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紫萱點點頭,朝林羽笑道:“你說的也是哦,算了,就這樣吧,反正這都是雙贏,只是我多沾點便宜。”

商量好之後,公司裏的人知道這個消息,一個個興奮的都跳了起來。

大家都覺得這絕對是一個好機會,以後的公司絕對開始蒸蒸日上。

下班之後,果然,方紫萱依約過來接林羽和李倩,爲了表達好意,李倩還說這一頓飯她來請。

不過被方紫萱婉言拒絕了,她還說已經訂好了位置,這樣一來李倩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了。

進入酒店,三人直接進入了包廂,方紫萱詫異的看了林羽一眼,含笑道:“李總,看你和這位林先生的關係似乎不錯啊,形影不離呢。”

李倩臉一紅,卻是說道:“都下班了,你就不要叫我李總了,直接叫我名字吧。”

“那好吧,不過你們也直接叫我名字吧。”方紫萱笑了一下。

事實上,方紫萱心裏還真的有些過意不去的,在得知方中信做的醜事之後,她就第一時間調查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隨即爲了避免公司聲譽受到影響,也爲了得到受害人的諒解,所以方紫萱纔會過來。

“對了,李倩,我很好奇,你和林羽是怎麼認識的啊?貌似他不是你公司的員工呢。”方紫萱掃了林羽一眼問道。

她倒是沒什麼其它意思,僅僅就是好奇。

李倩不好意思道:“其實林羽是個病人,他……”

說着指了指頭,本意是說林羽失憶,不過方紫萱眉頭一皺,說道:“腦子有問題?”

“呃……”林羽無語。

李倩正欲解釋,這時候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穿着白色西裝的男子,他長得溫文爾雅,頭髮梳的油光發亮,笑眯眯的說道:“紫萱,剛剛我過來檢查這裏,大堂經理說你過來了,我特意過來看看。”

方紫萱眉頭蹙起,她本意是覺得這裏距離近,所以才約在這裏的,可是沒想到會有人打擾,還是經常纏着她的人。

所以此刻她有點後悔了,早知道這男的會過來,她怎麼會來這裏?

看在李倩的面子上,方紫萱只能附和道:“哦,原來是金磊先生,是這樣的,我和朋友約在這裏,聊點事情,所以不太希望被人打擾。”

言下之意就是不希望被人打擾了。

不過這個金磊跟沒聽到似的,說道:“正好,我這裏來了一種新到進口的紅酒,要不我拿來嚐嚐?”

說完,金磊隱晦的掃了掃方紫萱和李倩兩個女孩,心中暗歎,兩個都是極品啊,就是一旁的這個男的也不知道是誰,跟煞筆似的,穿的也是沒有一點特色,看來都是地攤貨,嘖嘖,看來我這一次就算追求不到有錢的方紫萱,也能追求另一個了。

“咳咳,不用了吧,剛剛紫萱說的很清楚了,我們在談事呢。”林羽這時候不滿的說道。

身爲男人,林羽自然注意到金磊眼中的目光,所以心頭不喜。

“你是什麼東西,紫萱和這位小姐都沒說話,你插什麼嘴?”沒想到這時候金磊突然說道。

林羽眼中寒光一閃,這傢伙竟然罵他是什麼東西,活膩了麼?

方紫萱眉頭蹙起,她帶着林羽和李倩來的,雖然目的是賠罪,不過相處下來她和李倩挺談得來,已經把對方當成了朋友,可是金磊這傢伙二話不說竟然辱罵林羽,實在是讓她丟臉。

李倩也是有些臉色難看,說道:“金先生,林羽是我的朋友。”

“哦,朋友麼,不知道在哪裏高就啊?”金磊冷笑道。

李倩不悅道:“金先生,你問這個幹嗎?”

“沒事,就是想我認識人挺多的,只是好像沒聽說過這個人,二位小姐都是有頭有臉的美麗公主,小心被一些屌絲給騙了。”金磊淡淡道。

“你算什麼東西,這世上你不認識的人多了,難不成你都要認識?”林羽冷笑道:“另外,就你這樣沒教養的東西我還懶得和你認識!”

