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笑說:“本帥哥來這裏是給他們面子,請我來的唄,請了七八次,實在是不給面子不行了。”

“吹吧你,不吹能死不!”她笑了,不過也就沒有再問下去。

我問她:“你吃過玉靈丹了不?”

她說:“我又不是這裏的入室弟子,沒機會得到那種寶貝的。外人也是不能服用的,服用玉靈丹,是按照偷玉靈丹論處的,知道了就是一個下場,死!”

我沒說話,心說看來這東西確實是太珍貴了。我看到張無敵走了過來,看到我後說:“在這裏胡說什麼呢?還不回去準備準備,明天的比試你是候補。”

他掃了顧長虹一眼,隨後給了我一腳。顧長虹一拱手說:“拜見無敵真人!”

我一聽愣住了,心說媽蛋,我老大是真人?

張無敵說:“你誰呀?怎麼來的龍虎山聖地?”

“我是顧遠空的女兒,這次是受到表妹劉瑜妃邀請來觀看比賽的,作爲家長的身份來的。”

“顧遠空,我知道了,想起來了,好像是四十年前上的山,下山的時候二品仙,挺好的苗子,可惜了。”張無敵對我說,“也是你掌教師伯教出來的,多好的苗子啊!糟蹋了。”

我心說,老大你到底多大年紀了啊!呼出一口氣說:“老大,你十八歲來的龍虎山,你來的時候是哪一年啊?不說是十來年了嗎?”

他撓撓頭說:“好像是康熙十二年吧!十來年了吧!那時候是從奉天過來的,走了好幾個月纔到了這邊。有十幾年了吧!”

我差點就坐地下,看着他說:“老爺爺,是十來年還是十來甲子啊?我服了。您這數學是誰教的啊!裝嫩呢是吧?臥槽,不帶這麼忽悠人的。”

他又給了我一腳,我直接就被踹飛了,我就覺得耳邊的風呼呼作響。

最後我被岸邊的林子豪接住,放下後說:“老大泡妞呢,你太礙眼了。”

我一看可不是咋的!這老不正經的,竟然和顧長虹對坐下了,那模樣才叫一個賤啊!

我倆去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洗漱,作爲代表,林子豪是信心百倍,昨晚還讓我爲他踩背了,也不怕我這腳臭。還一個勁說舒服。舒服了後睡得很香,打了一宿的呼嚕,早上醒了說讓我給他端洗臉水,說今天他要保持最好的狀態,不能讓這些瑣事給弄得心煩意亂。

我心說伺候你一天能咋滴!

到了龍虎山頂的龍虎臺上,各方都插好了旗子站好了隊。三個月過去了,是檢驗成績的時候了。這次進來的學院,有三個公認的牛逼人物,一個就是林子豪,第二個就是劉瑜妃,最後一個是一個笑面虎模樣的傢伙,看誰都笑,叫樑斌。不過慧根不如兩個人好,只有八級加。但是對屬性的理解最深刻,是土屬性的慧根。

我們坐到了最邊上,屬於我們的位置。這次老大就要了我和林子豪倆徒弟,他說要多了也養不起,教裏的經費給的不夠。

接着開始抽籤,林子豪直接上臺咋咋呼呼說:“有啥抽籤的,不服的就上來打我就行了,趕緊的,打完了回去吃飯。”

我在臺下看着,心說這小子太虎了,這是要車輪戰的節奏啊!

最先上場的是三師伯手下的一個弟子,修爲也有四品道了,這是還沒吃玉靈丹,要是吃了,怎麼也升兩級,應該可以和林子豪一戰。但是,他不可能因爲這個就吃了那用來突破瓶頸的神藥的。

他手裏一把長劍,指着說:“我修煉的是近身搏擊劍術,師兄,你可要小心了。”

“你廢話多不?你墨跡不?打啊你!”林子豪二指一伸,飛劍出鞘。

他隨後就飛上半空,看着我笑着說:“老楊,你看我牛逼不?”

這句話讓我想起了老李來,心裏一沉,隨後立即調整情緒,笑着喊了句:“我不看。”

林子豪開始指揮那飛劍攻擊,那哥們兒叮叮噹噹,都接下了,最後用力一磕,笑着說:“子豪師兄,你在天上飛累不?你要是不下來,我就在下面睡一覺,等你下來再打吧!”

我心說林子豪你就裝逼吧,你在上面飛,不用真氣嗎?

果然,林子豪來了句:“師弟莫睡,我下來了。你睡了我和誰比試啊!?”

