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明白了,假如屠當初的變化真的跟皇陵,跟棺木有關的話,那他是怎麼進去的?難不成學地鼠打個洞鑽進去嗎?”秦少傑無奈的嘟囔着。

“你剛纔說什麼?”凌芳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突然聽秦少傑說話,心裏似乎一動,但又不敢肯定,便再次問道。

“我說,他難不成學地鼠打個洞鑽進去。”

“對了,我知道了。”凌芳突然喊道。“嗚嗚……”

好在聲音不算大,秦少傑趕快捂上凌芳的嘴巴。“姑奶奶,您小點聲,這要是別抓到,我們下輩子就要住那幾平米的免費小房間了。”

“對不起,我忘記了。”凌芳不好意思的說道,她突然有了發現,竟忘了自己是偷着進來的。

秦少傑看着凌芳,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問道“你剛纔說你知道什麼了?”

“土遁,五行馭土符文。”凌芳一字一字的說道。“就是玄天符錄裏的符文,要到地下,也只有這樣纔可以。”

聽凌芳說完,秦少傑不由眼前一亮“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剛說完,就又蔫了。“可是,這樣進去以後,水銀怎麼對付呢?”

“這個好辦,真元外放,護住全身。”

“嗯,就這麼辦,不過,這符文怎麼用呢?”秦少傑興奮了半天,纔想起來,這符文是怎麼用?直接對着地上拍過去就行麼?


“直接把符文打在地上就行,不過要快點進去,是有時間限制的,慢了,你就要被埋在土裏了。”凌芳解釋道。

“這樣啊,好辦。”

終於有辦法進去了,也好在秦少傑現在記憶力超羣,玄天符錄上的符文,全都被他記在腦袋裏,剛纔竟然忘了裏面有五行符文可利用了。

“那就進去吧。”秦少傑說道,隨後又對凌芳道“要不你留在外面?不然來了人怎麼辦?”

“不用。我們一起進去就好,留在外面,纔會被發現。”

秦少傑聽了凌芳的話,想想也是,都跑到地底下了,誰能看到你,留個大活人在上面,那麼大個目標,鬼才看不見你呢。

既然有路,就不再耽誤。秦少傑虛空畫了一道符文,然後捏了個指決,一掌打在地上。兩人突然感覺到被一陣黑暗包裹住,身體也在極速的下墜。

“怎麼還不出來啊。”門口放風的男子,不安的來回轉着圈圈,都快一個小時了,不見秦少傑跟凌芳出來,有些焦急。

“不行,我得去看看。”想到這,男子便疾步像秦少傑跟凌芳剛纔的位置走了過去。 “這就是皇陵嗎?”

凌芳看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對秦少傑問道。

“是吧,反正我們已經下來了。看看吧。”秦少傑也不確定他們究竟是到了哪裏,反正是下來後就是眼前這黑漆漆的景象。

“用五行御火符文試一試。”凌芳想了想,對秦少傑說道。

“也對,那就試一試吧。”說着,就虛空畫出了符文,然後一掌把符文打向空中。周圍突然變的亮了起來。

“嘿嘿,怎麼樣,師姐,還不錯吧。”對於符文的駕馭,秦少傑不敢說都精通了,但是每個符文的用法,他都已經瞭解。

“啊……”凌芳正欲說話,突然聽到上方傳來一聲驚恐的叫聲。緊接着,就看到一個人從上面掉了下來。

“啪。”好在秦少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從上面掉下來的人。定眼一看,竟然是帶他們進來的男子。秦少傑釋放出一些真元,把男子包裹在中間。這纔對男子說話。

“你怎麼下來了?不是告訴你在上面看着嗎?”秦少傑冷冷的問道。這男子既然到了這裏,也就是說,他肯定已經看到了他們的祕密。秦少傑糾結在是殺他滅口呢,還是殺他滅口呢,還是殺他滅口呢?

秦少傑跟凌芳下來時,沒有一下就落下去,而是利用真元,漂浮在空中。準備觀察一下再下去,誰想,這傢伙也跟着下來了。


“我……我……我擔心你們,就想着過來看看。”男子被嚇的直哆嗦,說話也結結巴巴的。

“你擔心我們?哼,你是怕被發現吧。”秦少傑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男子的話。

“這個……”

“你難道不知道,下來也許你的命就沒了?你自己看看。”

男子這才定了定神,平復了一下恐懼的內心,四周看了看。“這是哪啊?黑漆漆的。”

“哪?你往腳下看。”秦少傑冷冷的說道。

“嗯?”男子往下面看了看。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只嚇得兩腿軟軟的,幾乎癱倒,要不是秦少傑提着他,早就直接掉下去了。

秦少傑趁着符文還在,也四周打量了一下。

之間四周好像跟森林一樣,有山,有樹,有河流,但確實縮小版的。而在他們的正下方,卻有一條河,在火光的照耀下,散發出淡淡的銀色。不用說,秦少傑也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那條水銀河了。

在河上,漂着一條船,船身不算大。但卻顯得很華貴。而在船的正中,擺放着一口棺材,全身呈現出金色的光,不用說,這便是秦始皇的那口金棺。

秦少傑看了看男子,緩緩說道“怎麼樣,現在知道這是哪裏了嗎?”

