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恐怖的戰意!」

童川心中暗嘆到,就在此時,他的雙眼突然看到了一幅幅畫面,一道偉岸身影雙手背負,舉頭望天,雖然無法看清容貌,甚至即便僅僅只能看到背影,但是童川能夠感覺到此人面龐上此時正在露出笑意。

隨著童川盯著帖子的時間越久,出現在他視線中的畫面也越加清晰,然而這道傲岸身影面容卻依然無法看清,但是童川卻看清了周圍的景象,當下額頭上出現冷汗,心神巨震。

在這道傲岸身影下,伏屍百萬,原本這種只能出現在小說中的景象,此時卻呈現在童川眼前,也讓他腹中翻江倒海,但是依然還在堅持。

百萬浮屍,血流成河,其中有人類,有妖獸,有各種童川沒有見過的種族,有三頭六臂的猿猴,有九頭巨蛇,有長達數百丈的巨龍……數不完的種族,但是此刻皆是倒在這道身影腳下,生機全無。


「那是…….」

童川瞳孔縮為針尖大小,再也無法壓制心中的震驚,身體都在顫抖,難以相信,此時他清楚的看到一頭洪荒巨獸,一頭十分熟悉的洪荒巨獸。

「羊身,眼睛在腋下,虎齒人爪,身多毛,頭上戴豕…….」

「這個樣子不會錯,饕餮!」

「怎麼會是饕餮?那可是上古十大凶獸之一啊,傳說中最兇猛的凶獸之一,身上可是留著龍的血脈啊,怎麼會死在這裡?」

童川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凶獸,從小閱讀不少古書的他,自然知道饕餮是何等恐怖,更加明白饕餮的下場。

傳說中,饕餮乃是龍第五子,但是卻並未是龍,生xìng兇殘,十分的貪吃,見什麼吃什麼,最後被撐死,這是民間的一種傳說。

民間還有另一種傳說,傳說上古時期,堯滅四獸,而其中便包括饕餮。

在史料古書上,關於饕餮的記載就更多了,但是無論是哪一本古書,都記載了饕餮的恐怖。

原本應該是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凶獸,卻死在了這道身影的腳下,讓童川對於這道身影的身份好奇無比,連堯這等人都難以擊殺的饕餮,此人又有何等本事擊殺?

「這人到底是誰?和這帖子又有什麼關係?」

在童川心中,一個個疑問出現,然而卻沒有人回答他,這頭已經身亡的饕餮是否是死在堯手中的那頭,都無法下結論,或者兩者沒有絲毫關係,又或者……

一個個猜想出現在童川心中,也讓他對這道身影的身份更加好奇,當下心神凝聚。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樣?」

童川心中發狠,雙眼凝視,目光穿透帖子,穿透時光,似乎看到了這道身影和萬族大戰的景象。

無數人類高手齊聚,萬族攜手而來,而對手僅僅是一道消瘦身影,一身白袍迎風而盪,即便是萬族襲來,此人也沒有絲毫緊張。

大戰開始了,但是這道身影在萬族之中穿梭,猶如無人之境一般,但是隨著他的不斷掠動間,無數身影倒下,其中便包括饕餮。

屍橫遍野,然而萬族高手卻前赴後繼,無懼此人的手段,一道道萬族高手身體倒下,屍體重疊在一起,血流不止,那等景象就如同世界末rì一般,錯,比世界末rì更加恐怖。

在此時童川的眼中,此人就是一個修羅,沒有絲毫感情的修羅,即便是擊殺了無數高手,卻沒有引起此人的絲毫情緒波動,臉上依舊帶著淡笑之sè。

童川沒有注意到,此時在他胸口的圓環正發出玉白sè的光芒,雖不刺眼,卻有一種無法言明的氣息流露而出,而且其中還有「嗡嗡」聲傳出,好似發出舒適呻呤一般。

於此同時,在童川開闢的空間內,長劍也出現異常,劍身上不斷閃爍玉白sè,然而卻不能和圓環相比,似乎低了一個檔次,不斷顫抖,好似感應到什麼一般。

望著傲岸的身影,童川內心被恐懼和好奇佔據,懼怕這道身影的恐怖,好奇這道身影的身份。

隨著童川心神的集中,胸口的圓環光芒更勝,竟然沒入童川體內,於此同時,他的雙眼出現一層淡淡的玉白sè。

在玉白sè出現的瞬間,童川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出現在他雙眼中的畫面更加清晰了,那道身影也逐漸凝實,雖然還是無法看清容貌,但是身上穿著卻是清晰無比。

