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我在半空之中還猛的一用力,當場就把那高處的鬼差給一把扯到了地上。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那鬼差便摔到了地上,並且發出“哎喲,哎喲”的哀嚎聲!

而我這一舉動也徹底引起了這酆都城“囚室”所有陰兵的注意。

見我敢當衆毆打鬼差,站子最高處的一個鬼差頭領當場便拔出了腰間的長刀,對準了我和上官仙便大吼了一聲:“大膽,竟敢毆打陰差,快給我拿下!”

“諾!”

隨着周圍的一聲“諾”響起,周邊的所有陰兵全都開始驅趕我和上官仙周圍的鬼魂,然後只留下我和上官仙在中央。

我此刻與上官仙一臉警惕的望着周邊的鬼兵,同時只聽我沉聲對着上官仙說道:“上官仙,真是對不起了,這次我又惹禍了,而且還有連累你!”

上官仙聽我這般說道,竟然微微的笑了笑,她的臉上沒有一絲害怕,到還浮現出了一絲暖意。

“李炎,自從我有了下地府這個打算開始,就已經不怕再死一次。如果今世能與你死在一起……”

說到這兒,上官仙停頓了一下,然後接着說道:“就算是灰飛煙滅,化作那兩兩相錯彼岸花,我也不怕!”

此言一次,我的身體猛的一震,的腦海與心田間好似響起了幾千幾萬道驚雷。

對於我來說,這句話就是上官仙的誓言,彼岸花雖然是以悲劇結尾,但卻證明了彼和岸的愛情。

如今上官仙用彼岸花來形容我和她,這言外之意,那豈不是願意與我生生世世不相離?

這也是爲何我在聽到這話之後,心頭猛震的原因。

在過去的日子裏,上官仙並沒有向我表明過心裏,而我也沒有直接對上官仙說過我喜歡她。

這段愛情有點冷 我們之間就好似存在着那麼一層窗戶紙,我兩都不願意第一個捅破。

如今上官仙當着我的面說出這話,我怎能不驚訝?我怎能不激動?

在我短暫的愣神之後,我一臉陰沉的掃視了一週圍上來的陰兵,同時對着上官仙這般開口道:“仙兒,如果還有來世,我願八擡大轎娶你爲妻!”

我很是鄭重的說出這話,也說出了我藏在心裏久久沒有明言的感情。

上官仙在聽到我說出此話之後,我也能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子在顫抖。

但就在上官仙的身子顫抖了一下之後,上官仙一改之前的語鋒,嘴裏陰沉的開口道:“不管來世今生,我上官仙都願意與你爲妻!”

上官仙是背對着我這般說道,我此時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卻能明顯的感覺到此話的真誠。

如今得到上官仙更加肯定的答覆,我心中在沒有了一絲懼怕,反而顯得很是興奮與幸福。

能得到上官仙的心,我還有什麼遺憾呢?

我看着已經逼近我們不足十米的陰兵,我再次沉聲開口道:“那就讓我我們夫妻倆度過最後的此刻吧!”

“好!”

淡淡的一個字,沒有多餘的言詞,但卻表明了上官仙的決意。

而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們嘴裏說的來世,是不會出現。可能今日之後,我倆必然灰飛煙滅!

因爲我倆命運,一會兒就要走向毀滅。

不過即使如此,我能得到上官仙的愛!這也就足夠了……

剛想到此處,高臺上的陰兵統領當場冷哼一聲:“沒想到千百年後,我能再次見到一對亡命鴛鴦。那就讓本官成全你們,來呀!讓他們就此魂飛魄散……”

此令一出,衆鬼兵再次大吼一聲:“諾!”

隨即,包圍着我們的鬼兵全都第一時間對我和上官仙發難!

而這也在這一刻,我當場就拔出了腰間的桃木劍,並且在第一時間扯掉了上面的黃布。

桃木劍乃陽間至陽法器,此刻剛一被我扯開黃布,那桃木劍便直接放出了一道耀眼的黃光。

早安,金主大人 這一道至陽的黃光剛一出現,本圍上來的陰兵全都被這一道耀眼的黃光嚇得連連後退。

高臺上的鬼兵統領見我拿出桃木劍,也是露出了一臉的驚駭之色:“沒想到你竟然把桃木魂帶到了地府,半步多和鬼門關的陰兵真是沒用的東西!不過就憑這東西也沒用,給我拿下。”

那鬼兵統領第三次說出此話,而這一道軍令剛一出口,剛纔被嚇退的鬼兵再次圍攻了上來。

而且這一次不是慢慢的向我和上官仙靠近,而是舉起手中的鋼叉就急速衝了過來。

“相公,你小心!”

