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在董宇豪他們要下去的時候,秦穆然攔住了他們。

聽到秦穆然的話,秦漢和道將行也是第一時間讓門下的弟子不要下靈湖。

「大家先上來!有些不對勁!」

道無常喊了一聲。

可是那些沒有見過靈泉的古武小勢力的弟子以及那群散修已經徹底被靈泉的功效滋養的失去了理智。

他們在靈湖之中享受著靈氣的滋潤,處於忘我的狀態,哪裡還聽得下去道無常的話。

「轟!」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原本平淡無奇的靈湖突然躁動了起來。

靈湖之中忘我的那群古武者,卻是突然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自湖底傳來,他們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地被卷了進去。

「啊!」

慘叫聲不絕於耳,不一會兒,他們便是沒了動靜,靈湖之中卻是蕩漾起了一陣陣紅色的血液。 路黑難走,花了近一個小時,趙小川纔回到了別墅中,別墅中靜悄悄的,這反倒讓他有些奇怪了,感受到一股詭異的氣氛。

回到自己的房間,看着郝大寶三人竟然坐在牀上,相互沉默着不說話,趙小川越發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有學生死了!”

郝大寶見趙小川進來,第一句話就讓趙小川愣住了。

“誰死了?”張小川訝然。

郝大寶和蔣舟舟對視一眼,都沉默不語。

劉子豪擡起頭看着兩人,猶豫了半天,對趙小川說道:“咱們班的同學,昨天晚上的一個女生。”

“昨天晚上?”趙小川疑惑了一會兒,然後看着郝大寶和蔣舟舟,不確定地問道:“不會就是李若曦她們房間中的吧?”

郝大寶仰天長嘆口氣,蔣舟舟說道:“真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想的,年輕輕的,我們也沒有把她怎麼樣,她居然就割脈了!”

“割脈?”趙小川驚了一下。

“沒錯,就是割脈!”郝大寶說道:“沒想到早上還碰過面,晚上就這樣了!就死在廁所裏了,那廁所已經被人封了。”

“哎~”

對於一條生命的離開,趙小川也有些惋惜,問道:“到底是誰割脈了?”

“叫做王曉華,長得挺漂亮的女生,聽說死的時候,大動脈的血噴的到處都是,臉上更是猙獰無比,好像一隻狐狸。”

劉子豪看着郝大寶和蔣舟舟的樣子,主動開口解釋道。

趙小川如遭雷擊,立刻跑到劉子豪面前,抓着他的肩膀,驚恐的問道:“耗子,你剛剛說是誰?”

“小川,你怎麼了?”

郝大寶被趙小川忽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上前攔住他,但看着他蒼白,驚恐的臉龐不有好奇的問道。

“她是什麼時候死的?”

趙小川沒有回答郝大寶的話,腦海中不斷地盤旋着‘王曉華’三個字。

“今天晚上,不,是今天下午的時候,有個學生去上廁所,但是半天門也打不開,最後撞門進去,發現王曉華已經死在裏面了,而最後驚動了學校,檢查之後說死了半天了。”

劉子豪看着趙小川的驚恐樣子,連忙說道。

趙小川連忙轉身向門外奔去,任憑三人在他身後如何的喊他,他都沒有回頭。

“這是怎麼回事?王曉華怎麼可能死了呢?如果她真的向他們所說王曉華下午死了,那我剛剛見到的是什麼人?”

黑暗中,趙小川向着後山跑去,腦中亂作一片漿糊。

終於不知過了多久,他看到了一個白影若影若現的出現在自己地面前。

“王曉華?”

趙小川對於王曉華身上的白衣服印象深刻,腦海中立刻冒出這個念頭,腳步慢慢地停了下來,然後仔細一看,發現白影旁邊有一個人形的黑色輪廓。

“若曦,是你麼?”

趙小川大聲地喊道,同時因爲剛剛激烈的奔跑,起了一身的汗,冷風一吹不由打了個哆嗦。

“恩,小川哥哥,是我!”

李若曦聽到趙小川的聲音,開心的迴應道,然後快速跑到他的身邊,看着狼狽的趙小川,好奇地問道:“小川哥哥,你沒事吧?怎麼滿頭大汗的。”

趙小川立刻將李若曦攔在自己的身後,手電筒打在白影上,大聲喝道:“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小川哥哥?”趙小川身後的李若曦看着燈光下遮着眼睛的王曉華,更加疑惑,道:“你怎麼吧手電打在曉華的臉上,這也太不禮貌啊!”

