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說,三哥這次的牛脾氣上來了,連父親都沒勸好,是不是就是因爲這小子?”這一次,又有一名打扮的珠光寶氣,但看起來卻很庸俗的四十歲上下的女人,出言冷嘲熱諷了起來,“這小子雖然勢力還不錯,但底蘊,照比葉家,可就差遠了,況且,他的勢力,大多數都建立在朋友的基礎上,如果哪一天,他和他的朋友發生了利益糾紛,那他的勢力,也就會削減大半,根本不足以同葉家相提並論!”

“行了,這次葉家老太爺都出山了,這小子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了,羅藝,還是要嫁給清風這種有爲青年的,我們羅家的前途,可不能毀在這小子手裏!”中年大叔又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

這中年大叔和中年大叔,一唱一和的,好像生怕我會毀了羅藝和葉清風的聯姻似的……

當然了,這二人的言論,終於成功的將我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們的身上……

“羅龍大哥!”我淡淡的撇了那中年男女一眼,便扭頭,對羅龍問道:“他們是誰?”

“男的,是我大伯,羅家長房,女的,是我四姑,羅家四房!”羅龍從羅家的隊伍之中,站了出來,彷彿心中的那股怨氣,終於找到了發泄口似的,開始和我囉嗦了起來,“當初,讓小藝嫁給葉清風,整個羅家,除了我,小瀚,和三叔三嬸之外,所有人都是舉雙手雙腳贊成,因爲,一旦羅家與如日中天的葉家聯姻,那麼,我們羅家的勢力,便會在各個方面,得到實質性的飛躍,進而彌補太爺爺去世之後,留下的空白!”

“也就是說,他們拿羅藝的婚姻,當成了促使羅家重新崛起的籌碼,對吧?”我皮笑肉不笑的望着羅龍。

“沒錯!”羅龍恨恨的說道:“我堂堂羅家,雖然在太爺爺去世之後,沒落了,但還沒有到了那種一定要靠聯姻來壯大聲勢的地步,況且,小藝根本就不喜歡葉清風,如果讓小藝嫁給葉清風,那和毀了小藝的一生,有什麼區別?”

“很好!”我撫掌輕笑了一聲,“對了,你說的小瀚,是誰?他嗎?”

說完這句話,我便擡手指着羅龍身後,那名戴着眼鏡的青年,雖然我與他的年齡相仿,但是,我們兩個的氣場,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極端……我張狂,我囂張,我霸道,而他,內斂,含蓄,甚至不敢正眼去看人,直白的說,他就是一個比宅男還懦弱膽怯的無數倍的孩子!

“他叫羅瀚,是小藝的親弟弟,三房一脈的人,應該只比你小兩歲吧?”羅龍打開了話匣子,又對我嘀咕了起來,“我們羅家,太爺爺是單傳,我爺爺,也是單傳,但了我父親那一輩,共有三男一女,我是二房的人,可惜,我爹媽在幾年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就去了!”

聽了羅龍的話,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贊同羅藝嫁給葉清風的人,是長房和四房的人,包括你爺爺,羅家家主,也贊同,對吧?”

羅龍點了點頭,心中的餘怒似乎仍未消散。 我看了羅龍一眼,這纔將目光,轉移到了羅瀚的身上……在這種情況之下,身爲羅藝親弟的羅瀚,卻是一言不發,只是低着頭,不敢去看衆人,反倒是要羅龍來鳴不平,這孩子,實在是有些……極端自閉的傾向!

這是我對羅瀚的評價!

而且,貌似,之前羅瀚還通過羅藝,幫我搜集過一些情報,我隱約記得,羅藝和我提過他……一個天才少年!

我深深的看了羅瀚一眼,這纔將目光,從羅瀚的身上,跳轉到了羅家衆人的身上,當即,我在羅家人羣中的最前列,找到了一名髮鬚皆白,但氣場不凡的老者……

“你是羅藝的爺爺,羅家現任的家主?”我望向了那老者,目光平靜,猶如無波古井,語氣淡定,好似平靜的海平面。

“年輕人,你想說什麼?”羅家的家主,羅藝的爺爺,從人羣中站了出來,略帶一絲不屑的對我說了一句。

“我不想說什麼!”我搖了搖頭,突然,我笑了。

生在大家族,其實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爲,大家族的後輩,他們的命運,並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羅藝,其實便是一個很好的寫照!