上官仙的一聲“相公”,讓我的鬥志再次變得高昂。

今日是死,我也得盡這聲“相公”的本分。我要用我的生命,來捍衛的家人!

只聽我嘴裏,沉吟一聲:“仙兒,你也小心!”

說罷!我便猛的道行全開,直接運轉起了至陽道氣。

要死,也得死得轟轟烈烈。

剛一運轉起至陽道氣,上官仙也猛的運轉道行,一道極其陰寒的涼氣迅速與我的至陽道氣向着四方激盪而出。

周圍的鬼兵在感受到這至陰至陽的道氣之後,全都露出了一臉的害怕之色。

同時間,我和上官仙都是身體猛的往前一衝,對着兩個方向愣神的鬼兵就迎了上去。

如今有陽間至寶桃木劍之魂在手,在加上我身體中的至陽道氣。

眼前的這些鬼兵完全都被我剋制,只見一眨眼我便來到了最前面的兩個鬼兵面前。

手中桃木劍猛的一揮,一劍斬出,當場就劃破了兩隻鬼兵的喉嚨。

這些普通的鬼兵都是陰煞之物,道行也都在精魄巔峯或者中樞期,如今被我桃木劍所傷,當場就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結果。

而反觀上官仙,她此刻更是兇猛異常,一雙鬼爪可謂無鬼能擋。每一下必有陰兵倒下,每一次都會有哀嚎響起……

直到此時,我才知道上官仙真正的道行是多麼的恐怖,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方。

她的道行竟然達到了“氣魄”修爲,打開了驚世的第五脈輪。

不僅如此,而且上官仙在氣魄還是最巔峯的實力,這等絕世修爲,別說這裏的普通鬼兵,我想一般的陰將來了,也斷然不會是上官仙的對手。

大戰一觸即發,兵器的敲擊聲,陰兵的喊殺聲與哀嚎聲交織在了一起。

這裏沒有血液飛濺,沒有屍體倒地,有的只有魂飛魄散……

此刻的我也是殺紅了眼了,仗着手中有剋制陰煞之物至寶桃木劍之魂以及至陽道氣,這些普通的陰兵想一時間殺死我,也沒那麼容易!

大戰持續了約十分鐘,我已經奮勇砍死了十數只鬼兵。

而上官仙更是火力全開,直接在這裏暴走,直接滅殺了一百鬼兵有餘!

見到這兒,高臺上的鬼兵統領也是冷哼一聲,對着審判臺便是低喝了一聲:“鳴鐘!”

話音剛落,一聲聲悠長的喪魂鐘聲“咚、咚、咚”的便開始在這寬闊的“囚室”裏響起。

同時在這喪魂鐘響起之後,包圍着我們的鬼兵開始退去,不到一分鐘,這寬廣的廣場之上,便只剩下了我和上官仙二人。

我與上官仙對視了一眼,都不由的相視一眼。

如今的千言萬語,也不及我二人的一絲輕笑……

“竟然是有備而來,不過進了我陰司酆都,那就別想在出去了!”鬼兵統領再次開口說道,也不見他從高臺之上下來。

見他這般說道,我TM可就不在客氣了,我和上官仙已經是將死之鬼,留給我們的必然是魂飛魄散。

此刻不在罵他孃的幾句,我心裏感覺都很是不舒服。

“你TM在上面叫個毛啊!有種你TM就下來啊!與爺爺大戰三百回合,看老子不打得你屁滾尿流……”

那鬼官見我大放厥詞,也不生氣,而是繼續用那陰沉的語氣說道:“你還達不到我出手的資格!”

他的話音剛落,我本想繼續開口大罵。

可就在此時,一聲聲沉重而且又富有節奏的腳步突然從審判臺上傳了下來“砰砰砰,砰砰砰……”

這種沉重卻富有節奏的腳步聲剛一傳進我和上官仙的耳朵,上官仙便低聲對我說道:“相公,這定是真正的鬼軍來了,你要小心!”