趙小川聽到李若曦的問題,沒有理會,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王曉華,道:“若曦,曉華下午的時候已經死在廁所了,眼前這個根本不是曉華,你快點回別墅叫其他人。”

李若曦一驚,半天才理解趙小川的話,然後目光狐疑的看着眼前的王曉華,道:“小川哥哥,你在胡說什麼?那明明就是.”

李若曦的聲音嘎然而止,一條毛茸茸的紅色狐狸尾巴從王曉華的身後顯現出來,並且在她的目光中不斷地甩動着。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若曦看着眼前故意的一幕,說話也有些結巴了。

“吼~”

一聲野獸的咆哮聲響起,王曉華放下自己的手臂,在趙小川的燈光下,一個毛茸茸狐狸臉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同時,王曉華的身體不斷地膨脹起來,撐破了白色的衣服。

一個渾身長毛,肌肉爆炸,長着狐狸臉的怪物閉着眼睛,不斷地揮動着它手上尖銳的爪子,對着趙小川他們咆哮着,似乎想要驅趕眼前的光芒。

“小川哥哥,到底是怎麼回事?”李若曦被眼前的驚嚇驚呆了。

趙小川來不及解釋,向後伸出手,道:“若曦,把你的符咒都給我!”

李若曦顫顫巍巍的將兩道黃符放在了他的手中,趙小川看到手中的兩道黃符猛然一愣,急聲道:“我說的是所有的黃符!”

“沒有了,之前曉華說要害怕,把所有的黃符都要過去,說是這樣可以安心一些,現在我的身上只有兩張了。”李若曦略連忙說道。

“我靠!”

趙小川意識到那些黃符可能被眼前的怪物早就扔掉了,不由爆了句粗口。

“小川哥哥,我們跑吧!”李若曦看着這怪物越來越近,顫聲說道。

“不行,眼前這個這個怪物肯定是狐狸變得,對付野獸這種東西,你一轉頭他們就撲到你背上了。”

趙小川口中一邊說這,腳下慢慢地後退着。

“那我們怎麼辦?跑,我引開他,你往別墅的方向跑,叫人來!”

趙小川看到野獸離自己越來越近,急聲道,待會我喊三個數,我們一起跑。

李若曦經過剛剛的驚嚇已經慢慢地恢復過來,聽到趙小川的話,深吸口氣,微微點點頭,然後道:“小川哥哥,你朝那個方向跑,那裏是白天軍訓的地方,有很多教官住在哪裏的!”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光亮,同時轉過頭看向李若曦,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要是換了別的女生,早就嚇到在地,這若曦倒是還算冷靜,這麼快就鎮定了下來。” 靈湖下面有東西!

所有人心中一稟,要不是秦穆然攔著,現在漂泊在靈湖上面的血液里肯定也會有自己的。

一些還沒有深入靈湖的古武者也是跑的快,此時極其狼狽,癱軟在一旁,心有餘悸。

「這下面是什麼東西?」

周成對著剛剛死裡逃生的幾個人追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

一個人喘著粗氣,說道。

「剛剛只感覺有一股很強的吸力,讓我們沒辦法掙扎,幸虧我們離的遠,要不然我們也死了!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我要出去!」

一名散修有些崩潰地喊道。

嚎叫著,便是向著外面跑去。

有一個跑了,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對於未知的恐懼,永遠是最致命的,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秦穆然並沒有因為有人逃跑就有所離開的念頭,此時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再度恢復平靜的湖面上。

秦穆然嘗試著將勁氣運轉,逼向眼睛,果然,視力清楚了很多,秦穆然能夠在泛起靈霧的湖面上隱隱看到湖面下的情況。

「嗯?」

秦穆然眉頭一皺,因為他看你到了湖底下,有一個很龐大的身影,那樣子,不是蛇,卻好似鯨魚一般大!

「下面有個大傢伙!」

秦穆然此話一出,頓時所有人戒備了起來,紛紛拿起手中的武器。

「鏗!」

即便是秦穆然,為了安全起見,都抽出了破曉刀。

一時間,整個山洞裡的氛圍都開始嚴肅了起來。

空氣中瀰漫著靈霧淡淡的水汽,還有剛才被不明生物殺死的淡淡血腥味。

秦穆然握著破曉刀的掌心已經不知不覺滲出了滴滴汗水,哪怕是他,看到了靈湖裡的那個龐然大物以後,心裡也是有些發憷。

這麼大的傢伙,看起來不像是蛇,也不像是魚,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小心!來了!」

