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她上一次有成就感時,是什麼時候嘞,讓她好好回憶一下哈。

唔…貌似是在現實世界中她因為相親一事把她家老爹氣的頭冒青煙那一次…

咳咳,往事不可回首啊!

「總監,蒼龍二號修正完畢,可以進行測試了!」

莫喬西滿臉歡喜地看著布斯雯。

布斯雯重重地點了幾下頭,轉頭看向長野奇,正想讓他試一試,忽然整個基地劇烈震動幾下。

一個士兵慌慌張張地衝進來,「不好了,薩德克炮好像要爆炸了!」

布斯雯瞪大眼睛,薩德克炮是混雜了百分之一的宇宙異物質的新型武器。爆炸威力比如同導彈高出三倍不止。一旦爆炸,整個基地都將夷為平地!

莫喬西連忙組織眾人撤退,只有布斯雯一人還立在原地。

她抬頭看向矗立的蒼龍二號,暗自下定決心,抬腳沖向蒼龍二號。

轟隆隆!隔壁工廠發出低沉如悶雷的聲音,千冢基地的人紛紛湧向大門口。

「宮清秋!」

長野奇拉住布斯雯,「這裡要爆炸了,趕快逃!」

布斯雯甩開長野奇,奮不顧身地沖向蒼龍二號,長野奇錘了一下腿后便追上布斯雯,拉過她的手,登上蒼龍二號。

噼里啪啦!轟!!

整個基地一下子被升起的黑色蘑菇雲籠罩,逃出基地的人紛紛抱著頭蹲下。

「沒了!什麼都沒了!」

「宮博士跟長野指揮…還在裡面…」

「估計活不了了…」 就在眾人嘆息失望之時,一架戰鬥機衝破黑煙,拉出長長的白色光暈,直衝雲霄!

「是蒼龍二號!」最先看清的工作人員指著空中盤旋的飛機,驚喜大叫。

其餘人繼而歡呼起來,朝著那戰鬥機招手。

布思雯頂著一張黑不溜秋的臉,趴在窗戶邊緣,興奮大叫,「天啊,這個系統太完美了,菜雞也能造出這麼先進的灰機!」

長野奇挑眉,菜雞?

戰鬥機在空中盤旋一陣,才在千冢基地附近的空地停下,長野奇扶著布思雯出來時,千冢基地的工作人員都趕到兩人面前。

「宮博士,我們終於成功了!」莫喬西捏著拳頭,揮動著。

布思雯剛想得意地走個謙虛的程序,銀之戒忽然閃了一下,畫面忽然停止。

任務卡:成功邀請長野奇加入隊伍,實驗蒼龍二號。

任務獎勵:長野奇好感+10,智慧+5,美貌直接封頂

布思雯記下任務后,收起銀之戒,系統再次恢復遊戲世界的運行。

獎勵這麼多,這個任務應該不簡單吧!

果然不出所料,作為攻略對象的長野奇,冷不丁地推開她,撥開眾人大步離開。

布思雯撓頭,剛剛在灰機上還好好的,這男的變臉簡直比翻書還快啊!

由於千冢基地被炸毀,布思雯等工作人員都被接到WGS陸地守衛軍軍營住下,隨之而去的還有蒼龍二號。

布思雯本想著對長野奇死纏爛打的話,長野奇應該會加入隊伍的,沒想到她一連吃了十幾個閉門羹,長野奇壓根不理她。

系統君還是系統君,一如既往地愛折磨她!

整頓半月後,疾剛信與WGS其他組織的領導者都來到陸地軍營來商討蒼龍二號的製造問題。

布思雯坐在疾剛信右手邊,按照系統給的提示,她指出,「蒼龍二號還未在宇宙中開啟過最大功率,我並不能確定蒼龍的速度可以達到預期最大。 有實無名:豪門孽戀 而在地球,我找不到能實驗蒼龍號的地點,畢竟它的速度太大了。」