男子哪還有心情去看這周圍的鏡像,此時已經嚇的直打哆嗦。他自然知道這裏是哪裏了。他做的是導遊,雖然不是正規的,但該瞭解的還是必須要了解的,不然遊客詢問的時候,他一問三不知,怎麼能賺到錢?

正史是要了解的,野史也是要了解的,幹這一行這麼多年,看過不少關於秦陵的一些傳說,看着下面那一口金棺,自然知道,這就是秦皇真正的陵墓了。

“知……知道了,這……這是秦皇金棺。”男子早就嚇的說話不利索,感覺下身一陣溫熱,竟然是被嚇的尿了褲子。但秦少傑問他話,他卻不敢不回答。

好傢伙,這能在空中飄着的人,不是神仙就是怪物,武林高手?別逗了,武林高手早就飛檐走壁全摔死了。這要是不回答,自己真的就翹辮子了。至少他現在抓着我,不讓我掉下去,就證明他還不想讓我死。


別說,這男子想的還真沒錯。

秦少傑不可能殺他,秦少傑是修行人,如果對凡人造成殺孽,勢必要遭天譴的,天雷之威,是不可想象的,以他現在的修爲,就算他天生天丹,也扛不住這九九天雷之爲,甚至有多少雷劫期高手,都被這天雷打的兵解。

再就是,用秦少傑的話來說,他一個高福帥,祖國新時代的五好青年,怎麼能做出燒殺擄掠這人神共憤的事情呢。這是對他人品的質疑。要嚴重的摒棄。

“哼”秦少傑哼了醫生,然後冷冷的說道“你知道就好。想必現在你也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了,要捏死你,比捏死一隻螞蟻都容易。”說着,又一個符文拍向空中。繼續照亮地宮,同時也是對男子的一個威懾。

凌芳並沒有管秦少傑,她知道,秦少傑只是嚇唬這男子。

“知道,知道了,上仙,上仙息怒,我一定保密,一定。”男子一聽秦少傑不打算殺他,趕快答應。此時,男子說話也不結巴了,那語速,堪比我國著名的足球解說員。不過,說的話卻讓秦少傑想笑。

上仙?靠,老子是未來的神仙,現在還不是。還息怒呢。秦少傑壞心思泛起,對男子說道。

“上仙?哼,告訴你,老子不是仙,老子是魔,魔,知道嗎?”秦少傑冷冷的說道,配合上他裝出來那凌厲的眼神,也頗有幾分魔頭的樣子。

“告訴你,你敢把我們的事說出去。我就吸乾你的血,讓你變成人幹。”

“是,是,我保證,保證不說,我什麼都不記得。”男子一聽,趕快保證道。死了還好,這要被吸成人幹,這死法太難受了。

“知道就好。”秦少傑告誡完他,便也不再說話,仔細的打量起周圍的情況。

“少傑,棺內有東西。”凌芳小聲的對秦少傑說道,到不是怕被這男子聽去,只是怕驚棺內的“東西”

暫且就叫東西吧。凌芳不知道里面有什麼,但是能感覺到裏面有少許真元的波動。法器是死物,在沒有人爲的操作下,不可能有真元波動,唯一能解釋的,就是裏面有不明生物。

“我也感覺到了,我們下去看看”說着,便提着男子,落在了水銀河的岸邊。

“這是水銀,你應該知道是什麼東西吧,老老實實的呆在這,如果再不聽警告,你就葬在這吧。”秦少傑再一次威脅到。他不想看到出什麼差錯,如果出了差錯,就算不是他刻意害死這男子,但老天總會算在他身上。

PS:勞駕各位童鞋,看書是要收藏的,要養成這個好習慣。 “我們過去看看。”秦少傑看着凌芳說道。

凌芳點了點頭,便輕身落在船上。秦少傑緊隨其後,也跳了上去。

只有在岸邊的男子,看着兩人飛來飛去,既感感到奇妙,又有些後怕,剛纔如果不是秦少傑接住他,他就真的死在這了。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或許,當年屠的改變,真的跟這裏有關。”離得越近,秦少傑越能感覺到金棺裏有強烈的真元波動,似乎要衝破金棺。

“我們要不要打開看一看?”凌芳看着秦少傑問道。

這也就是凌芳這樣的修行人,鬼神之說在他們眼裏早已習以爲常,因爲自己就不是普通人,或許就是別人嚴重的鬼或神。

“當然,費了這麼大的事,不能白來,就算找不到線索,拿點值錢的玩意兒回去,也不虛此行。聽說太阿劍在是秦皇的陪葬品,不知道在不在裏面,正好我也需要法器,有了太阿劍,我也能御劍飛行了。”秦少傑嘿嘿的笑了笑,看着凌芳說道。

