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戟不霸道,而是鋒芒內斂,它把所有的銳氣都隱藏起來了,如雲一般柔軟溫潤,但一舞動,則是鋒芒剖世,劈劃乾坤。

“靈動如雲,霸烈如山,那就叫你戮滅雲戟好了!”龍天開心地咧着嘴,這次可真的是撿到寶了,有如此神兵在手,接下來就是真正收割稻麥的時候了。

“死綿羊,吃夠了沒有,要走了!”看到小咿還在哪裏喝個不停,龍天眼紅啊,可惜自己已經飽和了。

“咿呀咿呀!”小咿停了下來,看到眼前還剩下這麼多的寶焰,有些捨不得。

突然,它眼睛一亮,腳下踩着的雲氣升了起來,一個漩渦在雲氣中顯現,而後寶焰被漩渦吸收了進去。

“蝦米?該死的綿羊,竟然還有這一套!”龍天看得直瞪眼,沒想到小咿的雲氣竟然還可以當做儲物之寶來用。

“咿呀咿呀!”小咿得意地看着龍天,咧開嘴巴,露出那一排整齊雪白的牙齒,看得龍天牙疼。

“死綿羊,有好東西竟然不早點拿出來!”龍天湊過去看着那一團雲氣,想起了小咿離開時候的動作,它把一整個雲氣山林都收走了。

當時他還沒在意,如今看來,這個山林不簡單啊!

“小咿是源生之靈,雲氣山林是小咿的家,難道這會是先天的源生之境嗎?”龍天看着雲氣,雙眼發光。

“嗖!”

小咿見機不妙,趕緊收回了雲氣,趴在雲氣上,兩隻前爪捂住雲氣,同時眼神不善地盯着龍天。

“靠,看一下而已,又不會少塊肉,你這麼小氣幹嘛呢?”龍天鬱悶,真是一個小財迷,自己又打不開雲氣,那麼緊張幹什麼呢?

很快,眼前的日精之炎都被小咿收到雲氣裏了,整個空間瞬間暗了下來,黑乎乎的一片,兩人趕緊飛出雲氣,回到外面。

“殺戮之氣這麼盛,好東西啊!”雲氣外面仍是一方血海的模樣,殺氣沖霄,赤色閃電交織轟鳴。

龍天趕緊釋放出戰雲吸收殺氣,這可是大補之物,對戰雲有催化的作用,可以加大戰雲的威力。

突然,“當”地一聲,他碰到了一小塊碎鐵片,抓住來拿到眼前一看:“這是……神戟的碎片!”

眼前的碎片赫然便是原先黑金色的戟身碎片。

龍天四處尋找,在殺戮血海中又發現了好幾塊碎片。

“原來神戟的涅槃是這樣的!”龍天眼中神光一閃,大概推敲出了一些神戟的情況。

神戟竟是以日精之炎錘鍊己身,在原本的舊軀殼中重新煅鑄新的戟。它身上充滿裂紋的黑金色戟身只是一個包裝而已,是殺戮之氣凝固而成的。

如今,不知道怎麼回事,它竟然把凝固起來的殺戮之氣重新分解掉了。

“難道是在以殺戮血氣孕養己身嗎?”龍天疑惑,有些不可思議。

“算了,涅槃本就危險,稍有不慎便要灰飛煙滅,出什麼事都不奇怪!”龍天搖頭,繼續吸收殺氣,也順便收集碎片。這可是寶貝啊,以殺氣凝鍊而成,堪稱神料,可以煉製得道兵器。

只是可惜了,大部分碎片都重新化作了殺氣,龍天找來找去也只找到了幾塊。

這讓他遺憾不已,這裏殺戮之氣太盛了,他根本就吸收不了多少,還不如幾塊碎片來得有用。

吸收了一會兒,實在吃不下了,龍天才收功,和小咿飛出熱煉火坑。

而此時,他身上的戰雲已經是濃郁到令人髮指了,黑墨一般,充斥着殺戮死絕之氣,讓小咿極度不爽,特討厭殺氣這玩意兒。

他們飛出了沙漠,眼前是一片青碧色的草地,和風拂面,溫潤如玉,讓人心情一陣爽朗。

“好了,這幾天正事都耽誤了,你不是說要帶我去尋寶嗎,可以出發了!”站在外面,呼吸着新清的空氣,龍天心情大好,熱煉火坑還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呆久了心理都會變態的。

“咿呀咿呀!”說到尋寶,小咿雙眼發光,一雙眼睛賊亮賊亮的,冒着小星星。

“嗯?”突然,它轉過頭看着龍天,眼神有些不善。

“喂,死綿羊,你幹什麼呢?”龍天被看得有些發毛,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念靈木!”小咿眯着眼睛說道。

