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聽我的,不要跟我討價還價。”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那,如果那個吸人陽氣的男鬼要害我的時候,你必須出來救我。”我強調,心裏還是不放心這個男人。

殷離見我不相信他,就給了我一張黑色金字的符籙,說是可以防身。如果還不放心,就叫上我那個道士朋友保護我。 傅少的蝕骨寵妻 我一聽覺得這主意好,當即打電話給萬方圓,萬方圓閒着沒事就應了下來。

一品馴獸師:邪王寵妻 第二天我揹着白狐殷離,和萬方圓一起來到了位居江城的紅燈區。

這地理位置有些偏僻,可卻十分的熱鬧,燈紅酒綠的街道,到處都是衣着暴露風騷的站街女。我第一次來這種色情的風月場所,有些驚呆了。

路過幾家店鋪,透着玻璃往裏面看,一個肌膚白嫩,身材姣好的長髮女人,在裏面搔首弄姿的吸引嫖客。

萬方圓是個身材高挑又長得帥氣的小鮮肉,一路上許多妓女小姐朝他打招呼拋媚眼,看得我頭皮發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於曉麗工作的那家妓院。

殷離說他現在不方便,等那男鬼現身時他再出面,我來到一棵大樹下面打開揹包。殷離‘咻’的靈敏的跳上了樹。

這妓院外面的招牌都是暗的,從外面看有些陰森沒有生氣。我纔想進去,從旁邊的暗處突然竄出一抹身影。我一看,是於曉麗。

她穿着超短裙,坦胸露背的,臉上化着妖豔的妝容。

甜婚蜜愛:顧少,寵上癮 於曉麗趕緊拉着我來到了旁邊,說我和萬方圓這樣進去不行,她老闆看見肯定會懷疑。

於曉麗眼珠轉了轉想了個辦法,她要我假裝她的朋友,要萬方圓假裝嫖客,混進去。

我聞言覺得可行,也將自己的計劃告訴她,等會兒我會代替她跟男鬼見面,然後再收掉男鬼。

於曉麗一聽,明顯露出了一抹欣喜和放鬆,親暱的拉着我進了妓院,而萬方圓則很尷尬的假裝嫖客進去了。

一進門就看見裏面的老鴇和妓女,都哭喪着一張臉。對於我這個陌生人,也是看也懶得看。

我被於曉麗拉去了化妝間,她上下瞄了一眼我的着裝,說我穿着這樣保守可不行,要我換上她的裙子,裝也要裝的像。她說那個男鬼很精明,要是被他察覺可就麻煩了。

我想也是,就拿着於曉麗的衣服打算去更衣室,於曉麗見我有些猶豫,就說,“放心吧,這裙子我買來一次都沒有穿過,很乾淨。”

我有些尷尬,拿着裙子進了更衣室,這衣服很暴露穿上身之後我捂着自己的胸部走了出來。

於曉麗一臉驚豔的看着我,說什麼,沒想到我看起來瘦瘦的,沒想到身材這麼有料。我又換上了高跟鞋,一照鏡子,這形象還真是有點風月女子風情的。

“渴了吧,喝杯果汁吧。”於曉麗隨後熱情的倒了杯果汁給我,然後去更衣室把我換下來的衣服拿了出來。

於曉麗看着我把果汁喝了個乾淨之後,露出了一抹別有深意的笑容。可那抹笑容馬上就消失了,我也沒有察覺。

沒一會兒,妓院老鴇就把她叫了出去。

於曉麗一走開,我就變得很緊張。連忙拿着衣服翻找殷離之前給我的黑色符籙,可那張符籙卻像蒸發了似的,怎麼都找不到了。

這下可把我急壞了,可於曉麗卻跟做賊似的溜了進來,說那男鬼十一點鐘準時就到,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現在就要我去房間裏面候着。

我知道殷離會在暗中保護我,這妓院裏面還有萬方圓呢,那小小符肯定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丟了就丟了吧。

就這樣,我跟着於曉麗來到了專門給男鬼準備的那間屋子裏面。

於曉麗離開了,我一個人留在屋子裏面等那吸陽氣的男鬼,心情也越來越緊張。

眼看時間就快到十一點了,外面突然開始下起了大雨。

我來到窗邊往外面看了看,嘴裏還嘀咕,“剛纔還有大月亮,怎麼說下雨就下雨啊。”

而我的身後卻在這一刻,發出一記‘吱嘎’的聲音。

我心裏猛地一緊,門開了,時間又快到了,那男鬼來了。這下,我的小心臟跳的飛快。雖然這都在計劃之內,可我還是很害怕。

等我轉過身的時候,就發現背後的男人,是殷離。

他正站在門口,冷冷的看着我,面上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有些怪異和僵硬。

我一看是他,也鬆了口氣,上前小聲問,“殷離,你怎麼進來了?”

