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下來!”

曹俊傑摺扇一揚,白色披風揮舞,無比的瀟灑霸氣。

嗵!

遊坤狠狠的砸在地上,渾身筋骨斷裂,吐血不止。

更惱火的是,那白色的氣勁越纏越緊,一點點的磨碎他的筋骨,烘乾他的血液,令他渾身氣勁半點也使不出來,唯有俯首待死。

“這……”

敖信猛然驚的站起身。

“這是混元之氣。”

公孫墨等人同時惶然大驚。

“哈哈,看來你們還是有點眼力架的,沒錯,這正是我混元宗宗主混元聖人傳授給我的三道混元之氣,可破天下一切之力!”

曹俊傑鼻孔都快要仰天上去了,一臉裝逼道。

“臥槽,曹俊傑竟然是三大隱宗之一的混元宗弟子。”

“是啊,混元宗、地藏宗、鬼谷宗並稱爲當世三大隱宗,門人極少,曹家難怪能在酆都城順風順水,原來靠山竟是混元宗。”

圍觀衆人無不是議論紛紛。

敖信與公孫墨等人則是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吐血衝動,曹俊傑來頭這麼大,這婚退又退不掉,萬一讓他知道了龍珠真相,對龍神出海打上主意,惹來了混元宗,無疑會壞了大事。

“曹少,我自不量力,狂妄無知,還請你饒我一命,我蛟族人必定會記你的大恩。”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遊坤實在忍受不了那種骨血消融的痛苦,吐血磕頭哀求道。

“呵呵,你也不打聽打聽,但凡挑釁我曹俊傑的,誰有過活路?”

“說的好像你蛟族人的大恩有了不起似的,說真的,你們蛟族人就是垃圾,我根本不在乎。”

“所以,你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死字一出口,曹俊傑摺扇啪的一收,唪!混元之氣猛地一旋,生生將遊坤捲成了肉泥。

“賢侄!”

敖信站起身痛苦的大呼了一聲。

“曹公子,你是不是有些過分了,他已經向你跪地求饒了,爲何不給他一條生路。”

“今日可是公主招親大好之日,怎可隨意殺人?”

敖光厲聲喝道。

“呵呵,擂臺相拼,本就是生死之局,不是你死就是我生,試想如果我沒有師門的混元之氣,剛剛他那一刀要的可就是曹某的腦袋了。”

“再者,你們也沒定規矩說不許殺人吧?”

“你們要有意見,可以啊,曹某回到酆都就把四島龍王的笑話告訴天下人。”

曹俊傑不噱笑道。

他原本是想借這個機會了解龍珠的內幕,哪曉得一上擂臺,那股子裝比的勁怎麼如滔滔洪水,怎麼也壓不下來。

要知道他是一天不裝逼,就渾身不舒服的人,在酆都如此,在二獄就更無法無天了,以至於比勁一上頭,連四島龍王都不放在眼裏了。

“你……”

敖信啞口無言,卻也無可奈何,畢竟人家是有曹大人、混元宗撐腰,他們又能怎樣?眼下只有打碎牙齒往肚子裏咽了。

“還有人嗎?沒人,我可要娶美嬌人了哦。”

曹俊傑負手往公主走了過去,迫不及待的想要目睹公主的真容。

就在他伸手想要摘掉敖可兒面紗時,擂臺底下傳來一絲無比蒼老、沙啞的聲音:“曹公子,過分了吧,老朽還沒死呢。”

嗖!

一道黑影急閃,一個穿着破布麻衣的老者驟然出現在曹俊傑跟前。

但見這老者駝背如弓,佝僂着身子,頭髮稀疏蒼白,如枯草般稀拉拉的掛在頭上,掃把眉,大豁嘴,露着滿嘴參差不齊的大黃牙,臉色蠟黃蒼白,仿若將死之人,渾身散發着一股濃烈的死氣。

曹俊傑猛然見到這麼一個醜陋如鬼的傢伙,也是嚇了一大跳,不自覺的往後跳了一步,捂着鼻子大喝道:“哪來的乞丐,也敢上來搶婚,還不給本少滾下去。”

“這位道兄,還未請教高姓大名。”

敖義面色凝重問道。

“呵呵,老夫早已經忘了名字,只不過地獄裏的人,都習慣叫黑山老妖,黑山駝子,你們喜歡哪個,就可着哪個叫唄。”

駝子桀桀怪笑道。 “什麼,你是黑三老妖童萬千!”

