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柴新傑又說,“眼看着那個賤貨被打了,關鍵時候卻被人給救走了,看那架勢,來頭不小。”

“來頭不小?”葉建民警惕的重複一句,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你沒問問是什麼人?”葉建民追問,“她哪認識什麼來頭不小的人?”

“我哪敢啊,看着他們過來我趕緊走了,我再呆下去怕事情有變啊,要是看到我,我們還能交代清楚嗎?”

他解釋着還以爲自己瞞機靈的。


可葉建民當時就皺起了眉頭,氣餒的看了一眼不中用的柴新傑。

“柴新傑啊,不是我說你,你也真的是嫩,短練,看你聽機靈的,可你也太… …”葉建民很惱火。

“這是最重要的關鍵,還怕事情有變,變個屁呀!跟對方交手對手是誰你總要弄清楚啊?”葉建民勾着手指敲着桌子,“你是真算笨的可以,就長了個豬腦!”

柴新傑被罵的顏面盡失,大氣都不敢出,儘管心裏不服,但是一想想也是,自己是應該問問來人是誰。

“爸,那我去查查!”

“你查個屁呀!行了,你回去吧!”說完不屑的瞟了柴新傑一眼向外走去。

別院裏。

葉小鷗哪能睡得着,敷完了臉她抱着頭蹲在浴間的地上有些沮喪,看着面前的自己的壞衣服,袖子都撕下來了,肯定沒法穿了,自己這個樣子一會怎麼出去啊?

還沒法聯繫展旭,哪怕能給楊華打個電話也好,最起碼有人能給自己送套衣服來。

她抱着自己的腿,看着破爛不堪的衣服,想着剛剛的混亂場面,依舊還有些心驚膽戰。

正在不知所措間,傳來敲門聲,她趕緊跑去開門,卻見周筱宇提着大包小包的走進來,葉小鷗有些詫異。

“你去換好衣服,我們去吃飯!”周筱宇把手裏的提袋遞給她。

葉小鷗大喜過望,“宇少,你知道我衣服壞了?我正想着這樣怎麼出去呢?”

“嗯!去換吧!”

剛好電話又響拉起來,周筱宇放下東西向陽臺走去。

葉小鷗趕緊接過袋子,向外掏着衣服,白色的牛仔褲,瓜紅的薄毛衣,白色的休閒鞋,淡黃的外套,還有一條修身的藍色牛仔褲 ,白色的薄毛衣,一件藍色的呢子小大衣。半高跟的藍色小靴頭。

還有內裏穿的,葉小鷗突兀的臉紅,趕緊拿了白色的牛仔褲還有瓜紅的薄毛衫那一套走進浴間,快速的換好,又把鞋子穿上。

她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柔順的栗色長髮,精緻完美的五官,漂亮的大眼睛濃密的蝶羽,挺翹的懸膽鼻子,薄薄的性感的果凍脣,靚白的肌膚被瓜紅的毛衫襯托的粉嫩如玉靚麗無比。

自己看着自己都不由自主的裂開嘴一笑。

她收拾好浴間,拉開門走出去。

剛好接完了電話的周筱宇從陽臺上走回來,看着突兀間開門走出來的葉小鷗瞳孔一縮,嗓子裏低喚一聲,“曼琪!”

葉小鷗一怔,不知道周筱宇在說什麼,沒聽清楚。

“宇少,你… …說什麼?”

周筱宇頓了一下表情,深邃的目光看向葉小鷗,“去吃飯!”


“哦,等等。”他回過身,彎腰在衆多的提袋中找出那個最小的,遞給葉小鷗,“這是給你的電話。”

“啊?… …宇少,那我先欠你的錢,我賺錢了一起還給你!”她說完急切的伸手接過電話,這個她是真的需要。

不過一看電話她就生無可戀了,蘋果最新款,自己什麼時候能還完電話錢啊?她不由自主的手都軟了。

而且她發現,電話卡竟然是自己的。

“宇少,… …電話卡怎麼是我的呀?你找到我的電話了?”

“沒找到,補的!”周筱宇淡淡的回覆,心想,她那電話,丟路上撿的人都得哭。

“哦,好吧!”葉小鷗沒轍了。

只好跟在周筱宇的身後,怯生生的問:“我們去哪裏吃飯!”

“就這裏!”

周筱宇寡言,走在前面,腦海裏都是送嚴曼琪電話時的情景。

那是他砸了嚴曼琪的電話,賠了她一部特製的手機,他還記得那天送手機的情形。

吃飯的時候,周筱宇擡眼看了葉小鷗一眼問,“喜歡嗎?”

“喜歡,可是… …太貴了,有… …點不合適我用?”

