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遇,只要有1%的機會,任何人都會拚命去嘗試,更何況,他們本身就是刀口舔血的人。

因此,在韋恩發出通知之前,便已經有人提前去了維澤樹海。

如果能幹掉大惡魔更好——當然,他們知道自己沒能力幹掉——他們只是想撿個漏,因此,他們需要提前找到可以藏身的地方。

韋恩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但他相信安斯會給這些人一份「驚喜」。

在這場大戲中,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角色,不過,只有主角才配有聚光燈。

作為嚮導,韋恩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為其餘的冒險者帶路,岡瑟由於來過幾次維澤樹海,對樹海也不會太陌生。

後面是火煉的其他成員,以及背著大盾的薩茲,其他冒險者則跟在這些人的身後。

儘管人數眾多,但他們也要提防隨時可能竄出的魔獸。

「韋恩先生對這座樹海很熟。」

「勇者告訴我,維澤樹海有大惡魔存在,我的心情也很緊張。但公會已經在建,我總不能就這樣一去了之吧?都已經下了血本,總要有些收穫才行,你說對吧?」

「可是我們來了之後,也沒見你著急。」岡瑟眯起眼睛,看著走在前面的韋恩。

「你們都來了,我著什麼急?」韋恩扭頭笑看岡瑟,「你說對吧?五星獵人,岡瑟先生。」

「……」

岡瑟沒想到會被韋恩給問住,頓時語塞。

「對了,岡瑟先生,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了解勇者嗎?」韋恩問向岡瑟。

話剛問出口,韋恩便看到火煉其他人的神色瞬間凝重起來。

「勇者?」岡瑟神色淡定,仰起頭沉默半晌,「勇者呀,其實並不算太了解。因為我不隸屬於任何公會。既然不屬於他們啊,也就不存在熟悉的說法。」

「但你在冒險圈子待了這麼久,應該對他們有所了解吧?」

韋恩詢問岡瑟,本來只是臨時起意,但火煉其他人神色微變,便突然意識到,火煉與勇者之間,必定有某種聯繫。

「額……如果硬要說評價的話,有些勇者不配『勇者』之名。至於說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這就牽扯到個人私事了。很抱歉。」岡瑟右手輕觸背後的匕首,但臉上始終掛著微笑。

火煉的其他成員,儘管沒有出聲,但眼神中卻露出了警惕。

「勇者發現大惡魔,我才對他們有了興趣。千萬不要多想。」韋恩轉回了身。

法庫公國最強核心?警惕性有些高。

不過,火煉應該和勇者有過接觸,這一點可以從其他人的反應中,判斷出來。而且,雙方很可能存在過節。

想想也是,哪怕「勇者」真的是玩家,他們也會有進npc的家中,砸別人家罐子、拉別人家抽屜的操作;如果他們不是玩家,一旦發生衝突,那矛盾可就大了。

什麼時候能從他們的口中,套出話來?

韋恩揉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這次交談之後,韋恩再沒有試圖從岡瑟的口中套話。

萬一逼得太緊,嚇跑了就不好了。

薩茲則很難得地輕咳了一聲,看來他對這個話題也有一些意見。

難道他也與勇者有過交集?

這就有趣了。

韋恩嘴角翹起。

換了個話題,空氣中的氛圍才又輕鬆不少,剛才那種緊張的氣氛也消失不見。

就這樣行走了大概兩天的時間,韋恩帶著這群人,來到了「惡魔城」。 勾玉看著手裡的符咒,再看看遠處快結束的葛森海,他想,殺不了這個把那個殺了也挺好,總歸是能過一把手癮。

可是還沒等勾玉動手,那原本離開的人又回來了,還把她拎了起來。

勾玉:???

「師姐?做什麼啊?」勾玉露出懵懂的表情。

浮光卻把人抱在懷裡,她說:「帶你去看好東西。」

話落她朝兩張藤椅扔去一塊新鮮的魔獸肉,然後抱著人跑了。

勾玉:兩個女子摟摟抱抱像什麼樣子?!

