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料,男人突然怒道:“你這個騙子!別說了,小心我打110!”

陳志凡便知道自己的好心又被人當做驢肝肺了,只能尷尬地搖搖頭,準備出門。

這時候,一位婦女急匆匆而來,差點撞到陳志凡,卻是聲音驚喜得無以復加:“咦!是你,大恩人!”

當她看到自家男人對陳志凡地臉色,“啪!”地一聲甩了巴掌上去,衝動道:“朱清運!你除了公司以外!連你媽都不在乎,你配當父親嗎?”

男人捱了巴掌,大概礙於女兒的緣故、卻扭頭在一旁,沒有對妻子發作。

陳志凡定神兒看了看婦女:原來這是小女孩兒婷婷的母親,也就是今天在海邊差點瘋掉的女人。

婦女堵在門口,給陳志凡削着蘋果、連帶着千恩萬謝!

陳志凡不好意思地搖搖頭:“不用謝,我是一名警察,白天的事兒是我應該做的。”

婦女瘋前,明明是聽醫生宣告女兒已死了。後來在醫院,聽婦幼保健院急救醫生說自己昏厥後,正是那位泅到海里救人的年輕人、用頭髮當銀針的才把女兒搶救回來!

婦女捅了捅丈夫:“今天不是恩人在海邊,婷婷肯定淹死在海里,如果不是因爲女兒,女兒就是在海里撈出來也活不了。”

“還不趕快給恩人道歉!他可不是當年因爲你有病亂投醫、忽悠你六百萬的那種騙子!”

當男人明白眼前這位年輕人竟然是救女兒的那位高人!當時就羞愧得:“我、我……”

陳志凡淡淡一笑:“我走了。”

……

醫院狹長地吸菸室走廊裏,男人指尖微顫,討好地掏出一包中華,替陳志凡點上:“對不起,恩人,是我錯怪你了。”

陳志凡望着衣冠楚楚地男人,搖了搖頭。

男人低頭、帶着哭腔祈求道:“恩人,我知道您是高人。我女兒的病已經很嚴重了,求你、求你救救她。”

“她還沒滿月的時候,就天天哭,哭得嗓子啞了、到四歲都不會說話。”

“後來大一點的時候,我們家臨着馬路,她告訴我,有叔叔阿姨和小朋友在陽臺找她玩。”

男人指縫裏的香菸已燒到盡頭,卻因爲心痛竟渾然不覺。

“她六歲的時候,因爲我和媳婦公司剛開成立,她姥姥缺少人照顧,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電路老化失火被燒死。結果,有一年多的時候,婷婷每晚都會跑到洗手間,我們問她爲什麼,婷婷說姥姥沒走,姥姥每天都跟她講故事。”

說到最後,男人淚流滿面,“哐當”一聲跪地。與一開始時跟陳志凡見面的態度判若兩人!

“在z市,我是恆大運輸公司的老闆,只要你願意,我給你很多很多的錢,可以讓你成爲我公司的股東,只要你幫我救女兒。”

陳志凡嘆了口氣:“起來吧,誰讓我是個警察呢。”

……

陳志凡沒有捨近求遠地讓人去找黑狗舌尖血。雖然他知道婷婷父親朱清運作爲z市運輸業聞名的龍頭老闆,有很大的財力。

爲了一勞永逸,必須徹底根治。

黑狗舌血那種俗物,又怎比得上憑空能賦予普通人三年壽元的殭屍精血!

陳志凡閉上眼睛,用銀針點在眉心,取了一滴白僵精血!

依照《盤古屍經:上卷一》裏面的玄決,隔空畫一輪太極,賦在小女孩婷婷眉心。

如此做完,失掉一滴精血的陳志凡臉色蒼白:“我走了,以後,婷婷再也看不見奇奇怪怪地髒東西了。”

只見原本眼神空洞地婷婷,突然間神色豁然開朗,好像她的世界從此五色斑斕!

未等朱清運夫婦反映過來,陳志凡轉身就消失不見了。

婷婷地母親大喊:“喂,恩人,我還不知道你名字呢!”

……

狹窄地樓梯間,一個好聽地女聲傳來:“先生,你沒事吧?”

陳志凡累得齜牙咧嘴、滿頭冷汗,很沒形象,正要答話卻愣住了。

這是怎樣的女人?

她穿着乾淨地護士裙,氣質出塵、溫婉如玉!單單是氣質,就足已引起男人征服的慾望。那合身的護士服、將完美的身材凸顯得淋漓盡致,起一伏的胸口,只是看上一眼,就讓男人慾罷不能。而那隨意傾瀉在肩頭地長髮,微微半溼,更是撩人心脾!