雖然,羅藝是爲了挽救錦繡衆人,纔會決定嫁給葉清風,但今日一見,我覺得,就算羅藝仍不鬆口,羅家衆人,也會逼着羅藝鬆口,嫁給葉清風的!

“羅藝的父母,來了嗎?”我沒再搭理羅家的家主,而是朗聲對羅家陣營喊了起來。

“他們沒來!”這次,回答我的,是羅家的家主,“老三一家太不守規矩了,已經被我關了禁閉!”

羅家的家主,也就是羅藝的爺爺,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還頗爲得意,似乎,是在炫耀他在羅家至高無上的權威,以及羅家家風之嚴謹……當然,這些在我眼中,都只是個屁而已!

這一次,我沒有說話,因爲,我已經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毫無疑問,葉天驕,準備出來了!

當即,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到了禮堂之中,由於我走出禮堂之後,並沒有隨手關門,所以,衆人能夠清晰的看見,葉天驕,拄着柺杖,邁着緩慢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從禮堂之中走出來……

見葉天驕從禮堂中走了出來,葉家人的臉上,立刻換上了那彷彿與生俱來的倨傲之色,而羅家衆人,包括羅家的家主在內,除了羅龍和羅瀚之外,則全部換上了一副準備獻媚討好的模樣……

直到葉天驕緩步走出了禮堂,並且在我身邊站定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屏蔽住了呼吸,緊緊的盯着葉天驕,等待着葉天驕,公佈與我談判之後的結果……

“裏藏……”葉天驕緩緩開口,旋即,目光便落到了葉裏藏的身上。

“父親,我在!”葉裏藏昂首挺胸的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嗯,葉裏藏是葉家之前的那批人中,除了葉舞袖之外,唯一沒被我揍過的人,否則的話,別說昂首挺胸了,他就是想站,都站不起來了,就像現在的葉千秋,只能坐在一張椅子上…… 葉天驕那張蒼老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變化,只是淡淡的對葉裏藏說道:“馬上去準備,葉家舉族遷徙陝省,三天之內,離開燕京……還有你的工作調動,我會幫你安排的,你不用管了!”

葉天驕言罷,滿場衆人,皆是齊齊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無數道目光,盡數轉移到了我的身上,這一刻,走廊之中,寂靜無聲,落針可聞,其安靜程度,絲毫不比深夜的太平間要差!

葉天驕讓葉裏藏着手辦理葉家遷徙的事情,那就說明,葉天驕,對我妥協了,因爲,這是我提出的三個條件之中的第二個條件!

所有人,好像見了鬼一樣的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我,似乎,他們並不願意相信葉天驕剛纔的話……

“父親,您說……讓我們葉家舉族遷徙?”葉裏藏也不信,所以,無比震撼的他。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不敢相信的反問向了葉天驕!

“沒錯!”葉天驕很堅決的回了葉裏藏兩個字,隨後,便不在理會葉裏藏,而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葉千秋的身上,繼續說道:“千秋,將葉氏的產業,劃出一半,過到楚風的名下,另一半,全部變賣,葉氏從今天開始,去陝省重新發展!”

葉天驕這番話,猶如原子彈一般,直接將場中衆人給徹底引爆了!

葉家舉族遷徙!

葉氏分出一半的財產,過到我的名下!

葉天驕發佈的這兩道命令,正是我之前提出的三個條件中的兩個!

而且,從葉天驕口中親自說出,便代表,葉天驕,真的向我妥協了!

在所有人眼中,無所不能,頂天立地的葉天驕,妥協了,向我楚風,妥協了!

此時,衆人心中的震撼,真的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甚至,我覺得,他們那種幾乎要將眼珠子瞪出來,要將下巴拉到地上的表情,也都無法表現他們內心中的震撼!

葉家也好,羅家也罷,所有人,包括羅龍和自閉的羅瀚在內,都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目光,不斷在我和葉天驕的身上游離着……

“照辦吧!”葉天驕揮了揮手,便自顧自的朝着走廊盡頭的電梯,邁出了緩慢的腳步,“三天之內,必須辦妥,這是我下達的嚴令!”