凌芳輕輕的打了一下秦少傑,說道“別鬧了,既然這樣說了,那就打開看一看吧。”

“啪”秦少傑一掌拍在金棺的蓋子上,而金棺卻沒像他想想的那樣,蓋子會被打開。而是紋絲不動。秦少傑有推了推,還是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打不開?”兩次都沒能打開金棺,秦少傑疑惑的詢問凌芳。

“我也不知道,你用真元裹住金棺,再試一試。”凌芳說道。

不可能打不開的,如果打不開,當年屠是怎麼進來的呢?秦少傑想了想,立刻調動起真元,把整個金棺裹住,伸手便再次推過去。

似乎金棺內的所存在的“東西”感覺到了有人要打開金棺。真元波動的更加厲害,似乎想要順勢從出來。

秦少傑也管不了那麼多,當下一用力,只見金棺的蓋子緩緩的開啓了,只聽“轟轟”的聲音想起,便能想象到這金棺有多重了。

“唰”的一下,先是一道白色的光閃出,緊接着,一道血紅色的光瞬間從金棺內飛出,秦少傑見紅光沒了蹤影,便再也沒去管它,只是看向金棺內。

龍袍披身,金冠立頂。棺內,便是秦皇的遺體,而且保存的甚是完好,依稀可見當年秦皇統一六國的霸氣模樣。

棺內四周全都是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白光,就是夜明珠散發出來達到。而且棺內還散發着一種很奇特的香味,似乎是保護遺體之用。棺壁四周竟然刻着很奇怪的符文,就連秦少傑跟凌芳,也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除了夜明珠,也就是秦皇喜愛的一些玩物了,不過,這要是拿出去,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秦少傑有些激動。話說回來,換誰誰能不激動,秦皇之墓一直是個謎,而他能看到秦皇的遺體,估計他是這世界上的第一個人。要不是時間和地點不對,他真想摟着老秦同志來張合影。

“這都是些什麼啊。也沒什麼東西啊,就連傳說中的太阿劍,都不在裏面。”

找了半天,秦少傑也沒找到一些線索和想要的東西,不由對凌芳抱怨道。

“難道我們真的想錯了?大師兄他不是來的這裏?”凌芳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哎……真是……”

“哈哈哈哈……本座被封印數百年,如今天丹傳人終於現世,本座終於有機會報仇了。”

秦少傑正欲說話,卻突然聽到頭上傳來一個聲音。

“什麼人。”秦少傑大驚,怎麼還會有人在這裏。

凌芳也被這聲狂笑嚇了一跳,拉住秦少傑縱身一跳,飛回岸邊。

“兩百年前,有個擁有魔丹的小子,只能得到我的魔功,卻不能放我出來,沒想到,天丹傳人卻能打開這封印我數百年的金棺。”說着,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直奔秦少傑的天靈蓋而來。想躲也躲閃不開。紅光直接進入到秦少傑體內。

“嗯……”秦少傑痛苦的哼了一聲。緊接着便倒在地下,眼睛卻還望着天空,但眼珠缺在慢慢的變成深紅色。似乎沒有了意識。

“啊……這……這是什麼。”那男子看着一道紅光進入秦少傑體內,嚇得呆坐在地上,吃吃的問道。

今天這兩個小時的所見所聞,已經超乎了他的想想。

“少傑,你怎麼了。你說話啊。”凌芳根本不搭理他,只是緊緊的抓着秦少傑的手臂搖晃着。但秦少傑卻一點反映也沒有。

“小子,你居然擁有天丹,哈哈,真是沒想到,本座以爲再也不能出去了。”

“你是誰?”秦少傑被紅光進入身體以後,只感覺眼前一黑,然後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只有一道紅色的影子在眼前晃來晃去。

“我是誰?哈哈,本座是冥,知道嗎?哈哈哈哈”聲音從紅影子裏傳了出來。

秦少傑大驚“什麼,你是冥?那個幾百年前突然消失的大魔神,冥?”秦少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釋放了一個大魔神出來。

“哈哈。不錯,小子,你居然聽說過我。”冥大笑着說道。

“你……這裏是哪?”秦少傑還有些接受不了。怎麼就把這貨給放出來了呢?他可是大魔神。

“這是你的識海啊,怎麼,你不知道嗎?”

“識海?”

“不錯,我雖然是大魔神,但現在只是殘存的一絲靈識,只能寄在你的體內。”冥緩緩的說道。隨即便傳來憤怒的聲音“崑崙,蜀山,武當,少林。還有魔門,老子一個都不會放過,當我重塑身體的那一天,頂要他們滿門全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