陳志凡被女人溫婉的聲線、朱脣輕啓地姿容,驚得呆住。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後搖搖頭:“沒、我沒事。”說完,扭頭就跑掉了。

這時候,婷婷地母親追了出來,看到眼前讓同爲女人的自己、都覺得驚豔女子,不覺嫉妒、反而微笑地比劃道:“張院長,你剛纔看到一個長相很清秀、很耐看地年輕男人嗎?”

“他就是今天跳海救婷婷、後來還給婷婷用頭髮用鍼灸救治的高人!”

作爲婦幼保健院遠近聞名的副院長張怡然,恍惚答道:“啊,高人,我沒看見。” 對於陳志凡來說,幾乎從未出現過面對美女呆住的尷尬情況!雖然陳志凡不否認那女人漂亮到絕頂!可不意味着,白僵陳志凡會被普通人“魅惑”!

可以肯定一點,那女人絕對不是邪魅!

難道說,那女人身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陳志凡想到女人穿得衣服跟護士服差不多,卻是頭髮披散着,應該是準備快要下班。於是乎,鬼神神差地決定在樓下等一等。

突然!一陣發動機地轟鳴聲破空而來!

陳志凡警覺地從路邊跳到院口臺階上,就看見一輛白色的保時捷甩尾而至。

保時捷上下來一位穿藏青色汗衫的年輕人!年輕人那拉風跑車後面,滿載着一車紅色鬱金香!

那麼多以價值奢侈而著名地紅色鬱金香!當真是好大地手筆!

藏青色汗衫年輕人看到差點被自己撞到的陳志凡,傲慢地“哼”了一聲。

陳志凡有些不爽,靠!有錢就拽了?!不過同時,面對一打車進口奢侈鬱金香,心裏盤算:我去,這得多錢,夠買好多有上年份的人蔘了!

十幾分鍾後,如陳志凡預料地一樣,那位美女護士下樓了!而且穿着一系黑色的小短裙!引起周邊所有雄性牲口地注意!!!甚至囊括十幾歲發育尚未成熟的小屁孩、以及門口小賣部七十多歲喪失功能的老大爺。

禍國殃民大概就是形容這樣的女人吧!

遠遠的,開保時捷的男青年搖了搖車鑰匙,自信地朝那小黑裙美女走去:“怡然!我給你發短信了,晚上賞個臉,一塊兒吃晚飯?”

被喚作怡然地美女,搖了搖頭:“慕容餘慶,不好意思,晚上我沒空。”

陣仗擺得很大的慕容餘慶臉上掛不住了:“張怡然,你看我都追你半個月了,難道就不能通過普通朋友先處着試試嗎?”

“你一點機會都不留給我,怎麼就知道我不是你合適的那個人?”

張怡然搖搖頭:“你選錯對象了,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可以被錢搞定的。”說完,扭頭朝陳志凡這邊走來。

在周邊雄性牲口的羨慕中,在陳志凡錯愕中,美女大方地笑了笑:“陳志凡?”

陳志凡目瞪口呆,哪裏想到女人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卻是,下意識地點點頭:“張怡然,你怎麼知道我全名?”

美女張怡然吐了吐舌頭:“我認識趙麗,以前常見你來醫院找她。而且,而且今天我看到你把手機丟到垃圾桶裏了。”

“吶,對了,你又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聽聲音,美女張怡然有些得意。

陳志凡指了指剛纔藏青色的年輕人:“哦,我也是剛聽別人這麼叫你,才知道的。”

“放心,我沒興趣追你。”

張怡然聽到是這麼個原因,有些意外、也有些不好意思。因爲以自己的模樣,沒有男人不會心動,尤其是自己在碰巧遇見同一個男人n次之後。印象裏,自己可是在半年的時間裏,在醫院遇見陳志凡足足十幾次!難道說,他有女朋友趙麗的時候,眼裏從未有過其他女人?

張怡然有點走神,這一年以來,她從沒仔細觀察過陳志凡。準確的說連正眼都沒看過一眼。對她來說,這個在警校畢業毫無前途,沒有一點社會經驗的愣頭青太普通了,普通到掉在人海里就再也找不出的那種。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普通人,沒有一點拖泥帶水,乾乾脆脆的抹掉過去的記憶;就這麼一個普通人,平靜對她說:放心!我沒興趣追你。

張怡然餘光瞥見往自己這邊走來的慕容餘慶後,便回頭再一次看着陳志凡。

這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

不算高大威猛,也不算當下醫院花癡女哭天喊地要嫁的韓流明星範兒,但也絕對沒有讓人討厭的地步,乾乾淨淨、清清朗朗,甚至看久了還覺得挺舒服。有着超出年齡的成熟,同時又不缺少男人最應該擁有的果斷決絕。

總之撇開家世和地位來說,比那些追她只會拿錢甩的紈絝子弟好上太多了。

從教二十年 保時捷男慕容餘慶悻悻道:“張怡然!你可以不跟我約會!但下週,我們孫氏答應給婦幼保健院捐助的二百萬!一毛錢都不會掏!”

