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自己看上去,這都是一批雜牌軍!

凌亂的站姿,絲毫都不整齊的着裝,甚至就連他們的隊形,都擺的相當怪異,根本就構不成一個整體。

看到這樣的一支隊伍,楊致明顯的皺了皺眉,不悅道:“駱公子,這就是你所說的擁有絕猛攻擊力的隊伍?”

“沒錯啊,他們都很厲害的!”駱葉嘿嘿笑道,這些人是劍營之中最精英的一批人,以何翔爲首,清一色的集聖化身中天位的境界,而何翔,則是更加厲害的集聖化身上天位!

只不過看到他們這樣不負責任的表情,駱葉也是禁不住有些好笑,看來這一夥人真的是都養的傲氣了,看着面前五品的虎淘沙陣,根本就不以爲然。

話說回來,對於他們來說,也確實有不以爲然的資本。

儘管虎淘沙陣如同是龜殼一樣的堅實,但若是與海龜飛舟上面的符陣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不光如此,就算是與兄弟樓裏面的三千符陣帶相比,也有着不小的差距。

駱葉和蕭錄,雖然沒有那麼多高品階的符陣,但他們都是極其善於創新的符師,可以通過極其巧妙的搭配,來讓低品階的符陣,發揮出來高品階符陣的威力!

楊致冷哼了一聲,身後的三名僱傭兵如同是離弦之箭一樣,攢射了出去,他們的任務,就是躲在佈置在空中的虎淘沙陣之後,在劍營攻破符陣之前,將他們全都擊傷!

親耳聽聞駱葉是僱傭軍的頭子,這三個僱傭兵頓時感覺搶飯碗的人來了,目呲欲裂,眼睛登時就紅了,怒吼連連,不約而同拼起了老命!

只見一道紅光,瞬間就瀰漫他們全身,他們每個人的臉,全都變作了一片赤紅顏色,滿是褶皺的臉龐如同樹根一般,但在那些皺紋上面,全都懸掛着一條條几乎形同實質的殺氣,殺氣與紅光交纏在一起,瞬間就宛如一條條細蛇一樣扭動腰肢,吞吐蛇信!

啪啪啪!

狂舞的紅色殺氣,如同藤蔓一樣,瘋狂的向着劍營修者襲來!

這些赤紅色的殺氣全都如同是鋼鐵一樣,與何翔首先釋放出來的凜冽劍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刺耳的金鐵交擊聲音,頓時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那三名僱傭兵顯然修爲不弱,在楊致的眼裏是頗得信任,不過他們三個人的合擊招數卻被何翔一個人給生生接住,這是不是就代表着,何翔一個人,就已經能夠將他們三個抵擋住。

楊致並不瞭解這裏面的彎彎繞繞,看到何翔表現出來這樣的戰鬥力,眼睛立即就亮了!

看着厲害的出奇的何翔,漂浮在空中的那一道楚軒的劍意,忍不住閃動了一下,這就相當於他在皺眉,不禁疑問道,這個傢伙還真是恐怖,雖然剛剛進入集聖化身上天位的境界,卻就已經能夠擁有這樣的戰鬥力,這是天賦還是經驗?

如果是天賦的話,楚軒還可以容忍,不過若是經驗的話,他就絕對會震驚了,能夠擁有這樣的經驗,絕對是在很多場生死大戰中才彌留下來的,如果他擁有的話,那麼其他的人一定也擁有這樣的經驗!

下一刻,當剩餘劍營的修者開始亮出自己的劍意的時候,楚軒是徹底的呆住了。

鋪天蓋地的劍意,交織成爲大網,毫不客氣的轟擊到虎淘沙陣上面,根本不用任何的花巧,只不過是最簡單的交撞而已!

但就這樣普普通通的交撞,竟然讓那五品的虎淘沙陣發生了一連串晃動!

看到這一幕,楚軒的心中不禁凜然。

經驗!


這絕對是經驗!

戰鬥經驗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但若是經歷過戰鬥的人,一定都會有所感悟,這些感悟綜合起來,就屬於戰鬥經驗,所以在修者與妖之間的比較之中,修者纔會下意識的覺得妖很強,並非是他們的修爲高,而是他們所處的環境,是相當惡劣的北廷血樹,那種地方,若想生存下來的話,就必須要經歷許許多多的磨練,所以他們的戰鬥經驗高,自然也就顯的要強大一些!

看着這麼一大批戰鬥經驗都這樣高超的人物,楚軒的心中驚慌不已,就算是在凌波城裏面,想要找到這樣的精銳都很難,他也總算是反應了過來,爲什麼一開始這些人都表現的這樣不着四六,因爲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可以達到收放自如的境界!