「宮總監的意思就是,讓我們派一人去宇宙實驗?」疾剛信問。

布思雯點頭,「是的。我希望…WGS空中基地可以做出相應的配合。」

「宮總監覺得誰最適合?」疾剛信再問。

布思雯抿抿唇,將視線移到長野奇身上,長野奇本來舒展的眉頭驟然聚成小山丘,昭示著其主人的不樂意。

疾剛信見布思雯看著長野奇,便明了開口,「長野你願意實驗蒼龍二號嗎?」

長野奇冷下眸子,環著的手臂放下,乾脆利落地拒絕,「疾剛總監,長野傷口未愈,不適合實驗戰鬥機。」

被拒絕後,疾剛信收回視線,再次看著布思雯,「這樣吧,我回去跟柳慧賢他們商量,選別人上吧!」

布思雯沒有吱聲,只是怪異地看著長野奇,他從未如此乾脆利落地拒絕過上司的安排。

究竟是什麼是他不願參加這次戰鬥機的實驗?

「喔,對了,宮博士,威廉腦中的生物電子控制器已經全部剷除了。」疾剛通道。

布思雯意外地「啊」了一聲,然後分析道,「生物電子控制器,那司徒容清豈不是沒死?」

疾剛信蹙眉,嚴肅道,「很有可能。我懷疑前些日子發現的生物電子人便是司徒容清製造出來的。」

疾剛信說完,物質研究中心的田朗便開口,「他這樣做目的為何?是想控制空中基地實戰指揮嗎?」

「我覺得不對,他的目標要是長野指揮,為何又轉而控制威廉去了?」生物研究中心主任提出質疑。

布思雯默默扶著額頭,她知道其中原因,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去罷了。

眾人就司徒容清的心思辯論了一個多小時,在會議結束時,都不能確定下來。

布思雯從會議室出來后,才舒心地伸了伸懶腰,關在小屋子裡聽那群人就心理學、邏輯學等等理論知識猜測司徒容清的心底,她都快要睡著了。

走了幾步,長野奇疾步從她身邊走過,理都沒理她。

布思雯轉了轉眸子,長野奇會不會藏著什麼秘密,才故意疏遠她的?

布思雯輕手輕腳地跟在長野奇身後,想去一探究竟。

長野奇沒有回宿舍,而是開車離開了軍營。

布思雯杵在原地,獃獃地望著車子消失不見。

我去!這特么怎麼跟?

布思雯抱頭仰天哀嚎一聲,才一臉不爽地走進軍營大門。

宿舍內,布思雯盤腿坐在床上,捏著銀之戒,查看著劇情記錄。

看了一遍又一遍,她都找不出那裡不對,長野奇就跟腦子忽然抽風了一樣,無緣無故冷落她,這可如何是好?

若是不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她就會變成蝙蝠人!

想到這裡,布思雯膈應地抖了身子,拋開醜陋的蝙蝠人,點了屏幕上的諮詢按鈕。

系統君:請陳述你的疑惑。

布思雯道,「你們這個遊戲的男主抽風了,我怎麼討好他,他都不理我,我還怎麼完成組隊任務?」

系統君:男主他很好,是你笨。

布思雯嘴角一抽,翻了個白眼兒,「那麼聰明睿智的系統君大人有何指教啊?」

系統君:精靈樹。

系統君的聲音落下,布思雯才收起銀之戒。

雖然不知長野奇在背著她搞什麼幺蛾子,但系統君讓她去精靈樹就一定有他的想法嘛!

第二日,布思雯就跟著疾剛信去了空中基地。

「柳慧賢指揮,我想去一次南美洲,查看精靈樹。」布思雯直接向柳慧賢道明來意。

柳慧賢與疾剛信對視一眼,才轉而看向布思雯,「宮博士,精靈樹附近波動著未知的能量,我建議你還是不要親自前去。」

布思雯擺手,「請允許我這一次!」

疾剛信見布思雯如此堅定,便示意柳慧賢派人。

柳慧賢回頭打了個響指,「長君,你帶宮博士去南美洲精靈樹。」

「是!」長君站起來,沖柳慧賢敬了禮。

布思雯跟著長君抵達南美洲精靈樹上空時,那精靈樹忽然長高了許多,布思雯眯起眸子仔細觀察著精靈樹表面,看看系統君提示的線索是什麼。

還沒等她找到線索,精靈樹頂部忽然竄出一條條綠藤,朝著布思雯所在的戰鬥機射來。

「不好!」長君握著操縱桿,駕駛著飛機一邊躲著藤蔓的攻擊,一邊摧毀藤蔓。

十幾分鐘后,精靈樹不斷滋生出新的藤蔓,最後將布思雯所在的戰鬥機全部包裹起來,然後往回收。

「天啊,這是什麼鬼!好噁心!」布思雯看到精靈樹裂成兩半,露出中間不斷涌動的紅色濃漿時,胃裡一陣翻滾!