而殷離卻伸出手攬住了我的小蠻腰,姿勢曖昧的將我扣進他的懷中,低低邪魅道,“那個男鬼已經被我收服,我就來找你了。”

聽了這話,我鬆了口氣,沒想到殷離這次這樣有效率,我這裏還沒開始,他就已經結束了。

我正開心的想出去呢,可當我想推開殷離抱着我腰身的手時,卻發現,他的手就跟黏在我身上了一樣。

“你幹嘛啊!放開我。”我擡頭看着正色眯眯的望着我的殷離,抗拒道,知道這色狐狸又想不正經了。

殷離不說話,臉上充滿了陰邪之氣,他往我的臉上吐了口帶着異香的白煙。

我猝不及防的吸了白煙,腦子開始暈乎乎的。

“嗯啊!”忽的,小腹下方突然變得熱熱的,帶着一種羞恥的感覺,我不禁呻吟了一聲,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中了春藥似的。

而殷離卻乘勝追擊,在我屁股上捏了捏,讓我渾身一縮,控制不住的嬌喘連連。

“小騷貨,想不想嚐嚐我的大寶貝?今晚我一定乾爽你!”一道我聽着陌生的聲音貼着我的耳邊響起,說着露骨下流的話。

還反應過來,眼前一陣天旋地轉我就被人扔到了大牀上。

一雙粗糙帶着冷意的手撫摸着我的腿,殷離嘴巴還‘哈哈’的發出像狗一樣的喘息聲,腿上還沾着涼涼溼溼的液體。

而這時,腦子暈乎的我,也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

身上的人,不像殷離那死狐狸啊!

待我再次擡眼朝殷離望去的時候,我整個人瞬間睜大了眼睛,一股恐懼驚悚的感覺涌上心頭,一陣尖叫破口而出! 看到這個標題,經常在暗夜看書的老讀者都知道,這代表書要上架收費辣~~

一到上架我就腦殼疼,想寫一篇感人肺腑的上架感言來着,可想想,還是少一點套路多一些真誠吧!

上架收費一天三毛多,一個月十幾塊,一杯飲料錢。但是寶寶們的訂閱對我很重要,對狐夫這個文很重要。

以後每天打底最少更新6000字,也會給大家福利加更。我從來都不會斷更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入坑。

麼麼噠~~

【下一章作者會設置紅包~~紅包是暗夜幣可以用來看書咩~O(∩_∩)O~~】

文文的加更條件:

推薦票累計500張加更一章,星鑽累計60個加更一章~~

下面是充值方式和注意事項:

1:充值前,先要登錄暗夜賬號,暗夜支持一鍵登錄,只要你有QQ號、微信號、新浪微博賬號等其中一種,都可以直接使用這些賬號一鍵登錄暗夜!

2:登陸後,點擊網站首頁最上面的【充值】,進去後按照充值流程提示操作。

3:具體充值方法:暗夜支持5種充值方式,【網銀】【支付寶】【微信支付】【短信充值】【QQ錢包】

現在詳細說明一下每一種的充值方式。

【微信支付】有微信且綁定了銀行卡,或者微信裏面有餘額的可以衝,比例是1:100

【支付寶】擁有支付寶賬戶的人可選擇。比例是1:100

【QQ支付】:1=90暗夜幣。

登錄賬號後,進入充值界面,選擇充值金額,直接在跳出來的充值頁面輸入您的賬號密碼,即可完成充值。

【網銀】這個需要你開通了網銀才能充值,各大銀行一般都支持,充值比例是1:100(即一塊錢等於100個巖幣)

【手機短信充值】比例是1:45(兌換比例低,有一定延遲到賬有時候)

注:短信充值請根據自己的卡的模式充值,移動的用移動短信,電信聯通的請用電信聯通的短信充值,不明白記得加客服問問呦!

優先推薦大家支付寶、微信、手機QQ充值,最爲划算,省錢!便捷!

充值完成之後,就可以對作品進行打賞和訂閱了,建議書迷朋友直接選擇自動訂閱,這樣就省去了一章章訂閱的麻煩,訂閱過一次的章節,回看是不收費的。

還有疑問的可加客服MM的QQ號諮詢:2317851336 電話:010-58294965

最後,再次向支持作者的親們表示衷心的感謝,不管訂閱還是沒訂閱,謝謝你們一路走來的支持與陪伴。當然,希望大家能夠留下來,聽我把故事講完,讓精彩可以延續,我在下一章等着你們。

………好萌的分割線……

以下是暗夜充值詳細步驟和注意事項:

1:充值前,先要登錄暗夜賬號,暗夜支持一鍵登錄,只要你有QQ號、微信號、新浪微博賬號等其中一種,都可以直接使用這些賬號一鍵登錄暗夜!