敖光大驚道。

即便是狂妄無比的曹三,聽到這個名字,那張高高仰着的臉也是變了色,劍眉緊鎖了起來。

“該死,怎麼還招來個老魔,這下麻煩了。”

“大王,實在不行,就只能你們親自出手才行了。”

公孫墨走到敖信身邊,叫苦不迭。

黑山老妖,在萬年前曾經是恐怖、死亡的代名詞,是當時地獄十大邪人之一,此人以殘殺豪門、宮廷少女、吞噬嬰兒腦髓爲樂,殘暴無比,常年是秦廣王紅色通緝令上的常客。

如今驟然前來招親,對敖家人來說無疑是災難,一個曹俊傑就夠他們頭疼的了,再來這麼個駝子,這大計要泡湯啊。

“前輩,我聽說萬年前,你在地獄十八獄殺害了一個將軍之女,被當時名震天下的秦武候在黑山中追殺了七天七夜,看來你命很大,居然能從秦武候手中逃脫。”

“不過,既然是撿回了一條命,何不在深山老林裏待着,一把年紀了,何必再出來丟人現眼呢?”

曹俊傑畢竟擁有三道混元之氣,壓住內心的惶恐,沉聲道。

“呵呵,你娃兒你說的對,老夫當年是差點死在秦侯之手,萬幸撿回了一條小命,這不老夫聽說秦侯已經廢了,廣王又撤銷了對我的通緝令。”

“所以我這個死人又出來了。”

“當然了,龍王爺的閨女,小龍女的味道一定很好,老夫這麼多年沒享受過牀榻之樂了,自然得挑個像模像樣的。”

“四位敖爺,你們不用替老夫操心,我還真就不介意給你們當女婿。”

“只要能抱得美人歸,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童萬千咧着大嘴,賤兮兮的盯着敖可兒,舔着嘴脣笑道。

這個世界很高能 “父王,我……”

敖可兒被看的毛骨悚然,她無法想象要是被這糟老頭得手,那是何等的恥辱。

“好,既然是招親大會,本王又有言在先,不論年齡,不論身份,皆可參與,那自然不能虧待了你。”

“曹公子,你還比不比?”

敖信擡手打住焦急的女兒,轉過頭看向曹俊傑。

“呵呵,小娃兒,你確定要跟我爭女人嗎?”童萬千冷森森問道。

曹俊傑打了個寒顫,童萬千的名頭實在太大了,但仔細一想,無論是美色還是這次的任務,都不能這麼白白的浪費,而且自己還有師父煉製的三道混元鎖,也未必就不能一戰。

想到這,曹俊傑那股子比勁兒又上頭了,乾笑了一聲道:“老傢伙,如果我沒看錯,你現在的修爲已經遠不如從前了,看來被侯爺揍的不輕啊。既然你執意要找死,本少爺今天就替天行道,除了你這老醜怪。”

說話間,他也懶的再動虛招了,直接使出了殺手鐗,一揮扇大喝道:“混元鎖,鎖魂、鎖體、鎖你命。”

三道混元之氣凝成三道天鎖,往童萬千頭上,腰部,腳踝三個位置綁了過去。

天鎖煌煌,神威赫赫,仿若就是大羅金仙被此鎖鎖住,也是難逃生天。

童萬千身形如鬼影般閃爍,速度快到只有極少數人才能看到影蹤。

然而,天鎖就像是長了眼睛般,無論童萬千是快還是慢,是閃還是避,那三道白光始終追纏不放,令在場之人無不震驚。

“久聞三大隱門,天下無雙,掌控着世上最隱祕之法。”

“曹俊傑擁有的不過是混元宗宗主混元子賜予的三道混元靈氣而已,便已經如此厲害,想來那混元子的修爲不在一帝四高之下了。”

敖光感嘆道。

“是啊,要不然曹家能有這般輝煌?”

“這樣也好,曹俊傑招爲女婿,總比童萬千這醜陋的老賊入門,傷可可清白要來的好啊。”

敖信點了點頭,心裏反倒是輕鬆了一些。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師父,混元宗當真如此了得嗎?”圍觀人羣中,戴着一張醜婦面罩的米雪,好奇問道。

“混元子確實是當世少有的高手,就算是師父當年,也要遜他一籌。”

“不過,曹俊傑若是僅僅只憑三縷混元氣便想拿住童萬千,未免想的太簡單了。”

秦羿冷笑道。

他當年可是親自跟童萬千交過手,重創了這老賊,奈何老邪物仗着黑山的地勢,逃過一劫。

眼下的童萬千修爲已經遠遠不如從前,容貌、身形也變化極大,但以秦羿對他的瞭解,童萬千素來謹慎多疑,送死的事是絕對不會幹的,否則他也不可能在秦廣王通緝令下,還能逍遙法外。

童萬千很快被混元鎖給捆縛的結結實實,無法動彈,這場比拼似乎結果已定了。

“嘿嘿,童萬千,任你名頭再大,還不是難逃本少的混元鎖。”

“本少永遠都是那句話,垃圾就是垃圾,童萬千,你服否?”

曹俊傑見混元鎖再次功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裝嗶。

“曹少好樣的,不愧是混元子聖師的弟子啊。”

公孫墨當先道喜。

敖光等人也是暗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沒讓老妖怪得逞。

“呵呵,曹少,看來你是不知道低調二字是怎麼寫的啊。”

“不如老夫來教教你如何?”