秦穆然突然精神一稟,顛了顛手中的破曉刀,正視道。

「咕咚!咕咚!」

原本平靜的湖水開始冒泡,一道道靈氣從湖底涌了上來,眾人一時間都警惕了起來。

「轟!」

突然,湖面炸開,一道水柱衝天而起,向著四周濺射出去。

眾人向後退了一步。

只見湖面開始翻滾,一道龐大的身影緩緩地從湖底涌了上來。

「這…..」

看著那越來越清楚的身影,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口。

因為,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眼前的生物看起來實在是太怪異了,好似一頭龐大的鯨魚,但是他的樣子看起來又不是。

「鯤!」

道無常畢竟為道門的道子,道門的底蘊深厚,而且鯤本就是道門之中流傳的生物,第一眼,他便是認了出來,驚呼道。

莊子《逍遙遊》中就有提到過鯤:「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就秦穆然所知道的,當初道將行與自己對抗的時候,使用出的一門道門絕學《鯤鵬搏龍圖》就是由此演化而來。

「原來真的有鯤存在啊!」

哪怕是道將行也是忍不住長大了嘴巴,難以置信地問道。

「完蛋了!這個操蛋的古武秘境,到底是個什麼破地方,怎麼連鯤都有啊!」

董宇豪咧了咧嘴,臉色難看至極。

「這麼大的靈湖,能夠滋養出鯤這樣的生物也在情理之中,現在,這個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對抗的了的了!必須要聯繫宗門中的長輩了!」

道無常臉上也滿是害怕。

即便地球的靈氣枯竭,可是產生的鯤也不是他們能夠對抗的了的!

從靈湖之中的鯤身上散發的氣勢來看,實力已經超過了暗勁,直指化勁之境了!

化勁根本就不是他們現在能夠對抗的了的。

「先不要著急,他們不是在裡面奪取最重要的東西嗎?不要輕舉妄動。我們看看再說!」

秦穆然說道。

「也是,師叔祖一時半會也趕不過來,我們先看看再說!而且這或許不是鯤!」

道無常冷靜下來,仔細看了看靈湖上突然出現的這個龐然大物,思考到。

「絕對不是鯤!」

秦穆然盯著靈湖裡冒出的鯤,堅定地說道。

「是!我也覺得不是,這個妖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若是鯤的話,即便是師叔祖他們來了,估計都沒有辦法!」

道將行也是點頭贊同道。

「看來是這靈湖裡的一條魚變異了,才會如此。嚇死我了!」

道無常被這麼一提醒,也是冷靜下來,發現了端倪。

「既然不是鯤,那咱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干不過一個畜生嗎?」

秦漢鬥志昂揚地說道。

有秦穆然在,他們的底氣似乎更加的足了。

「這個妖獸殺了這麼多人,還佔據了靈湖,我們今天就替天行道一次!」

說著,秦穆然便是揮舞了下手中的破曉刀,打算屠殺眼前的妖獸。

「好!」

道無常能夠成為道子,本身的實力也不低,現在自然也不帶怕的。

「呼!」

道無常一揮手中的拂塵,眼中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戰意。

這把拂塵乃是當年道門的掌門年輕的時候所用,品階很高,自然也是把神兵利器。

能夠將這把拂塵交給道無常,可見道門的掌門對道無常給予多大的期望。

「殺!」

秦穆然率先躍出,凌於半空之中,手持破曉刀,對準冒出來的巨大妖獸,便是一道刀芒橫空而出,寒光一閃,殺氣肆虐,奔涌而去。

「道分天下!」

道無常見秦穆然出手了,自己也是不甘落後,縱身一躍,同樣是凌於半空之中,手中的拂塵一甩,奶白色的拂塵絲驟然綻放出溫暖如玉的光芒,在他的身後,顯現出一道先天八卦圖。

先天八卦圖緩緩的運轉,很慢,但是每次轉換一個方位,其中蘊藏的力量卻是增大了幾分。

「轟!」

道無常拂塵一甩,身後的先天八卦圖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了妖獸的頭頂,天地彷彿都被這個先天八卦圖籠罩,攜帶著毀滅的氣勢,壓了下來。 趙小川沉重的呼吸聲在黑暗中顯得格外的清楚,一旁的李若曦緊緊抓住趙小川胳膊的手慢慢地鬆開,慢慢地轉身,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一~”

趙小川的聲音自黑暗中輕輕地響起,語氣卻讓人心中無比的沉重,同時他的身體也漸漸的沉了下來,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