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王紅霞,趙二彪猛的想起了王紅霞的公公的事情,趕快給王紅霞打了個電話。

“喂,王姐,你公公那邊的事兒處理的怎麼樣了?”王紅霞剛接電話,趙二彪便對着王紅霞直接的問道。

“是二彪呀!我公公現在還在監獄裏呢!可能要拘留幾天!怎麼?你出去了?”

“我是清白的,所以出來了,先不說我的事兒了,我那天無意中聽到你公公和一個人的對話了,我覺得你應該注意一點兒你的公公!”

王紅霞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哈哈一笑說道:“二彪就是關心我!這都是第二遍告訴我這件事兒!”

趙二彪忘記什麼時候告訴過王紅霞這件事情了,不過,王紅霞還是順着王紅霞的說道:“我就是擔心你被你公公給算計了!”

“他要做什麼就隨他吧!再說了,現在他在監獄裏,他能做什麼呀!?”

趙二彪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我在警察局裏面認識人,要不然我找人給你公公說說話,通通氣,早點兒把他弄出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電話那頭的王紅霞好長時間沒有說話。

就在趙二彪以爲電話掉線的時候,電話那頭的王紅霞纔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說的那個人是不是韓若冰呀?”

一聽到王紅霞說出韓若冰三個字,趙二彪愣了一下,然後底氣不足的說道:“對呀!就是她!”

“二彪,我看還是算了吧!就不用麻煩韓若冰了!再說了,爲公公爲老不尊,關幾天也是應該的!也讓他長點兒記性!”

“你說的也有道理,那麼大歲數了竟然還去嫖娼,而且好像還是那裏的常客,是應該關幾天長長記性!”

“二彪,我現在這邊忙着呢,就先不和把你說了!”

王紅霞說這話時,言語中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醋意。

“好的!你先忙吧!”

趙二彪掛掉電話以後便開始想王紅霞這樣說話到底是推脫自己還是真的實在是太忙了。

想了好一會兒後,趙二彪自以爲理由十足的自言自語的說道:“肯定是因爲現在是中午,正好是吃飯的時間所以才忙的顧不上說話了!肯定是這樣的!”

就在趙二彪這般自言自語過後,腦海中的嬌滴滴萌噠噠的聲音忽的又響了起來。

“想不到你一個臭屌絲竟然還有這麼多的美女圍着你!”

“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的,你終於出現了,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不對•,你說誰是臭屌絲?”

趙二彪一反應過來以後,趕快對着腦海中的聲音質問。

“當然是你啦!就你是臭屌絲!嘻嘻••••••臭屌絲!”

一聽到腦海中的聲音這樣說話,趙二彪當然不幹了,反擊說道:“你憑什麼說我是臭屌絲?我哪裏像臭屌絲了!?你給我說清楚!”

“你就是臭屌絲!你的鼻子像臭屌絲,眼睛像臭屌絲,耳朵像臭屌絲,哪裏都像••••••”

“你給我說清楚了,你別以爲你的聲音蘿莉我就會放過你,你給我說清楚了••••••”

趙二彪在偌大的“公司”裏走來走去,時不時的冒出一句話來,要是不明白情況的人一定以爲趙二彪的精神有問題。

“你給我說清楚,憑什麼說我像臭屌絲?”

“我可沒說你像臭屌絲!”

“這還差不多••••••”

“我說你就是臭屌絲,嘻嘻••••••不跟你說了!”

這般說完話後,任憑趙二彪再怎麼說話,腦海中的那個聲音再也不答話了。

簡單的從冰箱裏拿出了點東西隨便的吃了一點以後,趙二彪便開始收拾打扮了起來。

一邊對着鏡子左看看右看看,趙二彪一邊自信滿滿的說道:“這小夥子真帶勁!一收拾可不得了!迷倒萬千女性呀!”

收拾好了以後,拿了幾張紙,趙二彪便出了門去了。

出了大道上佔了好一會兒纔好不容易過來了一輛出租車。

拍了拍口袋裏鼓鼓的錢包以後,趙二彪自信滿滿的伸手去打出租車。

可是,明明一個人沒有的出租車卻看也不看趙二彪,嗖的一下便過去了。

“現在開出租車的都這麼牛嘛!有錢不掙?”


又等了好一會兒後,又過去了一輛空的出租車,可是,和剛剛那輛一樣,根本理都沒理。

“我還就不信了!”

連着過去了好幾輛出租車都沒有搭理趙二彪,而觀察過去的幾輛出租車,趙二彪發現了一個事情,這些不理自己的出租車都是一家公司的。

瞬間,趙二彪便想起了什麼。

щшш ¸t t k a n ¸Сo

就在趙二彪在心中暗暗咒罵的時候過來了一輛其他公司的出租車,趙二彪趕快揮手••••••

“先生到哪裏?”趙二彪剛剛一上車,司機便對着趙二彪熱情的問道。

“去人才市場!”