飛劍入鞘,下來後這廝嘿嘿笑着說:“師弟啊,你非要我下來,等下輸了可不許哭,去老楊那裏領一塊冰糖,這是對你的鼓勵知道不?安慰獎!”

“廢話少說,看劍!”

那兄弟貼身而上,一劍就刺了出去。林子豪學的都是遠程攻擊啊,他可不會這個,身體後飄,喊了句:“師弟你小心點,看準了,這一招你就輸啦!”

他二指一伸,往前一捅。大家都屏氣凝神等着看呢,就連那兄弟都不打了,準備防守,結果就是沒動靜。張無敵一跺腳說:“媽的,關鍵時候掉鏈子。”

林子豪又是二指一伸說:“七劍陣!”

那兄弟又是一緊張。但還是沒動靜。

張無敵站起來罵了句:“我是這麼教你的嗎?丟臉啊!”

林子豪站直了說:“老大,不靈啊!”

那兄弟這時候笑了,說:“師兄,你行不行啊?不行我可要進攻了。”

“再試一下,最後一下。”林子豪二指一伸,這次我看到了,手指尖上發出了淡淡的光芒,只是一閃,但是我知道,這次是真的了。

“七劍陣!”林子豪喊出聲來。

就見身後的劍鞘刷刷刷刷不停地出劍,一直出了七把,出來後不是平飛,而是翻滾着直奔那哥們兒。三師伯喊了句:“不好,還不快用氣盾護體啊笨蛋!你想什麼呢?”

那兄弟想護體的時候已經晚了,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這七把飛劍刷刷刷從他身體周圍飛過,接着,身上的衣服都變成了碎布,這兄弟抓着自己的褲衩子說:“這次你行了啊!”

“師弟,一不小心就行了,不好意思啊!你下去吧,換下一個!”之後指着我說:“老楊發一塊冰糖,省得孩子哭。”

我跑故去,發了一塊冰糖,拍拍這小子肩膀說:“別委屈,輸了不丟人,輸不起才丟人。”

“謝謝師兄。”他還是要哭的節奏。

三師伯指着張無敵罵道:“師弟,你教出來的弟子好陰險!”

張無敵這時候臉色總算是好了,笑着說:“三師兄,我贏了,你有本事也教個陰險的出來啊!知道贏了代表什麼嗎?那就是起碼不是倒數第一了。”

他高興壞了,坐在了椅子裏哈哈大笑了起來。 很多人都覺得林子豪勝之不武,我看得出來。

但是我可不這麼認爲,在比武場上你可以說勝之不武,到了戰場上纔不管你怎麼勝利的,不管怎麼說,勝利纔是目的,奸詐也是一種能力。

瞧!七師伯的弟子跳上來了,這小子比猴子還瘦,頂多九十斤,個子個不高。他上嘴脣上還有一顆黑痣。這小子一上來就抱拳,笑着說:“林師弟,你認得我嗎?自我介紹一下,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我叫賈大強,所以沒怎麼長開。”

他說完搖搖頭。我笑了,但是我發現別人誰也沒笑。我這才明白,這小子可不是賈大強,是真大強啊!林子豪一抱拳說:“師兄,你的兵器呢?”

這小子一伸手,頓時在場外一把鬼頭刀就飛過來了,這把刀的體積似乎比賈大強都要大,他卻沒有拿着,而是揹着手,這大刀就漂浮在他的身側。我發現,他對這把大刀的控制輕而易舉,可以說是完全不耗費靈魂力就做到了一樣。

“林師弟,我是金屬性,和你一樣。但對金屬有着比你強很多倍的親和力,所以師弟不要驚慌。對了,好像師弟也是金屬性啊,我看你控制飛劍的本事就很強大啊!”

林子豪說:“可是貌似還是不如你,我倒是想不通了。”

張無敵罵了句:“笨蛋,這有啥想不通的?這是專精屬性,金屬性裏只是對鋼鐵專精,遇到金銀銅之類的就蝦米了,你們各有千秋。”

我小聲說:“老大,此言差矣啊,專精可是比什麼都會要強多了啊!”

“廢話,你當我不知道啊!?但是我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放心,林子豪輸不了。這小子精着呢,估計明白我的意思。”

我小聲說:“老大,你是不是告訴他,出手就殺招啊!”

“知道就好,別吵吵!”

林子豪這時候笑着說:“既然是這樣,請師兄出手吧!”