扔下了這句話,葉天驕那蒼老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走廊之中……

直到葉天驕消失的那一刻,走廊中的葉家人和羅家人,仍舊是保持着那種接近石化的狀態,因爲,沒有人願意相信,也沒有人敢相信,葉天驕,竟然真的向我妥協了,而且還下達了嚴令!

然而,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葉紫袖和那醫生……

葉紫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轉身,便與那醫生一起,朝着葉天驕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葉紫袖這麼一動,葉家人和羅家人,才從驚愕之中,甦醒了過來!

只不過,這兩大家族的人,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囂張倨傲的氣焰,相反,除了羅龍和羅瀚之外,一個個的臉色,就像是吃了屎似的,吐還吐不出來,咽還咽不下去…… 足足過了半晌,葉家人才回過神來,雖然他們仍舊不願意相信,也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這畢竟是事實,由葉天驕親口說出來的事實!

“楚風!”葉裏藏緊握雙拳,青筋暴起,那雙眼瞳好似嗜血的猛獸,散發着幽幽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你竟然能讓父親妥協,是我們葉家小看了你,不過,你不要着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葉家一定會捲土重來的!”

我淡淡的撇了一眼滿臉震怒的葉裏藏,不由的嘆了一口氣,無比失望的對葉裏藏說道:“難怪,老元帥會選擇向我妥協,因爲老元帥心裏清楚,你們葉家的這羣人,根本就是扶不上牆的爛泥,你們,根本沒有體會到老元帥這次向我妥協的真正用意!”

“你說什麼?”葉裏藏陡然提高了聲調,強烈的憎恨,使得他的五官,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不過,我的話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就像是在挑釁,怒火中燒的他,根本體會不到我話中真正想要表達的含義,更加體會不到,葉天驕的用心良苦!

我微微搖了搖頭,好似自言自語一般的嘀咕了起來,“葉家,真的應該重新洗牌了,按照你們的脾氣,就算沒有我,也會出現其他人來教訓你們,到時候,可就不是舉族遷徙那麼簡單了,真的到了那時候,葉家,很有可能會遭遇到滅頂之災,因爲,你們根本就不懂謙遜,只知道以勢壓人,等有一天,你們的勢不再了,那就只能被人反壓!”

“楚風!你別得意!”身爲葉家未來的繼承人,肩負着葉家復興使命的,並且經歷過被我搶親的巨大欺辱之後的葉清風,整個人,好像也變得扭曲了起來,便見那傢伙滿眼陰森的盯着我,一字一頓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一定會爲葉家討回這筆血債的!”

“血債?”我冷眼掃過葉清風的臉頰,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我很忙,沒時間在這和你廢話,總而言之,三天之後,你們葉家的人,最好有多遠,給我滾多遠,若是再在我的面前晃悠,那就別怪小爺下手狠辣,連全屍都不會給你們留……”

葉家人想對我放狠話?

不好意思,他們找錯人了!

星空尋道記 他們的狠話,對於我來說,就和屁沒什麼區別,如果我願意,我現在就可以幹掉葉家所有人,但我不會這麼做,因爲,我已經和葉天驕,達成了協議,只要葉家人不違背協議的內容,我就不會出手幹掉他們!

“我們走!”葉裏藏陰狠的看了我一眼,最後,這傢伙冷冷的一揮手,便率領葉家衆人,狼狽的離開了走廊,直到葉家衆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內的時候,我纔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

葉天驕說的很對,沒有長盛不衰的家族,縱然是神州第一家族葉家,經過百餘年的傳承之後,也出現了諸多劣習,這纔會造成今日的悲劇!

不過,這些,與我何干?

可惡之人,自有天收,葉家未來的路,到底如何走,就看葉裏藏和葉清風那些人,能不能通過這件事,找到自身的不足之處,並且加以改正……如果他們沒有體會到葉天驕的用心良苦,那麼,恐怕他們等不到捲土重來的那一天,便會被其他人給收拾了!

葉家的人,狼狽離開之後,走廊中,便只剩下了戰戰兢兢的羅家衆人了…… 戰戰兢兢,對於現在的羅家衆人來說,只能算是褒義詞!