“爲什麼?” “我都沒有正式的工作,拿這個手機… …好諷刺!還錢要還好久的!”葉小鷗咔吧着大眼睛實話實說。

周筱宇臉上憋不住的露出一絲笑意。

“那可以兩年後還,先還車錢,一筆一筆的來。”

“哦!”葉小鷗心滿意足的點着頭,還補充了一句,“謝謝你,宇少,衣服錢可以近期還!”

周筱宇眼裏都是笑意,他剋制着自己。心裏腹誹着,真是個小笨蛋。

“好!分期還就好,不急!”

“謝謝宇少!”葉小鷗這回可是鬆了一口氣,一點壓力都沒有了。

“宇少,我可以問你個事情嗎?”她脆生生的看着周筱宇問,“我總是麻煩你,可是我確實不知道該問誰給我主意。”

“嗯!你說!”周筱宇挺開心,他很喜歡葉小鷗嘰嘰喳喳說話的樣子,真的像高興時的嚴曼琪。


“宇少,你說我還能去那個超市上班嗎?那個總經理說,明天讓我回去上班?”她一邊吃飯一邊問周筱宇。

“你自己怎麼想的?”周筱宇反問。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不然不會問你,其實找工作真的不容易,衝這一點我很想去上班,但是我總覺得,那裏的人不好?”

“怎麼不好?”

“經理,副總,還有今天的總經理,都讓人反感,展旭就說,他們串通一氣,蛇鼠一窩,不讓我再去那上班!”

“展旭是誰?”

“哦,就是我朋友,今天爲了我捱打的。”

“怎麼認識的?”

葉小鷗毫不掩飾的把與展旭認識的過程還有這幾天一起找工作幹活的事情,跟周筱宇交代了一遍。

周筱宇心裏動了一下,這小子看來想做守護神。

他在心裏冷哼了一聲。

“宇少,你的意思呢?”

“不許去!”

“那我得讓他們給我開資才行啊?他們總經理說了給的!”

“不許單獨見那個總經理!”

“知道了,我不單獨見!”葉小鷗很乖巧。

周筱宇想,這一點到比嚴曼琪乖。

“宇少,你在家真好,不然我都沒有地方問主意!”

“可以給我打電話!”

“啊?可以嗎?”

“嗯,不過我要是不接的時候,就是有重要的事情,不忙了會回給你!”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沒事打擾你的!重要的事情再問。”

“嗯!”

“哎呀,得給容叔打電話了,晚了還沒回去!他會擔心我的!”

“嗯!”

葉小鷗得到宇少的應允趕緊打了一個電話給容叔,告訴他晚些會回去。

“有家人真好!”葉小鷗放下電話慨嘆到。

“爲什麼這麼說?”


“嗯,你不在家的那天,我要發廣告回去晚了,容叔就給我打電話擔心我了,以前沒有人擔心我,我不回去沒人問,回去稍晚了就會捱打,回去早了就要不停的幹活,不然就罰我不許吃晚飯。”

周筱宇瞠目結舌的停住筷子,葉小鷗看着周筱宇的表情萌萌的笑,“爲什麼我說這個你們都這個表情?”

“還有誰?”

“展旭啊?”葉小鷗沒心沒肺的說,“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其實對我來說很正常,我之前的日子總是處在半飢餓狀態。”

“爲什麼不反抗?”

“反抗了,就會一家都打我!”葉小鷗垂下睫毛,有些窘。

周筱宇禁不住伸手揉揉她的頭,“以後不會了!”

吃過了飯,葉小鷗跟在周筱宇的身後向房間走去,她小心翼翼的問,“宇少,我們什麼時候回家?”

回家!這兩個字有點意思!

周筱宇回頭看了她一眼,思索了一下,本想說,‘這也是家!’想想沒說,卻對她說了另一句,“收拾一下東西就回!”

葉小鷗雀躍的,一臉的欣喜,“那我去收拾了,然後就可以嗎?”

“嗯!”周筱宇淡淡的答覆。

看着她歡快的跑進房裏,他給霍威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摸摸展旭的底。

葉小鷗忙不迭的跑回房間,收拾好那些提袋,又把自己的舊褲子鞋子都裝進去,然後都提着走出房間,看見周筱宇站在走廊裏等着。

“可以了!”葉小鷗有點興奮。

周筱宇接過她手裏的一部分口袋,提在手裏大步的向停在門口的車子走過去,阿琛忙跑出來,“宇少 ,不住這裏嗎?”

“香山別院!”

上了車,葉小鷗悄悄的問,“宇少,你總住在這裏嗎?”

“嗯!”

“那要不,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葉小鷗發現自己有些冒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