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半晌,鬼王狠狠地一咬牙,紫色魂火猛然跳動了一下:“你讓我走的,可不許追!”

說着,他身上轟然爆發出磅礴陰氣,遮掩了半邊天穹,宛若流星一般,極速朝着遠處遁逃。

眼見着鬼王逃跑,分散在干將莫邪家各處的所有鬼魂也沒再停留,盡皆捲起陰氣,騰空遁逃。

眨眼間,整個干將莫邪家,便再沒有一個鬼魂存留。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遁逃的鬼魂羣。生物駭客

隨後,他的目光便是看向了空中那道散發着金光的模糊人影。

“前輩厲害了啊,以一具傀儡之身,硬壓一個鬼王呢。”

傀儡?!

聞言,下方的莫輕舞一怔,目光看向那道散發着金光的模糊人影。

從那人影現身以來,她愣是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

也就在這時。

空中那道散發着金光的人影緩緩地轉身,朝白小鳳看了過來。

那人影被金光籠罩着,渾身都模糊的很,看不清容貌。

但,白小鳳也沒糾結這個,一個傀儡而已,有沒有容貌都只是個傀儡罷了。

他好奇的是,這個傀儡背後的主人是誰!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能在干將莫邪家滅族之際趕來,那這人和干將莫邪家的關係一定匪淺。

但,偏偏以一具傀儡身現身,這事就有點邪性了。

然而。

沒等他發問呢,空中的那道金光人影便是忽然擡起了右手,對着白小鳳豎起了大拇指。

同時,一道極其難聽的聲音迴響天穹。

“你做的很棒,給你點贊。”

這聲音,難聽的要死,就彷彿是無數沙子摩擦着公鴨嗓發出來似的。

白小鳳一陣無語,這個前輩……貌似有點皮呀。

噗!

念頭剛起,那道金光人影忽然晃動了一下,燃燒起了熊熊火焰,當空焚燒成了片片紙屑灑落下來。

嗖!

與此同時,原本懸停在幹天霆頭頂的金磚快速縮小到正常大小,宛若流星一般,劃過夜空,消失不見。

“這就走了?”白小鳳皺了皺眉,意念一鬆,腳下的金光太極消失不見,人朝地面墜落下去。

剛一落地,莫輕舞便迎了上來:“你,沒事吧?”

白小鳳搖搖頭。

莫輕舞鬆了一口氣,看着方纔鬼王遁逃的方向,有些疑惑地問:“剛纔怎麼放那鬼王離開了?”

白小鳳一劍斬六王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猶如戰神之姿牢牢的刻進了莫輕舞的心裏。

她實在想不明白,白小鳳能一劍斬了六大鬼王,爲什麼獨獨放走一個鬼王。

“本大爺確實沒事。”白小鳳對着莫輕舞微微一笑,“但是,我暈啊。”

說完,白小鳳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席捲全身,腦子一迷糊,雙眼一翻白,噗通便倒在了地上。 十萬大山深處。

懸崖之巔。

夜涼如水,清風拂動。

一身長袍的男人傲然立在懸崖邊上,眺望着遠處的星空,右手拎着一個酒葫蘆,時不時地便會仰頭灌上一口。

他的心情很好,口中還哼着悅耳的小調,在山巔迴響着。

“擺平了干將莫邪家,事情也就完成一半了,總算有點資本給下邊的大老爺們們交代了。”

話音剛落,他發出一聲驚咦,仰頭看向遠處的夜空,一大團陰氣正快速地朝這邊飛來。

“這麼快就完成了麼?看來,是本座高估了干將莫邪家了。”

嗖!

陰氣雲團飛到了懸崖上空,一道鬼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地面上。

紫色魂火跳動,這鬼影一落地,便是恭敬地跪在了地上:“見過尊主。”

“東西呢?”男人伸出左手。

“這……”鬼王猶豫了一下,咬牙道:“尊主恕罪,失敗了。”

轟隆!

男人身軀一震,一股恐怖的陰力波動從身上盪漾出來,悄無聲息地,將腳下的岩石碾成了齏粉。

砰!