還不待童川看清,這道身影突然一顫,下一刻,周圍的景象大變,一座須彌飄渺的山峰頂上,周圍煙霧瀰漫,一口白玉棺漂浮,雙側雕龍刻鳳,栩栩如生。

就在此時,一道白sè人影突然出現在白玉棺旁,黑髮飄蕩,看背影不過二十幾歲左右的年紀,但是卻給人一種亘古不變的感覺,如同此人一直站在這裡一般,在其額頭處,隱隱出現一個紅sè字體,修。

這位身穿白袍的青年男子不正是剛才那道傲岸身影么?

望著身前的玉白棺,青年嘴角微掀,然而沒有絲毫動作,白玉棺棺蓋突然緩緩滑開,不過多時,白玉棺便完全打開,其內空無一物。

平淡看了一眼白玉棺,青年突然回頭,低聲喃喃道:「為何心中會出現這種感覺,如同有人在窺視吾一般,難道世間還有輪迴看不清的東西么?是否是輪迴呢?」

聲音落下,青年微微搖頭,再次盯著虛空,目光似乎能夠看透虛空,能夠看到一位少年正在觀察他一般。

童川大驚失sè,雖然青年僅僅平淡的看了一眼,但是這道目光卻給他一種滄桑的氣息,眼中有著一絲疑惑,似乎有不明之處。

我在東京當幽靈 ,連相貌也不知道,但是童川唯一知道的便是,這位青年發現了他,或者說剛才的一眼看到了他。

青年收回目光,身形一閃便進入白棺躺下,原本血紅的雙眼緩緩閉上,棺蓋緩慢移動,逐漸將童川的視線阻擋,在棺蓋即將蓋滿的那一霎那,低語之聲傳出。

「吾yù以修羅掌輪迴,待功成之時,便是伐天之時……..」

聲音徐徐傳出,震動整個星空,同時也震動童川的心神,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眼前的景象也消失不見。

「這不可能…..那是……!」童川的雙眼卻依然帶著恐懼,身體不斷顫抖,一臉的難以置信之sè。 話說蕭凡今天喝的有點多,昨天水奎那老傢伙只給了他一壺火果酒釀,就讓他一醉就是半天多,這次卻是足足喝了兩壇。

雖然在空中飛行的軌跡有點飄,但是蕭凡卻並未醉。並不是酒勁不夠,而是他不想醉。

如血的殘陽,那朦朦的光輝下,一襲白袍在空中以極快的速度朝着北方彪飛而去,呼嘯的狂風吹動的衣袍獵獵作響,也讓蕭凡稍微有些醉意的頭腦清醒了一點。

酒醒了,自然也就開始思考了。聽木易那老傢伙說,那個生有無花離果的小島,叫做扶桑島,想必十有**是上古當年人族的叛徒聚集之地,如此說來,讓自己去扶桑島採摘無花離果,這幾個老東西是有用意的。

蕭凡不是笨蛋,很多事情,他一想也就明白了。

能夠從上古時期具有很強凝聚力的人族九大部落中分離出來,而且還存活至今,扶桑一族肯定不乏高手,想到這裏,蕭凡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五個老傢伙這次給的任務,似乎並不輕鬆。

無意間摸了摸自己的右臂,蕭凡的嘴角彎起了一絲淺笑,有了靈魂的青龍吟,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神兵,以前吟天神兵都是隱藏在識海的深處,如今卻是能夠隨時隱入身體的各個部位,而最讓蕭凡舒服的位置,自然是最習慣的右臂。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了靈魂的之後,蕭凡才能真正發揮出神兵的真正威力!

以蕭凡的速度,思考的這會兒功夫,等蕭凡回過神來,眼前已經能夠依稀的看清楚一塊陸地,想必應該是扶桑島了。

從遠處看,這島嶼延綿起碼千里,可以說是很大的一個島嶼了,這樣說起來,島上的扶桑一族,人數應該不少,上萬年的繁衍生息,恐怕只會讓這曾經的叛族越來越強大吧?