賈大強說:“我不善於近身攻擊,但是出手就是殺招,還是請師弟先出手吧。”他一伸手,頓時周圍的長劍短劍都出鞘飛出來了,在賈大強身體周圍遊走。很壯觀,很牛逼,金屬碰撞之聲不絕於耳,就像是天籟之音一樣優雅悅耳。

我說:“老大,賈大強中計了。”

“這還要林子豪能把握的住。這一架打完後,估計就打不成下一架了。”他念了聲法號:“無上天尊,阿門!”

我頓時就瞪圓了眼睛,心說老大,你這是信的道教還是天主教啊臥槽!我不得不說:“老大,要是道教大神聽到了會不會收拾你啊!”

“要是天使姐姐聽到了是不是會來找我談談人生呢?小子,做事不要畏首畏尾,凡事都有兩面性,福禍相依,懂麼?要懂得審時度勢,快看,林子豪是怎麼打敗這個強手的,這傢伙是八品道,足足比林子豪高一品,但是太自大了。”

林子豪這時候笑着說:“師兄,接招了。”

接着,他伸出手指,大喊一聲:“七劍陣!”

還是這招?我看向了張無敵。

七把劍還是蒼蒼蒼出鞘了,只是出來後沒有翻滾,而是咔嚓咔嚓結合在了一起,隨後翻了個跟頭,從賈大強頭頂直插下來。此時,賈大強的身體周圍已經布好了氣盾,但是這把聚合在一起的長劍壓下來的時候,這氣盾頓時就破碎了,不堪一擊一樣。

七師伯這時候才喊了出來:“奸詐啊!這哪裏是七劍陣?這是九天落劍式!”

接着,就聽哄地一聲,長劍直接插在了地裏,這一下要是插在賈大強頭頂,必須把他切開。插在地上後,轟隆一聲巨響,賈大強的身體倒飛出去,狠狠摔在地上。他跳起來喊了聲:“你使詐?這不是七劍陣!”

林子豪無辜地說:“難道我用什麼招,必須先告訴你,你才接得住嗎?如果是這樣,我先告訴你就好了,對不起,下次吧!”

我高興地鼓掌,喊着口號說:“林子豪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仙福永享,壽與天齊啊!”

但是我發現,張無敵可高興不起來了。他說:“別喊了,看你師弟,已經不行了,腿都哆嗦了,就算是你上去,一隻手就把他推倒拿下了,還樂個屁啊!”

賈大強一拱手說:“我明白了,林師弟,你贏了,我甘拜下風。”

我看看周圍,還是很多人不服。紛紛露出了不屑的嘴臉,根本就看不起我們啊!張無敵罵了句:“媽的!我們憑着真本事打贏了,還是沒有人給我們喝彩,這叫什麼世道,不比了,回去,愛他媽的怎麼給名次就給什麼名次,無所謂。”

他站起來喊了句:“子豪,不比了,沒勁!”

我其實知道,張無敵這是在給自己找臺階呢。我說:“老大,我不是替補嗎?讓我上去試試吧!”

張無敵這時候看看我,笑着說:“你磨礪下也不錯,上去吧,你輸了我們就走,記住,正如你說的,輸了不丟人,輸不起才丟人。”

他笑着喊了句:“子豪,你休息下,剩下這些人讓你師兄對付,不值得你出手了,沒勁。”

林子豪罵罵咧咧說:“真他媽的掃興,打了半天了,連個對手都沒有,我也懶得玩了,讓老楊上來收拾他們吧!”

他走了下來,到了我旁邊後,一屁股就摔在了椅子裏,接着虛汗就出來了,對我說:“我不行了,你不要逞強,不行就下來。之所以不抽籤你應該明白,要是抽到劉瑜妃和樑斌那個怪物,我們一場都打不下來,打擂臺不至於丟太大人。”

我說:“我明白。老大,我上去了,也許我能堅持兩場也說不定。”

“堅持不了就下來,沒什麼了不起的,反正今天我們贏了兩場了。”

我點點頭,一步步走到場地中央,看着周圍一抱拳說:“不好意思,弟子修爲不高,在師兄弟裏也是最差的一個,今天來挑戰大家也是抱着重在參與的宗旨纔來的,今年我們老大就招了我和林子豪倆徒弟,倒是名額有的是,我要是不來,名額也浪費了,我就是來湊數的,所以,等下請各位師兄師姐師妹師弟的手下留情,多讓着點。我慧根也不行,修爲也不行,真的不知道怎麼比,真的很緊張,很害怕啊!”