張怡然不悅地皺了皺眉頭,卻同時也終於拿正眼瞧了瞧眼前富二代:“我很討厭別人威脅我。”

慕容餘慶改口道:“怡然,我的心思你明白的,我壓根沒想過威脅你!跟我吃頓飯、喝兩杯酒,我保證督促慕容家趕緊把錢撥到婦幼保健院。”

張怡然遲疑了兩秒鐘:“好!我陪你喝兩杯酒。” 豪娶鑽石妻 卻是同時,拉起旁邊地陳志凡:“這是我朋友陳志凡,在公安局上班。 腹黑王爺糊塗妻 晚上他送我回去。”

陳志凡無語:我去,最近是怎麼了!淨被美女拿去當擋箭牌!

容不得慕容餘慶和陳志凡拒絕,張怡然拽上陳志凡,示意慕容餘慶跟上。

慕容餘慶未料到張怡然同意自己的請求後,還加了附加條件!望着後排坐着地“眼中刺”陳志凡,別有意味地瞪了瞪:小樣兒,別給臉不要臉、壞老子好事兒!識擡舉點。

幾乎是被拽上車地陳志凡聳了聳肩,意思也很明顯:我也不想的。

這下可把張滿餘氣壞了,陰陽怪氣道:“有些人,長這麼大還沒做過這麼貴的車吧!嘖嘖,真可憐,我保養一次車的費用!比你一年工資都高!”

車行一會兒,張怡然指着路邊地一家烤串店:“就在這裏,慕容餘慶!”

鬧騰騰的夜市攤,顯得蓬蓽生輝,還真沒人開着這樣的豪車來擼串兒的!

三人坐定,啤酒剛開,生蠔、羊肉串還沒上來。

“乾杯!”

御用太子妃 張怡然聲音冷冽,不容拒絕地舉着一大杯扎啤,直接跟慕容餘慶碰了一杯,然後仰頭喝下!

“乾杯!”

這杯纔剛喝完,張怡然再一次舉着一大杯扎啤,跟慕容餘慶碰了下,又一次仰頭喝下!

陳志凡在一旁,完全就是個擺設。

慕容餘慶怒道:“張怡然!這是陪我吃飯?你敢耍我!”

陳志凡起身,慢悠悠地用手指頭、在燒烤盆裏夾出塊火炭、點上煙:“慕容大少,逼着女孩子喝酒是一件很沒品味的事兒。”

那可是正在烤肉地炭火!!!張怡然和慕容餘慶看得一清二楚,大驚失色。

陳志凡跟沒事兒人似的:“這樣,我們,比猜骰子地大小點吧!不分男女,誰輸了,誰喝酒?!”說完,朝慕容餘慶眨了眨眼睛。

慕容餘慶一面被陳志凡地生猛嚇着了,一面想到“比骰子喝酒、還不分男女”,以自己夜場小王子的手段!怎麼可能會輸!於是,當即“嘿嘿!志凡兄弟就是敞亮!夠爺們!我先乾爲敬!”地滿口答應。

跟陳志凡這種開天眼——自帶作弊器的外掛玩家玩骰子?!簡直是找死!

半個小時後,兩大桶扎啤桶,陳志凡完勝!張怡然小輸,臉頰上紅暈微微。至於夜場小王子慕容餘慶,早就不省人事,“撲通”一聲栽在垃圾桶。

張怡然一臉紅潤,連帶着聲音都有些亢奮:“乾杯,我們繼續喝!”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中,陳志凡、張怡然兩個人已經喝了十來瓶的啤酒了,陳志凡還好,沒太多醉意,而張怡然卻有些微醺,臉上早已浮現幾抹紅暈,面若桃花,只不過,微醺的她看起來卻更是多了幾分嫵媚的味道。 “喂,你跟趙麗爲什麼會這樣?”

張怡然八卦的聲音,在陳志凡的耳邊再一次響了起來,陳志凡只說了一個字:“我不適合她而已。”

張怡然當然知道趙麗跟陳志凡分手是因爲嫌棄陳志凡窮。可分手見人品,即便是事情到了這份上,陳志凡也沒有說趙麗半句不好。

於是,張怡然愣了一下,舉起酒杯道:“喝。”

兩個人碰了一下,又是一杯。

陳志凡:“今天爲什麼非得選我來當擋箭牌?!”