雖然心裏沒底,但是蕭凡並沒有膽怯,那五個老傢伙只是讓自己來取些無花離果,自己能不招惹他們就不招惹他們就是了。若他們惹到自己,逼自己大開殺戒的話,敵不過,那五個老傢伙不可能看着自己死吧?

緋聞之王 ,蕭凡便又加快了速度,更快的向扶桑島飛去。但是就在蕭凡的速度剛剛提起的瞬間,心中警兆突起,蕭凡的神念感應到一個前方的海水中隱藏着一個龐然大物,身影不由得猛然頓在半空,灰色的眸子謹慎的盯着前方。

“轟!”的一聲,海水破開,一隻猙獰的蛇頭狂噴一道金色的光柱向蕭凡襲擊而來,讓蕭凡不由得緊繃起神經,冷冷一哼,右臂輕揮,一道灰黑色的巨大劍芒脫手而出,迎了上去!

身法踏出,當空連續幾個轉身,在空中留下了十九道殘影,十九道百丈劍芒組成一個巨大的劍網將那隻蛇頭籠罩其中,蛇頭周圍的空間都已經被封鎖,這一擊,蕭凡是勢在必得!

然而,蕭凡失望了。一道水柱從海面上衝天而起,又一隻猙獰的青色蛇頭顯現而出,這隻蛇頭竟然噴出一道火柱將蕭凡那十九道劍芒紛紛焚化,這讓蕭凡的眉頭又緊了緊,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金屬性,火屬性兩種力量與一身,會不會還有其他屬性的力量?而且,出現在這裏,讓蕭凡不禁想起了上古傳說中,扶桑一族信奉的聖獸:八歧蛇神!

八歧蛇神,是上古兇獸八歧大蛇一族的老祖宗,它的實力,在上古時期被定位在通天層次!

越想越不對勁,心中的警兆也越來越讓蕭凡有些心慌,沉着的忘了一眼下方的海面,似乎那海水下面隱藏了一隻讓人驚顫的兇獸,背後一對灰黑色的混沌羽翼張開,蕭凡選擇了逃跑….此時不跑,絕對是傻逼!

蕭凡剛有動作,海水便“轟,轟,轟….”的又沖天而起九隻蛇頭將蕭凡圍在當中,海水破開,露出了八歧蛇神的巨大蛇身,蕭凡甚至於在數千丈之外看到了它尖尖的蛇尾露出了海面。

蕭凡感覺後脊背一陣的發涼,不由得暗罵那五個老傢伙,這不明擺着讓自己來尋死嗎?而就在蕭凡嗅到死亡氣息的緊要關頭,他的身旁猛然亮起五道璀璨的光華,隨後瞬間出現的五道身影,讓蕭凡不由得長長舒了口氣,罵道:“你們五個老東西晚來會兒,我今天就死定了!”

五位族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金黎族長開口道:“我們也沒想到這畜生竟然沉睡在這裏,否則的話,我們五人早就把它滅了,你小子看好了,把它滅了,我們烤了它,邊吃肉,邊喝酒!”

話音一落,五位族長按照屬性的不同,身上暴起萬丈的璀璨光華,天地五行,相生相剋,單一的一位族長,便是通天三重天的強者,五人聯手,即使是通天五重天的絕世高手也要避其鋒芒!

五位族長形成一個玄妙的特殊陣勢,將蕭凡保護在中間,五色的光華形成一團極強的氣勢,八歧蛇神的九隻猙獰頭顱被這光華籠罩,都紛紛響起一聲慘叫的嘶鳴,九隻頭顱紛紛退避開來,猩紅的蛇眼望着那團一點點向四周擴散開來的五色光華,明顯的很是忌憚!

八歧蛇神的九隻蛇頭,應對陰陽五行風雷,上天註定八歧蛇神無法掌控混沌,因此生有九頭,其實力雖然是通天三重天,但是真正的戰鬥力,卻是完全可以媲美通天五重天!

五位族長說的簡單,但是想要滅了八歧蛇神,也必須全力以赴!