“尼瑪的,你不是收了那麼多日精之炎嗎,還好意思跟我說念靈木,沒門!”龍天轉頭,一口回絕了,死綿羊收穫這麼大,竟然還貪心不足。

“咿呀咿呀!”小咿憤怒,駕馭着雲氣又準備要跟龍天干架了。

“靠,尼瑪的,給你還不行嗎?”龍天鬱悶,趕緊拿出了剩下的一小截念靈木,他可不想起內訌,尋寶還得靠死綿羊撐着呢。

不過說實在的,他原本也沒有打算食言,要不然也不會特地留下一小截念靈木了,只是看着小咿收穫那麼大,眼饞啊!

“咿呀咿呀!”小咿纔不管龍天哀怨的眼神,喜滋滋地接過念靈木,而後將其放入雲氣中。

看着小咿一臉的眉開眼笑,真的是個小財迷,龍天心裏一陣難受。

“唉,出門都能拖家帶口,果然還是強大,可惜了!”他心中哀嘆,自己沒有好寶貝,一顆石珠完敗諸多神兵,可就是催不動,日精之炎它竟然看不上眼,都懶得哼一聲。

石珠土豪啊,而自己隨身帶着個土豪,這纔是真正的悲催,龍天欲哭無淚。

“好了,帶路吧!”他沒好氣地看了樂滋滋的小咿一眼,果然跟死道士有的一拼。


“咿呀咿呀!”小咿才懶得鳥他,滿腦子都是以前看到的寶貝。

那時候它還小,不敢去取,結果被其他的兇獸都給瓜分了。

如今經過了日精之炎的錘鍊,它又進化了一點點,實力更是暴漲,加上有龍天相助,對取寶更加有信心了。

一人一獸浩浩蕩蕩地向着目的地衝過去,囂張跋扈,氣焰滔天,王霸之氣橫溢。 龍天和小咿行走在小路上,要去一處密林。根據小咿的情報,那裏有一頭青睛碧蟒獸,收藏了一顆冰蓮種子。

青睛碧蟒獸不是蟒蛇,而是長着蛇尾的一種兇獸,其青睛蛇瞳擁有魔力,可以攝取他人的神魂,將別人收爲傀儡。

這種兇獸有噬魂獸的血脈,而且血脈之力還不弱,就連長相都跟噬魂獸有三分相像,可以說是一種極難對付的兇獸了。

雖然說它也不過是養氣境而已,但天生神通卻太難纏了,要不是看在冰蓮種子的面子上,龍天還真不願意去跟這種兇獸打交道。

冰蓮種子是人階上品靈藥,爲青幽冰蓮結出的種子,蘊含強大的水靈之氣,而青幽冰蓮更是地階靈藥。

只可惜,雲界破碎了,這裏的靈藥質量也不是很好,大多都是人階中上品而已,偶爾纔出一兩株地階下品靈藥,這顆冰蓮種子還是當初雲界完好的時候遺留下來的。

不過人階上品靈藥也不錯了,最起碼龍天迄今爲止還未曾獲得過超越人階的靈藥,唯一的一次被那頭蛟蟒追殺了好幾天,也不過是偷走了一株上品靈藥而已,論珍貴程度還比不上冰蓮種子。


兩人走在森林裏,周圍靜悄悄的,陰冷森氣悄然溢散,連一絲風都沒有,看起來靜謐寧靜,但卻暗藏殺機,每一步都可能引發殺機。

“嗖!”“嗖!”“嗖!”……

突然,幾道神光從密林深處激射而出,向着龍天和小咿殺過來,凌厲狠絕。

“咿呀咿呀!”小咿動作神速,一個閃身,化作雲氣飄到了龍天的耳朵上。

“呃?這裏竟然還有埋伏?”龍天啞然,他還準備去打劫其他人呢,沒想到動作稍慢了一籌,竟然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他在左臂上一揮,拉出戮滅雲戟,奮力劈斬,將神光崩碎,瞬間沙石飛揚。

“砰!”“砰!”“砰!”……

一羣人從林中跳了出來,臉上殺氣騰騰,手中刀劍閃爍噬血的寒芒,透露出對鮮血的渴望。

“又是一個獨行的人,守在這條通往傳天洞的路上,果然收穫豐厚啊!”衆人開口大笑,肆意張狂,完全是把龍天當做了囊中之物了。

“傻逼!”龍天不屑,一羣噁心的傢伙,雖然身上有養氣境的靈力波動,但是氣勢卻不咋樣,萎靡不振,一羣烏合之衆而已,難怪只能結伴打劫。

“小子,你說什麼呢?”幾人被龍天的說辭給弄得一愣一愣的,他們沒聽懂這21世紀的流行語。

“唉,傻逼就是傻逼,不可教也!”龍天搖頭嘆氣,揮動雲戟,向着幾人殺過去。

“可惡!”幾個人大怒,這到底是誰打劫誰啊,看龍天的神情,不用猜也知道龍天是在諷刺他們。

衆人頓時怒氣沖天,他們在這裏打劫過好幾撥人了,哪個不是自視甚高,還不是照樣喋血。

“殺!”