浮光可不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她部分能力被限制了,所以無法讀心。

勾玉看到密密麻麻的紅錦雪石蟻朝那塊新鮮的魔獸肉涌去,啃食的聲音令人頭皮發麻。

很快兩張藤椅都被啃壞了,勾玉把目光收回來,再一看前方,那是個狹窄的通道,可是即便在這裡她都能聞到濃郁的靈氣。

靈氣這東西他很缺,可偏生的存不住那麼多。

她斂眸什麼都沒表現出來。

「你在這裡修鍊,我給你守著。」浮光把她放在池子邊上。

這是個不大的池子,裡面的水也不是什麼靈泉,只是池中肯定有東西。

浮光見勾玉好奇的看著池中央,她說道:「那中間有個靈髓石,是個不可多得的寶貝,我看了不好挖出來,你在這裡修鍊,等吸收的差不多了,我再想辦法挖出來。」

勾玉乖巧的點點頭。

這是個原形的場地,身後是池子,再往後是怪石嶙峋的假山,而他們的前面,那個空地上有一副巨大的白森森的骨架,那骨架實在龐大,對人類來說絕對算是個龐然大物。

這就是剛才和紅錦雪石蟻打架的魔獸,這才多久時間就被紅錦雪石蟻完全啃食沒了,除了地上的血跡,很難看出這個骨架是剛剛形成的。

浮光以勾玉為中心布下陣法,沒有生物可以穿透她布下的陣法,自然就傷害不了勾玉。

當然,勾玉也出不了,如果沒有她允許的情況下。

勾玉察覺到陣法的氣息,他心思沉了幾分。

這人……在陣法上面造詣這麼高嗎?

她已經遠遠超過了她爹,薛浮光,這麼厲害的嗎?

勾玉開始慶幸剛才沒有讓她察覺到自己在動手,不然的話以他現在的能力恐怕殺不了她,反而還很有可能被她反殺。

這個人還不能動,或者說現在還動不了,再等等,實在不行就不要直接和她對上。

勾玉看了一眼池中央的東西,她想了想還是入定修鍊。

而外面的浮光摸了一下巨大的骨架,這骨架本該殘留有溫度,可浮光觸摸的時候彷彿摸到一塊冷玉,涼沁沁的,很像玉的質感,用來煉器應該不錯。

浮光沒想直接把骨架全部收到空間里。

就算是現在的浮光也不知道自己的空間有多大,為了探尋這件事,浮光先是出去把葛森海提溜過來,燈螢草他已經采了不少,浮光也薅了一把,成熟的燈螢草幾乎都被采沒了,就剩下一些還沒完全成熟的。

就浮光的能耐完全可以布下一個陣法,其他人找不到等下次再來南星秘境的時候讓告訴御虛宗其他弟子讓他們再來採摘,可浮光沒有這麼做,她給了其他宗門機會。

浮光提溜著葛森海,如果紅錦雪石蟻的時候那些螞蟻似乎發覺到有獵物的氣息,一個個要攻擊浮光了。

「紅錦雪石蟻?」葛森海震驚了,居然這麼多,這要是掉下去,也就一息的時間就沒了啊,他們就沒了啊。

天!

「薛師姐,抓穩了,一定要抓穩啊。」他也顧不得浮光是不是女孩子,直接八爪魚一樣貼在浮光身上。

怕死啊!