而上官仙的話音剛落,審判臺上便出現了一排排黑甲密佈,手持大刀的鬼兵。

而這些鬼兵也很是奇怪,它們全都帶着面具,而些面具與它們的黑色鎧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竟然全都是鮮豔的紅色。

那些鬼兵剛一出現,高臺之上的鬼兵統領便對着廣場上的我和上官仙大喝了一聲:“此乃我陰司黃泉兵團,今日就讓爾等死於其刀下!” 隨着高臺上的鬼兵統領的一聲大吼,審判臺上的黃泉兵團全都拔出了腰間的長刀“嚓嚓嚓”,並且嘴裏還沉悶的大吼了一聲“諾”。

最後這些鬼兵全都舉着長刀,一個個就和瘋狗一般,直接就衝向了我和上官仙。

見着猛衝向我們的黃泉鬼兵,我心中並不懼怕。

能和上官仙一道最後攜手對敵,即使魂飛魄,消失於這三界六道又如何?

“上官仙,今日就讓我夫妻聯手,看看這該死的黃泉兵團有多厲害!”

說罷!我直接拉起了上官仙的手。在這一刻,心中沒有激動,反而很是平靜,有的只是無限的幸福。

上官仙見我拉着她並且這般開口道,只見她緩緩的擡頭望着我如炬的雙眼,也是露出了傾城的一笑:“伴君左右,不畏死!”

“好!就讓我們在殺上一陣!也不枉此來這陰司地府!”

話音剛落,上官仙便猛的一點頭,隨即身體之中猛的爆發出了一陣至陰至寒的氣息,並且頃刻激盪間便在空曠的囚室廣場。

不僅如此,這碩大的廣場之上,這會兒竟然突然颳起了一陣寒風。

微風拂過,颳起上官仙滿頭青絲,我二人鶴立當場,只是冷冷的看着殺向我們的陰司黃泉兵團。

“殺……”

殺聲四起,難亂我心。萬千敵陣,豈讓君搖?

隨着一聲聲刺耳的殺聲,鬼兵不斷向我們靠近,當距離我們約有五米的時候,我和上官仙同時出手,二人攜手殺入敵陣。

是生是死,你我總相依,如那彼岸花草,即使沒有來生,卻也不悔今世。

兵器間的敲擊聲、嘶吼聲、哀嚎聲此起彼伏,在這一瞬間交織在了一起。

不僅如此,我竟然在這最後的時刻,以放棄了生死的方式戰鬥,我竟然感覺到了突破的大門。

此刻我又有些心喜,又有些悲傷,心喜的是我在修道這一途中又能上一步臺階。

悲傷的是,即使我此刻突破了又怎樣?我和上官仙還能活過今天嗎?

不過即使如此,我也選擇了在戰鬥中突破。今天就算必死,但在突破之後,我不就有能力與上官仙多在一起一分鐘嗎?即使是一秒,也是值得的!

心中有了這個想法,我身體之中開始運轉道氣突破瓶頸,想達到更高的道行。

可是說也奇怪,此刻以我靈魂的狀態突破,我竟然感覺比以肉體的狀態突破容易了很多。

幾分鐘後,只聽我發出一聲咆哮“啊”!我身體之中猛的爆發出了一陣更強的至陽道氣。

而且這股道氣如同漣漪般直接就向四周激盪開來,因爲這是至陽道氣,所以鬼兵都都有些顧忌,即使這些是陰司的“正規軍”黃泉兵團。

但他們始終都是陰煞之物,所以直接就被我這股道氣給震懾住了,並且最前面的兩排還不斷的往後退。

我突破了,而且直接從中樞中期直接就突破到了力魄初期,中間直接就跨越了一箇中樞巔峯。

這樣的突破方式,我想千百年來,也沒有幾人能辦到吧?

也就在我突破到力魄道行的時候,最高臺上的鬼兵統領竟然也露出了一臉的驚異:“哦!沒想到你一個小鬼竟然有如此悟性,可一心二用,在生死之間悟道……”

我聽着那鬼兵統領的話,並沒有迴應它,而是繼續與包圍着我們的鬼兵大戰。

隨着一波又一波的鬼兵殺到,隨着一波又一波的鬼將來襲。我雖然突破,表現的更加強勢,但雙拳難敵四手,千軍叢中豈可勝?