說完我就掃向了四周,一眼就看到了顧長虹,我看到她把嘴撇開了,然後在劉瑜妃耳邊小聲嘀咕,劉瑜妃看着我,頻頻點頭。我在猜,這傢伙一定是不要劉瑜妃急着上場,是要她小心呢,還要多觀察我才行。當然,這只是我猜的,是不是這麼回事兒我也不知道。

一聲大笑:“哈哈哈哈!”

一個小夥子上來了,他一上來手裏拎着個棍子,翠綠翠綠的,我趕忙問:“請問這是丐幫的打狗棒嗎?”

他笑着說:“這就是後山的竹子,我是木屬性的,這東西在我手裏就是最好的武器。我叫木林,你叫楊落,我們大家都很熟悉你了。”

“我是個廢物。”我笑着說。

大家一聽都哈哈笑了起來,我看向周圍,女孩子都捂着嘴,很含蓄,男的都搖着頭鄙視我恥笑我呢。我心裏卻在說,我是廢物,等下把你們都打倒在地,看看你們到時候是什麼嘴臉。

無堅不摧,唯快不破。我想這裏的人的速度很少有比雙子再快再刁鑽的了吧!

木林臉色發黃,脖子很長,光頭。大眼睛,臉很瘦,長得還算是可以。他笑着說:“師兄,你有什麼招我讓你使一遍,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新招式了,就可以認輸,免得傷和氣!”

我急忙頻頻點頭,說:“好辦法,那麼我要開始了師弟。”

“楊師兄請!”

他一伸手,彬彬有禮的樣子,其實我心裏清楚,他心裏是看不起我的,是鄙視我的。是啊!人家是八品道,我才五品,不被鄙視才奇怪呢。

我一步步走過去,到了木林面前大概一米的位置,笑着說:“師弟,我可要出手了,你可要看清楚了。”

“師兄你儘管出手。”

他話音剛落,我就已經把他踩在了腳下。這下,所有人都懵了,只有那些老傢伙都站了起來,不可思議地看着我。七師伯喊了句:“好快!我差點看不清。張無敵,你是怎麼教出來的這個速度?”

其實我知道,他說差點看不清只是一種形容詞而已,他看不清?簡直是玩笑,他可是真人大能的存在。

其實我出手很簡單,他說開始,我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彎腰,我用膝蓋撞他的鼻子,他翻倒在地,我上去踩住了他的胸口。他喘不上氣,用手拍着地面,我撒開說:“師弟,你怎麼不還手呢?多謝師弟承讓!”

木林起來,拱拱手說:“原來高手是你,佩服佩服,無敵師叔果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天師伸着的脖子縮了回去,小眼睛也瞪圓了。張無敵這時候咕嚕嚥了口唾沫,笑着說:“沒什麼吃驚的,我這個徒弟其實是你們不要的,我看着可憐順手帶回去了。隨便調教了下,也算是能上場了吧!”

這下,開始有人不服了,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上來了,她一拱手說:“師兄,我是靜立師父的弟子,我叫君無愁,請師兄賜教!” 她此刻彬彬有禮,從後背拽出一把短劍來了。她說:“我練得是武道,靠的就是身體的強悍,不知道師兄對武道修行者熟悉嗎?就是說,和我近身戰鬥通常會吃虧的,我甚至可以在近身擊敗仙子都是有可能的。”

我哦了一聲說:“我明白武道,聽說過。”

“那麼師兄請小心了,我要出手了。”

她說着一劍就刺了過來,我伸出二指夾住,她用膝蓋*的小腹,我單手一拍,手指一擰,短劍啪地一聲就折斷了。她的身體也順着力道往旁邊一倒,但是她單掌拍地,身體愣是給擺正了回來。她接下來近身一套組合拳,每一拳的力道都非常的大,我一轉身順手就撈了她用來綁頭髮的手絹,頓時她的頭髮就散了下來。

“無愁,認輸吧,你一招其實就輸了。”

我看過去,一個三十多歲模樣的標緻道姑喊了句。這位君無愁停手,拱手說:“我輸了,一招落敗,師兄深藏不漏,扮豬吃虎之典範,陰險狡詐之典型,無恥混蛋之楷模啊!”

