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是走了!」

東方修哲在感覺不到二姐他們的能量波動后,呼出一口氣來,他可是一直在等著這個機會呢。

「大餅臉,剛剛你追了我半天,是不是很好玩,下面該換我了!」

邪邪一笑,東方修哲的雙手之上,赫然出現了兩大把咒符來。 東方修哲表現出來的鎮靜,讓圖格爾微微有些驚奇,難道這個小鬼,他不知道死為何懼么?

「小鬼,我不管你想耍什麼花招,總之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

隨著圖格爾的話落,無雙霞狼似乎是在回應他,發出一聲真天地的狼嚎。

對於這個狼狽為奸的傢伙,東方修哲直接選擇了無視,視線落在手中的咒符上,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他十分慶幸,這五年來自己製造了大量的咒符,這可真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的必備法寶啊!

手腕微微一抖,五張咒符飛了出來,竟不是攻向圖格爾,而是向著東方瑾萱等人消失的方向飛去。

這幾張咒符的作用,是負責掩飾東方瑾萱她們逃走的痕迹,並製造一種假象,會使想追蹤的人選擇錯誤的道路。

「那是什麼鬼東西?」

圖格爾在見到那幾張飛走的咒符后,眼中露出一絲驚疑,他愈發地覺得,不能留下這個舉止詭異的小鬼了。

「嗷~~」

巨狼咆哮一聲,再次向著東方修哲撲來。

「什麼,還有這種事?」

圖格爾瞪著一雙大眼睛,抬頭望著漂浮在半空中的東方修哲。

不過無雙霞狼可沒有因此驚訝,在對方躲過自己的攻擊之後,它四足猛然發力,巨大的身軀已經高高躍起,張著血盆大口,便是向著東方修哲猛咬過去。

它的這張巨嘴,連堅硬的岩石都可以咬碎,更別說是稚嫩的血肉之去了。

「不要著急,馬上就輪到你了!」

嘴角微微一揚,東方修哲手中的咒符猶如天女散花一般,脫手飛了出去。

數十張咒符,就像是採花的蜜蜂,頓時將無雙霞狼給包圍住了。

而與此同時,東方修哲白皙的小手在巨狼的頭上輕輕一按,整個人借著這股力量,再次向著高空飄去。

就宛如普度眾生的上仙,俯視著下面的蒼生,東方修哲傲然而立。

只是他接下來要做的,不是普度眾生,正好相反,他是要超度眾生。

他現在所在的高度,是無雙霞狼絕對無法觸碰到的。

「這是什麼?」

圖格爾不停揮舞著手中的大刀,試圖驅趕走這些寫滿奇怪符號的紙條。

人,都會對未知的事物心存畏懼,圖格爾也不例外。

十張重力符,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牢牢地貼在了無雙霞狼的身上,突然增加的重力,立即使得它的移動速度受到了限制。

「嗷~」

戰狼咆哮著,它很不喜歡現在的感覺。

而狼背上的圖格爾此時也好不到哪裡去,十多張爆炸符,向他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轟隆隆~轟隆隆~」

雖然在鬥氣鎧甲的保護下,圖格爾沒有受傷,但是強大的爆炸氣流,卻是將他從狼背上掀了下去。

與此同時,漫天的咒符,也相繼展開了對其他盜賊的攻擊。

剎那間,慘叫聲不斷。

高空中的東方修哲,欣賞著自己的傑作,本是面帶笑容的臉,卻因為體內真元力的躁動,立時變得嚴肅起來。

「看來,已經到時候了。」

心中一嘆,雖然很想把這幫盜賊盡數消滅,但以自己現在的情況,應該找個地方去打坐了。

身形一閃,東方修哲已經到了無雙霞狼的近前。

「你這孽畜,追殺了我這麼久,臨走之前,也該讓我還一下了。」

嘴角邪邪一笑,東方修哲竟是將他藏在納戒之中的巨錘取了出來。

無雙霞狼似是感覺到了危險,拼盡全力躥到了一邊,然而因為重力符的影響,他的速度不知慢了多少。

「小樣,還想逃!」

冷冷一笑,東方修哲已經快步追了上去,與此同時,手中的巨錘依然揮出。

「轟——」

隨著一聲巨響傳出,無雙霞狼那碩大的身軀竟然筆直飛了出去,不知砸死了多少倒霉的盜賊。


「我的無雙霞狼——」

圖格爾大喊一聲,他對於這隻寵獸的關心,遠遠大於他的那些手下。

此時的東方修哲,身如柳絮,再次飄飛了起來,臨走時,他還不忘再扔下兩把咒符,作為分別的「禮物」。

人影化作一陣風,東方修哲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魔獸山脈的石林中,七公主尤娜蜷縮著身體在不住地發抖,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完全乾掉。

她不住地用眼睛瞄著那個把她擄到這裡來的可惡傢伙,心中不住地想著,為什麼還沒有人來救我?