“你……”金磊站了起來,臉色難看道:“罷了,看在紫萱的面子本少不和你這種鄉下人一般見識。”

這時候服務員送來了紅酒,剛剛打開,林羽就說道:“這裏好悶啊,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吧,我請客。”

李倩現在很聽林羽的話,聞言點點頭,第一個應諾,說道:“走吧,我也覺得好悶。”

“嗯,我去開車。”方紫萱連看都沒看金磊一眼就離開了這裏。

望着已經打開的紅酒,金磊眼神憤怒,很明顯,林羽是故意等他開了酒才說離開的。 等方紫萱和林羽李倩離開了酒店,金磊狠狠給自己灌了一口紅酒,然後招來美女前臺,冷冷道:“小玲,趴着。”

心機謀婚:腹黑總裁欺上我 “哦……”

身爲金磊的情婦,美女前臺根本不敢反抗,隨即趴在桌上,被金磊狠狠蹂躪。

金磊一邊蹂躪,一邊拿出手機,“喂,給我調查一下剛剛進酒店的那個李倩,到底是什麼來頭……”

“是!”

………………………………

出來之後,李倩提議去一家清吧玩會,由於方紫萱還沒去過那種地方,覺得挺新奇的。

“清吧,我以前只是聽說過,以爲和酒吧差不多呢,不過現在一看,原來這裏這麼清淨。”

望着屋內低調而又悠揚的音樂,方紫萱感慨道。

李倩說道:“以前我一個人無聊的時候都會過來聽會哥,挺安靜的。”

林羽也覺得這地方不錯,三人點了幾杯雞尾酒,聊着天。

李倩和方紫萱由於年齡相差不大,又都是公司的高管,所以很談得來,很快開始聊起來悄悄話,還對着林羽這邊指指點點。

“什麼,這小子對你的胸///罩做那種事!”方紫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

也許是因爲多喝了幾杯的緣故,李倩把她看到林羽拿着她胸///罩的事情直接說給了方紫萱聽,惹來了方紫萱一片驚呼。

“是啊,我也想不到呢,林羽人其實挺好的,就是啊,悶/騷……”

“竟然這樣。”

“是啊,明着都不敢看我,但是私底下拿着我內衣打飛滴……”

“打飛滴是什麼?”方紫萱猶如一個好奇寶寶,瞪大了萌萌噠眼睛問道。

“打飛滴是什麼你都不知道啊?”李倩大驚失色。

事實上這些話都被林羽一字不落的都聽了去,心頭感慨,沒想到自己的醜事被兩個女生這麼議論,自己偏偏只能當什麼都不知道,好難受……

“真的不知道啊,打飛滴是什麼?”方紫萱不明所以。

主要是因爲方紫萱從小養尊處優,從上學時代,都是有家庭教師,保鏢,隨身保護教導,她從小學習的就是關於管理公司的東西,以至於有些東西她接觸不到,自然不明白打飛滴是什麼意思。

見四周無人,李倩就湊過去輕聲說道:“打飛滴啊,就是男人…………”

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方紫萱和李倩兩個女生臉都是紅撲撲的。

“哎呀,打飛滴原來就是*****,我去,這林羽竟然對你可聊的胸罩///這樣。”方紫萱說完就掃了一眼對面坐着的林羽。

“是啊,哎,我看他挺可憐的,就當不知道吧。”李倩好心的說道:“畢竟我聽說男人不能硬憋,否則會有內傷呢,那樣可就不好了。”

“好吧,你人可真好,要是我我肯定會嚴厲的教育他一頓,告訴他這樣是不好的行爲。”方紫萱義正言辭的說道。

又喝了一會,方紫萱接了一個電話,是她家人打過來的,原來現在太晚了,家裏人打她電話了。

“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

“嗯,我們也要走了。”李倩點點頭。

“那好,到時候電話聯繫。”方紫萱說着走了出去。

等她一走李倩就感慨道:“還別說,我以前以爲方家的女總裁方紫萱是個高傲的人,現在一看原來挺隨和的。”

“是啊,隨和到你什麼都和她說。”林羽無語的說道。

“什麼哦,我哪有說什麼?”李倩瞥了林羽一眼,暗道剛剛的話這傢伙應該不知道吧。

正說着呢,突然一個服務員端來一杯紅酒,說道:“那邊的先生送來的。”