這時候,羅家人,一個個臉色尷尬的望着我,可是,下一瞬間,羅家衆人臉上的尷尬,突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那種曾經出現在臉上,準備討好葉家人的獻媚之色!

“賢侄真是英雄出少年!”羅龍的大伯,不知廉恥的換上了一副媚笑的嘴臉,也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一邊說着,一邊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

我似笑非笑的撇了羅龍的大伯一眼,這傢伙,貌似不久之前,還生怕我破壞了羅家和葉家的聯姻吧?

怎麼表情轉變的這麼快?

這見風使舵的功夫,如果進入娛樂圈,絕對能拿個影帝回來!

“賢侄?”我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我和你有親戚關係嗎?”

“將來你和小藝成婚之後,那我不就是你的大伯了嗎?”羅龍的大伯,無比厚顏的拍了拍胸膛,絲毫沒有因爲我的冷嘲熱諷而出現任何的尷尬之色,甚至,臉上的媚笑,又濃郁了幾分!

“原來如此!”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突然說道:“是因爲,葉天驕向我妥協,所以,你纔來找我攀親,對吧? 斗欲封天 又因爲,我把葉家趕走,並且接收了葉家半數產業,所以你才認爲,我和羅藝是一對,對吧?”

俗話說的好,看透不說透,繼續做朋友,可我呢,既看透了,也說透了,這朋友,自然沒法做了,當然,我也沒打算和羅家那羣人做朋友!

被我一語點破,那羅龍的大伯,臉上竟然罕見的露出了尷尬之色,因爲,我說的話,都是實話!

如果今天敗的人是我,而不是灰溜溜離開燕京,舉族遷徙的葉家,那麼,羅家衆人,絕對會用更難聽的話來諷刺我!

只不過,如今的勝利者,換成了我,那麼,羅家衆人,自然會選擇將他們準備送給葉家人的話,轉贈給了我!

不過,哥們我並不買賬!

羅龍的大伯頗爲尷尬的說道:“賢……楚先生說的哪裏話,你和小藝,那纔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我和羅藝的事,還用你說嗎?難道我自己看不出來嗎?”我邪異的笑了起來,“對了,你剛纔說,羅藝嫁給了葉清風,是飛上枝頭成鳳凰,可是,我破壞了羅藝變成鳳凰的婚事,你怎麼不生氣呢?我可是毀了你們羅家的前途啊!”

“毀了我們羅家的前途?有嗎?”羅龍的大伯故作驚訝的一拍大腿,繼續厚顏無恥的解釋道:“其實,我是想說,只有嫁給楚先生,楚大師,小藝纔算是真正的飛上枝頭成鳳凰,我們羅家也算是光耀門楣……”

“你先等一下!”我毫不客氣的揮手打斷了羅龍大伯的話,笑眯眯的對他說道:“我糾正一下,羅藝,本身就是鳳凰,她不需要飛上任何枝頭,還有一件事,就算羅藝肯嫁給我,那麼,和你們羅家有什麼關係?光耀門楣?我和你們羅家很熟嗎?除了羅藝所屬的羅家三房,還有羅龍大哥的二房之外,你們,算什麼東西?拿羅藝當成籌碼,來與葉家聯姻,難道不是你們想出的主意嗎?我很忙,沒時間在這和你浪費口舌!”

“那個……那個……”羅龍的大伯,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了!

見羅龍的大伯很尷尬的站在原地,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羅龍的四姑,便立刻站了出來,故作豪爽的大笑了一聲,“楚先生乃是人中龍鳳,想不到說起話來,也這麼幽默,這麼會開玩笑……” “幽默?開玩笑?”我冷冷的盯着羅龍的四姑,很不給面子的說道:“我只和我的夥伴們開玩笑,而你們對於我來說,比陌生人還要可惡,我會和你們開玩笑嗎?所以,婦女,請閉上你的嘴!”

羅龍的四姑被我這麼喝罵一番之後,非但不敢反駁我,反倒是訕訕的賠笑了起來,“楚先生越來越幽默了……”

“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你自己閉嘴,第二個選擇,我讓你永遠閉嘴!”我冷冷的瞪了羅龍的四姑一眼,澎湃的殺氣,毫不掩飾的綻放了出來!

羅家衆人,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他們,又如何能擋得住我釋放的殺意?