通天強者的氣息完全爆發,自然驚動了扶桑島上的數萬族人,數萬年的繁衍生息,雖說讓這個叛族的族人越來越多,但是沒有系統的修煉功訣,他們之中,最強的也不過只是九天三重天的族長而已。

以絕強的氣勢將八歧蛇神的九隻蛇頭逼迫退開之後,五位族長身上的光華連接在一起,以金黎族長爲中心匯聚而成一道五色的光柱,轟然衝擊向九隻蛇頭當中最小的那隻木系屬性的蛇頭!

實力相當,八歧蛇神也是不懼,九隻蛇頭瘋狂的噴吐各系屬性的能量,方圓數千裏範圍內的天地元力都混亂起來,屬性與屬性之間的巔峯碰撞,引得天地色變,滾滾雷雲聚集在蒼空,傾盆大雨隨之便下,沒有絲毫的徵兆!

有五位族長的保護,蕭凡踏空而起,直入蒼穹,背後灰黑色的混沌能量羽翼扇動,巧妙的避開能量餘波的衝擊,靈魂識海混沌精氣之中的五行精華高速運轉起來,吸收着被五位族長和八歧蛇神匯聚而來的充盈靈氣!

如此精粹的五行靈氣,可遇不可求,蕭凡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讓自己蛻變的機會。通天層次之間的交鋒,蕭凡還沒那個能力插手,但是這方圓千里範圍內的精粹靈氣,還是讓蕭凡想閒不住。

從目前的戰況來看,五位族長跟八歧蛇神已經完全的僵持住,雙方誰也無法奈何的了對方,五行族長依靠五行相生相剋的陣勢,但是八歧蛇神卻是比五位族長對了陰陽風雷四種屬性的力量,大家也都是半斤八兩,除非有特殊的變故出現,否則這場戰局以蕭凡看來,差不多應該是平手。

然而,蕭凡畢竟修爲有限,對於通天層次的交鋒,其中玄妙的法則與法則之間的碰撞,他當然看不出來,而且蕭凡也不知道,同樣境界的兇獸和修者之間,如若修者手中持有絕世的神兵利器,那麼兇獸便註定了敗局!

陡然之間,璀璨的白芒照徹了方圓千里的蒼空,刺眼的強光,讓蕭凡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即使是八歧蛇神那九隻蛇頭的十八隻眼睛也緊緊閉上,九隻蛇頭瘋狂的亂舞,唯恐他人在此時偷襲它。

待強光散盡,蕭凡擡眼望去,只見在金黎族長的頭頂,一隻散放着璀璨白芒的鐲子靜靜的漂浮着,一道道玄妙的氣息感應,讓蕭凡的臉色陡然一變,這鐲子竟然跟青龍吟是一個檔次的絕世神物!

只見金黎族長面色冷然的緩緩伸手,那鐲子便套在了其右手上,一道沉悶的虎嘯震耳欲聾,甚至於掩蓋了墨雲中的滾滾雷鳴,一頭百丈的白色虎魄自鐲子中跳出,齜牙咧嘴的對着對面的八歧蛇神不停的嘶吼!

人族九大部落,九大至尊神物之一:玄金罡鐲!其中器靈:庚金虎魄!

起初是懷疑,現在卻是完全的確定,閱讀過無數典籍的蕭凡,對於這上古九大至尊神物當然不陌生。雖然沒見過,但是典籍之中多有形容,參照對應一下,答案也就有了。

灰色的瞳孔緊緊的盯着金黎族長手腕上的白色鐲子,蕭凡有一種想要據爲己有的感覺!這種感覺源自於靈魂深處,正確的說,是源自於那團混沌精氣!

狠狠的搖了搖頭,蕭凡按捺住激動的情緒,眉頭緊鎖。莫非混沌精氣跟上古九大至尊神物有什麼關聯?然而,想了許久,蕭凡還是想不通。

而且,讓蕭凡詫異的是,那種想要據爲己有的慾望,也似乎是曇花一現,出現了剎那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了玄金罡鐲之後的金黎族長,實力翻番了不止一個層次!五人聯手方可對敵的八歧蛇神,在玄金罡鐲在手的金黎族長面前節節敗退!