趙二彪去人才市場不是去應聘,而是去招聘。 趙二彪在人才市場租了一個位置,坐了好幾天也沒有一個正兒八經來應聘的。

這天一早,趙二彪又拿着材料到了人才市場,不過,經過前幾天的“無功而返”,趙二彪今天決定大膽的做出點兒改變。

早早的來到了自己的位置後,趙二彪便開始忙活着掛早就準備好的條幅,而趙二彪的條幅剛剛掛好以後便引來了無數人好奇的目光。

“一經錄用,薪酬自定”

慢慢圍攏過來的人一邊小聲的重複着條幅上的自一邊好奇的看着趙二彪。

趙二彪見自己的這一招果然有效,也不急着推銷自己的公司,反倒是向後一趟,穩穩當當的坐在了椅子上,滿臉愜意,時不時的拿起面前的礦泉水抿上一口。

對於這樣的條件,混跡在人才市場的衆人誰也沒看見過,心中都犯嘀咕,故只是全圍在趙二彪的攤位前,誰也不率先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嘈雜,不僅僅是人才市場中的應聘者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就連人才市場中的招聘者的注意力也大多被吸引了過來,一時間,趙二彪成了焦點。

又過了好一會兒,終於有一個膽子大的人率先向舒舒服服的趙二彪開口了。

“你這條幅是什麼意思?”

聽到有人對自己說話,趙二彪慢慢悠悠的坐直了身子。

“意思就是隻要你被我公司錄用了,薪酬什麼的你隨便開,你開多少我就給你多少!”

趙二彪剛剛說完話,問話的那個人便對着身邊的一個同來的人說道:“果然是這樣的!”

見兩個人興高采烈的說着,周圍的其他人也開始議論紛紛起來,趙二彪輕聲的咳嗽了幾下。


趙二彪一咳嗽,周圍瞬間便安靜了下來,而一見周圍安靜下來,趙二彪繼續說道:“有沒有有意向的呀!?”

趙二彪這般說完話後,還是剛剛說話的那個人又對着趙二彪問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不會是騙子吧?”

趙二彪將帶來的各種有效證件往桌子上一拍,淡淡的說道:“有騙子準備的這麼充分的嘛?”

剛剛說話的人一邊低頭有意無意的看着趙二彪的各種證件一邊嘿嘿的朝着趙二彪遞過去了自己的簡歷。

一見到趙二彪拿出了各種有效證件且那個說話的人遞過去了簡歷,原本還圍的裏三層外三層的人瞬間便都朝着趙二彪這裏擠了過來,一邊擠一邊大聲的喊着。

“你看看我的簡歷!”

“我的••••••我的••••••我的••••••”

“麻煩你看看一看••••••”

見局面有些不受控制了,趙二彪趕快對着衆人高聲喊道:“都慢點!都慢點!一個一個來!”


這羣人就好像是看見了不要錢的東西似的,拼命的往裏擠,現場十分的火爆。

見這羣人瘋狂的行爲,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感嘆這念頭工作真是不好找,要是好找的話這麼會有這麼多“如飢似渴”的求職者。

不過,就在趙二彪這邊應接不暇的時候,其他的招聘者那裏確實門庭冷落,一個人都沒有。

見自己怎麼說話都沒有用,趙二彪一下子踩在了桌子上,俯瞰着衆人大聲的喊道:“一個一個來!”

由於趙二彪站起身來擋住了條幅,衆人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見衆人平靜了下來,趙二彪掐着腰對着衆人說道:“一個一個來!你們來時真的適合我的公司的話我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我適合!”

“我也適合!我是大學••••••”

“看看我的簡歷!”

趙二彪看了看衆人繼續說道:“我能夠開出這樣的條件說明我們公司現在很缺人,不過,也說明我的要求使特別高的!”

“我的條件不錯!”

“我的簡歷怎麼厚,全是證書••••••”

“我是名牌大學畢業的!”

趙二彪待人羣靜下來以後對着衆人繼續說道:“你們這樣擠我一時半會兒也看不完,這樣吧,你們先都把簡歷放在我這裏,一會兒我篩選一下簡歷,我覺得可以的會給你們打電話進行第二輪面試的,記住,千萬要在你們的簡歷上寫上聯繫方式!”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所有的人同時的低下頭去查看自己的簡歷上是否有練習方式。

趙二彪見局面得到了控制,從桌子上下來,然後對着人羣說道:“不要亂!一個接一個的把你們的簡歷放在這裏!”

說話話後便有人將簡歷放在趙二彪的桌子上,陸陸續續的,所有人都將簡歷放在了趙二彪的桌子上。

就在趙二彪收好了最後一份簡歷的時候,趙二彪的視線已經看不出去了,因爲此時趙二彪的周圍全都是一人多高的簡歷,將趙二彪團團圍住了。

看着自己身邊一摞摞一人多高的簡歷,趙二彪長長得出了一口氣。

“我這是要火呀!”

此時趙二彪雖然是渾身痠痛,可是,趙二彪心中卻挺高興的,因爲一看到這一摞摞的簡歷,趙二彪就想到了當初自己找工作,投簡歷的樣子,這才幾年時間,角色就發生了改變。

此時的趙二彪心中有一種爽透了的揚眉吐氣的感覺。

因爲公司現在已經是萬事俱備只欠員工這一東風了,所以趙二彪不敢耽擱,只歇了一會兒便開始着手挑選簡歷了。

趙二彪可不想因爲員工這一環節而耽誤了自己賺錢。

“清北大學博士••••••”

趙二彪剛剛隨手拿了一份簡歷便看見了這樣的一幕,心中自然是吃驚不已,不過,想了想後,趙二彪卻將簡歷隨後扔在了角落。

“嘖••••••嘖••••••清北大學的博士還愁找工作呀!學歷太高,不要!”

將博士的簡歷扔到一旁後,趙二彪又隨手拿起了一份簡歷。

“沒上過學,不認識字!不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