童萬千並無絲毫的懼意,反倒是神色無比的輕鬆。

“老匹夫,你教我?受死吧。”

曹俊傑沒想到童萬千都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當即運足真氣,一指要戳滅童萬千的元神與肉身。

然而,就在這時,童萬千猛烈的咳嗽了起來,他的咳嗽聲極爲劇烈可怕,彷彿隨時都能把命給咳掉一般。

待咳嗽聲止,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邪、狡詐的笑意,發出無比冰寒的聲音:“小子,你玩完了,幽冥神火!”

但見他的駝背之上,如同一座火山一般,猛然噴出紫色的火焰。

那火焰好不霸道,只聽到嘣的一聲脆響,混元鎖生生被燒斷,化爲了煙塵。

“這,這是什麼火?”

“怎麼可能破我的混元之氣?”

曹俊傑臉上的笑意僵滯,雙目瞪的滾圓,不敢相信這個殘酷的現實。

“幽冥神火,這不是十八獄秦侯的獨門神通嗎?童萬千,你怎麼會使秦侯的絕學。”

敖光拍案問道。 “桀桀,當年秦侯追殺我,我逃入了深山之中,他厲害啊,一把火直接燒山,差點把我活活燒死。”

“只可惜老兒我大難不死,反倒是吸收了這股火焰,用畢生的精血把那股火焰給封存了下來。”

“火焰精元也不多,燒掉你的西島龍宮是綽綽有餘了。”

“當然,你們也可以殺了我,但是我提醒各位一句,只要我的肉身受到嚴重威脅,就會引爆駝峯,到時候來自十八獄秦侯的幽冥神火精元就會化作漫天的火焰,飄蕩在整個西島之上。”

“哇,那場景一定美極了。”

“老夫想各位一定不想看到這樣的美景吧。”

“哈哈!”

童萬千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他忍辱負重,用了幾千年的時間,才徹底融合了那滿山的幽冥火焰,如今就像是一個移動的炸彈,誰碰誰死,莫說是在小小的西島,就是在酆都他也照樣敢囂張。

沒辦法,誰讓秦侯牛嗶呢?

“糟糕,我久聞秦侯修爲了得,尤其是那幽冥神火,傳承自上古,黃泉水不滅,萬法不消。”

“這老兒擺明了是賴上咱家可可了,大哥,這可怎麼辦?”

敖信有些慌神了。

以他四人聯手,就算是兩個童萬千也不放在眼裏,但偏偏童萬千沒人敢碰,這就讓人頭疼了。

如今是上下兩難,可是沒把敖信給愁死。

“曹少,這場比試還沒結束呢,以你混元宗的神通,就沒別的法子嗎?”

敖信問道。

曹俊傑這會兒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看家法寶都破了,肝膽都快下碎了,哪裏還敢打,當即乾笑了一聲道:“童老天下無敵,曹某甘願認輸,童老,公主是你的了,告辭。”

識時務者爲俊傑,打不過還不跑,那就是傻嗶了,曹俊傑也顧不上風度了,撒腿就溜。

還沒走幾步,童萬千那要人命的聲音傳了過來:“曹少,我說過讓你走了嗎?”

說完,一股雄渾的殺機,瞬間鎖死了曹俊傑。

愛我,請轉身離開 曹俊傑滿頭黑線,緩緩轉過身來,拱手拜道:“前輩還有什麼事嗎?”

“老夫想請你帶句話給你家曹大人。”童萬千道。

“好說,好說,前輩有話但說無妨。”

曹俊傑一聽他居然認識自己老爺子,估摸着得賣幾分面子,今兒怕是性命無虞了,不禁大喜道。

“你告訴老爺子,多生幾個兒子,否則不夠我童老怪殺的,哈哈。”

童萬千陰冷大笑了起來。

那笑容猶如魔鬼,令曹俊傑絕望。

“啪!”

童萬千一巴掌扇在曹俊傑臉上,失去了三道混元鎖,他根本就不是童萬千的對手。

哇!

這一巴掌何等的勢大力沉,曹俊傑等人飛了出去,那張英俊的臉被打成了豬頭,滿嘴槽牙全飛,趴在地上哇哇吐起血來。

“童老,手下留情,是我瞎了眼,得罪了你老人家。”

“你給我條活路,求你了。”

曹俊傑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求饒。

什麼尊嚴,全都成了狗屁,曹家人素來是能屈能伸,只要能活下去,其他都是浮雲。

“饒了你,你不是說老夫是垃圾中的垃圾嗎?”

童萬千在深山老林裏憋了這麼多年,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肚子邪火早就想找個地方發發了,偏偏曹俊傑敢在他面前裝嗶,更是激發了他的火氣,能饒他纔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