當即,羅家衆人便一個個噤若寒蟬的偷瞄起了我,他們不敢正眼看我,更不敢輕易的開口,因爲,他們害怕哪句話,或者哪個表情,得罪了我,進而,落得和葉家一個下場!

羅家的長房和四房,都在我這裏碰了釘子,一時間,羅家衆人,竟是無人敢與我搭話了!

可是,羅家的那羣人,又不想放棄這個和我拉關係的機會,畢竟,我所展示出的勢力,以及我目前擁有的財力,都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度,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我願意,我現在,就可以讓楚家,讓錦繡,成爲下一個葉家!

如此關鍵的時刻,自然輪到羅龍和羅藝的爺爺,也就是羅家現任的家主,站出來了!

因爲,不甘寂寞的羅家,迫切的需要一個跳板,將羅家再次帶回到超級家族的行列,之前是葉家,而現在,就是我!

所以,羅家需要拉攏我,而且還要像之前,不擇手段的拉攏葉家那般的拉攏我!

這時候,便見羅龍的爺爺,羅家家主,從人羣中走了出來,這傢伙倒是聰明的很,見長房和四房的懷柔策略行不通,於是乎,他便改變了套路,採取一些身份上的壓制,比如說,現在……

“楚風,再怎麼說,他們也是羅藝的大伯和四姑,你這麼和他們說話,難道就不顧及羅藝的感受嗎?”羅家家主義正言辭的說了起來,“算了,念在你年輕的份上,他們也不會和你計較,這樣吧,明天你去羅家,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你和羅藝的婚事……”

“我很忙的,沒時間去和你談,要談,也是和羅藝談,和羅藝的父母談,你,不夠資格!”我冷冷的嗆了羅家家主一句。

“你……”羅家家主根本沒想到,我對他,竟然也會如此的強硬,當即,羅家家主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我是羅藝的爺爺,你竟然對我如此不尊重,你……”

“尊重?我對你是否尊重,完全取決於你是否尊重羅藝,雖然你是羅藝的爺爺,但你對羅藝,卻沒有最基本的尊重!”我聞言,不由的冷笑了起來,“你們當初逼着羅藝嫁給葉清風的時候,有顧及羅藝的感受嗎?尊重過羅藝嗎?現在,你們讓我顧及羅藝的感受?讓我尊重你?當然,我肯定會顧及羅藝的感受,而且,我不僅會顧及羅藝的感受,我還會幫羅藝討回一個公道!”

“公道?你要討回什麼公道?”羅家家主不由的愣住了。

“記得我在禮堂中說過的話嗎?任何人,讓羅藝受了委屈,那麼,我便會讓他們加倍還來!”我的嘴角,突然揚起了一抹猙獰的冷笑,“你們,不顧羅藝的感受,逼迫她嫁給葉清風,那麼,你們,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說完這句話,我便扭頭望向羅龍,說道:“羅龍大哥,羅家的長房和四房,還有家主,都是幹什麼的?”

“太爺爺去世之後,羅家在政界,幾乎沒有任何的影響力了,因爲我們羅家後輩,幾乎都在經商,只有我們羅家的第四代,才進軍政界……”羅龍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對我說道。

“好吧!”我聳了聳肩,又轉頭對羅家衆人說道:“我會讓羅家的產業,在三天之內,縮水一半三個月之內,徹底被吞併,這就是我給各位的回報!”

我此言一出,羅家衆人,立刻譁然!

曾幾何時,羅家衆人一定會認爲,如果我和羅藝能走到一切,那麼,羅家便會藉助我的勢,一飛沖天!

可是,誰有能想到,我非但不會借勢給他們,反倒是,要對他們進行強有力的打擊!

三天之內,羅家產業縮水一半,三個月之內,羅家產業,盡數被吞併!

這,就是我給羅家人的驚喜,算是報答他們對羅藝的逼迫之恩吧!

雖然,我並不知道羅藝會不會因爲這件事而和我產生隔閡,但是,這件事,卻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

因爲,這是我對羅藝的承諾,我的承諾,不會因爲這些人與羅藝有血緣關係,而作廢!

如果,這次我沒有將羅家衆人一次給收拾服了,那麼,將來的某一天,他們絕對會反過頭了咬羅藝一口!