在修者的九大境界,九九八十一重天之中,通天境界的修者開始掌控法則,稱之爲神!作爲通天三重天的高手,金黎族長無可厚非,自然掌控着金系的屬性法則,有了金系至寶玄金罡鐲之後,對於金系法則的掌控力,完全讓金黎族長壓制了同時掌控九系法則的八歧蛇神!

掌控的法則多,不代表你就強!哪怕你掌控天地之間的無數法則,但是隻要對方掌控的一種法則超過你的境界,那麼,你萬千的法則也不過只是鏡花水月,一堆泡影而已!

所以說,八歧蛇神生有九頭,分別掌控天地九系法則,但是他的實力,卻並不是很強。

在一聲慘叫中,腥臭的蛇血紛飛,八歧蛇神那隻金屬性的蛇頭被庚金虎魄一爪子拍碎,巨大的虎口一張,便將蛇頭中飄飛而出的一團白芒吞掉。

蕭凡眼尖,從那團白芒中,變態的神念感應出了玄妙的金系屬性的濃郁氣息,想必便是通天境界強者掌控法則之後凝聚而成的法則神格!

瞳孔深處閃過一道精芒,蕭凡不禁暗道,那可是好東西啊。


很明顯,金黎族長雖然完全將八歧蛇神壓制住了,但是在一時半刻之間,還無法將八歧蛇神完全滅掉。

其餘四位族長對視一眼後,陰霾的蒼空再次被璀璨的光華淹沒,緊閉着雙眸躲避強光的蕭凡心中不禁凜然一愣,暗道,莫非又是四件至尊神物?

不出蕭凡所料,掌控天地木系法則的上古神物枯木笛,控制滄海萬水的弱水神鞭,怒上九天,霸火焚天的離火神槍!或許唯一在蕭凡意外之中的,卻是那土奕族長沒有召喚出本命的神器。

眉頭一縮,蕭凡猛然回想起當初商隊李胖子手中的那把土黃色的大刀,名作厚土天刀,不就是九大至尊神物之一嗎?而今,土奕族長的手中沒有厚土天刀,想必不是李胖子沒死,就是厚土天刀已經落到了兮若的手中。

因爲,現在的蕭凡已經知道了,當初那一劍風情,讓自己記憶猶新的紫裙少女,就是兮若!

上古九大至尊神物,除開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外,便是吟天神兵,天殤琴,斬神劍,霸天甲了。想到這裏,蕭凡有些疑惑的自語道,“若兒,你到底是什麼人?”

蕭凡在這裏思考,八歧蛇神那邊卻是不時的傳來一聲悽慘的叫聲,五位族長以四件至尊神器硬生生的將它九隻頭顱打破,而後取出了其中的九系法則神核,畢生修爲付之東流,彌留之際,數千丈的蛇身陡然爆開,死,它也要拉上這五個老傢伙!

強悍的能量爆炸開來,千里海域萬丈駭浪驚起,五位族長也未想到八歧蛇神竟然走了這招陰棋,催不及防之下,五道身影吐血狂飛,被能量的衝擊震退。沉思中的蕭凡更是感覺胸口一陣堵悶,在失去知覺的最後剎那,蕭凡的嘴角彎起了一絲輕笑,管它日月輪迴,春秋萬古,不管兮若是誰,是什麼身份,不求同生,只徒共死,相愛足矣!神仙眷侶,百年江湖!

青蛟之魂自動護住,百丈青蛟從蕭凡的右臂之中騰飛而出,馱着蕭凡以最快的速度向遠處飛去,強悍的能量衝擊,讓五位族長灰頭土臉,不禁暗罵,然而九系法則神核到手,蕭凡看起來似乎只是受了點內傷,五人的嘴角也都不禁彎起了一絲笑意。

冷冽的眼神望向扶桑島的方向,八歧蛇神的自爆力量,將整個扶桑島掀起了一半,那些供奉蛇神的叛族,起碼也有一半的族人在這場能量衝擊中喪命!

查看着蕭凡體內的傷勢,金黎族長望向其餘四人,道:“蕭凡只是內腑輕傷,估計一會兒就沒事了,我們五人卻是小看了八歧蛇神這個畜生,竟然最後關頭跟我們玩自爆!”


脾氣最是火爆的火莽手中離火神槍一舞,怒道:“本來還想烤了它,邊喝酒邊吃肉的,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