“呃……”李倩愣了一下,然後扭頭看去,臉色頓時一垮,因爲來人竟然還認識,正是剛剛那個令她有些討厭的金磊。

和金磊過來的還有三個男子,似乎是他的小弟,鞍前馬後的。

金磊走了過來,笑着說道:“真是巧,我本來是來這裏逛逛的,沒想到遇到美女你,這是緣分啊。”

金磊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之前通過調查,他就知道這個李倩有一個小公司,雖然公司不大,但是人漂亮啊。

金磊自覺地追求方紫萱難度太高,所以他調轉了槍頭,覺得弄一下這個李倩也不錯。

而且另一點,他知道這個李倩是和林羽一起的,兩人關係似乎不錯。

之前林羽當衆打他的臉,所以金磊覺得要從林羽身邊把李倩搶走,這樣才解氣,到時候把他和李倩的**視頻發給林羽,想想就爽歪歪啊。

至於追的上還是追不上,金磊他可是有着充足的信心。

他家族勢力極大,有錢有權,而這個李倩呢? 工業造大明 也就會一般般罷了,所以他有着充足的信心。

畢竟這個世界上沒什麼是一筆錢解決不了的事情,若是解決不了,那就二筆錢來解決。

“不好意思,我不喝,我們準備走了。”李倩發現是金磊,就要拉着林羽走,她不想再惹什麼麻煩了,尤其是看這個金磊不是很好惹的樣子。

“美女,這可是金少,金家你知道吧?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巴結我們金少呢!”旁邊的一個根本叫囂道。

“就是,不就是喝一杯嘛,裝什麼啊?”

李倩皺眉道:“我喝不喝要你們管,請你們讓開!”

被當面這樣說,金磊也不惱,說道:“聽說你公司也不大,這樣吧,我,給你們公司注資五十萬,待會我們找個地方喝幾杯,這五十萬就給你了,如何?”

說完,金磊惡狠狠的想着,麻痹的讓你拽,看到錢還不是自動把腿扒開,到時候我玩膩了把你送給我小弟玩,玩死你!

雖知道,李倩只是瞥了金磊一眼,轉頭就要走。

金磊一下子怒了,臉色陰沉的說道:“李倩小姐,你好像有點不給我金家面子啊!”

話落,金磊身邊的幾個小弟就圍了過去。

李倩搖頭道:“請你們人讓開,否則你們可是會後悔的。”

別人不知道,她李倩可是明白的,林羽在一旁一直淡定的看着呢,他可是兵王來着。

李倩一直把林羽當成了失憶的特種兵。

“呵呵,後悔?”金磊直接笑了,說道:“給臉不要臉,不就是錢麼?這樣吧,你開個價吧,多少錢,我都出的起!” “呵呵,後悔?”金磊直接笑了,說道:“給臉不要臉,不就是錢麼?這樣吧,你開個價吧,多少錢,我都出的起!”

聞言,李倩俏臉一變,不悅道:“你把我當成了什麼,還開個價,請你滾開!”

“怎麼?還裝呢?你們這種女孩子我見多了,表面裝得不行,還不是想多要點錢?”金磊不耐煩的把錢一甩,“五十萬不夠是吧?一百萬,老子就是錢多,還嫌不夠是吧?你開個價。”

說着,突然朝一旁的林羽看去,“嘿嘿,你們一起的吧,你看看你這個窮比,身上衣服不超過三百塊,能和我比?這樣吧,小子,你開個價吧。”

林羽笑了,指了指自己說道:“你讓我開價?”

“不錯,看你這寒酸樣,兜裏不知道一千塊還有沒有,像你這種人也給不了這樣的大美女幸福。”金磊冷笑一聲,“所以讓你開價是爲你好,別不識擡舉。”

林羽淡淡笑了一下,“好,既然你讓我開價我就開了,不過我怕你出不起!”

“哈哈哈……”

聞言,金磊身後的小弟都大笑了起來。

“笑話,真是鄉下人見識短,你可知道我是誰?”金磊冷冷一笑,“你就算不知道,你也要出去打聽打聽,我金磊,金家大少,會特麼的缺錢?還給不起,哈哈哈,笑話!”