能活著就不錯了,還什麼男女大防,他慫啊。

浮光又丟了一塊魔獸肉下去,這些紅錦雪石蟻雖然兇殘,可沒有什麼太高的智商,只能憑直覺去找吃的,眼前有了魔獸肉它們自然顧不上人類了。

見那些紅錦雪石蟻都退去,葛森海大大鬆了一口氣,這簡直要了他老命哦。

浮光把人提溜進去,同樣放在池子邊上,說:「去修鍊。」

葛森海下來的時候兩腿都在打顫可看見薛師姐都這麼鎮定,他一個男人,咳咳咳,十八歲的男人這會兒就不應該這麼丟人。

「師姐不修鍊嗎?這裡靈氣很濃郁。」葛森海說。

浮光搖頭。

葛森海也不矯情,他知道這位薛師姐很厲害,天賦也很高,現在已經是練氣大圓滿,如果築基的話反而不好,於是他乾脆坐下來修鍊。

浮光的目光落在勾玉身上,她總覺得勾玉修鍊似乎有點不對勁。

走進陣法,浮光坐在勾玉對面,手指落在她肩膀稍微下面一點。

她經脈有問題。

浮光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能知道。

要不要把她喚醒?

浮光想了想,反正還有時間,等會兒再說。

她起身繞過怪石嶙峋的假山,這後面是一大片漂亮晶瑩的靈脈,這種靈石其實不是通行貨幣那種,它的質地比較柔軟,形狀類似於鐘乳石,更重要的是,它很純粹,很適合修鍊。

浮光找出一個鋤頭,沒錯,就是鋤頭,身為華夏人,她怎麼可以沒有這種東西?

浮光握住鋤頭狠狠的朝靈脈挖過去,這鋤頭是經過改良的,可比現代的鐵鋤頭好用。

一鋤頭下去,一大塊靈石被挖了出來。

因為質地柔軟,這種零食形狀也不統一,有點像比較乾的麵糰子。

又是一鋤頭下去,外面兩個人在修鍊,而裡面的人卻在哼哧哼哧的挖東西。

浮光挖了半天,這一大片的靈脈只去了五分之一。

她也沒打算全部挖完,不過五分之一她還是不太滿足。

自己可不是一個聖人,好東西肯定要多拿點,說她貪婪也沒什麼錯。

直接拿了二分之一,浮光才給周圍下了個陣法,這是個聚靈陣,能夠幫助這些靈脈重新生長。

看吧,她還是很注意生態的,破壞了生態就不好了。

這個陣法也能阻止別人進來,浮光想了想,還是拿出一大塊靈石砍成許多小塊,分別灑在不顯眼的地方。

也不能一根毛都不給人家留,還是不能太自私了。

【嗯,宿主真是無比偉大,你這灑的簡直是九牛一毛。】

我樂意,你管得著嗎?

007:管不著,你是老大,我還等著你給我找身體呢。

浮光不搭理它,她又找了一圈,穿過一個小洞,發現了幾塊黑青石,她又用鋤頭去挖黑青石,剛剛一鋤頭下去,這虎口被震得發麻。

這東西還真是硬啊。

也難怪說採集困難。

浮光剛剛下來,一條黑色小蛇就朝她面門飛了過來。

浮光一巴掌打過去,而紅劍卻好像知道這東西不能觸碰,所以先一步把黑蛇砍成了兩段,即便是被砍成了兩段這東西還在地上蠕動,好在沒多久就不動了。

「幹得漂亮!」浮光誇讚道。

紅劍似乎很高興,它在浮光周圍飛著,似乎在表達它的喜悅。

浮光伸手握住了劍柄,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這把劍的快樂。

「多虧了你,不然你家主人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她目光溫柔的看著手中的劍。

然而很快她發現了不對勁,地上原本應該死的透透的黑色竟然開始變長,然後呲牙咧嘴的朝浮光飛過來。

是的,即便沒有翅膀,這東西也能飛,還飛的很快!

浮光後退,同時扔了一張火符過去。

用劍不能砍斷,那就用火燒。

紅劍似乎不高興了,它作為神劍的尊嚴被挑釁。

這些小東西居然這麼可惡。

主人讓我搞死它們!

浮光竟然詭異的能知道紅劍表達的意思,她搖頭,說:「不行,這東西能分割重組,你不能去。」

紅劍委屈了,而很快她就看見兩條黑蛇飛了過來,也就是說它們不怕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