漸漸的,我和上官仙身體中的力量開始流逝,而後我們也不在那麼強勢。

每次出手,都不一定能擊退鬼兵,更加別說將其擊殺。

最重要的是,我和上官仙都開始露出了破綻,並且出現不敵的狀況!

而且我的力量下滑得更是嚴重,好幾次都差點被這些鬼兵給一刀給劈了。而且每到緊要關頭,都是上官仙出手相助,最後才救下了我。

大戰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我突然見一隻鬼兵猛的對着上官揮出了長刀,一刀就劈向了上官仙的後背。

而且上官仙這會兒正在迎接前面的敵人,根本就無暇顧忌身後。

見此情景,我突然大吼了一聲:“仙兒小心!”

說罷!我雙腳猛的一蹬,直接撲向了上官仙背後,同時用手中的桃木劍去格擋。

只聽“砰”的一聲,那長刀砍在了我桃木劍的劍尖之上。

但既是如此,我終究是晚了一步,我沒能徹底擋下那劈砍而下的長刀。

劍尖只是微微的改變了一下那長刀劈砍下的路線,避開了它砍向上官仙后背的要害。

但即使如此,那長刀還是劃破了上官仙的左肩。

當長刀劃破上官仙的肩膀,強大如斯,我從未見過受傷的上官仙,也都不由的哀嚎了一聲;“啊!”

而我也因爲重心不穩,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因爲此刻我們被團團圍住,我剛一摔倒在地,數把長刀便砍向了我。

而這一刻,上官仙也猛的回身,也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見到此情此景,上官仙根本就顧不得自己肩膀上的傷,臉色驟然一變,嘴裏很是着急的驚呼了一聲:“相公!”

她想出手相救,但此刻已經沒有了時間,那長刀都已經離我不足五十釐米。

這一刻,我感覺這個世界都好似靜止了一般,所有的動作也都在這一刻停頓。

以外在看電視的時候,發現那些人要死時,都會想到很多東西。

當時我還覺得狗血,這也就千分之幾秒的時間,你還能有那麼多時間思考?

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這一切原來都是真的。

在那一刻,我的眼前以一種我難以想象的速度閃過一張張畫面。

畫面之中有我的師傅,有我們在安康城市開的那間白事兒店鋪,有老常、凌傷雪、阿雪、如花、周傾城、王叔等等等等。

很多,而且每一個影響都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並且是那般的清晰。

不過最後一張畫面,卻定格在了上官仙的身上。那個有時候很是野蠻、兇殘、不友好、潑辣甚至強勢的上官仙身上……

她依舊出塵絕世,依舊傾國傾城不染浮華。但我知道下一秒鐘,我和她將會永久的分離……

可人算總是不如天算,就TM以爲我馬上就會被亂刀砍死,落得魂飛魄散與上官仙永遠分離的時候。

變故出現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只見一道白影晃過,直接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同時一陣強絕的陰氣猛的在我身旁激盪,那道陰氣我不熟悉,肯定不是上官仙的。

而且那一道陰氣剛一出現的時候,我只見一杆碩大的毛筆在我眼前劃過,最後只聽“砰”的一聲,那毛筆竟然擋住了砍向我的七八把長刀。

見到這兒,我的瞳孔不由的猛的一縮。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很是不解!

這是誰?爲何要殺人千軍叢中,擋住長刀救我?

“相公,你沒事兒吧!”上官仙一把就撲在了我的面前,並且將我扶起。

我看着上官仙那焦急的臉色,嘴角不由的淡淡一笑:“仙兒,我沒事兒!”

說罷!我緩緩的把視線挪向了用一杆碩大的毛筆擋住長刀的白衣人。

而且這個白衣人剛一出現的時候,周圍的鬼兵竟然都不在向我和上官仙發動攻擊。而是很奇怪的愣在了當場,就這麼看着我們。

因爲疑惑,我剛一起身,便對着這個背對着我和上官仙的白衣人開口問道:“不知閣下是誰?爲何要救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