然釋放有限,但是產生的加成非常顯著,可是剛剛看到羅林完全是力量造成的崩擊,將地面震裂,根本沒有一點靈力的影子!可是,一個人類的**真的可以大到這種地步還不到極限么?

「你……真的是人類么?」黃茲聲音略有點顫抖問道。

「你覺得呢?」羅林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被濺上的灰塵,對黃茲笑道:「我說,你倒是打過來啊。」

「哼!」黃茲將劍一舉,左腳一旋,右腳前點,「噌」地向羅林突刺而來,手中的劍閃著寒光突然化作數百星點,向羅林圍了過來。

「竟然是快劍!」羅林急忙後撤,可是身體一痛,驚訝地發現身上噴出血來,只一瞬間竟然就被細劍割了十數道傷口,只是都不深。

「你為什麼能傷到我!」羅林嚇了一跳,迅速後退連翻幾個跟頭,然後停到數步之外,略看了一看身上的傷口,氣沖沖地對黃茲吼道:「你不是說不會受傷么!這是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