長君無暇顧及布思雯,對著耳麥呼叫總部,連連喊了十幾聲,都無人應答!

長君焦急之際,抬頭便看見一層透明的護照從四周升起,將精靈樹周圍密不透風地籠罩起來。

「壞了,所有的通訊都被護罩隔開了!」

、 系統君指導她來到精靈樹的意思,布斯雯總算找到了重點,他喵的就是想讓她被外太空的蝙蝠人圍攻,換言之就是看她笑話的!

布斯雯沉著小臉,旁邊的長君煞白了臉掙扎著外界傳來的束縛,外面危機重重又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尋常人早就絕望地哭天喊地祈求上蒼救個命,長君也不例外,紅赤著眼睛拼了命地跟組織聯繫。

反倒是布斯雯一臉淡定,長君偶然看到正襟危坐的女人,再反省自己遇到危機時的窘態,深覺愧不如女子,同時對宮博士的臨危不懼仰慕至極。

霸道小嬌醫 「不愧是研究出超新亞光速灰機的偉人,置生死於度外,此等胸襟何其寬廣,長君真是愧不如人。」

長君掙扎得沒有力氣,癱在座位上,滿眼欣賞地看著坐得筆直的布斯雯。

此時,銀之戒空間。

布斯雯已經掄著神龜揍了九九八十一遍,表面冷靜從容,私下裡慌成了瘋子,一聽神龜說故事裡的角色要是死了她這個寄生在宿主身體中的靈魂也會一起消失,布斯雯揍得更狠了。

「你不把劇情給我退回去,老娘就拆了你的零件!」

再一次2010 「廢物!你這個老廢物!」

「天亡我也!」

布斯雯打累了,抱頭跪在地上,仰望上空絕望咆哮。

她鬼哭狼嚎地抱怨許久,忽然低下頭用右手各自點了下左右兩肩,最後點了下眉心,神神道道地默念咒語,「上帝啊!請拯救我這個無能的孩子吧!我一定保持最忠誠的信仰,成為您最忠誠的信徒,阿門!」

神龜爬過來,聽清楚某女的禱告,禁不住翻了個白眼。

有時候人類就是這麼無能為力,每每到了退無可退的絕境,總會拜天求地,將希望託付給心裡最信奉的虛妄神明,布斯雯也不例外。

她才二十幾歲,如花似玉的年紀,怎麼能半途掛掉呢?

布斯雯想著,咒語念得越發快了,快到神龜都分辨不出每個字的讀音,似乎念得次數多了,那神明就能聽到她祈求一樣。

神龜怯弱地看著她,問,「有用嗎?」

布斯雯睜開眼,搖頭道,「自我安慰罷了。」

神龜賤兮兮地咧嘴一笑,「或許你可以跟系統君談談。」

布斯雯轉過頭,提到那個捉弄她的的系統君,布斯雯就來氣,把手一環,氣惱道,「要不是你們系統君讓我去精靈樹,我至於被蝙蝠人包圍么?」

沒錯,布斯雯跟長君所在的灰機周圍,縱橫飛行的都是蝙蝠人,他們都是沒有腦仁的傀儡,所有蝙蝠人受一個腦仁操控,精靈樹中間就是蝙蝠人共用的腦仁,現下還生機勃勃地搏動著,像極了人類的大腦。

「你們系統君就是坑貨!」布斯雯站起來,拍拍褲子,再使勁跺了跺腳。

「你說誰坑貨?」

嘹亮的聲音從上空降落,嚇得布斯雯差點失足摔倒。

她穩了穩心神,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黑漆漆的上層空間,開口破罵,「你他媽不是說去了精靈樹就會攻略長野奇嗎?那群蝙蝠大軍突然出現,這是什麼狀況?」