我笑笑把手絹遞過去說:“師妹過獎了。”

她哼了一聲,接過去便下場離去了。

張無敵這時候打了個哈欠說:“楊落啊,你先比着,沒意思了,比完了叫醒我,我們回去。”

我哦了一聲說:“老大,我打算一招一個,儘快結束戰鬥,估計用不了您睡着就結束了,我看你還是等一會最好,不然帶睡沒睡的時候叫你,你又該急眼了。”

張無敵揉揉眼睛說:“好吧,我再勉強看一會兒。”

林子豪這時候喊了句:“你們快點的上啊,讓老楊一下一個都打完得了,我還要回去洗內褲呢我,沒內褲穿了都。”

我此時的眼睛其實就瞄着兩個人呢,一個是樑斌,另一個就是劉瑜妃。因爲只要這倆人才是我真正的對手。樑斌動了,但是二師伯廣真子直接走了出來,對着天師一拱手說:“大師兄,既然小師弟困了,我看今天就到此爲止吧,明天我們繼續。”

張天師咳嗽了兩聲,喝了口水後說:“也好,明天再比吧!”

我走到張無敵身旁,張無敵臉上在笑,但是嘴裏卻在小聲罵:“一羣老狐狸,從上到下沒有一個好東西。論陰險狡詐,我張無敵真的不敵你們十分之一啊!”

劉瑜妃此時出來了,剛要說話,張天師一揮袖子說:“有什麼話回去再說吧,我也困了。”

說着他也打了個哈欠。

大家都開始走了,所有人都不說話,走的很安靜,就像是同時吃了啞巴藥一樣。張無敵哼了一聲說:“走吧,先回去。”

我們回到了屬於我們的小院子後,張無敵看着我哈哈笑了起來,他圍着我左轉右轉,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他一閉眼,之後立馬就睜開了,問我:“你是水屬性?”

我點點頭。

他卻搖搖頭,說:“在我看來,你是火屬性。”

他說完進了屋子,出來的時候手裏拎了一根紅色的棍子,遞給我。我伸手一抓,這棍子立馬就亮了起來,接着,忽地一聲燃燒了起來。我舉着,靜靜地舉着,擡着頭觀望着。就像是一個火炬手一樣的凝重。

張無敵伸手說:“好了,別裝逼了。給我吧。你是火屬性爲主九級無限加,水屬性輔之的體質,簡直是奇葩,雙屬性本就絕無僅有,水火在一個身體上出現,就更是聞所未聞。”

我哦了一聲,將棍子給了他,頓時那火就滅了。

林子豪湊過來問了句:“這棍子不熱嗎?”

張無敵瞪眼說:“你能問點有營養的問題不?”

林子豪問了句:“這棍子銷了皮能吃不?營養全面不?比麻山藥如何?”

說完沒等挨踹,哈哈笑着就跑了。這小子,奇葩也!

張無敵這時候沒有鬍子,卻摸着自己的下巴說:“太平經裏記載,修道者分六等,神人,真人,仙人,道人,大魂師,魂師。依據屬性不同,又分爲金木水火土之五行。雙屬性也有記載,比如水屬性和土屬性的雙屬性,又比如水屬性和木屬性的雙屬性,還有,火屬性和金屬性的雙屬性,這些都是可以相輔相成的。你這水屬性和火屬性的雙屬性,我活了幾十年了,還沒遇到過。”

我不得不提醒他說:“老爺爺,您活了不是幾十年了,是幾百年了。”

他瞪了我一眼說:“你能不較真嗎?你能不在這些不關鍵的地方較真嗎?”

隨後又說:“我們龍虎山是真的沒有這方面的記載,但是保不齊中玄城就有,中玄城、魔天嶺、幽冥谷,也許會有記載的吧!”

我說:“這屬性的問題很重要嗎?”

張無敵看着我說:“當然很重要,因爲這很可能會成爲你日後行爲的準則,你搞明白自己屬性的來歷,有誰有過先例,成就了什麼事業。這就是歷史,歷史的重要性也許你還不是很瞭解。比如,你之前有過一位雙屬性的人,修煉到了最後自我矛盾而死了。這就是前車之鑑。如果這個人飛昇成神了,這就是你的好榜樣,不管怎麼說,這個人值得你研究下的。”

我這才恍然大悟,一拱手說:“老大,我懂了。”

“對了,你那驚人的速度是怎麼練出來的?能告訴我嗎?”他看着我說,“我很好奇,你這樣的修爲竟然能使出那種匪夷所思的速度,雖然比不上真人級別的,但足以和仙人抗衡了。”

我能說我修煉過龍道嗎?我可以說是和雙子妖大戰的時候練出來的嗎?正糾結呢,張無敵笑了,擺着手說:“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你怎麼打敗樑斌和劉瑜妃。教你道法是來不及了,我教你一些心德吧!”

“老大,您說。”

他瞪了我一眼說:“拼了!”

之後揹着手,哼了一聲就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