“呵呵,連你都忍不住想要出去看看了啊。”看着面前神情有些呆滯的楚軒,老母露出一個神祕的笑容,“連遠古修者都冒出來了,估計崑崙裏面的那些老怪物,還有那一部琴曲,也都要現世了吧。”

楊致看到了這一切,卻沒有半點心疼他那五品虎淘沙陣的念頭,他那嘴角勾動的越來越明顯,到了最後,就連眼睛裏面,也逐漸顯露出來了濃重的笑意!

“沒想到駱公子的這些手下,全都是精銳啊!”楊致現在已經笑的合不攏嘴,雖然是在同駱葉說話,但眼睛卻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那些劍營的修者。

駱葉對他們的戰鬥倒是不怎麼在意,他真正在意的只不過是楊致的反應,聽到這句話,心中不禁笑開了花,但臉上還是義正言辭,一本正經說道:“楊掌櫃,這些修者都是在各種各樣的大戰中淬鍊出來得,當然都擁有不錯的修爲。”

“嗯,你說的不錯啊。”看着已經快要僵持不住的三名僱傭兵,楊致深深出了一口氣,說道,“攻擊纔是硬道理啊!” 那三名僱傭兵的臉上,已經爆裂出來了明顯的血管,他們三個人的真氣,已經交織在了一起,卻沒有半點能夠扭轉局勢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楊致不但沒有半點心疼,臉上的笑容反而愈演愈烈,片刻之後說道:“駱公子,他們三個還能夠堅持多長時間?”

“不好說。”駱葉此時基本上已經吃定了楊掌櫃會接受自己的生意,注意力已經不再在這場戰鬥上面,被楊致問了一句, 頓時一愣,分析道,“不過,我想不會超過三個喘息。”

“三個喘息?”不單是楊致,就連鬼玥都深深的嚇了一跳!

在鬼玥的心中,這三名僱傭兵的修爲儘管與劍營所表現出來的戰力還有着不小的距離,但絕對還可以堅持住差不多半個時辰,而這位駱公子竟然說只不過需要三個喘息。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但就在鬼玥恍惚之際,劍營修者的動作,頓時出現了新的變化,每一個人身體上面洋溢的殺意,全都濃烈的提升上去,不僅如此,就連他們的劍意,也在一瞬間,伴隨着殺意的提高而瘋狂的增長上去。

“這怎麼可能?”看着那幾乎已經濃烈成爲實質的殺意,鬼玥心中大吃一驚,喃喃說道,“他們竟然還在提高力量?”

“呵呵,小意思而已。”駱葉輕微的笑了笑,臉上的表情雲淡風輕,似乎只不過是在敘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空中的那一張巨大的劍意大網,瞬間之內,就變得更爲巨大,而且在那大網之上,都已經出現了倒刺,散發着凜冽的光芒,寒光閃閃的樣子,如同是地獄裏面惡獸張開來的血盆大口一樣,兇戾之氣濃烈十足。

片刻之後,毫無花哨的一次碰撞,竟然直接就將那一道五品的虎淘沙陣直接攻碎,化成了漫天齏粉,洋洋灑灑,悽美非常。

“哈哈,好,一個喘息了!”楊致大叫一聲,纔不過開始計數,那道虎淘沙陣竟然就已經分崩離析,但駱葉所說的三名僱傭兵卻還沒有潰敗。

第二個喘息的時候,何翔身體上面的劍意,也在瘋狂的激增着,半喘息之內,半空之中,竟然出現了一柄巨大的飛劍,但這飛劍並非是實質,僅僅只不過是用劍意凝聚而成!

劍意化形!

劍師所修煉劍意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駱公子,這、、、”鬼玥的話還沒有說出口,那炳巨大的飛劍,就已經落到了三名僱傭兵的頭頂上面,毫無花巧之下,那三名僱傭兵的身體,竟然直接就塌陷了下去。

在衆目睽睽之下,這些僱傭兵的身體,瘋狂的開始內縮,就好像是在有人將他們的內臟血液全都吸收出來一樣。

第二個喘息還遠沒有消失的時候,他們三個就已經魂飛湮滅!

若是在一年前,或許駱葉看到這一幕,還會有所心顫,但現在,他雙手上面的血液已經多如煙海,完全已經麻木。

“不錯,果然在三個喘息之內,就已經將這三名僱傭兵解決掉,合我心意!”楊致哈哈大笑起來,對於三名僱傭兵的死亡,他更加的沒有感覺,對於他來說,就好像是死了三條狗一樣。

待到劍營的修者全都集結到駱葉面前待命的時候,駱葉轉而問道:“楊掌櫃,不知道你對這些僱傭兵,肯出什麼樣的價錢?”