2:登陸後,點擊網站首頁最上面的【充值】,進去後按照充值流程提示操作。

3:具體充值方法:暗夜支持5種充值方式,【網銀】【支付寶】【微信支付】【短信充值】【QQ錢包】

現在詳細說明一下每一種的充值方式。

【微信支付】有微信且綁定了銀行卡,或者微信裏面有餘額的可以衝,比例是1:100

【支付寶】擁有支付寶賬戶的人可選擇。比例是1:100

【QQ支付】:1=90暗夜幣。

登錄賬號後,進入充值界面,選擇充值金額,直接在跳出來的充值頁面輸入您的賬號密碼,即可完成充值。

【網銀】這個需要你開通了網銀才能充值,各大銀行一般都支持,充值比例是1:100(即一塊錢等於100個巖幣)

【手機短信充值】比例是1:45(兌換比例低,有一定延遲到賬有時候)

注:短信充值請根據自己的卡的模式充值,移動的用移動短信,電信聯通的請用電信聯通的短信充值,不明白記得加客服問問呦!

優先推薦大家支付寶、微信、手機QQ充值,最爲划算,省錢!便捷!

充值完成之後,就可以對作品進行打賞和訂閱了,建議書迷朋友直接選擇自動訂閱,這樣就省去了一章章訂閱的麻煩,訂閱過一次的章節,回看是不收費的。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還有疑問的可加客服MM的QQ號諮詢:2317851336 電話:010-58294965 伏在我身上摸我的男人,不是殷離,是那個嫖娼吸陽氣的男鬼!

這男鬼慘白着一張臉,眉毛濃黑,嘴脣紅的像血。

我看見他的時候,他舔着我大腿內側的肌膚,嘴巴流出的口水滴在我腿上,齜牙咧嘴的看着我陰笑。那一笑,臉上就‘嘩嘩的’掉着白粉,別提到了多噁心了!

“救,救命啊!有鬼啊!”我頓時慌得六神無主了,蹬着自己的雙腿不斷的踢着非禮我的男鬼。

可現在我渾身無力,哪裏是這個鬼物的對手。

綿軟無力的四肢,被這男鬼牢牢的按在了牀上,小腹之下燃燒的那簇浴火更加的旺盛。我最後的耐力和理智,都快要被燃燒殆盡了。

“殷離,救我啊!”我哭喊着,心裏罵着那死狐狸,關鍵時刻連個狐狸影子都看不見!

下一秒,一陣陰冷的風吹在了我的臉上,讓我臉上的毛孔都緊張一縮。

我睜大自己被眼淚模糊的雙眼,突然,一張慘白恐怖的鬼臉從天而降,放大在我的面前。

陰冷的笑聲傳進我的耳朵裏面,讓我頭皮都跟着發麻了!

“你想讓那狐仙來救你,不可能,我費盡心思找到你,引你來到我的身邊。早就做好萬全之備了。”他說着冷笑,許是臉上得逞的笑容太大了,面上的白粉更是掉了我一臉,更甚的是,他的臉皮好像是糊在臉上的,這一笑,掉了幾片皮肉落在了我的臉上。

這皮肉散發着一股腥氣,我整個人抖得想篩糠一樣,心裏幾乎是崩潰的!

他發現臉皮掉了,又猙獰的笑了笑,把掉在我臉上的臉皮重新貼在了自己的臉上。

接下來男鬼又補了一句讓我絕望的話,“苗月月認命吧,你一進來,我就在這房子的周圍設下了之前準備好的結界,他被我隔絕在外不可能來救你!你死了這條心吧。”

“全陽體質命格的女人,我等了好久,有了你我馬上就可以功到渠成了!”身體上的男鬼,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見什麼獵物一樣,閃着精光,那眼光帶着饞色彷彿要把我不吐骨頭的吃掉。

男鬼開始急切起來,手不老實的向我的裙子探去,直接掀開我遮着屁屁的短裙。

這死男鬼想對我做那種事情,我要是真的被他得逞了,我肯定必死無疑。就算死到臨頭了,我也得拖延時間,能拖一點是一點。

想着,我一轉頭,狠狠的咬住了他撐在我腦袋旁邊的手腕。

我咬的極重,他沒有出血,卻被我咬破了一道很深痕跡。

等我鬆開他的手時,男鬼擡起自己的手看着上面的痕跡,笑的更加詭異迫人。

他邪笑着,咬着牙雙手抓住我綿軟的雙腿,粗魯的將我纖長的雙腿分開。

“啊!不要!”馬上就要被男鬼強,我緊張的渾身的細胞都被刺激醒了,拼盡全力的一伸腳把男鬼踹了下去。

這男鬼許是因爲我被下藥,渾身無力威脅不到他,所以掉以輕心了。才被我踢一腳就摔了下去。

我撐着身子想要離開,可男鬼的反應也很快,他再次跳到了牀上,將我狠狠的壓在了牀上,一邊按着我的手,一邊不悅的冷道,“哼,還是個潑辣的小辣椒!看本大爺怎麼治你!”

