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真是可惜了,居然陰差陽錯的將這傢伙追進了這個地方,真晦氣!”

三位強者皆是搖頭嘆息,於此同時,便是連連展動身形,離開了這片冰原。

望着他們離去的背影,龍翔長吁了一口氣,不過他那緊繃的心情並沒有因此放鬆,反而變得更加凝重,不過好在就算是要死,也不用死在羽化皇族的那些人手中。

現如今反正是後有追兵,前有絕路,他沒有退縮的餘地,只好帶着好奇心深入了這片白雪皚皚的神祕冰原…………… 這片冰原廣袤無垠,一眼根本望不到盡頭,彷彿蔓延至天際一般,大到讓人心驚。

寒風呼嘯,似有無數頭野獸在咆哮,龍翔警惕的朝前邁着均勻的步伐,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試想一下,能夠讓聖王級別的強者都望而卻步的地方,其危險程度絕對不亞於一處死亡絕地。

這片冰原看似寧靜,可誰又能知道暗中到底潛伏了多少危險?或許就在轉瞬間,就能夠讓人身首異處。


不過比較奇怪的是,龍翔在這片冰原駐足了足有半個多時辰,卻依舊跟個沒事兒人一樣,別說危險,就連異常狀況都不曾出現。

然而,就在他以爲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之際,冰原突然劇烈震動了起來,那厚厚的積雪蹦起十丈高,與此同時,一條條碩大無比的冰縫從他的腳下蔓延開來。

那深不見底的溝壑像是沒有底的黑洞,彷彿能夠吞噬世間萬物,如同復甦的遠古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欲要飽餐一頓似的。

“轟隆隆!”

巨大的響動震徹天地,猶如滾滾驚雷在耳畔炸響,扯得人耳膜生疼,嗡嗡作響。

“什麼情況?”

龍翔萬分驚駭,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令他措手不及。

倉皇間,他只能做出騰空而起的打算。

可是在陡然間,他才發現,在這片冰原上,根本沒有辦法御空而行,就如同流雲學院的第二試煉場那般詭異。

很快,他又察覺到,在這兒不但不能御空飛行,就連龍元都沒有辦法動用,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壓制着。

說簡單一點兒,在這片冰原上,無論是多麼強大的修道者,都猶如一個平凡的普通人,手無縛雞之力。

怪不得這裏一片寧靜,卻是能夠讓聖王級別的強者聞風喪膽,原來是因爲這個!

龍翔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這種危急關頭,越是急躁就越容易被危險吞噬。

可這又能如何?他現在就是個普通人,在這逐漸崩塌的巨大冰原中,他只是一個微乎其微的渺小存在,根本沒有半點兒反抗的餘地。

轉瞬間,冰縫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越來越深,猶如蜘蛛網一般,縱橫交錯,先前還是一片完整的冰雪世界,現在已經變得滿目瘡痍,一片狼藉。

雪崩、冰縫,每一種危機都足以威脅到他的生命。

龍翔只能發了瘋似的奔逃,可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爲時晚矣。

那些冰縫就如同一張張血盆大口,迅猛將他吞噬,就連慘叫,他也來不及發出一聲。

在意識模糊的最後一刻,他只能將自身的防禦手段盡數開啓,至於能否倖存下去,完全是聽天由命。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的意識稍微恢復了一點兒,撐起重若千斤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陌生的場景。

這是一個裝潢華麗的溫馨小屋,房間裏面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嗯,少女的體香!”

迷糊中,龍翔潛意識的呢喃了一句。

當他說完這句話之後,耳畔突然響起一個清脆動聽的少女聲音。

“下流胚子,都要死了還這麼不老實!”

寧靜的小屋中,一個身着淡粉色連衣裙的花季少女,手捧着一個藥碗,性感紅潤的小嘴嘟囔了一句。

說罷,她捧着藥碗,邁着蓮步走到牀榻前,盯着牀上的那個衣衫襤褸的俊秀青年,柳眉微蹙。


“啊!”

“痛!”

意識恍惚間,龍翔感覺自己被人扶了起來,儘管對方動作輕柔,但還是讓他感覺到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全身的骨骼彷彿都粉碎了似的。

這恐怕是他出道這麼久以來,受傷最爲嚴重的一次,而這罪魁禍首竟然是源於一場自然災害。

一個天武境的修道者,居然被一場雪崩給折磨得半死,這要是說出去,恐怕得笑掉人家的大牙。

可若是讓外人知道,他是在手無縛雞之力的情況下被一場災害席捲,還能存活下來,恐怕更加驚世駭俗吧。

“啊,不好意思!”

龍翔的痛呼聲,驚得少女手腳一陣哆嗦,連忙將動作放緩了下來。

“咦,這是哪兒?你…你是誰?我什麼時候請丫鬟了?”

鑽心的疼痛,終於讓龍翔的意識清新了幾分,艱難的撐開眼皮,當他看到面前這位陌生但長得還算漂亮的少女後,稍顯詫異。

“瞎說什麼?我可不是你的丫鬟!”

少女聽聞牀上的少年居然說自己是他的丫鬟,當即就不樂意了,橫着柳眉,美眸微瞪,輕聲叱道。

“嘿嘿,既然不是我的丫鬟,那你爲什麼照顧我?還有,這裏到底是哪兒?”

龍翔厚着臉皮嘿嘿笑問道。

“這裏是冰雪靈界,我照顧你,完全是因爲老爺的意思,不然,誰樂意照顧一個半死不活的臭男人,哼!”

少女皺着秀氣的小瓊鼻,哼哼說道。

“冰雪靈界?”