他們爆發神紋,有古藤叢生、天火蔓延、雷電縱橫……各種神術攻出,威勢驚人,難怪敢出來打劫。


不過龍天境界突破,如今實力暴漲,正是躍躍欲試的時候,這一羣人來得正好。

他揮動雲戟,戰雲滾滾而出,雲戟靈巧,有如仙鶴展翅,卻不失凌厲霸道。

“嘭!”

龍天轉身,黑髮潑墨,身姿優雅,一戟劃出,戟尖吐露寒芒,切割一切,攻擊過來的神術一一破滅,化作光點消散在空氣中。

“戰龍一動,撼殺千里!”龍天眼神倏冷,沉聲一喝,戰雲籠罩雲戟,藉助戟尖鋒芒,化作一條戰龍橫掃四方。

“轟!”

來自玄黃血氣的戰意何等強大,戰龍出擊,頓時在場氣氛一凝,殺氣瀰漫四野,沉重的感覺壓抑得衆人喘不過氣來。

面對橫衝過來的戰龍,衆人臉色大變,這明明是那些天之驕子才能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不是都去傳天洞了嗎?


坑人啊!他們心中狂呼,要不是那些天才都趕去傳天洞了,哪裏輪得到他們在這裏打劫?

可惜戰龍逼命,撼殺之氣肅然,挾帶萬鈞之力砍殺而來,逼得他們不得不全力應戰。

“轟!”

一羣人合力攻擊,各種神術鋪天蓋地而來,神光耀眼奪目,如星辰般閃亮。

“嘭——”

猛然一聲狂爆,戰龍與漫天神術撞擊在一起,頓時引發熾火燎原,周圍樹木古藤盡皆折斷爆碎,地面塵土飛揚,滿目瘡痍。

“噔噔蹬!”

龍天后退,衆人圍攻的力量太大了,有如瀚海一般在波動,他一個人抗不過來。

不過那些人更加的狼狽,被猛烈的神力衝擊轟開了,幾個實力比較弱的人更是被直接灌到了地上,灰頭土臉的,頭皮都磕破了,鮮血直流,他們囂張的氣焰一下子冷了下來。

“可惡,看我的青藤摩天!”眼見碰到了硬茬,其中一個青衣人臉色難看,沉聲開口,雙手結印,召出了圖騰印記。

“嗖!”

一株青藤自印記中發芽,抽枝,摩雲而上,青藤一動,碧光如深潭掠影,向着龍天抽過來,似可裂天。

“太弱了!”龍天搖頭,這裏沒有一個人勝過當初的莫長風,他連上古青木印記都轟碎了,更何況一株青藤。

當然,這也是他最近運氣好,得到了日精之炎,實力有了極大的突破,否則面對這些人的圍攻,哪怕無性命之憂,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龍天雙手運戟,眼神變得冷冽,凌厲而又霸道,體內龍戰玄黃隨着氣血的鼓動衝出,覆蓋在身上,一股吞天霸地的氣勢如虹般沖霄而起,氣貫長空。

“轟!”

戰雲滾滾籠罩戟身,龍天在戰雲的籠罩之下手持黃金神戟,有如天神發怒,要降下天罰。

“砰!”

他揮動雲戟向着青藤刺去,神戟融合戰雲,威勢滔天,鋒芒無鑄,一擊剖下,摩雲青藤不敵神戟的鋒芒,應聲斷裂,圖騰印記亦轟然破碎,青衣人口吐鮮血,右手撫胸,向後倒退。

“怎麼可能?”青衣人不甘地捂住胸膛,滿臉的駭然。

他雖然不是什麼絕頂天才,但畢竟也是一個養氣境的修士,竟然如此輕易地就被人破開了圖騰印記,這讓他心中悲慼,陡升一股無力之感。

“大家一起上,殺呀……”眼見青衣人失敗,剩下的人齊聲大呼,手中神紋應聲而起,覆天蓋地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