尤娜雖然年紀不大,但還算是比較聰明,她牢記著木蕭蕭對她的叮囑,不可隨意將身份泄露給別人,所以到現在為止,那個綁架她的男子並不知道她的身份。

說句老實話,此時的尤娜已經後悔不該來這裡了,好玩的事情一件沒有碰到,卻是遭遇了這種事。

肚子里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叫聲,她已經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飢餓過。

那個綁架她的男子也實在可惡,吃東西的時候竟然也不說分給自己一點,此時的尤娜覺得自己的眼中出現了幻覺,皇宮裡的各種好吃的,不斷地在腦海里浮現。

「小丫頭片子,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什麼身份,你的父母是誰?」

耳邊傳來了那個男子的聲音,嚇了尤娜一跳,腦中幻想出的食物一下子都消失了。

「我說過了,我父親是商人……」

尤娜又將先前回答過的說辭說了出來,這種回答,也是木蕭蕭教她的。

「不對,一定不是這樣的!」

男子搖了搖頭,他還是無法相信這個小丫頭所說的話,一個商人就算可能請動三大高手,也絕不會讓自己的孩子跑到魔獸山脈瞎轉悠來。

此外,保護這個小丫頭的三個高手,氣質不凡,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貴族的氣質,如果是商人的話,是不可能請動這樣的高手!

「難道是達官貴人?恩,很有這個可能!」

眼睛轉了轉,男子一把將尤娜揪了過來,扯著她的頭髮,用帶有威脅的語氣道:「小丫頭片子,你老實交代,你的父親是不是當官的,如果敢說假話,信不信我把你喂魔獸?」

尤娜哪裡受過這樣的待遇,頓時被嚇得哭鬧起來。

「不許哭,再哭老子一掌拍死你!」

隨著警告的聲音,男子毫不留情地扇了一巴掌,頓時在尤娜那白嫩的小臉上,留下了一個五指印來。

尤娜應該是被打怕了,頓時止住了哭聲,不過眼淚仍舊止不住地撲簌簌落下,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委屈。

「小孩子就是麻煩,要不是你還有利用價值,老子早就一掌解決你了!」

心中如此想著,男子將尤娜又扔到了一邊。

「老三那個傢伙,這會兒肯定到處找我呢吧?」

一想到自己利用羅浴和那三位高手戰鬥時的分心,一舉將這個小女孩擄走的經歷,他就一陣得意。

事實證明,他這樣做是完全值得的。

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片子的身價這麼高,自己所提的贖金對方竟然都不划價,一口便是答應了下來,早知如此,自己應該要的更多才對!

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申岩已經想好了,等對方把贖金湊齊的時候,自己再漲價,以對方那麼緊張的樣子,就算再要上個二三十億金幣,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

「這錢賺得還真是容易啊!」申岩得意地笑了笑,「相信這一次, 學習使我快樂![綜] !」

就在申岩腦中幻想著其他幾位「蛛幻盜賊團」的成員,如何羨慕自己時的所得時,手上的寵獸「繞指蛇」突然有了反應。

繞指蛇,黃階四星幻獸,體型非常小,可以盤繞在人類的手提之上。

雖然它的等級不是很高,但是因為它有著一個獨特的本領,使得它的身價絲毫不比那些高級寵獸差!

繞指蛇對於強大的能量非常的敏感,它能夠在第一時間提醒自己的主人有危險的人或者生物在四周。

最為驚奇的是,繞指蛇成為了人類的寵獸之後,它可以根據主人的實力,只在有可能威脅到主人的情況下才進行提醒。

申岩的神經一下子緊崩了起來,他十分清楚,繞指蛇輕易是不會示警的。

「難道來了一個比我還利害的傢伙?」


※※※※※※※※※※※※※※※※※※※※※※※※※※※東方修哲前行的速度極快,沒多大的工夫,他便已經來到了一處石林前。

停下身形,站在巨石之上,東方修哲對著這裡的環境打量了一下。

巨石林立,地勢複雜,只需稍加布置,便可形成一個不錯的防護結界。

「這個地方不錯,就在這裡好了!」

決定之後,腳尖一點,整個人化作一顆流星,沒入到了石林之中。

石林的範圍很大,東方修哲選擇了一個巨石洞作為自己打座的場所。

這個巨石洞不同於山洞,它是南北相通的,裡面的空間不是很大,東方修哲又略微開掘了一下才算滿意!

為了怕被人打攪,他在巨石的四周布置了五重陣法。

在而巨石洞的內部,又是布置了三重結界。

並且召喚出一些低級式神,為他警惕方圓一里範圍內的一切動靜!

至此,他的進階升級,便要開始了…… 東方修哲微團著雙眼,雙腿盤膝,整個人已經進入到了一種無我的狀態。

俊俏的小臉上,此時已經布滿了豆大的汗珠,一呼一吸間,皮膚之內似乎有光芒閃爍。

原本的馬尾辮,此時已經散了開來,那根根髮絲,好像擁有了生命,緩慢地飄動著,就像是水中的浮游生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