“普通修者一人一萬顆三品靈石,那個隊長,三萬顆三品靈石。”楊致想都沒有想,直接拋出來這個價位。

聽到這個價碼,駱葉的眼睛登時就直了,他萬萬不會想到,楊致竟然大手大腳到這種程度,這麼多人,差不多讓自己在一瞬間,就淨賺了一百萬顆三品靈石!

就連一貫吃了不吐的郝昊,聽到這個價碼的時候,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什麼叫做富甲一方,什麼叫做超大手筆!

以前所看到過的那些個富商,在這個楊致的面前,根本就是兩個字,狗屁!

見駱葉半晌沒有反應,楊致還以爲他對這個價錢不滿意,趕緊又說道:“如果你覺得這個價碼有些輕的話,我可以給你開一個會員卡,以後來這裏消費的話,絕對可以享受五折優惠!”

“好好好!”駱葉此時已經笑的合不攏嘴,楊致能夠隨手一揮就是這樣大手筆的靈石,他手裏面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什麼粗製爛貨!

郝昊看了一眼眼睛已經被靈石灌滿了的駱葉,苦笑不已,沒想到當年在衛城毫不起眼的三公子駱葉,此時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兄弟樓主,三力融一,商業巨鱷!

這三重身份如同是三環金燦燦的光環一樣,在駱葉的頭頂處不斷的圍繞,一時間,讓所有人的眼裏,都感覺到駱葉此時已經成爲了一方神邸!

“既然這樣的話,這僱傭軍團,就交給我了。”楊致淡淡的點了點頭,隨手一揮,一張綠油油的會員卡直飛入駱葉的手心裏面,低頭看了一眼,光這會員卡,竟然就是用五品的翠玉製作而成,頓時讓駱葉又是一陣眉開眼笑。

既然已經完成了任務,駱葉也就沒有在這雲中島裏面久留,他可不想再去楊致的店鋪裏面參觀,萬一自己忍不住想要買他一兩件東西,說不定剛剛賺過來的錢,就隨即要泡湯進去了!

“何翔,好好保護楊致掌櫃,有什麼事情可以用神識來呼應我或者老賈。”駱葉淡淡吩咐一聲, 就帶着一臉驚懼的鬼玥還有郝昊離開。

而此時在半空上,還默默觀察着這一切的楚軒,徹徹底底的驚呆了。

剛纔那是什麼術法,一擊之下,竟然就能夠讓浩大的五品虎淘沙陣給徹底崩碎?

這是開、、、開玩笑吧?

就在此時,楚軒的這一道劍意,也終於僵持不住,砰的一聲,悄然粉碎。

而在地底之下的,正在閉目養神的楚軒本體,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睛,瞳仁之中,還是不可遏止的驚訝和恐懼,就算有老母在眼前,他也根本就按捺不下來自己的情緒。

“怎麼了?嚇着了?”看着這個表情的楚軒,老母頗有些好笑的問道。

楚軒苦笑着點了點頭,剛纔的一幕,實在是太讓他震撼,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自己出手,也根本不可能在那麼迅速的時間內將這虎淘沙陣攻破。

並不是說他的修爲不夠,而是他對符陣的理解,遠遠沒有那羣神祕修者對符陣的理解要深!

“這一批人,竟然全都是戰鬥經驗相當出色的人物,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做到這一切的,東方神洲之前歌舞昇平,現在就算妖軍來了,我們也在貫徹示敵以弱的戰略,他們沒有可能獲得這麼多實戰的機會的啊?”楚軒一連串說出來這麼多話,但依然不能夠減輕他心中的半點震驚。

老母安靜的聽着,等到楚軒終於恢復了安靜之後,呵呵笑道:“不要以爲你們那什麼示敵以弱是多高明的方法,真不知道崑崙究竟是在打算什麼,竟然連這樣的戰略都用的出來。”

“老母,此話怎講?”雖然對崑崙沒有什麼好感,不過崑崙所交代下來的這個戰略,卻是相當不錯的戰略,尤其是對於高高在上的凌波城來說,他們的戰力,已經可以和崑崙裏面的精銳相互比擬,完全可以在妖軍軍心傲嬌的情況下,一舉將妖軍擊潰!

老母淡淡的看着他,眼神深邃而悠然,語氣無比悲涼,說道:“在崑崙的手裏面,最恐怖的戰力並不是修者,按照道理來說,他們根本就不需要用這種方法,唯一的解釋就是、、、”

“不是修者?”老母的話明顯的讓楚軒大吃一驚,他還沒等老母說完,就迫不及待的將老母的話給打斷,“那會是什麼?”