系統君沉沉道,「都跟你說我們的系統不穩定了,臨時出現劇情錯亂也很正常,你特么能脾氣好點,別飆髒話行嗎?」

布斯雯噴了一口粗氣,「廢話!要死的人又不是你,你當然不著急!」

說著說著,布斯雯眼眶突然紅了,說話聲帶了幾分顫慄,「我好好在現實世界活著,招誰惹誰了我?非要把我綁到這個空間,還要騙我去死。」

系統君,「額…」

布斯雯吸了吸鼻子,抬手擦掉眼角的淚花。

系統君突然憐香惜玉起來,「要不然,我送你一件法器?」

「哦?原來這遊戲可以開掛啊?」布斯雯前一秒還哭著,下一秒便恢復了女漢子的本色,惹得系統君都愣住了。

空間靜了好一陣,系統君的聲音才重新響起,「不是開掛,是法器!遊戲規則里配備的玩家商店!」

布斯雯已經等不及了,搓搓手,十分期待系統君給的法器。

她不需要鋼鐵俠那般高科技智能的鎧甲,簡簡單單來把屠龍寶刀就行了。

一把生了銹的鍋鏟懸空出現,打破了布斯雯所有的幻想。

她指著那鍋鏟,氣憤填膺地質問,「系統君,你家收破爛的,送一個鍋鏟也就罷了,還是生鏽的?」

系統君不答反問,「你一分錢沒付,老子憑什麼給你上等法器?屠龍寶刀沒有,鍋鏟要不要?」

布斯雯心裡一驚,這傢伙居然聽得到她的心聲!

系統君道,「沒錯,你是我編織的系統里的工具人,你腦袋裡想的什麼我當然知道。」

「什麼!工具人?」

布斯雯猶如被雷霆集中,整個人雷得外焦里嫩的,她如此風光的人,居然淪為修復報廢系統的工具人,如此低賤如此沒有尊嚴。

她抹了一把不存在的老淚,顫巍巍地接過鍋鏟,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鐵鏽,布斯雯絕望了,用它煮個飯都嫌臟,更何況用來對付蝙蝠人?

還沒想清楚鍋鏟的用法,系統君就把布斯雯的靈魂踢出了銀之戒,布斯雯的意識再次回到宮清秋體內。

但聽長君期期艾艾地囑咐遺言,「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兒,死了后她們該怎麼辦啊?唉~算了算了,能跟女神死在一起,也不算虧。宮博士,嗚嗚…但願來世咋們還能遇上。」

飛機被衝上來的幾個蝙蝠人撞了,一陣劇烈的顛簸,操作鍵盤全部被摧毀,操作系統不受人工空置,隔離窗也被蝙蝠人撞出了裂痕,過不了多久那群蝙蝠人就會闖進機艙。

長君痛哭一場,脆弱地靠在布斯雯肩上,看著布斯雯鎮定依舊的臉龐,不由得感慨,「真乃臨危不懼第一人,怪不得長野指揮那般喜歡你。」

布斯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玻璃窗表面貼著的蝙蝠人臉,整個人都怕得僵硬了,七魂嚇走了四魄,哪裡會有反應?

嘭!

玻璃窗被砸破,長君扯過硬得跟石頭般的女人,將她壓在下方。

布斯雯回過神,見一隻蝙蝠人沖了進來,顧不得思考,直接拿出鍋鏟對準蝙蝠人的臉乓乓兩下。

令她意外的是,她還沒有多大的力氣,那蝙蝠人就被打出了天際化作了星星!

「卧槽!」布斯雯經不住驚訝出聲,推開長君,又驚又喜地舉著鍋鏟,女俠般站在長君前頭,以瘦弱的身軀對付上百隻虎視眈眈的蝙蝠人。

長君撐死半個身子,仰頭看著布斯雯英雄般的背影,禁不住再次感嘆,「能文能武,世界無此這般人,宮博士真乃百年一遇的奇女子。」

蝙蝠人展開進攻,布斯雯興奮地扭了扭脖子,然後跟打乒乓球一樣,那些氣勢洶洶湧上前來的蝙蝠人都被布斯雯輕而易舉地掃開了。

漸漸的,蝙蝠人停在機艙外,都有些忌憚布斯雯手裡的兵器,布斯雯跳出機艙,揮了揮鍋鏟,迎著天邊的風站立,每一個舉動都讓蝙蝠人很是緊張。

「來啊!剛剛不是欺負我們人少群毆嗎?現在怎麼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