龍翔將這四個字在口中呢喃了幾遍,記憶中卻是沒有半點兒印象,但他知道,這裏應該還屬於七曜金霄,至於少女口中的老爺,應該就是這戶人家的主人無疑。

心中默默想着,這時,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一位壯碩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此男子劍眉星眸,身裹劍袍,氣度不凡,且渾身上下似乎都被一股凌厲的劍氣包裹着,不難看出,此人定是一位劍道高手,而且那內斂的氣息也彰顯着他的強大。

見到這個中年男人,龍翔忍着疼痛,艱難的從牀上爬了起來,緊緊的盯着此人。

“好強!”

僅僅是第一眼的感覺,龍翔就察覺到了中年男人的不凡之處,那凌厲卻很內斂的先天罡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就連之前那羽化皇族的三位聖王境強者身上都不曾具備這股氣勢。

無疑,這位中年男子絕對是一位超越聖王境的超級強者,最次恐怕也達到了聖皇境。

“冰雪靈界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隨隨便便見到一位修道者居然都強大如廝,這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兒吧!”

龍翔驚歎不已。

“你醒了?”

中年男子開口問道,語氣平淡,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摻雜其中,但是聽在外人耳中,卻是讓人倍感舒心,彷彿有一股神祕的魔力似的。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龍翔爬下牀,恭敬的施了一禮,雖然他自持身份不凡,但面對這樣的強者,他一向都抱着敬畏之心。

中年男子聞聲,擺了擺手,淡淡道:“我並無起死回生的本領,又怎麼能說是救了你的命呢?你能從冰原中活下來,實乃天命,不必謝我!”

龍翔也不是矯情的人,聽中年男子這樣說,他倒也不再多說什麼感激的話,倒是帶着幾分好奇心,詢問着關於冰雪靈界的信息。

中年男子外表雖然威嚴,但總的來說,人很隨和,對於龍翔,基本上是有問必答。

原來,這所謂的冰雪靈界其實就是冰原之外的一個世界,這裏與世隔絕,十分偏僻,外人幾乎都不知道有這樣一處地方存在。

“原來如此,難怪七曜金霄戰火連天,這裏卻是一點兒都沒有硝煙瀰漫的味道!”

清楚了冰雪靈界是怎樣的一個世界之後,龍翔這才恍然大悟。

“你說什麼?七曜金霄有戰亂髮生了嗎?”

中年男子聽到他那低聲呢喃的話語,當下略顯幾分驚詫。

“前輩,你身處這樣一片世外桃源卻有所不知,羽化皇族野心勃勃,欲要稱霸神域,七曜金霄已經徹底被他們染指,曾經那祥和的世界如今已是生靈塗炭。”

說話間,龍翔悄悄用餘光注視着中年男子的表情變化,希望這件大事兒能有引起他的關注,如果有這樣一位強者出面,就算不能扭轉現在的劣勢,最起碼也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聖皇級別的強者啊,甚至更強,就算是羽化皇族權勢滔天,強者雲集,面對這樣一位超級強者,那也得掂量三分。

“羽化皇族?”

中年人眉頭微蹙着,細細品味着這四個字,龍翔見狀,心中一喜,很顯然,這位強者對這件事兒有極其濃厚的興趣。

“這個種族我曾經聽人提起過,只是當初這個種族根本不值一提,不過因爲他們老祖復甦的緣故,才讓他們走向了輝煌,如今妄想統一神域,這倒也是在意料之中!”

“前輩,羽化皇族行事一向殘暴不仁,若是真讓他們統一了神域,恐怕這個世界都將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將是蒼生的不幸,如果可以,晚輩希望前輩能夠出面,制止這場禍亂繼續發展!”

“呵呵,你倒是太高看我了,我不過是一介平凡的修道者,能力有限,豈能阻擋一個強大種族稱霸的腳步?況且,就連那高高在上的天帝都不曾發話,我又何須掛心?”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雖然有些興趣,但是從他的表現來看,似乎並沒有要助一臂之力的打算。

龍翔還想繼續勸解幾句,可中年男子卻先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言。

“你就好好在這兒修養一段時間吧,無須擔心安全問題,就算羽化皇族將七曜金霄捅個窟窿出來,也禍及不到這裏來!”

丟下這句話之後,中年男子拂了拂衣袖,便是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一眨眼就徹底沒了蹤影……….. 望着中年人逐漸模糊的背影,龍翔稍感遺憾,若是能夠將這些隱世強者全都召集起來,就算那羽化皇族再怎麼強盛,恐怕也不能像現在這樣爲所欲爲,無所顧忌的行事。

“哼,人族果然都是一羣自私的傢伙,大難臨頭了倒是想起我們來了!”

就在中年人離去之後,那丫鬟打扮的少女倒是不滿的嘟囔了幾句。

龍翔聞之,心生疑惑,對她話中之意表示不解。

“什麼叫我們人族?莫非你們不是?”

他詫異的問道。

“哼,本姑娘才懶得跟你廢話!”

少女似乎並不想與龍翔有太多的接觸,似有反感之意,冷冷的拋下這句話之後,她便扭着性感的腰肢,嫋娜而去。

“嘎!”

見狀,龍翔無言。

不過,儘管少女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他也此處的空氣中也察覺到了些許異常,那是一種十分特別的氣味,不應是人族該具備的。

“莫非隱居在冰雪靈界的這些人都是妖族不成?”

他默默的想着,但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畢竟在神域當中,妖族都生活在妖神域,不會染指人族的領域,否則將會被人族強者無情打壓。

“不是妖族,但身上卻帶着幾分妖的氣味,莫非……?”

想到最後,龍翔稍顯欣喜,這所謂的冰雪靈界,很有可能就是十兇嫡系後裔生存的淨土。

如果是這樣,這也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在這裏再次利用血魔咒強大己身。

不過,就單單從剛纔那個丫鬟的表現來看,他們似乎並不喜歡人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