“就是,我們金少誰人不知道他有錢?家裏是開大企業的,會給不起?”

“小子,你就開個價吧。”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金磊的小弟你一言我一語叫囂着,周圍的人看了搖頭嘆氣。

“這金磊我也聽說過,是金家獨子,嘖嘖,這個人真是可憐,竟然被金磊盯上了。”

“是啊,聽說這金磊做事齜牙必報,性格惡劣,這小子這時候竟然還激怒他,要麻煩了。”

“瑪德,要是我拼了。”

“噓噓,你特麼不要命了,這金家黑白兩道通吃,得罪他你找死。”

周圍人悄悄的說着。

金磊囂張道:“小子,怎麼樣啊?開個價吧!”

林羽笑道:“我要你的命!怎樣?只要你把你的命給我,就可以!”

這話擺明就是耍金磊玩呢,果然,金磊聞言眉頭一豎,惡狠狠罵道:“你耍我!”

“我沒耍你啊,我說的是真的。”林羽笑了一下,“你剛剛不是讓我開個價麼?”

至尊追美系統 “我曹尼瑪,玩我,找死……”

話落,金磊一拳砸出。

隱婚甜妻:陸總又失憶了 他雖然是一個紈絝,不過像他這樣的大家族子弟,可都是學了一些功夫的,因此他的力量還是不弱的,平時和他的小弟切磋,也都是把一羣小弟都給砸趴下了。

面對這一擊,周圍人直接傳來驚呼,彷彿已經看到了林羽被打趴下的那一幕。

不過這奇快的動作在林羽看來卻是太弱了,林羽搖搖頭,手掌一擡,對着金磊的面門就是砸了過去。

“砰……”

這一羣直接打中了金磊的眼眶,他捂着臉痛苦後退,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哎呀……好疼……”

還沒等金磊反應過來,林羽一腳便是踹了出去。

“砰……”

金磊整個人被踢飛,落在身後的桌子上把桌子全都撞的東倒西歪。

所有人都震驚了,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幕,都沒想到,林羽膽敢衆目睽睽之下打金少!

“金少,你沒事吧?”

幾個小弟連忙手忙腳亂的把金磊扶了起來,金磊一把將身邊的人推開,只覺得血氣涌上了頭頂,連眼珠子都變得通紅了,露出猙獰之色,吼道:“你找死!”

“我一定要弄死你,竟然敢打我,我會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我保證!”

林羽呵呵笑道:“這就是你的威脅麼?果然……好弱啊!”

“給我上,弄死他!”

金磊已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身後的小弟們抓起身邊的酒瓶就朝着林羽砸了過去。

一時間周圍的人都連忙後退,生怕這裏的打鬥會殃及到自己。

“這小子完了,竟然得罪金少。”

“聽說這金磊乃是金家長子,平日裏囂張跋扈,齜牙必報,誰要是得罪了他沒有一個是好下場的,最近的就有一個女孩子,聽說活生生被玩完了還賣去了Se情場所,下場很慘……”

聞言,周圍人都是心頭一凜,對這個金磊感受到了由衷的恐懼,同時,對林羽的遭遇也很同情,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林羽待會被人揍一頓,然後身邊那個女孩被罩住的那一幕。

不過就在一羣手下涌向林羽之後,林羽抄起啤酒瓶就是砸了過去,力道不但強,而且動作也要比這些人快不少,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一羣人便哀嚎的倒在地上,金磊直接愣住了……

不僅是他,周圍人也都是愣住了,什麼情況,一出手就解決了這麼多人?

林羽走了過去,一腳便將金磊踹翻,然後指着金磊怒聲道:“還要不要動手?老子削你!”

金磊驚恐的後退,連忙說道:“好小子,你等着,我不會放過你……”

說完帶着人就離開了這裏。

而這個時候,李倩憂慮的說道:“林羽,這個金磊的金家我聽說過,恐怕有麻煩了。”

“不用怕,有我在……”

說完看向李倩,還別說,這個時候李倩特別有味道,給人一種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隨後兩人就準備離開這裏,而金磊早已經跑了出去,撥打了一個電話,“喂,沈大師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