就在這股股勢力都有各自舉動的時候,崑崙山之上,最隱祕的一處山峯裏面。

武神手裏緊緊攥着一塊銅鎖,看着面前的一副肖像,輕聲問道:“師傅,咱們的計劃,就快要完成了。”

“呵呵,不要心急,平常心即可。”就在這罕無人煙的山洞之中,竟然出來一陣古樸蒼涼的聲音,伴隨着陰風陣陣,竟有一種從九幽地底傳來的一樣。


若是滄寂寥在這裏,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爲這樣的肖像畫,他亦有一張,只不過他的那一副,並不能夠說話。

武神看了一眼手裏的銅鎖,眉頭卻不由得緊皺一下,頗有些顧慮問道:“可那一塊神木,卻意外的失蹤了。”

“此事我早已算到。”肖像畫裏面的滄桑老者輕輕說道,“這些都不礙事,或許他與那神木有緣,既然如此,他也不失爲一顆好旗子,起碼要比鸞孽這孩子要好的多。”

“您是說駱葉?”武神一愣,眼前浮現起那個把伐邪甄選給搞的烏煙瘴氣的少年的身影,不能置信道。


“嗯,畢竟他也是你師兄的孩子,雖然你師兄執迷不悟,不過我想那個孩子,只要循循善誘,一定沒問題。”古樸的聲音說道這裏,似乎有一些疲憊,悠長的吸了一口氣,繼而說道,“你先回去吧,把輪迴鎖留下,我歇息一陣。”

輕輕將手中那塊銅鎖放在了肖像畫的前方,武神的身形,逐漸暗淡,直至透明。

幾乎就在這同時,凌波城之內,老母似乎是爲了要配合他,也是悠長的嘆息一口氣,說道:“看來真的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從雲中島出來之後,駱葉的心情大好,看了一眼漫天遍野的雲之白華,竟不由自主的哼起了歌來。

一旁的鬼玥和郝昊看到這樣樂不可支的駱葉,一時間也都是苦笑不已。

“郝掌櫃,在下有一句話,實在是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鬼玥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疑問,開口問道。

郝昊此時的心情也頗爲不錯,畢竟能夠見證到駱葉一步步的成長,讓他感覺到一陣有心而發的欣喜,隨意看了一眼鬼玥,他也並沒有多想,直接問道:“有話但說無妨。”


“請問,您們究竟是哪裏過來的修者?”鬼玥正色問道,他現在已經將自己從商人的身份之中抽離了出來,而換做了凌波城護城小分隊的隊長,臉上一陣正氣凜然,直勾勾盯着郝昊,“不管是駱公子,還是那些僱傭軍,你們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來一股神祕的氣息,這讓我不得不懷疑,不過請你們放心,只要你們說出你們的來路,我絕對不會再追究此事。”

但郝昊還沒有說話,就忽然聽見在他的身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呦,這不是鬼玥小弟弟嗎?怎麼,又找到了新的客人?不對啊,我記得城主不是已經明令禁止,不允許護城小分隊的成員再有任何商業性的舉動嗎,怎麼你還頂風作案?”

尖酸刻薄的話鬼玥的臉瞬間就充血,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住。

這個時候,駱葉也已經注意到了異樣,轉過臉,一位明豔動人的女子進入了他的視野。這個女子鳳眉高挑,薄脣高鼻,臉上卻是佈滿了嘲諷,沒有一點女人應該有的矜持,居高臨下的看着鬼玥,嘴角似乎總是懸掛着一抹似有似無的微諷笑容。

但鬼玥雖然心中有氣,也根本就沒有辦法對着她發做什麼,只好裝作是一副極其恭敬的態度,行禮說道:“洪小姐!”

洪小姐恍如根本就沒有聽見一般,神態不見有一絲的變化,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駱葉和郝昊一眼,走到了鬼玥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眼,輕笑道:“我說呢,原來不賣東西了,改做嚮導了,不過你得明白,就算是這種工作,也根本就不是你應該做的!”

“洪晴,你不要太過分了,城主說的只不過是在不影響工作得情況下,我這並沒有影響我作爲護城小分隊隊長的半點工作!”鬼玥的臉倏忽間就漲的通紅,拳頭也捏的咯咯作響。

“過分?哈哈!你這句話說的實在是有點精闢,我確實很喜歡過分!”洪晴轉過臉面對駱葉,說道,“還請閣下將這位嚮導辭退,實話告訴閣下,這位鬼玥先生,不單單是一名商人,更加是凌波城護城小分隊的隊長。”

“我知道。”駱葉淡淡說道,沒有正眼看洪晴一眼。

“您知道?”不但是洪晴,就連鬼玥都深深吃了一驚,“您既然知道,爲什麼還要讓他做您的嚮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