他手中的酒葫蘆,應聲炸裂,酒水飛灑。

鬼王嚇得一哆嗦,紫色魂火一下子暗淡下去。

身爲尊主的親信,他很清楚,尊主一怒的後果是什麼!

但,事情真的失敗了呀。

要不是本王跑的快,也要被那小子一劍砍了呀!

本王能怎麼辦?

本王,也很絕望啊!

“失敗了?怎麼會失敗?憑什麼會失敗?”

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透着深深的怒意,“那東西對本座極爲重要,本座給予你的鬼魂力量,十幾倍於干將莫邪家,你卻告訴本座失敗了?給本座一個完美的解釋!”

他知道干將莫邪家的實力,爲了得到那東西,所以在給予鬼王力量的時候,完全是往高了給,目的就是讓鬼王一招得手!

免得出現別的意外。

可現在,十幾倍超過干將莫邪家的力量,卻失敗了?

男人怎麼也不願意相信,干將莫邪家不過是一箇中下流的世家而已!

而今晚派出的鬼魂,就算是攻打項家諸葛家都足夠了!

感受到男人的怒火,鬼王身體顫抖的越發厲害,就彷彿是受驚的鵪鶉似的。

噗通一聲。

鬼王直接磕頭在地,哀嚎道:“尊主,七大鬼王全軍覆沒了!”

什麼?!

男人身軀再次一震,心裏掀起了滔天巨浪。

足夠攻打一流世家的力量,卻在一箇中下流的世家手裏全軍覆沒?

月色下,男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很想講一句mmp。

他很想對着身後的鬼王罵一句:你特麼是在逗我?

但,身爲尊主,他忍住了。

深吸了一口氣,強壓着心中的怒火和驚駭:“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東西呢?”

鬼王努力蜷縮在地上,努力讓自己跪的更完美,聲音顫抖的厲害:“被,被那小子,扒拉出鍋了!”

“那小子?”男人疑惑道。

鬼王急忙一抱拳:“就是那個白小鳳,碰巧他也在干將莫邪家,若不是他出手,殺了七大鬼王,今晚一事必然能成功。”

那個傀儡他沒說,事實上,傀儡人現身的時候,他就一眼看了出來。

之所以答應傀儡人的約定,也是忌憚傀儡人帶來的法寶金磚而已。

但,若是真的強行開戰的話,哪怕傀儡有金磚在手,他也有把握滅掉傀儡。

所以,真正失敗的原因,全在白小鳳身上。

是他,滅殺了七大鬼王,一舉扭轉了局面!

轟!

話音剛落,男人身上陡然爆出一股陰力波動,扭曲了空氣,地面寸寸龜裂出一道道裂口,崩裂翹起。

恐怖的威壓,甚至逼得跪在地上的鬼王急忙後退了十幾米遠。

鬼王眉心的紫色魂火劇烈跳動着,模糊的鬼影忽明忽暗,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尊主暴怒了,也罷,這燙手山芋,還是讓尊主出手爲好!”

這是鬼王心中的想法。

鬼王急忙一抱拳,道:“尊主,此事真與我等無關,實在是白小鳳太強,他,他甚至一劍斬殺了六大鬼王。”

“你放屁!”

男人右手一揮,一道陰力匹練轟然撕裂夜空,撞在了鬼王身上。

鬼王一聲慘叫,毫無反抗之力,宛若破口袋一般,倒飛了十幾米遠,摔在了地上,身形也暗淡了一大截,彷彿要魂飛魄散似的。

一落地,鬼王急忙哀嚎道:“尊主,屬下句句屬實,那小子僅僅一劍就瞬殺了六大鬼王,那小子的實力,遠超過我們的想象!”

“變數,此子果然是變數!”男人咬牙切齒道:“本座,現在還拿什麼和那些大老爺交代?”

頓了頓,男人仰望着滿天星空,雙拳緊握,咔咔作響:“該死!變數,都該死!壞本座的好事,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任你再強,也是本座掌中螻蟻而已!”