張怡然:“因爲,因爲以前我覺得你很普通。但今天見面,我覺得趙麗遠配不上你!說真的,很想認識你。”

“而且你是個警察!哈哈,小時候老師就教小孩子,有困難要找警察叔叔。”

陳志凡無語:“好吧,你這個答案我給滿分”,卻是同時屍氣流轉、將酒進而悄悄逼出體內。

張怡然的酒量差不多已經不能喝了,又喝了這麼一會兒,她真的有些微醉了。

陳志凡:“女孩子即便有不開心,也不要借酒消愁的。”

聽到問話後,張怡然慵懶地笑了笑道:“心情不好。”

陳志凡:“你不像是被慕容餘慶拿捐助就能威脅的人?”

“是啊。”張怡然點點頭:“可我被逼婚,我爸想讓我嫁給慕容家的慕容餘慶。”

“理解。”陳志凡點了點頭。

“你不理解。你們男人怎麼可能會理解我們女人的想法?你明白讓一個女人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是什麼樣的感受嗎?”說着話,張怡然再一次舉起酒杯來,幽幽的吐了口氣:“算了,說了你也不懂,懂了你就不會失戀了。警察叔叔,喝!”

“不喝了。”陳志凡搖了搖頭,語氣挺堅決:“再喝你就醉了!”

“我沒醉。”張怡然站起身來,舉起酒杯,腳步有些凌亂,慢慢的靠近陳志凡的身子。

不可否認,尤其是張怡然在自己耳邊輕輕呼氣的時候,更是讓陳志凡的身上有了一些燥熱,一些渴望!

在最後一杯酒的催動下,張怡然已經醉了。

“你不要緊吧?”看着張怡然有些凌亂的腳步,陳志凡急忙走上前去。

聽到陳志凡的話後,張怡然搖了搖頭,迷迷糊糊的回答道:“我沒事,我們繼續喝。”

“不喝了,我送你回家吧。”

шшш☢ttκΛ n☢¢O

夜風颼颼,風一吹,陳志凡的酒勁下了不少,張怡然反而好像酒精上涌了一樣,迷迷糊糊的,連眼睛都快閉上了。看着張怡然快要睡着了,陳志凡輕輕的拍了拍她道:“喂、你先別睡,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

“警察叔叔,不,不、我不回家。”

張怡然揮揮手,身子,卻是軟在了陳志凡的身上。

張怡然的身子很軟,貼在陳志凡的身上,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柔柔軟軟的,她的手,不經意的攬住了陳志凡的腰,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攙雜着酒精的味道,一點一點的融入了陳志凡的呼吸裏。

一瞬間,陳志凡的下體有了一些本能的衝動。

張怡然的呼吸很均勻,已經睡着了,看來是從張怡然的嘴裏問不出什麼了,陳志凡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睡在自己懷裏的女人,陳志凡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

今晚的情景,真的就跟做夢一樣,曾經在這家夜市攤上、跟自己擼串兒的女人是婦幼保健院的護士趙麗。而今天,婦幼保健院第一美女院長卻睡在了自己的懷裏!

算了,送她去賓館開一間房吧。

不遠處的地方,就有一間賓館,扶着身邊的張怡然,陳志凡艱難的朝着賓館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過,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想起,今天出門的時候,好像沒有帶身份證。

用警員證開房?開什麼玩笑,保不住第二天就會因“警察”兩個敏感的字眼、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

沒有身份證怎麼辦?賓館肯定是開不了房間的,又不能送她回家,難道,帶她回自己警員宿舍裏?可、影響肯定會很不好啊!

就在陳志凡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間,張怡然的手不經意的鬆開了他的腰,然後順勢一滑,整個上半身癱在陳志凡身上。

毫無防備的,一瞬間,一股子女人獨有的體香越加濃郁。

陳志凡忍不住多嗅來下,身體下意識就有了亢奮。

“不是吧,又引誘我?”

陳志凡苦笑一聲,伸出手將她的手挪了開來,想扶她起來。只不過,他剛剛挪開,張怡然柔軟的身軀再次癱了下去。

張怡然像是很無辜,美目半寐,一副任君採頡的慵懶摸樣。

一瞬間,陳志凡覺得自己簡直是要把持不住了,引誘一次又一次,你真當我是一個坐懷不亂的萎男人?

我就算是坐懷不亂、是正人君子、是正義感爆棚的警察叔叔也經不起你這麼玩吧?

嗯,帶她去不要身份證的家庭旅館吧!

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陳志凡報了目的地。很快,到了旅館陳志凡付完錢、拿着鑰匙推開房門走進去。

陳志凡將張怡然放到了沙發上。

看着沙發上爛醉如泥的張怡然,陳志凡輕輕的嘆了口氣,走到衛生間洗了一條毛巾,走上前,細心的給張怡然擦了擦嘴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