所以,我要讓他們永遠都翻不了身!

除非,羅藝肯爲他們求情!

說完這句話,我便不在理會臉色難看之極羅家衆人,而是自顧自的邁出了步子,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我真的很忙,之所以,我選擇留在這裏,和羅家那羣人廢了這麼半天的話,完全是爲了敲打敲打他們罷了!

而這一次,對於我的離開,沒有人出言叫住我,更加沒有人敢追過來,因爲,我,已經讓他們體會到了深深的恐懼和顫慄,以及那種瀕臨死亡的恐懼感覺!

天堂和地獄,只有一線之隔,如果,羅家的人當初沒有逼迫羅藝嫁給葉清風,那麼,我絕對會幫助他們,一飛沖天,可惜,他們錯失了最後的機會……

沒多久,電梯來了,而我,則是毫不猶豫的走進了電梯……

就在這時候,走廊中,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旋即,便見羅龍和羅瀚,一前一後的跟着我,跑進了電梯之中。

待到電梯門緊閉,電梯開始下降的時候,羅龍才如釋重負一般的吐了一口氣,隨後,這傢伙立刻換上了一副笑吟吟的嘴臉,與之前嚴肅偉岸的羅大局長,簡直判若兩人!

“老弟,啊,不對,妹夫,你去哪?”羅龍嘿嘿的笑了一聲。

“羅龍大哥,別鬧了,羅藝可沒說嫁給我!”我苦笑了一聲,完全沒有了之前大殺四方,威懾衆人的氣勢。

和羅龍在一起,就像當初在石市一般,無拘無束,沒有陰謀詭計和勾心鬥角。

“我追來,也是爲了這件事!”羅龍一邊說着,一邊朝着羅瀚揚了揚下巴。

當即,羅瀚便極不情願的將一部手機,遞到了我的面前,由始至終,羅瀚都沒有擡頭看我一眼!

諸天領主空間 我狐疑的看了羅瀚一眼,隨後,便接過了手機,定睛一看,上面,赫然是一條短信息,而且發件人的備註是“姐姐”兩個字……

姐姐……這是羅瀚的手機,他的姐姐,自然就是羅藝了!

一想到這裏,我便開始全神貫注的看起了短信中的內容…… 短信的內容簡單,只有幾句話而已……

明天幫我辦一件事情,辦好了之後,我可以帶你見我的父母!

我盯着手機上的信息,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見父母!

見羅藝的父母!

突然,我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膚,甚至是每一處毛孔,都充斥着一股無與倫比的緊張,要知道,當初我被卡特的“同生共死”超能力捆綁的時候,我都沒有這種勁爆而強烈的緊張感!

“叮”的一聲,電梯鈴響了,我的思緒,也被這道突如其來的電梯鈴,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我一邊將手機還給羅瀚,一邊和羅龍一起走出了電梯。

“妹夫,小藝肯帶你去見三叔三嬸,看來,小藝的內心已經接受你了,至於怎麼表現,那就看你的了!”羅龍嘿嘿的壞笑了一聲。

“還是先等我幫羅藝辦完那件事情,再說去見羅藝父母的事情吧!”我聳了聳肩,有些摸不清羅藝的葫蘆裏,賣的到底是什麼藥的感覺。

“葉家都被你搞定了,還有你楚大師辦不了的事情?”羅龍咂了咂嘴,又說道:“行了,時間不早了,你今晚就住這吧!”

羅龍言罷,便直接走向了前臺,幫我辦理了入住手續……

七星級酒店,住一晚標準間,九萬九千九,總統套房,五十九萬九千九,我很好奇,總統套房裏面是不是鑲滿了金子,而且還是隨便拿的那種……

沒多久,羅龍幫我辦理好了入住手續,便將房卡扔給了我,“妹夫,我可沒有你那麼有錢,你這一晚上的標準間,可花了我半年的工資!”

“回頭我讓李東補給你,我從歐羅巴大陸趕回來的時候,有些急,沒帶錢……”我不好意思的朝着羅龍笑了笑。

“沒帶錢?”羅龍反問了我一句,“你有帶錢的習慣嗎?”

“沒有!”我雙手一攤,很光棍的承認了我的劣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