聞言,鬼王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總算把這燙手山芋甩到尊主手裏了。

想到白小鳳一劍斬殺六大鬼王的畫面,鬼王就覺得亡魂皆冒,要是不甩鍋,下次再碰上那小子,說不定自己就得被砍了呀。

然而。

“你給本座去將那小子調查清楚,就算是祖宗十八代的底細,也得給本座調查出來。”尊主忽然呵斥道。

“……”鬼王。

說好的甩掉燙手山芋了呢?

心,忽然好累喲!

……

白小鳳昏迷了三天時間,終於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自己正躺在牀上,粉紅色的帷幔垂落着,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沁人的香氣。

莫輕舞正坐在牀邊,一見到白小鳳醒過來,登時驚喜道:“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

“本大爺只是陰力耗盡昏迷了而已,至於這麼嚇人?”白小鳳癟癟嘴。

那天晚上,他施展出了從未施展的第四劍,雖然瞬殺了六大鬼王,但也耗盡了他所有的陰力,甚至就連鬼王封印裏的那位,也來不及反哺陰力出來。

所以才導致了他的昏迷。

後邊之所以不對那鬼王動手,也是因爲陰力耗盡了,能撐到嚇跑那鬼王,已經是萬幸了。

活動了一下雙手,感受了一下身體裏的情況,三天時間,體內的陰力也再次恢復到了充盈狀態,身上也沒啥後遺症了。

白小鳳暗鬆了一口氣,得虧有鬼王封印裏的那位不停地反哺陰力出來,不然那晚的消耗,換成普通人,估計早嗝屁了。

莫輕舞認真地點點頭:“嗯,你昏迷後可嚇人了,翻着二白眼吐白沫呢,就跟發羊癲瘋似的。”

白小鳳虎軀一震。

啪!

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完咧,本大爺英明神武的形象又完咧。 半晌。

白小鳳終於適應了下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問莫輕舞:“你們干將莫邪家的情況怎麼樣了?”

話剛出口,他就看到莫輕舞的神情黯然了下去,眼中光芒閃爍,彷彿有淚光了。

白小鳳心裏咯噔一下,看來干將莫邪家的情況太遭了。

自己出手的時間,確實有些晚了呀。

不過,當時那情況,他如果不等到赤梟劍出爐,便貿然出手的話,根本就沒法那麼輕鬆秒掉七大鬼王,甚至還會將戰鬥拖到更白熱化的狀態。

七大鬼王的陰氣波動,可是足夠籠罩整個干將莫邪家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那些干將莫邪家的族人,只會迎來一場滅頂之災而已。

被鬼王的陰氣波動席捲,他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他一直忌憚鬼盟還會有後手,事實上,正如他猜測的一樣,那個被傀儡人制衡的鬼王,不就是後手嗎?

如果不是殺七大鬼王那麼輕鬆,最後,那個被傀儡人制衡的鬼王再一出手的話,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果然。

正想着呢,莫輕舞聲音低沉地說:“干將莫邪家族人十不存一,只剩下一百多人了。”

嘶~

白小鳳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傷亡程度,遠超了他的預料。

一個世家,最大的依仗,就是家族底蘊。

而依託家族底蘊壯大世家實力的根本,就是家族人丁的興旺。

毫不客氣的說,同等級別的世家,傳承等級相同,那判定這個世家的實力,很大程度上就取決於這個世家的人數了。

干將莫邪家本身實力在所有世家中,都只是中下流的存在。

現在家族人丁十不存一,這樣的損耗,完全將干將莫邪家拉出了世家一流。

一百多人的殘存族人,完全不能再支撐世家的存在了。

這麼點數量,如果和別的勢力起了爭端,還不夠對方一頓揍的呢!

忽然,白小鳳想到了幹天霆。

若是幹天霆沒啥大礙的話,那應該還能將干將莫邪家維持在世家一流。

畢竟,一個超越七品天師的存在,能起到的作用,對於一個勢力而言,可是如同定海神針一般重要。

他開口問到:“幹前輩怎麼樣了?”

莫輕舞嬌軀一顫,一下子低下頭,默不作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