當他將我衣服撕裂了一半,就要毀掉我清白的時候。門突然從外面‘嘭’的一大聲,被大力的踢開了。

一抹寒影迅速的從門邊來到牀前,將正在欺負我的男鬼一腳踢到了牀下。

定了定眼神,我纔看清闖進來打破男鬼陰謀的人是誰。

竟然是殷離,他不是被困在外面了嗎?

一件黑色的外衣披在了我的身上遮住我裸露的肌膚,我虛弱的身子也被他扶了起來。這時我也發現,殷離原本紅潤的面色,在此刻變得蒼白,嘴角還有點血跡。

“靠,你竟然破了我的結界!”被打在地上的男鬼,一個利索的翻身從地上站了起來,很是錯愕的看着殷離,他眯了眯眼睛,“你真的只是靈元?”

殷離望着男鬼,冷滅不屑的笑了笑,妖孽的擡起修長白皙的手指,將他嘴角的血痕抹了去,邪魅幽惑至極,“你想知道?你的主人沒告訴我的身份嗎?”

這話一出,男鬼立刻面色一僵,望着殷離的目光帶着些虛色。

殷離將我以保護的姿態護在身後。神識迷離的我因爲他這小小的動作,心中微微一暖,雙手緊緊的抓着他的衣角,視他爲我的救命稻草。

殷離試探性的將手中的一道紫色的符籙,隔空打在了男鬼的額頭上。

男鬼立刻像是電流一樣的藍色光線流竄身體,然後被定住在原地,不能動彈。

我見狀鬆了口氣,心想這男鬼總算是解決了,幸好殷離來的及時,他要是晚來幾分鐘,我肯定就要被這男鬼玷污了。

可事情沒有我想的這樣簡單,這男鬼並不是普通的男鬼,他被定住還沒一會兒,那張貼在他額頭上的紫符突然被一簇紅色的火焰,燒成了灰燼。

男鬼恢復了自由,警惕急切的看了殷離一眼就要想從窗戶逃走。

殷離哪裏會讓他就這樣逃了,當他再次想要出手制服男鬼時,男鬼立刻從窗戶跳了出去。

隨後,凌空一個黑煙凝成的大骷髏頭的東西,立刻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

殷離一蹙英眉,動作敏捷的抱着身後的我,一個旋身躲掉了那充滿了魔邪之氣的詭骷髏。

那骷髏狠狠的撞上了牆壁,黑煙立刻消散,而那片白色的牆壁卻裂開了,還留下了燒焦一樣的痕跡。

這畫面看得我心驚膽戰頭皮發麻,那骷髏煙一樣的東西要是打在人的身體身上,肯定會死無全屍。

“果然是他!”殷離看着牆上的痕跡,若有所思道。

“風嵐大人,那女人抓到沒有!”忽然,門外傳來了一陣高跟鞋的腳步聲,隨即於曉麗的身影就來到了房間的門口。

我看見她的時候,十分的震驚。現在才認知到,自己這是被人陰謀了,怪不得那個男鬼會知道我是全陽女,還認識狐仙。這分明就是於曉麗聯合那個男鬼設下的圈套。

於曉麗見房間只有我和殷離,知道計劃敗落了,臉色唰的就白了。

只見她面色慌張又心虛的看着我和殷離,下一秒直接踩着恨天高想要逃跑。

殷離十分的淡定,他不急着抓於曉麗,只是薄脣輕啓唸唸有詞,當他拉着我走出房間的時候。於曉麗已經被定住了,而她纖細的後背上,是一道符籙,仔細一看是殷離給我的那張黑符。

殷離臉上是一切盡握的傲然神色。

頓時瞭然,我說之前怎麼找都找不到這符,原來是被她偷走了。

只不過她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掉進了殷離挖好的坑裏。

“嗯啊!”小腹下又熱又渴望安慰地方,又傳來了那種難以啓齒的感覺,讓我不禁嬌哼一聲。

殷離回頭望着已經被慾望吞噬,滿面紅暈的我,立刻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我小腹上,點了三下。

他點的地方估計是穴道吧,我立刻就感覺身上正在燃燒的那股烈火,漸漸的被壓了下去。

見我無恙了,殷離似乎放心的鬆了口氣,將我扶到了旁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而他,卻在安排完我之後,大步的走到於曉麗的面前。

他拿着一把尖利的匕首,直接從頭頂劃破了於曉麗的皮膚,然後順勢一扯,將於曉麗身上的皮囊,全部扒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